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建章与《家庭论》

最近又翻到《家庭论》这本书,作者是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和人口学家加里•斯坦利•贝克尔,199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2014年去世。

这本书的一大特点是从经济学角度分析家庭与婚姻,添加豆瓣书列的时候发现之前添加过。而且,携程的老板梁建章就是贝克尔的学生,难怪梁建章是著名人口学家,原来师出名门。

搜了百科才知道,原来这本《家庭论》来头不小。

《家庭论》1981年在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时,就被该社称为是贝克尔有关家庭问题的一本划时代的著作,是微观人口经济学的代表作,另外两部,1960年出版的《生育率的经济分析》是当代西方人口经济学的创始之作,1964年出版的《人力资本》是西方人力资本理论的经典,是席卷60年代经济学届“经济思想上的人力投资革命”的起点,这三部著作被西方经济学者成为经典性论著,具有深远影响,另外,西方经济学者还把贝克尔的时间经济学和新的消费论成为“贝克尔革命”。

回到《家庭论》这本书本身。

贝克尔在他那划时代的《家庭论》(1981年)中告诉人们,人类的婚姻也是一种市场行为,人们会根据成本和收益来选择使自己收获最大的对象结婚。

结婚的成本主要来自两类:一是交易费用,比如寻找配偶,了解对方,相亲吃饭,领证办酒席,拍婚纱照,度蜜月等花费;二是机会成本,一夫一妻制时代,面对多个对象选择时,选择了木婉清就意味着放弃了王语嫣。

结婚的收益则主要来自男女双方生理上的互补性快感,以及夫妻情感、儿女情感、安全感、归属感等。

这本书很经典,450多页,不薄。其中一个版本是“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很喜欢这套书。

搜了才发现,以前看过的《生活中的经济学》就是贝克尔的作品,当时不知道原来作者这么牛。

贝克尔是芝加哥经济学派的发扬光大者,古典经济学的集大成者。

他将经济学原理和方法论延伸到了其他各个社会科学领域,和史蒂芬列维特的魔鬼经济学有异曲同工之妙。

正如行为经济学将社会学、心理学的方法引入经济学从而壮大了经济学一样,贝克尔将经济学方法论引入其他社会科学也促进了各个学科的融合。

1955年,加里贝克尔以论文《种族歧视经济学》取得博士学位。他认为歧视者必须付出代价,而市场竞争能减少种族歧视。作者深信,人们总是以稳定的偏好,根据各种各样的约束条件,在谋求利益最大化和损失最小化。

市场归市场,生活归生活,恐怕是世人对经济学最深的误会。他们以为,只要不涉及商品、价格和市场,那么人的行为和选择,就只与亲情、道德和文化相关,而不受任何经济规律的制约。

本书精彩纷呈的观点,背后有着一以贯之的逻辑: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需求之间的取舍,哪里就适用于经济规律,哪里就自然是经济学研究的地盘。

有鉴于此,他继续把经济分析用到犯罪、毒瘾、执法、刑罚、家庭、离婚、生育和教育等领域,从而引发了经济学对社会学、法学和人类学研究方法的革新,而他的贡献也在1992年得到了诺贝尔奖的嘉许。

加里·贝克尔以经济学的思维方式和逻辑来研究原来认为是法学、社会学、生物学中的一些问题,引起了跨学科研究革命,开创了“经济学帝国主义”,把芝加哥学派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夸奖与润滑剂

看到一篇文章《最好的夫妻关系,是遇事不指责》,主要讲的是夸奖是亲密关系的润滑剂。

文中引用了很多名人名言,看着有点掉书袋,不过把期待巧妙的藏在夸奖里,尤其是赞美,的确需要高超的情商,而且效果也极好,这是一种认可和肯定,也是一种反馈,是技能也是本事。

托尔斯泰说:即使在最好最有爱的关系中,夸奖也是必不可少的。正如同要是车轮转得更快,润滑剂是必不可少的。

婚姻更是如此。

夸奖是幸福婚姻的润滑剂,你对伴侣的态度,藏着生活的温度和幸福的浓度。

多些认可和肯定,婚姻才能少些争吵,多些美满。

因为,好伴侣,都是夸出来的。
……

《非暴力沟通》中说过:

“人们要学会说出自己的感受,而不是评论或者定义他人。

告诉对方你想要什么,而不是指责。”

我们想要的是一个共度余生的“人生合伙人”,而不是一个每天在指责愈发糟糕的伴侣。

学会用夸奖代替指责,把期待藏在你的夸奖里,对方才会朝着我们期待的方向发展。

心理学中的罗森塔尔效应已经证明:

热切的期望与赞美能够使被期望者的行为达到预期要求,甚至产生奇迹。

聪明的伴侣,都懂得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期许,放在每一句夸赞中,让对方听得舒服,心甘情愿变成你喜欢的样子。

……

《终身成长》一书中有句话:“婚姻最主要的一个特征就是,你要鼓励伴侣成长,也要让对方鼓励你自己成长。”

……

马克吐温说过:“一句称赞的话,可以让我活两个月。”

……

史蒂芬.科维说:“人们可以变成什么样的人,取决于你如何对待他们或是坚信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围屋里的女人》:里面有沈腾

别人评论,挖出一篇很久以前的影评,电影叫《围屋里的女人》。

里面有沈腾

2019年5月14日

戏子偷情的那个鲜肉就是沈腾,年轻时候的腾叔如此青春美好,妖娆。

这部电视剧很古早。看过的都很少。

很多演员年轻时候都经历过无数的挫折和磨练,坚持下来的都是狠人。坚持不下来的,就成为了漫漫长路的垫脚石,连个名字都没有。好残酷啊

。。。。。。。。。。。。。。。。。。。。。。。。。。。。。。。。。。。。。。。。。

————————

最厉害的是:

下面有个人评论:2020 微博考古。

然后另一个人回复:握手🤝。

都是高手啊!

韩剧《王国》

韩国和netflix合拍的《王国》,采访编剧,问的创作动机,编剧很隐晦的说起一段历史,朝鲜半岛死了很多人,但没说时间地点。于是好奇了,记住了。

今天看到头条说起一本书:

【温故:D州的蚊子!】曾经听过这样一个故事。当年,美国否认在朝鲜战场使用生化武器,然而当专家把一只蛟子放在美国人面前——美国人无言了,因为那是一只来自美国D州的蚊子。其实,还在战争期间,剑桥大学著名生化学家李约瑟博士就说,我有97.5%的把握,美国在战场上使用过细菌武器。1979年,他又明确宣布:“在朝鲜战争中,生物战的办法……被美国一方尝试过。”后来,加拿大约克大学历史系教授史迪芬·艾迪科特写了一本关于美国在朝鲜战争中进行细菌战的书,叫做《美国与细菌战:来自冷战早期和朝鲜的秘密》,在加拿大公开出版。看来,国务卿蓬佩奥之所以信奉“撒谎和欺骗”,似乎也是有渊源的。

搜了一下豆瓣,没找到这本书。

发现中国青年报有篇报道,提到过这本书《内幕曝光:没有暴露在阳光下的黑暗角落》。2003年7月28日,作者陈平。

人民网也有一篇,《孟涛:关于朝鲜战争中美军实施细菌战的再考察》2013年10月09日

不知道《王国》说的是哪段历史,也可能跟今天看到的文章没有联系。

每个人都有自己要横越的沙漠

有人的瞬间里提到朴研美和她的书:《為了活下去:脱北女孩朴研美》。

这书的封面过于完美,美的像那种韩国明星脸。就是韩国选美比赛那种千篇一律的那种美女脸,根本记不住她的样子。

中文版封面和英文版用的照片不同,英文版的照片面相,倒有些像东方脸的芭比娃娃,就是西方审美的东方面孔。

而且两种面相具有巨大的差异。

中文版封面就像女学生+明星脸,各种温良恭俭让。学生妹加女明星,强调了她个人与命运抗争的部分,就像奋斗史。但总觉得后面还有神秘的弦外之音和另一只靴子。

英文版选用的照片,就有点像《绯闻女孩》那种西方世界长大的东方女子的气质和味道,衣着像白领及低阶版的精英基层人员,那调子就像律所或投行的韩裔助理。

看到豆瓣上有篇评论写的极好《对美好高度怀疑,对不好深信不疑》,很喜欢作者mamba_for life的那种思辨精神。

因为我也有类似的感觉,总觉得这种美好哪里不对,反复看,品,琢磨,还是说不清为什么。

对美好高度怀疑,对不好深信不疑》,

作者:mamba_for life

全书按照朴研美的自述,把她前21年的人生分成了北韩,中国和南韩三部分,她的很多经历都是我闻所未闻的。虽然对有些内容还是有所疑惑,但是这本书确实大大增长了我对朝鲜的了解,脱北者站在阳光下讲出这一切,所受到的压力和承担的后果也非常人能想象,五星。

北韩:

真的不敢相信跟我们处于同一时空,只有一江之隔的朝鲜人民竟然是如此的生存状况。以前我对朝鲜的认识,也就在于这是一个人民与外界隔绝,对领袖高度崇拜,被金氏家族洗脑,是一个常常被人取笑的国家;金三胖大肆发展核武器,军队军备比例之高,是一个风声鹤唳,在夹缝中生存的斗鸡似的国家;人民穿着朴素的服饰,物资匮乏,各方面都比较落后,是类似中国六七十年代发展程度的国家。

但看完这一章,我不禁疑惑,难道中国建国初期的几十年,老百姓过的也是这样的生活吗?

按照对政权的效忠程度,朝鲜政府把人分为三大类:核心阶层,基本或动摇阶层,敌对阶层。要爬上高一阶层比登天还难,而因为莫须有罪名被打下最低阶层却轻而易举。在这个国家里,一个人能得到的机会都由他的出身成分决定。高出身的人能加入劳动党,获得政治权利,能上好大学,获得好工作。出身成分差,就只能等着到集体农场一辈子种田割稻,遇上饥荒还可能饿死。

人民把领袖看作和神一样的存在,以为他会长生不死,对领袖的去世发自内心的悲恸哭泣,甚至担心他去世后“地球该怎么继续转动”;真心相信领袖能看穿自己的心,并且每个人都是“人民班”的一员,互相监督互相揭发,不敢有任何坏思想。“就算你以为身边没人,小鸟和老鼠也听得到你在窃窃私语。”习惯于没有自己的想法,不质疑任何事,只要照政府说的去做就可以。

市面上的书籍和歌曲基本都是在歌颂领袖,没有其他内容。生活中没有“爱”的宣传,就算有,也只有对领袖无条件的“爱”。学校里的课程无论是数学、科学都会加入政治宣传。从不直接称呼“美国人”,必须说“美国坏蛋”。学校里的题都是类似这种:如果你杀了一个美国坏蛋,你的同志杀了两个美国坏蛋,你们一共杀了几个美国坏蛋?国内发行的领导人传记甚至宣称领袖有超能力,妖言惑众,一切只为实现对朝鲜人民的情感独裁。

而人民脑子里有着“双重思想”,一边相信着国家宣传的社会主义最美好,朝鲜最幸福,金氏家族最伟大,一边从非法黑市里买东西,习惯于对垃圾堆里常常出现的尸体视而不见,甚至某天就在家附近的池塘里看见一具尸体被狗啃的内脏都袒露在外。周围有太多苦难的人,自己并没有能力帮助,甚至很多时候自己也挣扎在饥饿的死亡边缘,所以不得不关上心门,对别人的苦难越来越麻木,这就是地狱的模样。

在饥荒时期,只有几岁的朴研美亲眼见到外婆为了减轻家人的粮食负担,吞药自尽,见到家里的亲戚相继病死饿死。长时间的断水断电,人们晚上都是摸黑生活。百花齐放的春天对大部分人来说,都象征着希望和新生,而对朝鲜人民却是死亡的季节,粮食存量已经见底,新苗才种下还没长出可以吃的东西,这是每年最多人饿死的季节。

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充满着管制,贿赂,腐败。监狱的典狱长,边境线的士兵,火车的列车员,医院的医生护士,腐败无处不在,不塞钱不贿赂,寸步难行。

中国:

朴研美在中国的经历同样让人震惊,从没想过在现在的中国原来人口买卖还这样普遍的存在着。

朴研美在中国数度被掮客转手,每一个掮客都试图把魔掌伸向这位13岁的女孩。屡次遇到企图强奸她的掮客,她都侥幸逃脱,最后落到一个“黑帮老大”弘伟手中。弘伟没有再转手卖掉她,尊重她的人格,想要发生关系但也并未强迫,后来花钱赎回她已经被卖掉的妈妈,从朝鲜接来她爸爸,养着他们全家人,这才让朴勉强成为了他的情妇,帮他打理贩卖脱北者的生意。而最终因为黑帮老大本人觉得自己玷污的竟是13岁少女,又对她有时打骂,实在心里愧对朴研美爸爸的在天之灵,竟然放走了朴研美和她妈妈,给了她们自由。而后几年还自发的去给朴的父亲扫墓,完成对她的承诺。而离开弘伟后,因为脱北者没有身份不能正常打工,为了挣钱朴研美和妈妈在网上陪男人聊天。但朴拒绝脱衣服,她一般只是会在电脑上敲出对方想听的那些话。后来她和妈妈经由基督教牧师的帮助穿越沙漠逃到蒙古,通过韩国驻蒙古大使馆的帮助来到了韩国。

看到这里我总觉得哪里都怪怪的。

第一,不知是我心里太悲观还是怎么的,我始终不相信朴研美从头到尾只被弘伟一个人玷污过。她所描写的想要侵犯她的几个掮客,都被她发疯似的反抗吓退,或者由妈妈挺身而出牺牲自己保全她,这让我实在无法相信。我总觉得即便有妈妈主动献身,即便她再多激烈的反抗,都难逃这些人贩子的魔掌。

第二,虽然朴和弘伟这位黑帮老大的故事也算不上美好的爱情,但总是觉得里面透着浓浓的玛丽苏味。弘伟花重金买回朴的妈妈,从朝鲜接出爸爸,养着他们一家人,以及后来因为愧疚放走朴和妈妈给她们自由。一个黑帮人贩子,爱上了一个13岁的营养不良脱北者?感觉逻辑实在不能让人信服。究竟是作者对自己在中国的遭遇有所隐瞒,还是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太负面?

第三,聊天室的工作成为了朴研美日后心里一个沉重的污点,更被基督教牧师认为是“罪人”。我总觉得人在那种环境下,选择聊天室的工作挣钱,没有出卖肉体,甚至都没有脱衣服,并不算是太不堪的选择,不知道朴自己的心魔和负罪感为何如此之重,而牧师为何给予她如此的鄙视和定罪。心理阴暗的我又觉得,也许在网聊这一段,朴也没有完全说实话。

另外,关于书中明里暗里对我国遣返脱北者政策的谴责,而相对应的韩国接纳脱北者,让其成为大韩国民,持有韩国护照。首先,韩国接纳脱北者的很大原因,也在于他们本就是同根生,是被战争和不同政权强行分割开来的同一民族。其次,即使不考虑两个国家不同政策背后的政治意图,也许是我内心不够善良,也许是没有亲见过难民所以无法体会其深重的苦难,我总觉得接收难民确实具有极大的风险。朝鲜人民受教育程度低,大批涌入我国东北难保不会造成社会不稳,德国法国的情况就是前车之鉴。也许我的想法不够有人道主义精神,但我确实认为国家应该先考虑本国国民的利益和生存状况,偷渡者就应该被遣返。

韩国:

看到韩国的这一章也觉得很具理想主义色彩,十五岁逃到韩国时,教育程度只有小学二年级水平,而且长期受控于金氏家族的思想管制,完全没有思考能力,没有自主意识,甚至都无法选择“自己最喜欢的颜色”。而通过自己的努力五年后就进入首尔顶尖的大学,频繁参加各种论坛,变成一位人权斗士,现在哥伦比亚大学就读。

我总是觉得这不是脱北者的普遍现象,书中也说韩国人普遍认为脱北者在学校里跟不上,很多都放弃读书,融不入社会,生活的相当艰辛。实在难以想象朴研美是付出了多少,或者是得到了谁的帮助,才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有现在的平台,实在让人有点疑惑。另外,朴明知自己频繁发声和出席论坛曝光朝鲜不为人知的黑暗面,朝鲜当局已经对她留在朝鲜的亲人朋友采取行动,但她并未顾及他们的安危,在人权斗士的路上丝毫没有犹豫,也让我觉得怪怪的。

综述一下,

对“北韩”那一章里的残酷现实,我从未怀疑过它的真实性,即便也有脱北者被曝光,为了博眼球,伪造或者夸大自己在朝鲜遭受的苦难,虽然这一切我都闻所未闻,十分震惊,但我心里似乎是信的。而对到中国后遇到的“类似爱情”,到韩国后通过“自身努力”最终取得的成就和高度,我总是觉得不太现实,总觉得是不是真相被有所隐瞒,是不是人权斗士的背后其实也是别人的“政治傀儡”。

对美好高度怀疑,对不好深信不疑,

感觉我好像是有什么毛病。

柔软

在看一本很甜的书《被你爱过才叫爱》,作者艾鹿薇。

里面有一句:

原来并非我坚强,而是从前没有遇到那个让我能够尽情软弱的人。

泪目。

这辈子什么时候不用再逞强了?

补:

豆瓣有篇文章说《被爱假的,艾鹿薇假的,苏先生不是医生》。作者名字干脆是:苏先生不是医生。

ta说苏先生不是医生,艾鹿薇不是二十来岁,而是三十来岁老阿姨,老公是电厂工人(电力行业从业者)。艾鹿薇不像书中写的住在北京,而是呼和浩特。

可是,人人都看出这本书写的像一本童话,一定要说自己是道破皇帝新装的小孩吗?

那么多极度撒糖的偶像剧,大家一边觉得假,一边还在追。

一边疯狂喜欢吃辣条,一边举报人家是纯种垃圾食品。

那么多无比YY的书和小说,没人揪着说假和造作。

可能因为大家一早知道这些是假的。

但这本书如此甜,写的更像一个幻觉,让人以为是真实的,结果走出梦境后就分裂了。就像被欺骗了感情的小姑娘。

作者说基于真实的情感经历,但没有讲哪部分是真实的,有部分保留,结果伤害了读者们的感情。要糖精的也是你,举报糖精的也是你。到底是谁玻璃心呢?

如果作家的确为了流量故意假装真实的故事,那是打擦边球,不善良。玩弄感情,好像是有点可耻。但是骗感情好像比骗财骗色还要更像炸药包和马蜂窝。

但不管怎么说,说“三十多岁老阿姨”过分了。评论者注定二十岁以上,这样讲话就是巨婴,幼稚无比。

把这本书当成童话或小说来读,就万事大吉了嘛。

为什么余生要和有趣的人在一起
我想这就是答案:
因为他是无趣生活中的那一点点甜啊

PS.

发现一个新词silklabo。搜了一下,哎呦喂,那这本书不就是一本类似silklabo的书吗。

那些小鲜肉小奶狗VS小萌女小姐姐的电视剧和小说们,不也是软色情吗?

莫要太认真。认真就输了。

看了一圈,发现,一会轻信童话,一会又愤怒于被欺骗,就好像没有长大。

文学原本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你说是艺术加工也好,说是造假瞎编也好,作者们不就是投其所好吗?

你想要糖,给你撒糖。不满足于真实的糖不够甜,非要糖精。然后反过来骂糖精害人。

这就是求仁得仁的呀。

一看第一节就知道太甜了,不真实。但还是愿意轻信这个梦,只能说所有的愤怒都来自于梦醒之后的起床气。

骂一个作者或作家是骗子,这是多么荒谬呀。他们是职业瞎编的写作者呀!

你读的是文艺作品,又不是纪实报道。

哈哈哈。

好啦,不能吃瓜了。好好一块超浓奶糖,变成榴莲味的。

也不错。

又及:


“一切有价值的东西,它最可怕的敌人,并非是不好的东西,而是它本身成了习惯性。心灵致命的仇敌,乃是时间的磨蚀。

“儿童期所要征服的是物质世界,青年期所要征服的是精神世界。

“要散布阳光到别人心里,先得自己心里有阳光。

“一个人想求精神上的伟大,必须多感受,多控制,说话要简洁,思想要含蓄,绝对不铺张,只用一瞥一视,一言半语来表现,不像儿童那样夸大,也不像女人那样流露感情;应当为听了半个字就能领悟的人说话,为男人说话。

“ 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上就死去了,因为过了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则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日复一日,更机械,更装腔作势地重复他们在有生之年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所爱所恨。

“ 人是不能要怎么就怎么的。梦想和生活根本是两件事,别难过了。最要紧是不要灰心,继续抱住梦想,继续活下去。

“一个人在人生中更换躯壳的时候,同时也换了一颗心。这种蜕变并非老是一天一天的,慢慢儿来的:往往在几小时的剧变中,一切都一下子更新了,老的躯壳脱下来了。在那些苦闷的时间里,一个人自以为一切都完了,殊不知一切还都要开始呢。一个生命死了,另外一个已经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