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5日

哼,本人就爱没事酸两下,女人的专利。

大姐怎么了?女人的特权就可以不讲理。

能拿我怎么样?

有能耐别看喔。

不过说起来好笑。从前也经常写些神经病的时候。但很少发酸。去年今年的某会儿特别密集。

也许年纪大了就混不吝吧。没啥好拘着的。谁知道谁啥时候挂啊!及时行乐吧,想干点嘛就干点嘛,装啥啊。

有些人其实很幼稚,好幼稚啊好幼稚。

忍不住对号入座了吧?说的就是你!

东北有句土嗑儿,傻狍子。

是啊,如果没有恼羞成怒反而说:就傻了,咋着吧!

这才是大彪子,绺子,胡闹,老嘎达,大霸王,蛤蛤蛤。

好想这样放纵一下。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