2016年5月19日

最近杨幂和黄轩主演的电视剧《亲爱的翻译官》终于要开播了,吊了很久的胃口。

实在忍不了了,翻出书来看。

看到这一句定住了:那般温柔,淡雅,她很是精明,锐利的,藏也藏不住。

说起来,我也有我的锋利,藏都藏不住。某些时候,恰恰是之前开玩笑的时候说过的:你看我要不要这么聪明啊……蛤蛤蛤。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强极必折啊亲。

是知道这个道理的。

和云杨姑娘聊起互联网保险,我说中国中产阶层的保险需求蓄势待发,但没有好的产品满足他们,我们需要一个保险版的余额宝。吧啦吧啦说一堆,撕开个口子,娓娓道来,庖丁解牛一般的解剖术。

她听着听着也兴奋起来,问我以后不打算创业或干点嘛吗?

我笑着说,很年轻的时候就见过高山了。只想做某个领域的小人物,内行一听名字就知道有咱这一号那种……

她说:有点像匠人……

我笑了,没接茬。其实心里在说:想要最好就会最痛,不想那样,只想做一个坐在路边鼓掌的人。

下午说起乱糟糟的一团混沌,混乱度很高的熵。其实一开始不是很明白单门谈这个真正想表达的意思具体是什么。但其实是能感觉到大概的意思的,只是不知道对不对。

然后说起用幼儿园大班的方法降维处理,也许不仅能省心,还能不再伤心。

于是想起前几天被夸我的那些高度赞扬。就像一面镜子,能看到自己新的一面。最近半月,又达到新的高度了。

悄悄进村,打枪的不要。但很明显,方老师注意到了。不过很正常,他肯定会注意到的。

劳哥也很可爱,我的措辞也很完美。挺好的。

目标达到了,大家也挺愉快的,挺好。昨天还和shan聊起了会员,确定了共识和主要意图,调动了积极性,虽然没有正式干点什么,但好的开始就是成功的一半。

我想做的事情,还没有人能真的阻拦住。做正确的事,安静地滚滚向前。

有很厉害的地方,鲜有人及。但不会告诉你们这是什么,要自己体会才能感受到那种好,那种牛掰,那种可贵。

真是一天一个高度啊,像通天树一样,蹭蹭的往上涨。

补:
有时候怎么说呢,特别可爱。怎么说呢,像小孩一样。像小孩并不是贬义词,只是说,这种柔软也挺可爱的。其实也是很难得的性格。这种体贴,我都没有,很多时候是做不到的。

又发神经了。小野大姐,又疯又野,时而愚钝又时而聪明的傻大姐。

又补:
昨天准时下班,快速吃完饭,去看乐视送的两张电影票,《超脑48小时》,看完都十一点多了,走了20分钟才到家。突然就不想睡了,看《翻译官》到两点多,一边吐槽一边觉得自己也有病。哈哈哈。

其实没病,心事而已。而且一旦开了头,又是老八股了。唉。

白了个白,碎教。

再补:

《超脑48小时》里,凯文·科斯特纳终于放下偶像形象,开始硬汉风了。但硬、酷、悍之中,仍有些许柔情,是他的特色,恰到好处。剧中他第一次逃出警方控制获得自由,对镜整理仪容时,镜中的他忽然变成那个给他记忆的殉职特工的脸,他惊了,忽而,镜中的脸忽然又变成他本来的模样,其实更惊悚。这组镜头拍的好。

影片结束时,失去所有记忆的科斯特纳在海滩上茫然的看着大海。特工遗孀和孩子下车走向了他,特警司机本能的端正了枪,很紧张。

遗孀和孩子很释然的走向科斯特纳。镜头切到另一边,老医生对老警察说:想起一件就能想起全部。

小女孩没有一点惧色,直接拥抱住了科斯特纳的腰,她的个子其实还够不到真正的腰。但孩子一下抱住了他,把头埋在他的怀抱里,就像抱一个失而复得的亲人一样。眼中不是喜悦,而是忧伤。

风吹动了遗孀的头发,似乎回到当年她和殉职特工结婚那天在海滩的那一刻。科斯特纳慢慢抬起了手,抚了下鼻子做出寓意我爱你的那个手势暗号。

老医生问警察说,恢复了记忆是否还给他自由。老警察说,我会给他一份工作。

这些细节拍的很好。尽管此片好像评分不那么高,但在我看来,完成度很好。

又再补:

下午开会的时候,有一个时刻突然吓到我了,因为看到了自己,就是那一句说的很恰当:那般温柔,淡雅,她很是精明,锐利的,藏也藏不住。

见自己,聪明,温和,淡雅,又锋利,藏都藏不住……那种感觉太怪了,真的吓到我了。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