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9日

我也曾经真的希望委屈难受的时候,有个人站在身后,告诉我该怎么对抗,告诉我,有他在,我什么不要都不要怕。我的人生似乎从没有过这种时刻。需要的时候,该存在的人却不存在,该怎么对抗,该怎么战斗,都是我自己的事,只有自己站在这,哪怕对面是成群结队的敌人。

——独木舟《我亦飘零久》

有时候,真的觉得,在某种程度上,我就是另一个大哥。他当年给我的影响太深了。

他是我们家第一个985,我是第一个211。虽然没有人这么比过,也才刚刚发现,大哥的影子已经刻在了骨头里。我刚上小学,他已经上大学走了。我对他的印象,都是我还没上小学时,他在老家东厢房里挑灯夜读,十分勤奋的样子。

大学时候,他送我一个文曲星,当时七百多块,赶上父母大半个月个月的工资。可惜我没有用好,英语依然不够出色,只是阅读和考试不错而已。

那些年,吃了多少苦啊!

唉,但愿是值得的。

Tags: .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