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侠的小屋》第4集:君子坦荡荡

小樱的前二十年人生里,基本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没有大不了的烦恼,也没有经历什么愁虑。

每一个小女孩小时候喜欢看古装剧,喜欢大小姐,美人,公主。虽然小樱也曾无数次把自己想想成公主、美人,但内心深处的人设,其实是女将军,郡主,女王,女大王。

比如红拂女、花木兰、王政君、卓文君、班昭班淑、萧太后、窦漪房、武则天、樊梨花、梁红玉、秦良玉、杨门女将、杜十娘、鉴湖女侠……

连女娲娘娘也是仅次于开天地的盘古的大神级的人物。这大约是中国上古神话里第一个女神。

小樱在帝都的生活,虽然并不一帆风顺,但一直都正能量满满。她总是暗自想,也许前世也是一位小将。一路击杀,浴血奋战。越挫越勇,彪悍豪情。这不就是一种英雄吗?英雄梦。

某一年大家都狂爱看流行小说《杜拉拉升职记》,火的不行。小樱还参加过一次读书会讲座,嘉宾是中国企业界的泰斗杨传志老先生。这位大神居然花了一个小时在鼎力推荐这本小女白领为主角的小说。这么正统和严肃的泰斗在郑重推荐一本流行小说,对比之下,非常有喜感。杨老的推荐理由是:杜拉拉这个女孩子有着浓烈的企图心,这是非常可贵的。

但小樱还是觉得没有get,觉得没有真正理解杨老想表达的意思。企图心是什么鬼?为什么?什么意思?想了很久,突然发现:杜拉拉根本不是一个小白领,而是一只小公鸡,每天都在追逐曙光、吹响号角。那么奋进,那么骄傲。

这种追求,这种精神,当然可贵啊。比有些男孩子还可贵。

有一个说烂了的词来说,这就是新女性。

时常心里有一幅画:
将军威风凛凛,君子胸襟荡荡。
转身,华丽,戎装之下原为女儿红。
穆桂英挂帅,贵妃醉酒。

《女侠的小屋》第3集:飞跃水泥森林

这个城市这么大,一不小心走散了,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了。——小津安二郎《东京物语》

在别人的眼里,罗小樱是个特别乖的女孩,从长相性格到成长经历,一直是中不溜秋,没有一点威胁性,特别平凡。但其实,在内心深处,一直有隐藏极好的反骨。

比如说,独立性。想做的事,从来谁也拦不住,一直做成。喜欢的人,从来都很执着,十分长情。

孩子都喜欢看电视,不是动画就是武侠。但每年假期,小樱都非常喜欢去舅舅家玩,尤其是乡间House,特别有田园牧歌的感觉。小樱每次去,就像一匹脱缰的小野马,尽情撒欢。

但舅舅家有一点不好,就是看电视不让看动画和武侠,理由是闹闹哄哄,打打杀杀,没价值没营养。而小樱又是电视迷,什么内容都爱看,连广告都能背下来,所以几个假期下来,小樱只能跟着大人们看成年电视剧或电视节目,以及电影频道的剧情片。

小孩的眼睛看成年的世界,是一种说不出的体验。很多年后,当小樱成为资深的电影发烧友,第一次完整看完《天堂电影院》和《中央车站》的时候,感觉特别震撼,小孩的眼睛,大大的世界,其实这感觉非常魔幻。

在很多年的电影迷生涯里,小樱往往喜欢貌不惊人但技能炸裂的演员,他们不仅是明星,而是演员,甚至艺术家,一个人一个时代,绝对的高手巅峰。

比如:
施瓦辛格、史泰龙最巅峰的时代,小樱痴迷阿尔·帕西诺。
大家超爱《阿甘正传》和影帝汤姆·汉克斯时,小樱更爱《雨人》与达斯汀·霍夫曼。
全世界都为美丽与智慧并存的奥黛丽·赫本而疯狂时,小樱只喜欢横扫奥斯卡十几次提名、四次封后的彪悍女大王凯瑟琳·赫本。

在很多年里,小樱最爱的偶像就是阿尔·帕西诺,这个小个子意大利裔男人,浑身绽放着无形的光芒。教父,疤面人,闻香识女人……男人版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有英雄豪情的大气,也有事理人情的柔软。

也不知道是否这种原因,小樱的前二十几年人生,就像一个潜伏的特工,一直平凡到特别普通,掉到人群里就消失的那种普通。而来到帝都工作,就像特工终于回到组织并恢复了身份。虽然走在街上依然有时会觉得人海茫茫,但在这样的水泥森林里,从里到外有一丝闪光,绝对不会走失的那种。

在帝都工作的第一年里,尽管工作繁忙,也没什么朋友,却不觉得孤单。都说水泥森林冷漠,但在小樱眼里,却都是暖色,生活在这里,非常自由舒畅。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快乐的都快变成一只小飞鱼。

就像一只小鱼从河流来到大海,从小不点变身为小海豚,欢快的拥抱水流。冲破水面,飞向天空,就像鲤鱼跃龙门。不断前行,游向在幽静的海洋深处,发送着声呐,是呼唤,也是歌唱。

后来的很多年,小樱再想起初来帝都某些时刻,仍能真切的感觉到那种前所未有的自由和畅快,就像一只鸟儿回到森林,一匹马儿驰骋草原。作为一个女娃儿,这种海阔天空、纵横江湖的感觉,却总能油然而生英雄气概。这就是女侠的由来。

《女侠的小屋》第2集:先定一个小目标

写在前面:看了八集日剧《公主小屋》,联想起自己多年奋斗的苦与乐,终于今年买了房,不易,欣慰的同时也心酸。于是想写一部中国版的《公主小屋》,中国也有非常多、而且越来越多的单身女性独自买房了。想写一部我们的故事,2016年11月29日21:50,今天更新第二集。

《女侠的小屋》第二集: 先定一个小目标

我叫罗小樱,今年28岁,一个人住第五年。

在帝都这五年的独自租房经历中,住过四套房子。第一套是从刚来帝都时,短期租住三个月的地下室。从刚搬进去的第一天起就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先换一套房。尽快换到一个有窗户的屋子,楼房,地上。

果然,有明确的目标就有清晰的动力。预计发了工资就准备找房子,所以地下室的那几个月每一天都是倒计时,越过越开心。

第一个月工资发到手的时候,因为入职并不是整月,所以金额有限,但看到账户余额有了显著增长,还是很开心的。于是开始认真的找房。

利用周末的时间找房,网上查,也有中介带看,时间充裕。到第三个月,终于找到一套相对合适的:一套距离公司只有两站公交的老式居民楼,6楼两居次卧,朝北的一个小房间。

因为地点很好,守着地铁口,离公司很近。小区环境很安静,有24小时保安。路口的拐角处还有个大型超市,买东西也很方便。房子装修很陈旧但相对干净,还有厨房可以做饭,洗手间也挺大的,终于可以随时洗澡了。

所以尽管房间面积很小,显得租金略贵,但离公司近,正经居民楼的地上房间,卧室有窗户很明亮,于是,还是很果断的租了下来。

拎着小皮箱从地下室搬到这里,还是很开心的。一张单人床,一个小衣柜,一张小桌子,这是小房间的全部。每天早出晚归,这样的小空间就是住所而已,其实还好。

在这里住的一年多的时间里,因为房间太小,并没有置办很多东西,一起从简。开始学着做饭,一个人买菜,一个人做,一个人吃,一人食,也挺好的。

一个人上班,一个人下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看电影,开始真正的独立生活。

《女侠的小屋》第1集:儿时的梦想

写在前面:看了八集日剧《公主小屋》,联想起自己多年奋斗的苦与乐,终于今年买了房。不易,欣慰的同时,也各种艰难和心酸。于是想写一部中国版的《公主小屋》,中国也有非常多、而且越来越多的单身女性独自买房了。想写一部我们的故事,这就是千千万万的我们。2016年11月28日23:50,从这里开始。

《女侠的小屋》第一集: 儿时的梦想

我叫罗小樱,今年28岁,一个人住第五年。来帝都五年了。

中国几十亿人口里,我是一个特别普通的女孩。出生在北方五线地区的一个超级普通的小镇林城,双职工,独生女。长得普通,家庭普通,成长经历也很普通。普通的小学,普通的中学,普通的大学。普通的成绩,普通的长相,普通的性格。

唯一不普通的,就是大学毕业那年,突然决定一反常态,没有像同学们一样选择留在生活舒适度和性价比最高的省会城市,而是拎着一只小皮箱,独自一个人来到帝都。

虽然人生地不熟,但好在运气好的是来之前找到了工作。工作单位是一家包括人事在内只有9个人的小公司,老板是1号,我是9号员工。员工都是同龄的年轻人,很容易相处。只有老板的年纪大些,但很和蔼,总是笑呵呵的,就像家里的大伯一样,很亲切。

来公司报道后,老板说头天办下手续,赶紧去落实一下住处,第二天就可以来上班了。不过第一个要解决的是,住的问题。

作为刚毕业的大学生,刚刚步入社会,还有很多新鲜感,第一次离开宿舍租房子很兴奋,找房子也是觉得新奇。

但一问房租就不兴奋了。刚刚毕业一穷二白,又没有熟悉的同学朋友什么的可以一起合租,只能独立租房。租一间卧室一般要先付一季的房租加一个月的押金加一个月房租的中介费,好多钱啊!不好意思向家里张口,用大学时勤工俭学攒下的几千元继续先过渡一下。

跟着中介看了一圈出租屋,连小时候爷爷家朝旧的小区,窗户玻璃都是破的,屋子里像养了鸡鸭一样超级脏,就这样的老小破,其中一间超小的卧室,每月也要一千多元!于是决定先租个地下室过渡一下,找了离公司步行十分钟的安静小区,房间非常简陋,但很干净,一方面省钱,一方面也是顺便体验生活。

拿着小皮箱搬进地下室的第一天,我,罗小樱,心情非常矛盾:又兴奋又失望,又快乐又沮丧。一方面做了人生第一次重大决定,独自搞定这一切,目前一切都很顺利,还是很开心的。另一方面,这么低的起点,这么破的房间。在繁华的帝都生存下去,打拼出一片自己的小天地,后面注定有更多不容易。住在这里,每天回来都很励志,因为强烈的会提醒自己,超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一个有阳光,很温馨的小天地,哪怕依然很小。

这段的租住地下室并不长,只有三个月,发了工资就搬出去了,但印象极为深刻。地下室是老式小区的地下一层,有点像小时候老家南山脚下的防空洞,有很窄一小条取光的细窗,但玻璃非常脏,基本看不到阳光。新鲜劲过去之后,居住在这里,很像坐牢。但地点离公司近,经常加班,很勤奋,只是回去睡觉,日子很快过去了。

后来搬离这里很久,还能很清晰的想起当初住在这里的点点滴滴,尤其是住在这里的第一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回到六岁时,去大舅家玩,大舅在老家的另一个小镇上盖了自己的乡村别墅,地上两层,二楼除了客厅和房间,还有个很大的天台,可以放个方桌打麻将,看风景。一楼不仅好几个超大的卧室,还有很大的客厅。最有趣的是地下室,好宽广,有储藏室、锅炉房,还有一个带着很大天窗的卧室,冬天住在这里好温暖的。这里的地下室也窗明几净,天窗的取光也非常好。屋子外面是一个超大的鱼塘,周围是高大的杨树林围起来,走在鱼塘边的林荫路上,小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夏天鱼塘里的青蛙呱呱声,超级美。house外面的廊柱上,爬满了葡萄藤,结的山葡萄,小小的,酸酸的。house后面的空地种了一小片果树,五六棵,一小片郁郁葱葱。树是北方特有的品种小苹果树,是常见苹果品种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大小,比李子大一圈,每年秋天果子下来吃不完,就在院子里支起架子,晒苹果干,或者做罐头,冬天当零食吃。

北方那时不流行卫生间有淋浴,夏天也不是最炎热的日子没几天,所以夏天可以到鱼塘里洗澡和游泳,非常美。电视里看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美国,每个人家的别墅,大约还不如舅舅家这么开阔。舅舅的家,就是我儿时的梦,拥有这样的房子这样的家,人生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