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与人沟通才是可怕的

孤独的人并不可耻,但无法与人沟通才是可怕的,某种情绪如果无法排解的时,积累的能量一旦爆发,其实不可挡,无法遏制。

〈扫黑风暴〉中细思极恐的细节

《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播出的前一年,《中国大案录》正式播出,这部讲述“沈阳3.8大案”、“开封9.18大案”等大案的百集电视剧拍摄于1994年,导演叫做高群书。

这是高群书制作“涉案剧”的一个起点,某种程度上,这部剧也意味着国产“涉案剧”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和高峰——“人”的特性依旧被强调,与此前不同的是,人与社会、“大环境”的关联被加强。

为了拍好这部100集的纪实风格长剧集,高群书开始对真实案件中的罪犯、受害者进行采访,并与编剧沟通,进行大案要案的前期筛选。在这个漫长的起点中,高群书的作品都带有强烈的“真实”底色——在后期的影视创作过程中,高群书始终认为,“我的作品必须真实,不真实不行。”

高群书从新闻专业出身,他所认为的真实,一部分来自于生活与文学,另一部分则来自于“体验”与“采访”——“你要进入一个环境去体验和采访,是需要门槛的,没有进去的时候你是把握不了的。”

在拍摄《命案十三宗》时,高群书与摄制组来到监狱里,对十三宗命案的凶犯前后共做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电视采访记录,“我和方方找一台机器,把犯人的采访全都录下来,准备之后再创作。”

这些还原罪犯犯案的动机、心理及作案过程的采访片段作为一个部分,与电视剧情节有机结合,从而成为完整的电视剧叙事主体。

“拍《命案十三宗》的时候,我已经有了电影意识,也做了好多实验。”高群书以电影意识做电视剧的另外两个维度,一种是镜头语言,另一种则是叙事结构,前者见于《征服》结尾的镜头设置,后者则见于“猴皮筋叙事法”。

在经典电视剧《征服》的结尾,警察将黑社会头目刘华强团团包围,警察在小区对面的楼房里监视刘华强,而刘华强又通过自己屋内的窗户,偷看小区是否有可疑之处。这套多组镜头以警与匪的双视角进行对切及反复剪辑,戏剧张力被极度扩大。

“猴皮筋叙事法”则服务于高群书的“悬念”制造——指一个戏剧高潮过去,往下一个高潮推进的时候,故事就像一条猴皮筋被慢慢地拉长,然后又被迅速地放回来,接着继续拉长,再一次放回来,来回三次才到下一个高潮。

叙事技巧之外,“人”在高群书的作品中,被置于同样高度——在他看来,涉案剧如果要做得好看,“人”必须要真实地发挥作用——被表达,被剖析。

我喜欢人物,关心剧中的人物是否有意思,有价值,以及对整个社会是否有可启发的东西。”,“涉案剧”中的人物塑造,通常牵涉两极性的讨论——海岩以感性情感作为注入,润滑正反两派对立的边缘,而高群书则将人物从故事中抽离,放置于社会与时代的大环境下,以纵深向探讨人性的多面与复杂。

《命案十三宗》中的十三位死刑犯讲述的命案故事,高群书自己用“科恩兄弟的电影”来形容——“所有的故事挺像科恩兄弟的电影,虽然没有科恩兄弟的那么狠,但它们的基本脉络大体相似。”——“简单的关系中,人们因为小事发生口角,或者大家打麻将,或者夫妻俩闹别扭,可恰恰是因为这种情绪,或者社会环境的压力,导致每个人的想法不断地纠结,坏情绪不断积累,最后拔刀相向。”高群书认为,“过程是基于现实延展出来的脉络,也是极其现实的极端化表现。”

在拍摄《命案十三宗》时,高群书曾提出一个概念——“中国式犯罪”——“那时候采访全国各地大案要案,就发现‘中国式犯罪’特别有意思。”

这种“中国式犯罪”,首先建立于“人”的属性之下,“罪犯与警察首先都是人,只是身份和立场不一样,散发的魅力也就不一样。”高群书喜欢“中国社会阶层金字塔的底座”——以“警察”为代表的“模范人物”,与“罪犯”为代表的“小人物”,其人物底色相近,并彼此交织,在表达角色的同时完成对社会的认知——通过塑造“普通人物”,完成对时代背景与社会心理的反映与刻画。

2003年,高群书推出二十集电视连续剧《征服》,剧中由孙红雷饰演的黑帮头目刘华强,在播出近20年后,依旧能以“买瓜”、“开枪”等片段走红于社交网络,由此引申出来对刘华强性格的讨论甚至延续至今。

高群书将孙红雷演的刘华强和石兆琪演的警察徐国庆,设置为传统的警匪对立二极角色,在高群书的理解中,刘华强与徐国庆是“两个对等的人物”——“他们的能力、智商甚至善良程度都是一样的”。刘华强在剧中会当街杀人,也会对给自己递上热水的出租车司机表示感谢。而之所以二人成为一警一匪,是因为“他们出身不一样,生活轨迹不一样。”

在剧中,高群书将刘华强的堕落、毁灭给予充分的书写空间——穷苦的出身,让刘华强学会用拳头解决一切,“我们穷人家的孩子,要想不被别人欺负,能靠什么呢?恨,拳头”,面对现实的无奈与挣扎,让刘华强被迫从小人物成为黑社会大哥。

在一篇回忆访谈之中,他说道,“两个人都是石头,刘华强是茅坑里的石头,而徐国庆是台面上的石头,但他们的硬度都是一样的。”

原来导演高群书是学新闻出身,难怪叙事手法如此有张力,都是深厚的积累啊。

又看了一篇《王朔背后京圈大佬们的隐秘往事,及冯小刚的另类上位史》,原来冯小刚也是郑晓龙带出来的,在冯小刚还是小透明的时候,郑晓龙已经是北京电视艺术中心的副主任了,哪儿都带着冯小刚。

认识郑晓龙之后,冯小刚抓住了一切机会。因为表现出色,又展露了一些才华,他成功了进入了北京电视艺术中心,工作还是美工,其实也就是打杂,但冯小刚乐此不疲。
……
《玉观音》的女主角就是孙俪,《永不瞑目》的主角是<>陆毅,《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则是佟大为这些人里,孙俪后续发展得最好,她不仅在此后接连不断地在这个圈内拿到资源拍戏,最后还成了“海润”股东,说起来,是真的逆袭。

这之后,海润在电视剧领域就稳稳地站在了第一梯队。

原来孙俪把终身约签在一家公司,敢有勇气跟老板谈结婚,能一直在海润拿到大女主优质资源,原来是股东,估计应该不是小股东。

刘燕铭与海润集团

之前看过孙俪的八卦,知道刘燕铭是孙俪的老板,是海润影视的老板。
搜刘燕铭,看他和海岩、孙俪及赵宝刚的合作。原来海润不仅拍过《玉观音》、《血色浪漫》等孙俪主演的电视剧,还有早年《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以及《重案六组》、《亮剑》。惊呆了,从公司层面看这些作品,还真是不一样。真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看到三声报道《<扫黑风暴>中细思极恐的细节》中提到刘燕铭与海润集团,提到:

时任北京电视台文艺部制片主任的刘燕铭,正在试水影视制作业务,《便衣警察》与《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的口碑前置,让刘燕铭有了充足的信心,他拉来郑晓龙共同投资,由赵宝刚担任导演,姜文负责监制,共同打造电视剧《永不瞑目》。“这个电视剧班子,可以说是中国最‘绝’的电视剧班子。”,刘燕铭曾经回忆道。

天哪,姜文做监制,还真是神仙阵容。不过姜文一直很有才华,只不过拍《永不瞑目》的时候很早,姜文还没有实力做导演,光资本这关就过不去,2010年以后才有机会挑大梁,直到拍摄《让子弹飞》等导演身份的成名作。
另外原来刘燕铭创立海润集团之前做过北京台文艺部制片主任。难怪内容创作水平和项目控制水平这么高。
不过资本对赌的确大大要改变了影视行业的生态,以及文艺工作者的创作。《青春斗》里赵宝刚一边依旧启用新人,一边首次使用流量明星郑爽,估计资本影响的成分特别大。之前去电影场的时候能明显感觉到他对这个问题看法的保留及对郑爽的适度赞美。
但实际上,青春斗里绝对女主角的确是郑爽,但最出彩的绝对不是她,而且她对生活的理解并没有导演表达的那么深。

但能感觉到如果适应市场获得大笔投资,对赌逃不开,没有足够的投资,得不到资源和曝光,小成本影视作品百花齐放的窗口似乎过去了,很多古偶剧和借着不同题材谈恋爱的偶像剧越来越多,对创作者的包容性没过去那种宽阔的氛围。

看了报道才发现,原来《青春斗》里肯定有北京台的投资,所以郑爽翻车时的风口浪尖,北京台还在试图保她。

搜了一下才发现北京台真的是牛台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北京电视台的实力很强劲,许多影视人才都是从这里出来的。如果说后来由湖南卫视发散出来的艺人养活了大半个娱乐圈,那当时的北京电视台几乎就是京圈的源头。

1982年,北京电视台电视剧部剥离出了一个新单位,叫北京电视制片厂,后来改名为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是国内第一家专门生产电视剧的机构。那一年,刚从北京大学分校中文系毕业的郑晓龙进了这个单位,当上了文学部的主任,1984年,成了主管生产的中心副主任。

这个中心有多牛呢?九十年代一大批优秀电视剧都是由它制作的,譬如《渴望》《编辑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纽约》。它在中国电视剧起步时期,起了极大的作用。

《渴望》和《编辑部的故事》,郑晓龙都是总策划,《北京人在纽约》是郑晓龙亲自拍的。当时拍电视剧其实很拮据,《渴望》一集的预算是2万,《北京人在纽约》缺钱,郑晓龙找到三九胃泰的总经理赵新先,拿了50万元,后来又找中国银行贷款120万美元。

冯小刚最初就是在这个中心做美工,后来经郑晓龙介绍认识了王朔,才和王朔一起做了《编辑部的故事》的编剧,后来又在《北京人在纽约》给郑晓龙做执行导演。而《渴望》和《编辑部的故事》的导演赵宝刚,也是郑晓龙提拔起来的。这两个人后来一个成了电影界一哥,一个成了电视剧界一哥。

北京电视台当年的电视剧资源可以说是好到爆。赵宝刚后来独立执导了王朔小说改编的《过把瘾》,北京电视台很不重视,放在夜间十点播,最后还是火到全国。

海润影视董事长刘燕铭也是从北京电视台出来的。1986年,他曾在北京电视台文艺部给导演殷雪妮做制片人,当时主要做大型晚会,他常拿着北京电视台这个金字招牌出去拉赞助,积累了不少人脉资源。后来他出来做广告,1995年进入影视行业,2000年成立海润影视。

刘燕铭从北京电视台出来后,其实和北京电视台联系还是很紧密,他和海岩就是在“海马”认识的。后来和“海岩”合作了《永不瞑目》《玉观音》《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海岩剧”与“琼瑶剧”“金庸剧”在当时并称为三大剧型,《永不瞑目》的收视率甚至打破了《还珠格格》第一部的纪录。

还有一部剧,《一场风花雪月的事》,也是海润制作的,班底令人瞠目结舌:主演徐静蕾,导演赵宝刚,编剧海岩,姜文监制,郑晓龙联合投资,这配置,再难见到了。

从北京电视台出来的刘燕铭蹚出了一条路线,至少在21世纪前十年,海润在剧界风头无两。抗日剧风潮也是海润掀起来的,2004年它拍了《亮剑》。北视中心和海润,曾经的剧界两巨头。而在吸纳了大牌经纪人常继红的艺人体系后,海润在娱乐圈也站稳了脚。

还有一条路线是另外一个从北京电视台出来的人蹚出来的,这个人是光线传媒创始人王长田。

1994年,北京电视台副台长吴天锡要搞一档全新的新闻栏目,把在《中国工商日报》做记者的王长田喊了来,王长田和另外三个纸媒记者策划出了《北京特快》。但王长田没在北京电视台待多久,1998年7月就离职了,拿着10万钱成立了光线,最初还是做资讯类节目。光线如今稳坐“民营五大”的位子,追根溯源还是在北京电视台。

在冯小刚弹尽粮绝之际,投资了他的《甲方乙方》的紫禁城影业,也是北视中心参股的,它的副总经理于璞,就曾做过北视中心副主任。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北京电视台,就像一片沃土,滋养着此后的剧圈、电影圈、综艺圈,输送着演员、导演、民营影视人等各种资源。

不过资本构成的一个重要不同是,过去类似《重案六组》及《玉观音》的投资方往往是某部或中字头的影视中心,这就决定了有高层领导的支持,他们有水平,从根本上希望创作出优秀的作品起到文化宣传的目的,而不是盈利的目的。而现在的资本是纯逐利的,导致制作过程受到资本的压力总是屈膝,容易魔改。

例如成龙电影基金会或者某某创作者扶持计划,这种扶持计划才可能以挖掘新人及鼓励创作为第一目标,而不是盈利为第一目标。不过扶持计划也有风险投资的目的,风投就是投人。

叹世万物皆可盼与瀛海IPO背后的故事

看脚下一片黑暗,望头顶星光璀璨。
叹世万物皆可盼,唯真爱最短暂。
——刺猬的单曲《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老妹爱追剧九霄
《理想之城》中苏筱与夏明在楼下长椅谈八百万盈差款及分手的那场戏,配乐就是这句“叹世万物皆可盼,唯真爱最短暂。”
这样表现爱情非常高级。
二人经过这次分手,才真的平等,才真的旗鼓相当,相互尊重。

@老妹爱追剧:#理想之城#赵显坤以催泪弹为契机,再次统一了班子的思想,所有积弊归于汪明宇一人,杀了汪明宇,所有人的错都原谅了,你们可以松口气了,秋后算账到此为止。顺便得到了夏明和苏筱两大得力干将。可以理解为这是IPO之前的一次团建活动,结果非常成功。众所周知,瀛海的股权比较分散,IPO会引入绵羊还是鳄鱼,未知数,唯一的对策就是公司法人的管理层拧成一股绳,无论资本的力量多少强大,始终需要管理层去做好工作,得到漂亮的财务报表。只要管理层不被各个击破,瀛海还是赵显坤的瀛海。这个故事,应该脱胎于万科王石的的做法,职业经理人打败野蛮人。抹去的是国有大股东的支持和权力背书的上层环境。夏明也求上得中,天科真的独立出去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当上未来的天字号总经理也不会坏到哪里,还把苏筱挽救回来,很开心。其中有一个自相矛盾的说法,值得一提。苏筱偷听完完以后,电梯口遇到汪炀,汪炀一脸不忿,苏筱说,赵显坤是舵手,眼睛只看正确的方向,所有人都要努力跟上他的步伐,潜台词是跟不上的就不要提以前那些功劳了。而会议室里,赵显坤在大讲特讲,牛师傅这个瓦工代表着瀛海过往的功臣,瀛海是所有人的瀛海,一个人的胜利不是胜利,所有人的胜利才是胜利。我就产生了一个疑问,牛师傅和汪炀,是不是被赵显坤双标对待了。当听众是决定不了赵显坤命运的那拨人的时候,汪炀就是不思进取怨气冲天。当听众是能决定赵显坤命运的另外一拨人的时候老功臣就成为了永远会被铭记。牛师傅当瓦工组长的时候,不正是汪炀做牛师傅施工队队长的时候吗?苏筱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已经进化成了精通政治语言的职场精英,可喜可贺。但我更期待的是,汪炀兑现他在天成员工中间讲的那番豪言壮语:怕什么,他们要来裁员,大不了我领着大家出去,再组个公司继续干,连夏明黄礼林都被收卖的时候,一个坚定而不同的生意就更加显得响亮而宝贵。

原来赵显坤合并天字号子公司是为了集中股权以及把子公司的合力集中到自己的控制之下,才能对抗何从容的父亲及玛利亚老公于荣等为代表的资本及影子大股东。这剧真的很高级。

另外瀛海集团IPO之前花了三个亿去新加坡融资试图上市失败了,这次通过资产重组及全员持股方案重新IPO,一部分是集中控制权,一部分是重新分配利益格局。还果真像极了万科当年,以及后面的宝万之争。看消息,《理想之城》第二季已经立项了,应该会讲宝万之争。

民间有高手,我也是看了评论也才发现这一层。编剧和导演对商界的理解到这个程度,应该是有顾问,并且做了很多功课。

@传播正能量的小鹏:电视剧理想之城大结局啦!给大家分享一下我的观感
刚把电视剧理想之城看完了,基本上所有我喜欢的人物都在最后一刻人设崩塌。
赵显坤董事长是有魅力的。能让北大高材生许峰为他拼命,能让对数字过目不忘的天才苏筱明知被他当刀使也依然勇往直前,而且这俩还都是好人。我不是说这样的人设就不能有几个情妇,但,兔子啃窝边草?还啃已婚的?吴红玫颜值也不是很惊艳啊,你在别处找个比她好看的未婚女人很难吗?你们职场剧不拍成霸道总裁看上丑小鸭不能收尾是不是?
夏明,四舍五入就是孔明。挖了无数坑给集团里一堆聪明人包括董事长以及苏筱这样的天才跳,我看他才是那个最聪明的。但最后反转来反转去就很莫名其妙,还临场发挥似地给汪明宇设个陷阱。那么爱演的吗?万一汪明宇录完后自己看过呢(这都不叫万一吧这才是大概率),就算他没看过他不死心现在要看,你拿得出来吗?就算汪明宇现在没勇气看,那别的股东现在要看视频也合情合理吧,你拿得出来吗?你就赌汪明宇这个老狐狸集团二把手会在此刻犯傻自己说漏嘴?[酷拽]诸葛亮唱空城计是因为已经走到绝境了只能铤而走险,你夏明只要在被调查时啥都不做啥都不说,拒不配合汪明宇,汪明宇不也无法得逞吗?犯得着玩九死一生自己给自己加那么大风险的戏?而且,你本来目标很明确嘛要剥离天科自己当老板,就跟诸葛亮要死保蜀国独立似的,跟曹操斗了一辈子,最后怎么就觉得自己原先格局小了现在愿意归顺了?你跟那被招安的宋江icon有啥差别?
还有苏筱,对数字过目不忘的天才。起初我以为她是个理想主义者,但剧情发展看着又不像。最后她露出了真面目:是共产主义者? 好吧是我对理想之城应有之义未能更早领会。
还有全员持股究竟具体如何操作?无非是,要么买,要么送。在天字号的具体案例里,股份让员工买是不可能买的。隔壁IT公司员工薪水超高应届生就动不动月薪三四万的,每个月拿两万出来买公司股票不影响生活。而且互联网公司朝气蓬勃股票一直就是涨涨涨,手无缚鸡之力的码农icon员工买了股票发现跌了也不太可能去维权。但即便这样真正全员持股的IT公司也就华为一家还是那个时代特事特批的。现在你一暮气沉沉的建筑公司经营不善搞重组,大批的员工月薪才几千,他们有钱买?他们肯买?买了跌了算谁的?你看那些同类性质的集团的股票,做得好的如万科,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不是兵家常事?你真要用购买方案推全员持股信不信股票一跌员工反手就是一个举报贵司非法集资,这不比农民工讨薪刺激?领导班子都进去吧其实如果员工内部集资这事真能成,你看隔壁冲刺IPO失败借壳深深房又失败搞到现在资金链快要断了的恒某地产,许老板早就那么搞了吧。能内部融资赵显坤还需要那么辛苦跑去新加坡求爷爷告奶奶,还需要花1亿IPO而且还没成?
所以苏筱的全员持股方案必定只能是赠送股份给员工。不收钱不集资也就不会涉嫌非法集资。那么问题来了,把谁的股份送给员工?你不是从0开始创业创建一个新公司。一个已经做那么大的成熟公司,它的股份都是有主的,不是放在地上谁寻思着没人要就可以捡的。大股东当然可以做慈善把自己的股份送出去,雷军最近就干过这事儿。但苏筱有几股瀛海或天字号的股份啊就建议全员持股?她有何立场这样建议?这不是借花献佛吗?这不是领着公司发的薪水在公司内部发起打土(股)豪(东)分田(股)地(票)运动吗?原来你的理想主义是这样的理想主义啊?!

求上得中

电视剧《流金岁月》里小姨袁泉说过一段话:

“人生就是这样,求上得中,求中得下,求下而不得,跟对人学到本事比赚钱重要,学会他们的工作方法,待人处事,比赚多少钱的薪水重要。”

电视剧《理想之城》中,孙浩客串的发型师,对前来改造型的苏筱(孙俪饰演)说:

“你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总有人会喜欢你,会有人不喜欢你,别人不喜欢你不代表你不好,做自己就好了,不用放在心上。”

求上得中是古语演化而来。唐太宗《帝范》、平羽《沧浪诗话》和《孙子兵法》中都有相关话。

《孙子兵法》有云:“求其上,得其中;求其中,得其下;求其下,必败。”

孔子曰:“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取乎其下,则无所得矣。

唐太宗《帝范》巷四:取法于上,仅得为中,取法于中,故为其下。这句话的意思是,追求上等的,可以得到中等的,追求中等的,只能得到下等的。

宋末元初时期的诗词评论家严羽在其《沧浪诗话》中曰:“学其上,仅得其中;学其中,斯为下矣。”向上等的学习,只能达到中等水平; 向中等的学习,只能达到下等水平。指学习的目标必须定得高。这些古语对学子的启示在于,只有放宽视野,定高目标,才能取得令自己满意的成果。

运动员的格局

@娱是乎呀:中国运动员,格局太大了!

近日,大满贯得主丁宁宣布退役入学北大,刘国梁希望她继续发扬国乒精神,教练李隼老父亲画风,希望丁宁在学校找到另一半。而福原爱发布的800字长文,侧面把中国运动员的格局体现的淋漓尽致。

福原爱回忆,之前和丁宁打比赛,完了以后福原爱询问有哪些要改善的地方,丁宁从第一局开始详细讲起,一局一局抠细节,从比赛的地方到酒店了都没讲完。

还有一次,福原爱和丁宁比赛,福原爱开玩笑说如果她赢了,希望丁宁把可爱的雨伞送给她。那场比赛福原爱真的赢了,丁宁走过去把伞递给福原爱,还夸方“爱,你今天打的太好了”。

自己输了不吝啬夸奖对手,赢了毫不保留把打球的技术分享给对手,中国运动员真的好大气。希望丁宁,退役以后人生依然精彩。

运动员是个特殊的职业,有很多伟大的运动员,不仅人格高尚,还非常有格局。

闫妮饰演的宝妈的智慧

@宝说育儿经

如果有一天,别人上门投诉你家孩子把人家窗户玻璃炸破了,你会怎么处理。
下面是我见过最牛的回应,最后对方自认倒霉,连赔偿都不用了。
《亲爱的爸妈》柳碧云(闫妮饰)的儿子冰冰,把人家窗户玻璃砸破了;
对方上来讨说法,柳碧云的回应简直太霸气了!
对方:“你儿子,砸了我宿舍的窗户玻璃。”
柳碧云严肃地转向儿子:“是你吗?”
儿子低下头默认了
柳碧云对儿子说:“砸玻璃肯定是不对的”
然后转过头跟对方表示,砸坏的东西都会如数赔偿。
同时她表示她知道自己的儿子,不可能无缘无故做这种事情;肯定是有人说了伤害他的话。
对方被说得心虚一地,气呼呼地自认倒霉;灰溜溜地走了。
等对方走远后,柳碧云回过头对儿子认真地说:“下不为例”
然后接着语重心长地跟儿子讲道理:
“人正不怕影子歪,她们爱说啥就说啥,子虚乌有的事情当对方在放屁就好了。”
事情的真相确实如柳碧云所说的那样,她儿子本来是到单位找她回家吃饭的;
到了妈妈工作的地方,却听到有人子虚乌有地在说妈妈的坏话:
说她一妻三夫,年纪挺大,却很风流;说她前夫(他亲爸爸)恶心。
一向老实本分的孩子才会生气地拿石头砸她们的窗户。
真为这个妈妈的做法点赞,当别人指控她儿子时:
她的第一反应是向儿子求证,哪怕内心清楚是儿子干的,
但还是问儿子是不是他做的?(这是对孩子的尊重与信任)
接着她态度明确地指出,砸玻璃这个做法是错误的,否定的是事情本身而非孩子的人品;
接着解决问题,跟对方表示东西坏了都会赔偿,承担该有的责任;
也让孩子明白做错事情就要为错误的行为买单。
但她并没有为孩子的行为道歉,反倒是提醒对方窗户被砸的原因。
真是一语双关,既让对方知道爱嚼舌根是会付出代价的,也为孩子讨回公道。
最后,等对方走了再单独教育孩子:
明确告诉他这种行为不能再有,同时教会孩子如何应对他人的闲言碎语。
一个被父母充分信任和尊重的孩子,不屑于说谎欺骗父母,更能听进去父母的教诲。

编剧写的好,导演有生活,演员很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