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男孩

梦见回到高中时代,家里改造,收了好几个寄宿生,这剧情有点像《请回答1994》。

其中有一个小男孩,年纪最小,看起来只有十二三,比我小四五岁的样子。感情细腻,生活粗放,毕竟男孩子嘛。有那么一点像喜滋滋。

不喜欢小小的家里挤这么多人,分走父母的爱,可又没办法,情绪经常古怪。有时候一双没洗的袜子能把我惹得火山喷发,恨不得将他淹没。但每次,也没说什么。

一晃几年过去了,寄宿生们都长大了,纷纷升学离开,我家也不再做寄宿家庭了。世道也变了,兵荒马乱的。这个世界,天天都是阴天,让人严重缺少安全感。此时其实特别希望家里有个大哥,然而并没有,我是独生女。

小男孩已经上了大学,在同一个城市。有一次在家里突然出现,于是跟去学校看看他。到了住的地方,我像小组长一样检查这检查那,然而一切都很好。

终于发现衣柜里衣服的摆放如何如何,于是开关开了,像寄宿时代一样,开始哇啦哇啦,没完没了。

他一直安静地听着,和从前一样。等我终于说完,他站起身,让我坐下,倒了一杯水,递了过来。这一刻顿时感觉恍然如隔世,沧海千年。看着突然变得高大的他,一种霸道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真的感觉到,他长大了。

小时候家里的确做过寄宿家庭,然而,并没有这样的小男孩。也许梦里的他,就是镜子里的另一个我。一边希望还是个小孩,一边已经无可挽回的长大了。

又或者,希望那个傻小子,快点长大。

梦:不行

早上又做梦了,忘了干啥,各种不行。

唉,什么时候能行啊!

梦见老同学佳琪在铁饭碗单位做记者,下乡到我们老家长期值班。为上班方便,她也在老家买了一套六十几米的小房子,够住了。梦里的老家就像哈尔滨,过去的一望无际的田野变成宽阔的公路,公路两旁建了大片的小区,房价也都一万一平了,真是疯狂,压力。

梦里的老家,建设的跟大城市无异,但其实缺少企业和工厂,这是城市发展和创新的动力。

梦里,我突然病了,在住院。妈妈来照顾,体贴细致,同时却也是拘束限制。但好像其实又似乎没病,像坐牢,千方百计想逃出去。

这梦里,也是现实。

昨天白天说起当年在哈对发展空间的绝望感,也说起了现在公司的僵化之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不想就这么服输,不肯等死,却眼见着双脚只要一停,就会迅速陷入泥潭,越深越拔不出来。

虽然有时候,挣扎反而会越陷越深,但不试试,更没机会找到办法上岸。

昨天把新买的ssd硬盘装在2010年买的mac pro上了,鸟枪换炮,开机仅需15秒,速度杠杠的,估计还能再撑至少两年。不过系统升级为最新的10.11,字体粗得有点老花眼的感觉,很明显,所有都是为retina设计的,这已经是标配了。早晚是要换的。

这状态和效率,也像之前掀翻所有货物、重新背上另一批、的我。

改变,转折点就在今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信任。

伸给你的手,要抓住,而不是“打”开。

梦:原单位

早上的梦是又回原单位工作了,不靠本事、靠谄媚的境遇里,非常尴尬。

这是一种担心吗?

醒之前被要求提什么方案,写不出,有人提点,写出个大框。一看,各种游戏属于,什么攻防塔楼,完全没有领会,正被拉进小屋写完就醒了。

另外也有搬家元素。连同事都分老中青,老同事是江珊和许晴,对应原来的燕姐,中年同事是HONG,还有年轻的同龄人小新shixin那一波,风格各不相同。

简直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

昨天的状态,似乎有些太任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