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日

杨叔来北京,晚上见了一面,距离上次,应该有八年了。他没咋变,我头发变短了。

多年不见,依然像当年一样亲切。

在他眼里,我还是那个淳朴的大侄女。真正意义的忘年交,大抵如此了。

当年离开长春的时候,他和雨楠还送我来着。八年后,北京相遇,好难得。

说起当年漫步,很难忘。说起现在的文保,很混乱。他说起05年拍老兵摄影集,半年做完,神速。而且找到四五个国民党老兵,都是当年各种翘楚,遁世隐藏的高人。我说起茫茫人海找梅娘,找了三年多终于联系上,后来因此促成她生前最后一次回乡。

杨叔说起他见过的一个监狱里的高人李荣贵,神秘的数码无线电维修高手,当年神秘的荣声电台也是他,曾在央视主导数字化改造,现在应该五十多岁了,可惜找不到人了。

杨叔说我现在都发型像个假小子,说我下半年一定要全方位改变,说起销售是一通百通的,说起内柔外强。不是亲叔,胜似亲叔。

晚上还跟小庞吃饭,他人不错,但满嘴价值观,简直像安利传销一样中毒了一般。

昨天真的太不一样的一天了。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