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3日

昨天发生了两件事。

完了以后,觉得自己特别幼稚。

这么把年纪,还幼稚的跟二百五一样,小学生都不这么天真。

不过,就这么个人,破绽太多,想一一改正,就要打地鼠。作为土匪山贼,还是先抢着啥算啥吧。

干一票,万一成功了,算狗运,不成功,大不了被砍而已。反正现在的情况,伸头缩头都是一刀。

我说,唉,这六年的付出,全是泪啊,除了经历,没留下什么

TIGER说,很残酷的,在组织里自我实现,非常难。

嗯,创业比打工还难,没有容易的。

人慢慢长大,喜欢略过本质看现象,一日差,一夜酒,一部毫不掩饰的小说,一次没有目的的见面,一群不谈正经事的朋友,用美好的器物消磨必定留不住的时间。——冯唐

本人特有反骨,不怎么喜欢冯唐这个人,瞧不上这种像浑身长满了跳蚤,无时无刻不在嘚瑟的伪小开。

不过他有时候的鸡汤还是值得蘸一下的,鸡嘛,谁的鸡不是鸡,能有免费的鸡汤疗伤,还要啥自行车呢!

幼稚也有好处,就是自我麻痹,麻醉剂,横竖都挨刀。因为幼稚而钝感,也能减少一些痛苦吧。虽然这有点“我是傻逼我有理”的神经病,可承认自己傻,总比为被傻逼强而痛苦要强。苦中作乐,掩耳盗铃。

TMD,真不容易。这是何苦呢?

也许是我要求太多了。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