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桥的罕见病与为何重金资助脑科学

曾经的首富陈天桥前几年的大新闻,是斥资巨金资助全球顶尖的脑科学研究。

然后才发现,根本原因是他也得了脑部罕见病,而且很严重,严重的时候不能坐飞机。当时他才36岁,做了首富,盛大游戏刚拆分不久。

今天看到一篇新闻《还记得盛大陈天桥吗?他现在只想调理人类的大脑》,

2010年,陈天桥与家人搬到了新加坡,并将盛大私有化,同时出售了他在盛大子公司的股份。退出商界享受财富的互联网亿万富翁并不只他一个。但陈天桥离开商界却另有原因。在2000年代中期,当盛大进入鼎盛期时,陈天桥患上了严重的焦虑症,而对癌症的恐惧又加剧了焦虑症的症状。 “有些晚上,我醒来时心脏在砰砰砰地跳。”他说。“我知道情况不妙。”唯一的办法就是离开盛大。

在新加坡,陈天桥花了几年时间来研究下一步行动,然后决定在一个独特的领域开展慈善事业,这个领域就是脑科学。 陈天桥已拨出10亿美元来资助神经科学研究,其中1.15亿美元用来在加州理工学院创立了“陈天桥和雒芊芊脑科学研究所”。这是有史以来致力于基础科学研究的最大捐赠之一。之后陈天桥和太太雒芊芊也搬到硅谷,以监督这些慈善工作的开展。

不过从陈天桥的奇怪症状描述,又没有病因和疾病名称来看,他的疾病并不是普通疾病,而有点像中毒。而普通中毒的事件一般来说是病从口入。

高档餐厅的所谓高级食材,虽然价格高,但也未必真的是健康环保的。反而一些野味和罕见食材,富集了太多未知性。鲍鱼龙虾、海参鱼翅,不一定来自普通的养殖场,如果的确来自天然海湾,如果海湾曾被污染,而食材动物因为位于食物链上游而富集了大量毒素,因为饮食而导致的未知性食物中毒,是非常难以精准判断病因并治疗的。

之前看过报道,陈天桥、丁磊、马化腾等顶级企业界经常出入的顶级餐厅,有时会吃饭时碰见。说明这种顶级餐厅,经常大佬出没,碰到也很正常。

今天看到毒舌电影的一篇文章《封神十年,这部9.3的片子,续集更狂》,讲纪录片《海豚湾》中曾经揭示过:

政府和渔民会把含有超高汞含量的海豚肉,伪装成无污染的昂贵鲸肉。

而汞,是地球上非辐射性物质中毒性最强的。

过去,日本就发生过集体汞中毒,也就是著名的“水俣病事件”。他们头不能举,目不能视,耳不能听,口不能言,食不能咽。

食用海豚肉,会对人体的大脑神经元造成极大伤害,甚至致死。

估计陈天桥可能是在2008年突然生病,那时他正在野心勃勃的布局盛大盒子及盛大文学,整个商界都受到巨大的冲击,忽然,盛大盒子停了下来,盛大文学的脚步也放慢了,后来才发现他生了病,原来可能就是那时候发生的事。

强极必折,慧极必商,情深不寿。

2008年陈天桥的盛大盒子,风头太劲,如果首富之后还包揽所有,有可能不只是财富方面富可敌国,也是权倾朝野,因为在市场上形成独有的垄断地位,对整个市场、商界甚至国家都造成极大的影响。而风头正劲的陈天桥还年轻,不懂克制和藏锋。

他的忽然隐退,可能不止跟生病有关,这个患病原因很可能跟食物中毒有关,有可能陈天桥在高档餐厅吃海鲜,例如某道菜是鲸鱼肉,实际是用高汞的海豚肉伪造的,真实原因可能就是如此。

之前还看到另一个新闻,温州年轻的企业家、游族董事长林奇突然意外身亡,后来查出是谋杀案,公司利益的激烈冲突引发仇恨,被人下了毒。

陈天桥的急流勇退,迅速隐退,不仅想起当年的牟其中。

牟其中也是当年的首富,想炸开喜马拉雅山口,把印度洋的季风引入到青藏高原,带动农业致富。他组织了大量的科学家论证工程方面打通喜马拉雅山隧道的可行性,工程方面的确可行,他作为首富也有项目资金。他的这个想法被冯小刚拍入著名贺岁电影《甲方乙方》,葛优给徐帆在小黑板上讲了打通喜马拉雅山的这段疯狂计划。当年牟其中也是冯小刚电影的个人风险投资人,可惜后来牟入狱了,冯小刚也从来没给牟其中分成。牟其中也是当代中国电影史上可能最早的风险投资人。

但是兹事体大。百般劝阻无效,牟其中一意孤行,2000年牟其中被判无期徒刑,后因服刑期间狱内表现好,期间曾获得过数次减刑,于2016年9月27日出狱。

当年陈天桥的盛大盒子,感觉也想吞并世界,创造一个帝国。触了逆鳞。广电部门和文化部门的最高领导非常有水平,这是我们立国之本,怎么可能被民企染指控制。唉,当年的陈天桥还是缺少些某些方面的觉悟。他没有坐牢,但是恰好那个时间段生病了,也算急流勇退。

拿着从网游中赚的钱,陈天桥开始研发“盛大盒子”,在陈天桥的计划中,“盛大盒子”是盛大网络从网游运营公司转型网络娱乐平台的关键。融合了在线视频播放与在线互动娱乐功能的“盛大盒子”是一个超越时代的设想。

2000年的首富牟其中,2010年入狱,首富位置被陈天桥接棒。

2010年陈天桥举家隐退新加坡,首富被王健林接棒。

2020年王健林的万达集团经历几年的疯狂海外投资,被质疑为转移资产,从2018年左右就开始急剧衰落,2020年王健林深陷危机,首富被马云接棒。

现在马云也宣布退休,阿里屡次被查,下一棒是张一鸣吗?这是中国版的扎克伯格吗?看到最近新闻宣传张一鸣的财富规模了。按说大公司的PR不是吃素的,预算充足,露财弄的天下皆知,这事的力量不是媒体或商界的偶发行为,还是有原因的。

近年很多创业家卸任董事长或CEO,比如阿里马云,拼多多黄铮,头条张一鸣,京东刘强东。这个不是单一事件,必有内情。

但是,言多必失,点到为止吧。

不过首富级企业界重金长期资助某医药科学项目,往往并不一定图名利或爱心,而是他们或重要家人生了病,需要顶尖的医疗资源和医药科技,所以才介入前沿科研开发。

就像当年乔布斯也隐藏身份资助顶级医疗科研,一部分为的也是第一时间能拿到靠谱新药。

又查了一篇文章,发现陈天桥和兄弟同患这种罕见病,这个更像是因为家庭聚餐的影响,很可能是病从口入,而非家族遗传病。

2017年8月,陈天桥在接受Bloomberg记者采访时,曾透露了自己当年为何会完全弃盘,拱手把“市场”让给腾讯和阿里:

——就在2004年盛大登陆纳斯达克后不久,随着竞争日益激烈和政府法规的加剧,陈天桥患上了“惊恐发作”。

这种病的英文名叫Panic attack,为急性焦虑症症状之一,患者会突然出现强烈的恐惧感,感到“死亡将至、大难临头”或“失去自控能力”的体验,同时伴有呼吸困难、心悸、胸痛或眩晕、呕吐、出汗、面色苍白、颤动等。每次可以持续发作几十分钟,过程非常痛苦。有些人甚至会连续不停地发作。

Panic attack在长期工作压力过大的创投圈或刚刚失去亲人的人群中发生概率不低,只是很多人对这种病症缺乏了解,发作后被送到医院也不知道自己其实经历了惊恐发作。

陈天桥在接受Medium记者采访时也讲到了这一点:

“即便是在2008年,当我们股价达到历史高点;2009年筹集了12亿美元分拆游戏业务。企业还不错,但是我想:一定有什么东西已经在我心里累积。我记得有几个晚上……有一天早上,我的一个同事打错电话到我这里,然后,我一下子醒了。我的心开始咚咚咚地跳。有一次在飞机上,我突然感到我的心脏病发作了。但那其实不是心脏病,而是惊恐发作。我意识到:我遇到了可怕的事情。”

之后,陈天桥又被检查出癌症。他开始卖掉盛大所有运营业务,转型做全球投资,并将“脑研究”作为了事业的下一站。

终于查到病名叫Panic attack,也叫惊恐发作。报道中说Panic attack在长期工作压力过大的创投圈或刚刚失去亲人的人群中发生概率不低。但是我估计除了长期的精神压力或者突然的重大打击只是一方面诱因,如果外界压力源接触,症状应该会极大的缓解,但事实上并没有,反而在持续恶化,所以更根本的原因还是体内聚集了毒素影响了脑神经。如果不是因为重大精神压力或者失去亲人等重大打击导致的人体自分泌的神经毒素,那就有可能是饮食摄入。不一定是主观故意,也有可能是胡吃海塞或交际应酬的时候吃了啥不该吃的,通过食物链富集的未知毒素,导致的长期食物中毒。

当时有媒体爆料陈天桥受抑郁症的困扰,而实际情况要严重的多。陈天桥得的,是一种被称为“惊恐发作”的恐惧症。发病时,病人会有一种濒死的感觉,无法思考,无法行动,仿佛陷入深渊。

这种病不定时发作,发病时间一般在10分钟左右。陈天桥曾向媒体这样形容恐惧来袭时的感觉:“一个人突然拿刀刺中你的要害,你想阻止,却阻止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越刺越深……”

陈天桥说,“惊恐发作”是有药可以用的,但是副作用大,很可能“进去的是A,出来的是C”。搞不清自己的大脑,弄不清自己是怎么回事,可能比死亡还恐惧。

不过看过报道,冥想的确有助于分泌什么物质,促进健康,当年乔布斯开始痴迷禅宗心流和冥想,估计也是一方面精神压力造成亚健康,另一方面有未知病和罕见病,所以需要医疗辅助宗教。
陈天桥生病后也开始信佛,一方面吃素可以改善饮食结构,降低食源头性摄入毒素的可能,另一方面改善心情和调节精神压力,可以辅助康复。

马云是在12月6日中午参加2017《财富》全球论坛的时候,说出这样的话的。他的原话是:“我每天都睡不好,我每天晚上都在担忧我的公司没有跑的够快就会被别人所淘汰了,就会在这个竞争当中掉队了”。

马云、马化腾等顶级企业家都有巨大的精神压力。

睡眠不好,会集大程度影响健康,还是要重视。

余则成的逆否命题精彩推理找出余则成

从整部剧来看,袁佩林事件不仅仅是一次两人的斗法,更是全剧的重要转折点。

这件事的影响之深远,如同蝴蝶效应一样,以致于剧中很多人都或多或少受到了改变。

首当其冲的就是李涯。

袁佩林一案,使李涯失去了晋升副站长的机会,也导致陆桥山与李涯的渐生嫌隙,而余则成刚好坐收渔翁之利。

吴敬中因为袁佩林的事件在整个保密局颜面尽失,逐渐失去了斗志,改为专注捞钱,从不放过任何一个捞钱机会。

余则成因为挖出叛徒袁佩林,备受中共情报部门重视,从罗掌柜的下线直接晋升为小组领导。

而翠平从袁佩林事件开始,能够正式并且完整地传递有效情报给余则成。

今天,我们就来分析一下余则成是如何挖出袁佩林的。

从整部剧来看,袁佩林事件不仅仅是一次两人的斗法,更是全剧的重要转折点。

这件事的影响之深远,如同蝴蝶效应一样,以致于剧中很多人都或多或少受到了改变。

首当其冲的就是李涯。

袁佩林一案,使李涯失去了晋升副站长的机会,也导致陆桥山与李涯的渐生嫌隙,而余则成刚好坐收渔翁之利。

吴敬中因为袁佩林的事件在整个保密局颜面尽失,逐渐失去了斗志,改为专注捞钱,从不放过任何一个捞钱机会。

余则成因为挖出叛徒袁佩林,备受中共情报部门重视,从罗掌柜的下线直接晋升为小组领导。

而翠平从袁佩林事件开始,能够正式并且完整地传递有效情报给余则成。

今天,我们就来分析一下余则成是如何挖出袁佩林的。

逻辑推理挖出袁培林的藏身之地,一系列推理包含逆否命题,十分精彩。

袁佩林,一个出卖同志的叛徒,居然如此洁身自好,当然可能他此时也没有这个心情。
而反派角色李涯,心狠手辣的军统特务,却有着一腔为人民服务的热血。

袁佩林的原型,叫袁晓轩。

——《解读潜伏:余则成是如何挖出叛徒袁佩林的?

是个人都想做导演

看到一个帖子,里面写到:赛车手、主持人、小品演员、歌手、商人,是个人都想在导演的位置上坐一坐,大浪淘沙,总能漏下来几个金子。

——这几个导演指的是:韩寒、何炅、贾玲、高晓松、杨子。最后一个指的也可能是郭敬明。

一次采访中,王晶说:“张艺谋的《长城》拍摄到三分之一的时候,我就知道死定了!”

窦文涛问:“你觉得他自己知道吗?”

王晶说:“我都不知道他后面怎么收拾,他自己肯定知道拍砸了。”

当年,张艺谋凭借《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等作品,完成了艺术片到商业片的完美转型。

虽然票房赚得盆满钵满,但口碑却直线下降。

后来,张艺谋又拍了《千里走单骑》《归来》,这下口碑和票房双双失利。

2016年,张艺谋召集刘德华、马特·达蒙等大咖拍摄了《长城》,投资10亿 ,试图将中国商业片和国际接轨。

又请来了鹿晗、陈学冬、王俊凯、林更新等不少流量小生作配。

特效也请的是美国的大牌特效公司,制作周期长达15个月。最后,拍出一个既不像好莱坞商业大片,又不像国产文艺片的四不像作品。

主要是张艺谋虽然是导演,但他并没有什么话语权,一切都是制片人说了算。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多人不满,“刘德华凭什么给景甜作配?”

最后,电影收获票房11.7亿,赔的血本无归,豆瓣评分4.9分,连及格线都没达到。

一次节目中,王晶说:“张艺谋的《长城》拍摄到三分之一时,我就知道死定了。”

窦文涛问:“你怎么看出拍三分之一就完蛋了呢?你这个内行人能看出什么门道吗?”

王晶在圈中有“烂片之王”的称号,当年香港电影逐渐没落的时候,王晶顶着压力开工,一个人养活了大半个香港影视圈。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王晶说:“这部戏我去现场看过,那时我就断言票房不会太好,因为剧情的走向太容易被猜到,我就觉得死定了。”

就像猜灯谜时提前知道了答案,那么一切都会索然无味了。

《长城》的巨亏,还让主演马特·达蒙在奥斯卡颁奖礼上被主持人吉米调侃:“干的漂亮,你这个大傻子!”

电影的扑街,就是观众在告诉制片方:别在沉迷用钱砸特效做什么视觉奇观了,你的故事无趣,才是最致命的!

当时,很多人以为制片方用钱砸景甜,才是这部电影失败的原因。因为景甜没有演技,且怎么捧都不红。

没想到,景甜凭借网剧《司藤》逆袭归来,观众发现演的居然还不错,说不定,真的是《长城》毁了景甜呢?

如今,电影界的更新换代,正在以我们难以想象的速度进行着,电影票房排行榜上,早已没有了张艺谋和陈凯歌的名字。

很多多年之前影响力一般的新一代,正成为电影界的中流砥柱。

一个叫饺子的菜鸟导演,拍出了票房50亿的《哪吒之魔童降世》。

相声演员贾玲用一部《你好李焕英》成了中国票房第一女导演,目前票房54亿。

电影的门槛,已经被拆的七零八落。而张艺谋,陈凯歌这样坐在神龛上,需要观众仰望的大神,也被拖下了神龛。

无论张艺谋是受资本裹挟,无法施展才华也好,还是江郎才尽也罢,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

赛车手、主持人、小品演员、歌手、商人,是个人都想在导演的位置上坐一坐,大浪淘沙,总能漏下来几个金子。

在现在这个百花争艳的时代,票房记录可以很快被打破,但张艺谋真的可以被取代吗?

张艺谋拍了一辈子电影,合计起来也不过20多亿,还不及贾玲《你好李焕英》的一半。但票房高,就意味着你的水平很高吗?

好像并不是的。

那么,张艺谋还能在商业片的道路上走多远呢?可能,他自己也复制不了曾经的辉煌!

宋楚遇喜欢看大陆剧

当年,《潜伏》在内地热播的同时,有很多台湾人也在网上观看了这部剧,其中包括学者邱毅和一些政界大佬,如宋楚瑜还指出了剧中穿帮的小细节。宋喜欢看大陆剧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但凡这边有好一点的历史剧,如《大秦帝国》、《汉武大帝》等,他都是必追的。
台岛报纸上还有文章介绍这部剧,说余则成的故事是一个时代的悲剧,并认为《潜伏》对军统天津站的国民党人并未刻意丑化,而是将为党国而战的精神刻画得丝丝入扣,使得台湾人看剧时也不会感觉不舒服。甚至,文章中还替《潜伏》编好了续集的剧情——余则成潜伏台湾38年,将两岸松动的信号传回大陆。最终他告别了潜伏生涯,回到大陆寻找翠平。两岸关系进入新的阶段。
<有台岛网友表示,看了《潜伏》,觉得大陆的影视工作者很值得尊敬,剧本对人物的刻画很中立,而在岛内这种中立的立场是没法拍的。< p>
当然,还有一种担心的声音出来,比如一位在北京工作的台胞就发文说,台湾人要是看到类似余则成继续在台湾潜伏,恐怕日后交流会更小心。不过更多的网友则表示,自己并没有“恐共”的思想包袱,觉得剧好看就ok了。
——<《〈潜伏的结局太悲壮?没想到台岛观众早帮我们编好了续集》
电视剧《潜伏》在大陆成热门话题,海峡对岸的台湾因未正式播映,究竟多少人看过无从知晓。一些人通过网络视频间歇观看,私下谈论肯定是有的,公众舆论则近乎悄没声响。台湾报纸上有一则读者投书,短短几百字的观后感,却让人们思索再三。
投书者是一位在北京任企业执行长的台籍干部,他看过此剧的感想包括:一、《潜伏》描述男主角余则成从一个忠于“党国”的军统干部,因为受到女友与上司的理想感召,又亲睹上级的腐败无能,最后就改变了信仰,成了共产党的地下谍报人员。投书者认为,这套公式让一些人找到合理化的借口,尤其许多台商在大陆比大陆人更爱大陆,他们看了这部连续剧,可以少一点心里的愧疚感。二、男主角最后竟然到了台湾继续“潜伏”,这在台胞眼里不寒而栗,对过去的白色恐怖似乎多了一份同情。三、投书者因此希望导演能拍续集,“台湾人要是看到类似余则成者流继续在台湾潜伏,恐怕日后继续交流就会更小心了”。
——《台湾人看〈潜伏〉:蒋搞情报远不如共》

查克为什么有受虐倾向

没想到冷门美剧《Billions》居然拍到第五季。终于明白为什么查克有受虐倾向。最近小安焦虑到神叨的地步了,甚至经常阴阳怪调,明白她老公的冷暴力,就结果来看,有点PUA的结果。

这个擅长PUA的老男人,给老婆和儿子洗脑,春风得意了一辈子

作者:射手座恶魔(来自豆瓣)

在美剧《亿万》中,情感操控的高手并不是查克的老婆-著名心理医生温迪,查克的老爸查尔斯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洗脑高手,这个男人,出身不凡,毕业名校,精明得可怕,政、商两界全都吃得开,春风得意了一辈子。

年轻时按照自己意愿选择了一个貌美、听话的金发美女做老婆,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他一直在冷暴力和情感操控着这个女人,让她终日生活在惊忧中。时而,他会夸赞老婆的厨艺,称这才是他想象中完美的家庭生活,时而,他又会在同样的场景下将餐桌一把掀翻,生气的扬长而去,只留下哭泣的妻子和惊恐的儿子。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知道,他的妻子将会惴惴不安,一直在想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才让丈夫发这么大的脾气。

这样的类似的情景总在这个家庭中上演,直到有一天,他冲进儿子查克的房间对他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吗?对付女人就该用这种手段,这样她们才能始终诚惶诚恐。

查克说,一直以来,他以为至少在周日的早晨妈妈亲手做出一桌美味的早餐,父亲有时会赞美,这是他为数不多的正常而美好的家庭生活,父亲只是喜怒无常而已,而从那天起,他知道他有些地方无法再变得正常了。

查克老爹在整个婚姻期间,一直不停的出轨,而他老婆呢,按查克的话说,她这一辈子就没离开过厨房,偶尔能去度假、旅行、购物的话,那是恩赐,而他爸从年轻到老,从来都没断过约会美女。

对待儿子查克也是心理扭曲的暴君,查克作为男孩子,才刚满十四岁时,就被他的亲叔叔带到一个红头发的妙龄女子那里进行了人生第一堂活生生的性教育,并且查克的叔叔跟查克说,这是作为男人之间的约定和秘密,绝不会对外人说。可查克一回到家,他老爹就告诉自己儿子说,红头发那妞儿是他亲自挑选的,因为知道儿子肯定喜欢这类型的,甚至事后还有意透露出那名女子他已经提前试过了。

这得是多F**K的爹才能办出来的事儿。

这个场面总莫名让我想起权游里泰温和小恶魔。

可另一方面,他对于儿子的前途和事业,又无比虔诚的付出,出主意,拉人脉,各种铺路、激励儿子,一度查克快烦死了他老爹,让他不许干涉自己的事。

虽然查克各种不待见自己爹,可遇到难处时,还是亲爹出手相助。

老查尔斯只需一个电话,就让原定好的赌场位置换到了另一个市,让波比的大额投资打了水漂。在波比怒而闯到耶鲁校友会时,老查尔斯和儿子查克都衣冠楚楚,和身着T恤的波比形成鲜明对比。一边是出身名校的老钱家族,有家族的人脉和父亲庇护,一个是成长于贫困街区,靠自己白手起家的金融新贵。此情此景,看着查克和他身边的父亲,从来没有得到过父亲庇护的波比冷笑着说出一句话:

一个男孩,只有亲手埋葬了父亲,才能真正地成为一个男人。因为,他再也没有人能够依靠了。

果然,后来查克不惜坑了自己老爹的几千万信托基金进行钓鱼执法,让波比上了当,扭转了自己婚姻和事业上的困局。可却将老爹和好友拖下了水,这两个对查克毫无防备的人都损失惨重。

强势的老头儿最开始死活咽不下这口气,不肯原谅儿子,但听老友说儿子是竞选州长的最好人选,是千里挑一的强者时,这个老头儿又恢复了慈父的心态,看儿子的眼光简值痴迷,生怕没有人知道这是他的儿子。

只要能帮到儿子的前途,能提升家族上升之路的,没什么底限,我全OK.

临了,他娶了少数族裔的美貌女子,能在古稀之年还让对方怀孕,生下一个女儿。这样的风光他岂能忍住不昭告天下?

于是,奇特、滑稽的一幕出现了,白头老翁娶年轻女子也不算少见,可难得的是,儿子、儿媳、孙子、孙女,还有陪伴了自己一辈子的前妻都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儿参加他的婚礼,这些人都是他的勋章,他风光了一辈子,春风得意到老的证明。

老子就是玩得转,早早上耶鲁,25岁就娶妻生子,儿子也上耶鲁,我家大业大,风光一辈子,我活得足够久,还能玩黄昏恋,娶少女,生孩子。老子是强者,强了一辈子。

可怜被他洗脑了一辈子的前妻,当温迪问她,为什么还要来这种场合时?她说:查尔斯说过,人生要不断地前进,家庭才是第一位的。

你看,即使离了婚,娶了可以当他孙女的人,前妻还认为自己和他才是一家人。

这洗脑技术,我是无话可说。

查克从天然的内心感受来说,他维护母亲,无法认同父亲的所作所为,可是,只有父亲娶了那个女人,他才能得到那个女州长的支持票,利益和事业让他选择了父亲,他说服自己在婚礼上尽可能说出体面的致辞,可是当天晚上,他又去找了专业人士去受虐。

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好过些。

在内心深处,他对母亲的痛苦感同身受,母亲如此痛苦,他也无法心安理得的幸福。可他明明娶了心爱的姑娘,有一双可爱的儿女,距离司法部长也就一两步的距离。他的受虐倾向,也是内心深处想让自己痛苦来对母亲的一种代偿。

查克和波比相比,他出身太好了,可他的性格底色却是阴暗不讨喜的,即使温迪发挥了一个心理医生的最大技能去帮助他,可只要他的父亲还活着,这种阴影和复杂的感受是挥之不去的。

被这样的人抚养长大,查克除了没有出轨,各方面越来越像他老爹了,原本的清晰的界限感和原则越来越模糊,只要能赢,能达到目的,其他的,没有什么不可接受。

那天晚上,查克去见女朋友,她是法学系的终身教授,(由《傲骨贤妻》中的女主扮演),那一天晚上,他终于第一次不是以SM的形式去享受性爱。某种程度上,他似乎完整了一些。

一个男孩究竟要怎样才能成为一个男人?

《千面英雄》中说到每个男孩都要走上这样一条路:与男性权威作战,战胜他们,成为英雄,又与他们和解,而最终看破好与坏的对立,融合好与坏,成为形而上的精神上的英雄。

当父亲衰老的那一天,查克才真正地成为了一个”成熟“和“完整”的人。

波比也是如此,他坐在扬克斯老家的地板上,和温迪说起小时候,他可以凭着汽车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音中判断出今天晚上是否会要挨打,为了保护妈妈,他费尽心思的想尽各种办法来转移老爸的注意力,但是很快就不起作用了,那个时候,他发誓他要足够的强大来保护妈妈。

当成为亿万富翁的他发现消失了多年的父亲又开始闯进了母亲的生活,那个晚上他让人砸掉了母亲送给父亲的车,那本来是他买给老妈的豪车,他站在远处,看着气急败坏,急得跳脚的父亲,年少时心里的那根剌应该是拔掉了。

他对那个黑人男孩说:永远记住,也许当你好不容易忘记曾将你们遗弃的父亲,重新开始新生活的时候,总有一天,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又将出现在你们面前,试图去分一杯羹,永远不要可怜他,永远不要让他影响你们幸福的新生活。

这正是长大后的波比对少年时的波比想要说出的话。

那个曾经无力拯救妈妈的小男孩终是成为了坚强有力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