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3日

连着好几天做梦跟方老师谈话,连着谈了好几天,累得要死。虽然是我找他,但那叫一个压力。可能还是底气不够足,不够充分,主要是想的不够透。

醒了就忘了。只记得那种不够确定,不够胸有成竹。

但其实现在的情况不至于,只是对自己的标准很高。

早已超越了对跨越和成长的期望,主要是,心里更希望稳稳的镶嵌一颗秤砣般的心。

方老师昨天早些时候在朋友圈发了两张照片,林怀民的《高处亮眼》。

他说:高处眼亮,一直没读,这句话是这样。

我说:上学的时候狂爱云门舞集,攒齐了所有能找到的dvd,很多看过非常震动,比如《狂草》,可惜现在除了名字,多淡忘了。那时候大东北很晦涩啊,这么小众的文艺太少见了,好在大约受长影厂遗留的影响,奇怪的文艺青年很多。当时除了爱云门舞集,还爱表演工作坊。好的华语青年表演艺术家,也就剩台湾保留的比较好。一份最后的净土。勾起好多回忆啊,哈哈哈,十多年了。。。。

方老师说:看他的舞蹈真是需要基础,不是随便假装看得懂。

我说:林怀民22岁时在玛莎格雷厄姆的学校学过,现代舞的精髓影响很深,26岁就成立云门舞集,西方技法深刻结合东方古韵,文化升华艺术,功夫很深。这样的人,多少年才出一个。

其实,看到了方老师图上的那句话

勇敢梦想,慎选策略,落实细节,走出困局,向上爬,向上走,高处眼亮。

大家加油!

攻顶,攀登琉璃瓦的屋顶。万众瞩目之下,走上屋脊,让疾风扬起背上犹如天使翅膀的纱旗。

期待这天无风无雨,是个“攻顶”的好天气。

想起中岛美雪的《骑在银龙的背上》。

银の龙の背に乗って

作词・作曲: 中岛みゆき

编曲:瀬尾一三

あの苍ざめた海の彼方で 今まさに谁かが伤(いた)んでいる

まだ飞べない雏たちみたいに 仆はこの非力を叹いている

★ 急げ悲しみ 翼に変われ

急げ伤迹 罗针盤になれ

まだ飞べない雏たちみたいに 仆はこの非力を叹いている ★

梦が迎えに来てくれるまで 震えて待ってるだけだった昨日

◆ 明日 仆は龙の足元へ崖を登り 呼ぶよ「さあ、行こうぜ」

银の龙の背に乗って 届けに行こう 命の砂漠へ

银の龙の背に乗って 运んで行こう 雨云の涡を ◆

失うものさえ失ってなお 人はまだ谁かの指にすがる

柔らかな皮肤しかない理由(わけ)は 人が人の痛みを聴くためだ

★ Repeat

わたボコリみたいな翼でも 木の芽みたいな頼りない爪でも

◆ Repeat

银の龙の背に乗って 运んで行こう 雨云の涡を

银の龙の背に乗って

银の龙の背に乗って

中文歌词

在那苍茫大海的那一方

有一个受伤的人

就像仍不会飞的雏鸟般

我感叹着自己的无力

悲伤啊 赶快化作羽翼吧

伤痕啊 赶快变成罗盘吧

就像仍不会飞的雏鸟般

我感叹着自己的无力

在梦想尚未来到之前

只能颤抖地等待着的昨天

明天 我也将登上山崖往龙的足底前去

高喊着:出发吧!

骑在银龙背上

飞去生命的沙漠

骑在银龙背上

去承受风雨吧

就算失去了一切

人还能得到别人的援助之手

只长着柔软皮肤的理由

就是为了感受别人的痛苦

悲伤啊 化作羽翼吧

伤痕啊 变成罗盘吧

就像仍不会飞的雏鸟般

我感叹着自己的无力

就算是棉花一样的翅膀

就算是树芽一样靠不住的指甲

明天 我也将登上山崖往龙的足底前去

呼喊道:“喝!走吧”

骑在银龙背上

飞去生命的沙漠

骑在银龙背上

去承受风雨吧

骑在银龙背上

去承受风雨吧

骑在银龙的背上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