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入门

电梯里,按了楼层,但开门总不是家,上上下下几个来回,还是进不去,比足球射门还难。

索性不坐电梯了,随便哪一层,门开了,开始爬楼梯,发现像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大学食堂,穿越各种人群,还被旧同学拦住参观以前的宿舍,敷衍之后还走不开,强行告辞。

赶紧回家,跨越万水千山,终于回来了。刚进家门,好饿,准备做饭,突然来了几个身强体壮的小伙子,要抢劫。顺手从仓房的矮墙上扒了一块板砖,要吓他们。没吓住,还是上前。于是只能削他们,扭打起来。混战的慢动作,简直像电影一样……

跨越,好难。这次跨越,一定要突破过去才行。

昨天去了朝阳门,剪发,终于清爽了。朝阳门内81号果然在装修,绿网加起来,大门禁闭,什么也看不到。去了神路街39号,没找到吉彩居酒屋,却看到日坛的大门,进去转了一大圈,闹中取静,就像进了桃花源,或者爱丽丝仙境。出门,终于找到吉彩,吃了乌冬面、烤大肠和味增茄子,不贵,美味。下次再来。

晚上回来,洗掉绝大部分换季的衣服,正式进入下一个季节。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今天,你好。

梦:战斗在继续

今早的梦,梦见了方老师和小习。

我们在梦里的工作和状态,其实就是一种不间断的延续——昨天下午小会继续从V4版为开始,甚至其实是V5,有关经营策略的更深的思考。

会上虽然并未强烈表达自己的主张,但其实是有主意的。

已经条件反射成刺猬猬了,稍微不小心吓到了,就爆炸了。发怒的河豚有毒,还得吃解药,还得重来。

梦里的那个方老师,其实是另一个“我”,是映射,真的是我。

老猪腰子很正,哈哈。

于是想起,一旦想深想全并马达开动时的状态,还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一往无前的彪悍精神。

哈哈,穆桂英般的彪悍,红拂女般的远见,樊梨花般的顽强,王宝钏般的执着。

飒飒生风的女侠一枚!

补:
突然意识到,要:藏巧于拙,用晦于明,寓清于浊,以屈为伸。

妥了!就这么办!开窍了!这就是钥匙!

梦:XiXi

梦见我们搬进乌巢那样的一个大仓库一样的办公区。

像昨天在去乌巢的路上一样,对XiXi说的一番话,宗旨类似,但说的更深。

其实就是延续昨天下班路上公交车上的思考。

还要更猛烈的“压榨”她。

接下来速度会越来越快,所有人以及整体,都会迅速变得很强。再不提速就会掉队。

跟不上大部队,最落后的一名就会被狼吃掉,结果就是淘汰。真是这样,会很果断,毫不留情。

想起当年吃的苦。刚烈如我,也有这样的经历:坐在工位上正常干活,眼泪突然哗哗的掉下来。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怎么都止不住。

当回首往事,审视从前所有痛苦的日子。正是那些痛苦的日子才是生命中最好的时光,因为它塑造了你。而那些开心的日子呢?彻底浪费了,什么也没学到。

——《阳光小美女》

现在这个程度根本不算什么。

希望她能火速调整状态,快速跟上。

最后一次机会。

梦:方老师

做梦,梦见方老师。

这大约是第二次梦见方老师,上次梦见组织大伙一起去团建,这次是开大会。

全公司就像在大学阶梯教室一样的会议室里,开全体员工的例会,非常严肃。

因为行业里两家公司成长极快。KR规模大也就算了,但突然就上百亿了,也很夸张,距离突然大了,大到再不使劲就再也追不上了。另一家是之前一直没放在眼里的HX,年前以为快死了,居然估值10亿美金了。也就过完年几个月的事,突然就成巨兽了,而且融资业务非常有规模,而且井井有条,但其实他们全部员工也才一百来人,并没有庞大冗余。能以这样建制做到这个规模,更让人觉得可怕。

我们这组人坐在最后一排,看前面的高管们神色凝重,各种低声争执,或激动主张。

看他们实在着急,但讨论战略帮不上忙,脚踏实地倒可以添一把火。忍不住跟前排的LL聊了起来,他也对现在各种推不动心有焦虑。不过负能量比较多,聊了几句,获取了信息,我就撤了。他干他的,我回到后排。

外面下了雨,屋内外都脏脏的。教室地上也潮湿,水泥地上的灰,因为和了水,变成泥点,从后排走向前排这么短的路,不小心就会甩的裤脚都是泥点。

后排的屋顶好像漏雨,又或者后排后面的窗户没关,往教室里梢的雨,总之有些椅子上都是水渍。

从窗户里望出去,就像当年化四后窗外的风景一样,都是树和灌木。这场也不只是初春还是初夏的雨,把树和灌木浇的绿油油的。水分滋养了叶子,那种清脆的绿色,充满生机和活力,满满的都是劲儿。

刚才回到后排的时候,不小心踩到泥洼里,弄脏了脚,然后脱掉袜子在最后一排洗脚,并跟最后一排alex聊起来。

把他的劲头也撩起来了,哇啦哇啦说个没完,就像那天加班到凌晨的那次,他说起要做用户,做关系累积。我们聊high了,完全不顾会吵到教室里其他“同学”。一直说完,然后他走了,我在座位上奋笔疾书,准备方案。一直到天黑,教室里的人早都走光了。

然后拿着方案又找方老师,谈。说完了,他直接驳回来了,理由是这是哪哪块,不行。

没说具体原因,但感觉到因为利益立场不同,所以不做。主要因为key point不对,而不是因为事情本身没价值或不对。然后我问,是因为迟早要被别的部门拿走,所以不做吗?

比如某块迟早要成为集团的业务,但下面分公司也看到了价值,也想要起头做。大家会因为根扎的位置不对,名不正言不顺的进行总是别扭。而且即便真做大了也要被集团收走,所以没法尽全力,总是有保留,其实也做不好。所以即使再有意义,也不做。

集团发起的话,根本没法从0开始做好这块业务。而且分公司也有瓶颈,的确没法最终做非常大。正确的路应该是:从分公司起头,从0做到1再到10,然后集团再接力过去,从10做到10万。

即便这样,那也不做么?是这个原因吗?

他没有正面回复。但我懂了。懂问题的所在了。

他肯定了这事很有意义,但我们没有找对角度和支点,所以没撬动和说服他。

正好LWS来找他,他俩直接说起有些员工离职,有些新员工要入职,安排座位的事。

我刚才还有两句没说完,整理刚才对话的所得和思路,想是待会插两句把话说完,还是现在识相出去。正犹豫,方老师突然扭头很直接的跟我说:别人谈事的时候,你不应该出去吗?

我马上拿起一个十几页纸的文件掩饰了一下,说,拿上这个文件就要走的。然后就出来了。

一点没有脸上挂不住,一点尴尬也没有。哈哈,是我的风格,好厉害!

回去疯狂做原型,把从改造后台开始改造工作流程的想法落到纸面上。然后详细准备了另一个方案,换了一个可以打动人的支点的方案,来做用户和关系。

正充满信心的去再次找他说服他,醒了。

发觉自己就像一只越挫越勇的大兔子,红红的眼睛,逼急了更红。有劲儿的后腿,蹬地刨起一坨土烟,蹬人能一趔趄。长长的耳朵,能听见不同的声音,分辨真正的意思。

而且,只会一种姿势:前进。

认准的事情绝不放松,如果确认是对的,不攻破,绝不罢休。

估计是前几天的一些事,刺激到了我的进取心。

最近开始,能明显感觉到粗中有细,敏锐的发现缝隙,插进去,豁出一个口子来。

很大的进步,很爽。

梦:版本作用

又做梦了。六点居然就醒了。
不过内容没记住,记住了感受。

这个版本的作用在于项目节奏调对和跑通功能闭环,而下个版本的目标在于进一步提高质量和水准。

这是第三个版本。估计要到第五个版本才能到我们心里觉得达标的水准(可以称之为“不错”的水平)。

就像吃到第五个包子才会饱,但没法绕过前四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