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3日

新世相推荐了一篇黎贝卡的文章《你能为自己热爱的事情付出多少?》。新世相在推荐语里讲:

几年前,我喜欢读英国杂志《经济学人》的报道。尽管里面有许多重大政治经济事件和全世界最风云的人物,我印象深刻的却只有两个人。

这两个人,第一个是个德州扑克高手,一个赌徒;第二个是驯马师。

对德州扑克大师阿玛里洛斯里姆的描述准确体现了他的投入:“只要扫一眼你的表情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便可以对你的整手牌了如指掌。”

而驯马师亨利·塞西尔可以叫出庄内种植的数百种玫瑰中每一种的名字,清楚它们的生长习惯。他对马的热爱达到这样的地步,甚至,“每次有新干草送来时,他都会把鼻子伸到干草堆里仔细嗅一嗅,好像在品尝美食一般”。

今天的这篇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黎贝卡的异想世界”(Miss_shopping_li),主角是两个多月前去世的Bill Cunningham。他去世时,很可能你的朋友圈也被刷屏了。

跟上面两位的相似之处是:他们被尊敬、被记住不是因为名气、身份、财富,而是因为他们在自己领域里所散发出来的极致魅力。

住在没有独立浴室的小房间里的Cunningham,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起,每天穿着蓝衣服骑着自行车在纽约街头拍摄,风雨无阻地坚持了五十年,直到去世连两周,87岁高龄的他还在《纽约时报》发专栏。

在任何一个时代,我们都很容易记住那些同代人中想尽一切办法把事情做好的人。

试着找到那件你愿意如此付出的事情,因为这也许是庸常生活最好的避难所。

黎贝卡的异想世界是个时尚主题的公众号。大约创始人是资深时尚记者出身,非常懂内容。品质足够高,类型、跨度足够精致。

黎贝卡公号的每篇文章下面都有一篇推广文章,标题里就整整齐齐的带着推广二字。我点进去看了,里面都是Gucci之类的大牌商品的介绍文章,内容虽然都是当季各类新品,但就像过去几十年时尚杂志“明目张胆”收大品牌的广告费,然后坦荡荡的写他们的商品软文一样。这些商品品质足够好,他们写的也足够好,对于读者来说,广告也是内容。

说实话,这篇文章的本质也像咪蒙的鸡汤,用一些经久不衰、次次击中大众人心的经典价值观,来包装人物,只不过黎贝卡这篇文章的核,是个时尚界另类大牛人一生的故事。

这个价值观的壳,就是精进之路。就像张嘉佳那么火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这就是二十年前风靡大家南北的小品文和美文,典型代表就是读者和青年文摘上的那种风格,当年这方面做的最好的作家是刘墉和林清玄。但刘林是有思想的,背后是人生阅历、家族熏陶、教养和见识的积累,比如林清玄,就不全是卖弄文字技巧,还有禅意,他在这方面也有多年修为,水平虽然可能不是高僧水平,但几十年没间断,造就他的风格。张嘉佳和黎贝卡这种,后来能不能有思想,还不知道。

说白了,这篇文章就讲了一句话:

在任何一个时代,我们都很容易记住那些同代人中想尽一切办法把事情做好的人。

全篇文章总结下来,就这一句话。讲完故事,就这么一句话。没有别的思想,甚至没有观点,只有敬仰,而已。

昨天和陆洋站在路口又聊了一个半小时,被蚊子咬了一身包而不自知。陆洋说,好内容要重视写作,而不是标题党、摘编、改写和拼凑。那样跟别人没有任何区别。当一篇文章70%以上内容都跟别人完全相同,连价值观也一毛一样,更没有自己的观点、思考和逻辑,那这跟抄袭有什么区别?!

她这话说的很狠。但事实就是这样。当年最顶级的媒体人,笔杆子厉害,脑子和思想也厉害。但现在这些,我们看到粉丝数和流量在增长,但看不到核心的价值在哪里。甚至现在文章走向,开始世俗化,跟创业没关系的题材只要流量高也往上放,没有整体的定性定位和风格,更没有内容方面的规划。这事,挺微妙的。

照理来说,高品质内容才是制高点啊,不应该一点也不考虑啊,虽然年轻的记者资质有限,但完全一点不追求,这作为内容出身的人反而只追求流量为唯一目标,有点怪。如果做运营的追求流量数据到极致,这个可以理解,现在多少有点怪怪的。难道是因为也试过,但不出业绩而导致的吗?好像有可能。

但目前有点太急功近利了,涸泽而渔,价值有限。

不提哪些了。本文的主题仍是精进。

最近跟陆洋的聊天,能有几百小时了。我们的价值观非常难得的高度趋同,下一步要紧密合作,双剑合璧,完整地做一两件非常牛掰的事情。

在任何一个时代,

我们都很容易记住那些同代人中想尽一切办法把事情做好的人。

这种人总是显得太少。我就要做这种人——真正的高手,最终成为行业里真正精通的神级一样的存在。

在《寿司之神》里,二郎先生说:“我一直重复同样的事情以求精进,总是向往能够有所进步,我继续向上,努力达到巅峰,但没人知道巅峰在哪。我依然不认为自己已臻完善,爱自己的工作,一生投身其中。”

这个又提寿司之神对于我这种有反骨的人看来,虽然有点迎合读者。不过二郎本人的确很牛,因为迷,因为钻,所以世间仅此一份,活成一个神位。

我最喜欢的王家卫电影《一代宗师》里,章子怡饰演的宫二先生说:“我爹常说,我这种人,唱戏能成名角,出家能成高僧,因为我会迷。在我爹身上,我看到的不是招,是意。”

宫羽田老爷子,功遇天,宫一。
大家尊称宫家大小姐为宫二先生,地位可见一斑。
剧中章子怡角色的实名:宫若梅。功若没。这名字太绝了。

贾平凹在哪本小说里写了一个故事,讲一个老头是某方面武功还是什么的高手,绝世高手,但就是死也不传艺。也不像宫二那种奉道而不能传艺。大家不理解为什么这么好这么牛的东西就是不传下来,他也不说。最后这些武功就真成了绝招,再也没有了。

和YYing聊一代宗师的时候说起这个故事,大约就是慧极必伤、情深不寿。有些东西,就应该让他们留在岁月和记忆里。就像宫二所说:

武学千年,烟消云散的事儿,我们见的还少吗,凭什么宫家的就不能绝。叶先生,武艺再高高不过天,资质再厚厚不过地。人生无常,没有什么可惜的。

高手如林,孤寂无族。

精进之路,就像求佛之路。就像黑暗中求点一盏佛灯。

宁在一思进,莫在一思停。
叶里藏花一度,梦里踏雪几回。
一约既定,万山无阻。
有一口气,点一盏灯,有灯就有人。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我一辈子没挂过招牌,对我而言,武术是大同的,千拳归一路。到头来,就两个字:一横一竖。 

为什么武术叫功夫?功夫,其实就是时间。

首页

发表评论

注意: 评论者允许使用'@user空格'的方式将自己的评论通知另外评论者。例如, ABC是本文的评论者之一,则使用'@ABC '(不包括单引号)将会自动将您的评论发送给ABC。使用'@all ',将会将评论发送给之前所有其它评论者。请务必注意user必须和评论者名相匹配(大小写一致)。

Trackbacks/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