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看一代宗师(包含部分剧透,传统武术视角)

好多细节值得咂摸。无论情节如何,这确实是一部用心之作。期待未删全片儿~

转载下靠谱剧透和影评:

我是个练形意的,现在开始从拳转到形意剑上了,说实话,电影的剧情我没懂,可能是比较深刻吧,但是当我看到马三在火车站的虎扑时,我感动了,现在还有哪个导演愿意原汁原味的展现传统武术,这是我第一次在电影中看到的真正形意十二形的虎形架子,可见用心之深。

还有金楼账房总管的五行连环拳,没记错的话还有双重的三体式,简直用心到细节了。

更令我惊奇的是居然有半步崩拳,虽然打出来很生涩,但也足以让我对这样一个导演肃然起敬了。

的确,居然有郭云深的半步崩拳,还有宫二的八卦游身,我还是第一次在电影里面看见,车站对决那场戏,马三的起手式龙形。这部片子集结了,很多拳种的精华。

继续阅读二看一代宗师(包含部分剧透,传统武术视角)

徐皓峰: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采访中不断有电话打入。《一代宗师》上映期,导演王家卫身体不适,部分宣传分给编剧代劳。采访完,他被接去教一位外国演员八卦掌,是吕克贝松通过王家卫介绍过来的。采访围绕《一代宗师》背后武林生态风俗,却也仍是他念念不忘的,“中国人的样子”。

徐皓峰 中国人的样子

徐皓峰,新生代武侠小说家,导演,编剧。1973年生,1997年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1998年研究道家文化,2006年整理出版《逝去的武林》,引起极大反响。出版作品还有小说《道士下山》、《国术馆》、《大日坛城》、《武士会》、《大成若缺—八十年代习武记》、影评随笔集《刀与星辰》。拍摄电影《倭寇的踪迹》、《箭士柳白猿》。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上世纪八十年代,北京孩子徐皓峰在闭路电视里看到了梁朝伟,“梁朝伟当年就是赵本山啊”,是顶级的喜剧演员。和很多七零后的记忆相同,少年时国门打开,第一眼看到的是香港,当时的猪肉铺子都兼卖港台明星照片。“我们是跟着这些港台明星一起长起来的,特别有亲切感。”当时他离电影,是少年和成人世界的距离,无限远。

(全文…)

郭捷眼镜熊:一代宗师观影指南武戏篇

咱们这群人,是练拳的,又是动作片、格斗动漫疯子,有部上好的武术电影,能撸上一两年,甜蜜而悲剧。

一代宗师,没让我们热血沸腾,却有回味。

场面设计、人物气场,无可挑剔——在这方面,我只能说参与这部戏拍摄的所有人们,我爱你们,练武人的形象终于逆袭了,不再是五大三粗、穷凶极恶,或者清心寡欲、无念无求——咱哥们还有不少单身的,师妹也还有没出嫁的,谢谢你们,泪奔三鞠躬。

如今国内民间武风不盛,从影院出来时,走在人群里,细听人们的评价,没发现谁看得懂的。我能做的,只是把其中不练武的观众们难以理解的技术部分进行解析,亲们,口下留情。

继续阅读郭捷眼镜熊:一代宗师观影指南武戏篇

王基宇:为大时代点灯,向大宗师转身——从后现代回归古典的《一代宗师》

吁,王家卫的新片子出了我一口气。前一阵本来答应人给李安的《少年派》写个评论,但是看完后气的跳起来,李安这样的小丑,不过金庸里丁春秋级别,愚弄自己愚弄观众,当个县级邪教骨干就行了,被大伙捧得这样高,抬着轿子喊着口号招摇过市,显得这个时代多寒碜啊。还不光大众叫好,我出身名门的文化人朋友们在饭桌上也给李安贴金,都是当代中西第一流思想家亲手教出来的,都是号称得了真传的,批判性都喂詹明信了吗?多寒碜啊。我怕寒碜,饭桌上差点跟人打起来,德国汉学家目睹了这一切,给他被福柯、德勒兹夸过的法国前辈发短信问“保持住这个文化间距怎么这么难?”。

我练尹派八卦掌,第一次被师父带去师爷家时,师爷说练功要静中求静,但刚开始很难做到,所以先动中求静,最后功夫出来要动中求动,内动带外动,外动带内动。我就问,内动带外动我懂,就是丹田力嘛,外动带内动我就不懂了。刚说完,师爷突然坐在椅子上两手裹着往上旋转着一发劲,我几乎什么都没看清,但那种肉体扭曲着向上钻的意思吓得我呼吸都没了,师爷厉声说,内动带外动,外动带内动,内外一起动。我拿嘴问师爷,师爷只能用功夫回答,即使回答了,我也听不懂。

讲上面这事的意思是,《一代宗师》里武术家说的那些深奥诗意的台词,不是王家卫凭个人电影风格硬设计出来的,都是武术家的日常用语,功夫在身上练,是前语言的事情,“语言破碎处,无物存在”,要抓住这个身上混沌中的无物,就要靠前逻辑的语言和前语言的逻辑。

继续阅读王基宇:为大时代点灯,向大宗师转身——从后现代回归古典的《一代宗师》

我们都错了!宫羽田=功遇天,宫若梅=功若没。一代宗师真的成了一代失踪。

看了四遍《一代宗师》,百感交集。心里翻腾的厉害,憋的够呛,却找不到人讨论,高山流水少知音。其实这部电影凝结了王家卫八年的心血,只有认真看进去了,才能看懂。

【一代宗师真的不是爱情剧,是心理剧】

刚看一代宗师的前三遍,我也以为王家卫想表现的是叶问肉身的一面:一代宗师也有侠骨柔情。后来发现我错了,理解浅了,这是叶问一个人做主角的电影。

虽然章子怡戏份多,但这部电影的主角只是绝对的叶问。因为章子怡饰演的宫二姑娘是虚构的人物,在电影中真正的作用是:王家卫用来影射出叶问的另一个自己。

哲学里的三大经典问题的第一个,就是问“我是谁?”所有一代宗师都不仅是武功高手,也都是哲学大师。见自己,是第一重境界。宫二就是王家卫给叶问映射出的自己:侠骨柔肠的叶问(妻子的爱),好斗争勇的叶问(对武功精进的追求),仇恨与恩怨积聚的叶问(灯叔等朋友被杀),刚烈的叶问(不食日本米的演讲),执着的叶问(对高招的痴迷)….

(null)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看了三遍《一代宗师》,虽然人物很多,戏份也各有不同,但与众不同的是王家卫着力打造的是个气势恢弘的民国武林全貌,伴以整整一代的宗师众生,而不是一个宗师,也不是一个人的春秋梦。这部电影包含了王家卫对生活、对武术、对时代的很深的理解,非常喜欢,感触也比较深。就像网上流行的那句调侃:张艺谋早已不是张艺谋,但王家卫还是那个王家卫。在我看来,《一代宗师》虽然争议不断,但算得上是王家卫这几十年来最为辉煌的巅峰之作。

早上时间有限,只写一个问题——叶问到底有没有爱过宫二?

在看电影最初的两遍的时候,一直认为叶问更爱宫二的武功——宫家六十四手。直到看完第三遍后,仔细一琢磨,才发现叶问很爱宫二,只是一代大侠遇到儿女情长,总是英雄气短不善表达而已。

例如金楼一别之后,叶问主动写信:叶底藏花一度,梦里踏雪几回。虽然容易被误解叶问可能是痴迷于金楼夜宴那一次过招之后的宫家武功的魅力,但实际上是叶问最直接的表白。

后来叶问未去东北而做大衣,大衣穿在妻子张永成身上,实际上叶问是想穿在宫二的身上。叶问带永成及孩子去拍全家福,叶问站立着,手抚过低头的永成的头发,镜头切到他俩的背影,叶问站着,永成坐着,这个背影和宫二几乎一样,这一幕背影中,叶问的手轻轻搭在永成身上,事实上是搭在永成身上,但叶问心里其实是搭在宫二身上。

镜头转到拍全家福的前景,叶问是站在永成身边,二人与他们的小孩之间,中间隔着把空着的椅子,叶问心中虚位以待的,正是宫二。全家福定个成这一刻,只不过战火纷飞,全家福真正定型照中并没有那把空椅子,叶问也没有象传统全家福一样坐在中间的椅子上,而选择站在妻子的身旁。

后来为生活所迫,叶问去香港教拳,在拳馆借宿的那个巴掌大小屋里,叶问在墙上钉了一些照片。虽然照片模糊,但很显然第一个镜头给到的照片,并不是叶问的全家福,而是当年金楼比武时各路英雄的合影,镜头一转,墙上钉住的是当年想去东北的那件大衣上的扣子。叶问深情如此,无法表达。

虽然叶问是真实存在过的,宫二是虚构的人物,这厢对比,更别有深意。儿女情长,概莫能外。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至于宫二的情缘,回头再续,这部电影值得好好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