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的权谋

《琅琊榜》的权谋描写很出色,虽然跟历史正剧及官场权谋来比差远了,但古装权谋写到这个水平已经很出彩了。

《琅琊榜》中,飞流打开食盒,发现只剩下半块点心,有点不开心。甄平问:“快吃完了?”

飞流略带委屈地点点头:“嗯。”

甄平看着他说:“你可知道,在靖王殿下回来之前,你可都没有这个点心吃了?”

飞流不开心地答:“知道,你说过。”

这时,梅长苏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食盒。

甄平看到了,就问梅长苏:“宗主,这个食盒有什么不对吗?好像每次飞流拿过来,您总有些忧虑。”

梅长苏叹了一口气:“小时候,静妃娘娘经常做点心给我吃。但有一样我是吃不了的,就是榛子酥,哪怕只吃一点,我都会喘不过气来。”

甄平回道:“这个蔺少阁主嘱咐过,所以每次拿过来都检查了,从来没放过榛子酥。”

梅长苏说:“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担忧,恐怕我的身份,静妃娘娘已有所察觉。”

这时,黎纲提出了疑问:“可是,榛子icon也不是做点心常用的东西,静妃娘娘要是不放,应该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梅长苏回答说:“你们有所不知,榛子酥是靖王殿下最爱吃的点心,静妃娘娘几乎每次都会做,因为这件事,我还曾经找机会,刻意套过靖王殿下的话。”

靖王说,两份点心都一样。

黎纲恍然大悟:“那也就是说,静妃娘娘是担心靖王殿下万一要是拿错了,所以干脆两份都做成一样的,都不放榛子了。”

@追影客栈 :

在原著中,林殊是团宠。

林殊喜欢边看书,边吃点心,也不会特别留意,吃的具体是何种点心。

而靖王也不是真的喜欢吃榛子酥,而是因为林殊不能吃,他把这些吃完了,林殊再吃,就不会有问题了。

但是因为每次吃点心,靖王都要抢着先吃,以至于大家都以为,他最喜欢吃榛子酥。

在原著中,梅长苏试探靖王是否知道自己的身份,用的也是这个榛子酥。

兄弟情义,是《琅琊榜》歌颂的。

你有这么好的兄弟吗?

黄力泓:淼叔谈商业

抖音有个视频号博主叫淼叔谈商业,台湾人,留过学,做过大生意,欠债几个亿破产,在台北开出租车,出版过一千元一本的书,后来翻身,给滴滴设计过行车路线,投资过大疆。这人的确不同寻常。

查到全名:黄力泓(Richyounker)。

百科上他的履历是:美国华盛顿大学企业管理学博士、美国圣汤姆仕大学医学博士,并在修美国德州大学科技与法律博士,且担任注册资本10.5亿美元的美国富品集团公司董事。曾担任联合国国科文组织亚太区文化官员,美国富品创意生活产业集团前董事长。当过国务院两岸发展顾问,美国奥巴马总统竞选顾问。

不过上边那段视频里提到他曾经受过F某I的训练,应该不止是开车或服兵役,联想起前段时间滴滴被下架说泄露了公民信息,而且危害不可逆。滴滴的某股东有米国某方和苹果公司背景的董事Adrian Perica,所以也可能这是有勾连的。不知道“桥梁”是不是这个黄力泓。

滴滴拥有最核心的地理(道路)数据,如果在叠加卫星高清图片,再用各种软件构图,再渲染,整个中国的地理数据/场景就完全出来了,毫无疑问,滴滴拥有中国最最核心的数据,这个数据绝对关系国家安全。

更不可思议的是,如果不是网信办出手,包括滴滴内部员工都不知道自己的公司已经上市了,媒体上毫无声息,微博上更连一个热搜都没有。

就在滴滴上市的前一天,滴滴新增了微博总裁王高飞为独立董事。

媒体再一次被资本绑架和屏蔽。

再搜了一下,他提起他父亲当年跟浙江奉化县的蒋老板去湾湾,而且是蒋老板的机要秘书。原来他是眷村子弟,这就明白了为什么他的人生轨迹会有兵役或F某I训练背景。

他爷爷是老北京,奶奶正黄旗,外公是广东梅县客家人,外婆湾湾人。因为父亲工作性质特殊,所以黄力泓从小做质子,三岁读私塾,私塾老师是浙江人南怀瑾。他在美国读的是犯罪心理学硕士,所以实习单位是F某I。在联合国负责文化遗产的工作,这种有可能是闲职,用黄力泓自己的话说是“吊儿郎当、游山玩水”。但按照行业规律,如果真有点什么,要么是大院子弟的挂职,要么可能就是公开身份而已。

所以有些信息就像毛线,可以织出一整件毛衣。

势市事,做的快比做的对重要的多

头条上看到苏关哲谈商业智慧的短视频。他提到:

优秀的领导人看三个字:势、市、事。

形势、市场、事情。

早做就是你形势看的准,三五年后会流行,所以比如赌一把今年要投资。很多人不看形式,只看今年该怎么做,天天在救火。眼光要放长远,眼光要往后拉,拉远了,然后我们再讨论,最应该做什么。

所以一个企业要成功,不是勤奋,不是努力,不是智商,你们要成功不是天天加班。

从战略上有两个,

第一个,先动手,做的快比做的对重要一百倍。因为大家都不笨,万一做错了还可以改。你慢的话,这个市场不会给你机会的。

所以工作和生活,任何事情都要够快。

昨天上午开了半天的会议,前半段是表彰会,后半段是动员会。

正好印证了前几天跟海超说过的判断:新产品是过年以前的重点。因为年底必然大促,收回账款保证现金流,老产品的成交量和成交价会进一步被挤压。所以打新一定是重点,这是势和市。那么如何打,就是事了。

之前跟方老师共事时,有次做一个新项目,汇报自己策略,我做工作汇报,形势分析、市场判断以及具体方案、思路打法。

当时我说:我喜欢初步定一个方向就撒丫子开干,跑个大框下来再确定目标及细化方法。我说先试验区做试探考察,通过考察结果缩小范围确定具体目标,这样效率高,而不是先确定主要目标再定行动计划(目标设错了容易无功而返)。探索新市场往往有太多未知性和不确定性,要先尝试,再定位。当时方老师听后非常满意,那表情实在印象深刻,代表对这种思路很高的认可。

忽然感觉又成长了,人的一生的确都是在不断成长。

虽然年龄上已经是老兵了,但新行业的新手期不会像普通新人那么长。

吃相识人与沈从文做过土匪

陈晓卿在一期节目里讲到吃相识人,怎么下筷子,下筷子速率,下筷子看不看菜,都能提现很多信息,不仅是教养、学识还有性格。

还提到沈从文曾经做过土匪,当年他们绑架一个孩子就饿上三天,然后给孩子做上一条鱼,如果孩子先吃鱼背上的肉,那是穷人的孩子,直接放了,如果直接吃腮帮子上的肉,那么是富家子,不要到倾家荡产走不了。

惊呆了,沈从文不是年少成名就成了著名作家吗?还跟黄永玉是亲戚,什么时候做过土匪的?

另外餐桌礼仪的确非常非常关键。有空找点书和视频看看。

昌平的北京微缩景园,还珠格格曾在这里取景。

看抖音视频博主@京城大嘴王 介绍北京微缩景园,在昌平的北京警察学院旁边,这样的城门楼还真是不一样。

比如崇文门原来叫哈德门,是走酒车的,从涿州运往北京的美酒从崇文门运进来。

宣武门走囚车,朝阳门走粮车,因为靠近大运河。

东直门运木材。簋街原来是乱葬岗,有一条街卖寿材,因为鬼字不好听,改成簋街

安定门是走粪车的,粪便加工成为肥料用来种粮食,安定门附近的地坛原来是北京周边最大的粪场。

德胜门是军队出征打仗时出发的门,安定门是凯旋回来时进入的门。

西直门是走水车的,北京城里的井大部分是苦水井,很少有甜水井,京城王公大臣喝的水是京西玉泉山的水。运水车从西直门进入北京城。

阜成门用来运煤,京西门头沟挖出的煤炭通过阜成门运进北京。

宣武门走囚车,据说当年桥洞上方写了三个字:后悔迟。宣武门旁边有个天主堂,真的是1:15复原,非常完美。

原来九门提督()是有来头的。另外北京还有外七门

搜了搜资料才发现:

微缩景园是在昌平的红泥沟,与北京有着38公里的距离,在1994年的时候进行了开放,公园的占地是40公顷的面积,公园整体分为三个区域,可以尽情游览的微缩景观,一个是展现京华传统风貌的地方,以及一个进行表演。

公园整体的景观是用1:15的比例呈现了一个历史风貌,关于明清时期下以前京城的样子,展现了以前历史的历史辉煌,这里的表演十分的有京味儿,例如有戏曲和武术以及杂技,甚至在很久以前风靡很多地方的还珠格格,也在这里取景,可见这里的景色是多么的迷人,虽然现在这里已经不再开放了,但是丝毫不影响我们去感受中华民族的过往。

不要只讲题,要讲公式

@赵小明心理团队

这次夏令营我跟很多孩子都进行了访谈,了解他们的学习困难,我真的是发现我们的教学是有重大问题的,这个问题从什么时候出现的我不知道。也许从我们的时候就有吧。这个问题应该是覆盖大多数老师的。也许有少部分老师不在此列。
这个问题的最大特点就是老师们只讲题,不讲公式。几乎每个学科都是讲知识讲知识点,但不讲知识点背后的逻辑联系学科体系和关系。
这种现象甚至延伸到大学。很多大学某专业毕业的学生却不具备该专业应具有的解决现实问题的能力。
你问任何一个心理学专业的本科生,几乎是任何一个,你去问他,他都不知道心理学整个体系是怎么回事。
你让他去解决任何一个生活中的心理问题,心理现象,他都给不了你答案。
我个人的学习经验和方法认为要想学的一个学科,必须要让我看到这个学科的全貌。
如果你只把一个学科中间的一个片段拿出来让我去背,让我去做题,即使能够通过考试,但实际上我完全不懂这个学科。
我隐约觉得我们现在的教育和教学就是在这个地方出了问题。
我之所以建议老师们去发明创造各个学科开门课的原因,就是我觉得我们的教育底层逻辑上有问题,他不给孩子们看到一个学科的全貌,只让孩子对一个片段进行背诵,然后用这个片段的公式去做题。这个过程其实非常的消耗时间。导致孩子们学习学得非常苦非常累,浪费了大量的时间,没有时间在自然世界里面和同伴一起玩耍,因为这是孩子成长中的必要元素。最后很多孩子都被养废了。
小学数学,中学数学都应该开一门课就是物理数学课。
历史地理政治语文要有一门合成课。
要掌握事物的底层逻辑,必须要有大学科的观念。
比如说物理和数学之间其实有一种转换方式,这个转换方式在高等数学里面有就是傅立叶级数和变换。
这个思维方式其实在初中就应该教给孩子。
为什么说初中孩子必须要去自己学做一个收音机?因为这里面就涉及到了数学和物理学的知识转化问题。
我记得我们上初中的时候是自己组装过收音机的,好像有这样的要求。
你必须要自己去购买各种二极管电阻把他们组装在一起。通过真实的体验去理解物体的振动所产生的波,与电信号之间的转换关系。
如果我们把所有的学科学习都变成了公式和做题,我觉得这种教育真的有巨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