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6日

今天很开心的一件事情是招到一位新同学,有策划能力,整体性看起来也还不错,而且有一些法学基础,做事的逻辑也不错。

对比之下,资质不错,而且相对踏实。

比那说什么谁不把谁当人的狗屁强多了。这个世界是很现实的,谁缺了谁会怎么样呢?

今天在交申根签证材料的时候,回来的地铁上,突然想开了。

耿直boy有时候像个还没长开的男孩,说什么似乎还没有严谨的经过大脑。说实话,也不知为什么,跟他合作,我的涵养真的变得出奇的好。上次小习第二次脱脏我差点把房盖掀翻,而他说这些,我也就是心里吐槽和嫌弃而已。

也许是交情不如和小习大智那么深吧。因为熟悉,才会直来直去。不过上次听说,也才第一次意识到,小习承担了很多。以前都忽视了。唉,实在太粗糙了,还是稍微细腻一点。

但我还真是那种人——就算对方指着鼻子骂说是一坨屎,也顶多翻个白眼,心里嫌弃对方是个幼稚的low咖。既然本人不是这样,那对方爱说什么又如何?我会因为谁随便评价几句,就真的是那样吗?那如果对方把我夸上了天,我还真的就因此长出了翅膀了么?

我若信了,就是幼稚。对方信了,只能证明对方不行,跟我没半毛钱关系。

最关键的不是信不信这些评价,而是要根据这些反馈找到问题。

能定位问题,就能找到解决的办法。有问题解决掉它就好了嘛,皆大欢喜。上升到人际关系和情感就没必要了,来公司工作,主要是来做事,而不是主要来做人的。工作出色,就会升职加薪,前面的不愉快都会过眼云烟。如果工作一坨屎,做人再好,意义也有限。

一般来说下,现在北上广的职场人在一家公司供职的周期在两年甚至一年半,然后大家就跳槽了。以前有过摩擦但一起做出业绩的同事,感情反而更深,所谓不打不成交。如果没业绩但只是关系不错,对方也最多评价你是一个好人。好人现在已经接近贬义词了好吗?不客气的说,差不多是无能的代名词。

一定要成为一个正直的、有本事的人,宁可被不行的人称为贱人,也不要成为无能的烂好人。

耿直boy反复问:四个人都投诉我,真的不知道么?其实心里想,投诉就投诉呗,多大点事。

要是换掉我、换她们的谁上,只要觉得能干就干呗。我还乐得不操心,谁爱管这摊烂事。对管理岗没那么大兴趣。

个人业务能力的某个方面无比牛掰,这类专业牛人我喜欢。做职业经理人再牛,也就那么回事,不是咱的志愿。

陆洋最近的状态也不错,她也上道了。

今天那姑娘忘了叫啥名了,希望实际表现不错。不过那坨屎的教训要吸取。

还是得正着来。

说实话,上次耿直老师的推心置腹,的确帮助定位了问题所在。只要知道问题,答案在眼前了。其实都是互相学习,不断攀爬的过程。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