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事是你当了领导才明白的?

头条上看到一片篇帖子:

哪些事是你当了领导才明白的?
从冲锋陷阵独挑大梁,到团结同志培养后来人。从自己做到最好,到不止要自己当个做事儿的人,还要拉起一群人做事儿,还要让做事儿的后继有人。这就是战士到将军的蜕变啊。
项羽的故事看着是爽,但是我不喜欢项羽,几乎打赢了所有的仗结果自刎在乌江,一个想做事的人最不能学的就是项羽,最不能学的就是无限在乎自我感受和个人评价。
人类的全部智慧就蕴藏在这五个字当中“希望与等待”。这好像是《基督山伯爵》的结尾。

引用的是知乎的帖子:

哪些事是你当了领导才明白的?

说点自己的亲身经历吧。

我刚进公司的时候,觉得自己已经是个社会人了。察颜观色、揣摩上意、做事周到靠谱这些东西自己应该都没啥问题。从进职场的第一天,我就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个战战兢兢的新人。我觉得自己一起步就是个老手。

我入职的第一个月,直管领导跟我说,别急着出业绩。咱们这里什么事都很慢。

我点点头,但其实没听懂。慢什么慢?要出头,只争朝夕。

公司很大,我在的这一层就有接近五百人。第一年我就被拎着进了一个全新的业务组。算上领导一共三个人。领导同时还管着另一个四十人的大组。第一年我和搭档的伙计挣了四千多万。第二年翻一倍多,藏了利润,接近一个亿。

部门的B角是个靠搞zz斗争一路走上来的MD。他每天的主要工作不是看业务,而是鼓动群众斗群众。他关心的就两件事,第一是和其他部门的MD们平衡好关系,避免在大Boss面前被扎针。第二是制定各种奇奇怪怪利于混子们的规则,形成各个大组之间的矛盾,自己居高临下做仲裁者。

后来我去看大明王朝1566的时候一拍大腿,这不就是嘉靖嘛?对上,业务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BOSS面前有人说话,对下,风气毫无关系,重要的是每个下属都需要我主持正义。

控制了人,就控制了一切。

这么做一切都好,唯有一点不好。就是时间久了,劣币驱逐良币。逢迎谄媚者,善于斗人者上位,而业绩每况愈下。

那时候的我,现在想起来真的是个愣头青。自己的业绩好,别人不干活儿,于是成了别人的眼中钉尚不自知。准确的说,甚至为成为这种眼中钉而感到自豪。我不止一次的和部门里的混子们发生激烈冲突。

年底一看,我巅峰时的业绩甚至能占到整个大条线收入的三分之一。但HR组织的部门同事互评我是倒数。我负责的业务是公司老板最重视的创新业务之一,但同时也是部门被内部投诉的重灾区。

直到有一天,我的直管领导在高层会议上因为我被所有人围攻。直管领导拍了桌子,但是最后还是被迫接受了一系列限制业务发展的规则。这些规则名为加强各个业务线的联动合作,实则就是要把我的业绩给大家雨露均沾。

会开完,我知道结果以后说,不干了。辞职算逑。

直管领导跟我说,咱们这里什么都很慢。你觉得我受得委屈少吗?我都是个ED了。再忍忍。

我说,忍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领导说,等我也是MD的时候。

我说,我从来没想把一份工作干成仕途。我只是想把事情干好,是非曲直,黑白分明。我又不是当官,为什么要把事情搞的这么复杂?

我更不明白的是,部门A角明明不同意B角的各种做法,为什么一个堂堂的公司高管,一把手,不能一言九鼎,改天换日?

领导说,为了我,你再忍忍。你做一份工作,其实核心就是相信你的领导。相信他看得到你的贡献,也相信他有前途,会带你走出前途。你信得过我就继续干,信不过我就算了。

又过了一年,领导强迫我每月给那些我看不上的混子们开业务交流会,逼着我给其他业务线分业绩,逼着我把明明自己可以做得更快更好的事情交给那些能力弱一些的人,树典型,立新风。

矛头对准我的,他教我引入更广泛的业务参与者,让大家互相竞争,分散火力。霸占着客户不干活儿的,他把一个客户按照业务需求肢解,分给不同的人负责,形成比较,转移矛盾。

他强迫我做大量的表面功夫,给大Boss提供可以在公司高层表功的材料,要求我不仅要创收,更要提高业务在zz站位上的意义。

直到他也当上了MD。前任B角也终于被看不下去部门乌烟瘴气的公司高层换掉。部门A角在后面推了一把,整个团队裁员超过一半,只有我这个业务线一人未动。

从草创业务,到天终于亮了,六年过去了。

很多年以后,我在其他公司当了领导。夜深人静回头去读司马懿,去读曾国藩,再想起自己还是个愣头青的时候,才明白自己曾经是个什么样的白痴。

任何人多的地方,都是江湖。几百上千上万人的利益纠葛,不是一句对错就能公断的。很多局外人事后看起来一目了然的是非,局内人当事者黑白颠倒众口铄金不要太常见。你们所有看到的光鲜亮丽的大公司,不管是金融还是互联网,不管是国企还是民企,都是与人斗,其乐无穷。

能隐忍不发自我壮大,能控制矛盾祸水东引,能层层铺垫厚积薄发的,不管你是想做业务一片公心,还是你想躺下当个老油条老混子,这些都是必备的生存技巧。自以为自己通达事理,等到站在漩涡里的时候,才明白历史书上简简单单的一页,一笔带过的十年,里面包含了多少忍耐和凶险。

所以,我从不鼓励一个人把职场玩儿成官场,但也绝不赞赏动辄抱怨环境黑暗的年轻人。你们可能并不太明白,自己和那些顶级成功者之间的首要差距绝非能力,而是既能坚守本心,又可以调动资源,包括你喜欢的人,和你厌恶的人在内的一切资源;是既可以忍受逆境,又可以在合适的时候雷霆一击,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人类所有的智慧都包含在两个词里,等待与希望。

越大的事情就越不要太快,慢慢来。

沈从文的1948年封笔与《论郭沫若》

当年沈从文年少成名,后来被迫改行从事文物考古,的确后半生十分潦草,原来跟郭沫若有关,跟沈从文评价郭沫若的文章《论郭沫若》影响甚巨有关。

这就跟小网红评价大满贯江湖大佬或影帝一样,的确是被封杀了,职业生涯终结了。比较好奇当年沈从文是在什么背景下写作这篇《论郭沫若》呢?是有龃龉还是叛逆或单纯看不上而挑战权威呢?

@去非:上世纪三十年代初,沈从文icon写的这篇《论郭沫若》可谓影响甚巨。当时的沈从文年轻气盛,向比自己整整年长10岁且已在文坛有着重要影响的郭沫若进行了一番评头论足。沈从文的后半生过得压抑潦草,或许大抵也与此文有关。

搜了搜,原来沈从文之所以从1948年封笔,的确跟郭沫若有宿怨

大家如果看过电视连续剧《延安颂》,应该对里面一个情节有印象:1941年,为了加强全国统一抗日战线,毛主席和周总理经过商量,决定借郭沫若的50寿辰大作文章,让郭沫若“大张寿筵”,遍邀各界名流,宣传抗战。

当时的郭沫若并不愿意如此张扬,但因为工作的需要,根据我党领导人的指示,照做了。

这次寿筵做是非常成功,成为了文坛一大盛事,为时人津津乐道。

那曾想,时隔6年,竟然有人在报纸上就此事展开抨击,郭沫若怏怏不快。

当他知道撰文者是沈从文的弟子萧乾,不免把新恨加旧怨糅合在一起了。

这里说的“旧怨”,又得追溯回1930年。

在1930年,沈从文曾写了一篇名为《论郭沫若》的文章在《日出》杂志上发表。

这篇文章原本是要对郭沫若在新诗创作上的贡献进行颂扬的,但沈从文是以写小说和散文出道的,不免连带着对郭沫若创作的小说做了一番评头论足。

当然,这篇文章也只是点到止。

但到了1931年,沈从文又写了《论中国创作小说》,在论及郭沫若和郁达夫、张资平的小说时,沈从文的话就不好听了,说郭沫若所创作的小说是这三人中最坏的一个,说郭沫若创作的小说空话太多,郭沫若并不适合创作小说,而只适合于写檄文、宣言、通电。

不得不说,这些话,太伤人了。

因为萧乾写的这篇《中国文艺往哪里走?》,勾起了郭沫若对往事的回忆,偏偏沈从文在抗战期间又说过“反对作家从政”之类的话,那么,在1948年2 月 10 日,郭沫若在《大众文艺丛刊》上发表了《斥反动文艺》一文,指称萧乾是“黑色文艺”,沈从文为“桃红色文艺”。

郭沫若当时的身份是左翼文化旗,影响力巨大。

不用说,这篇文章让萧、沈两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

萧乾说,“支配我的政治命运达三十年之久”。

沈从文心理承受力脆弱,在3月28日自杀,被救后一度住进精神病院。

有过了这段噩梦般的经历,沈从文从医院出来后,毅然决然地选择改行,转向研究文物服饰。

最后必须说明的是,1964年,沈从文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杀青,郭老主动破冰。他热烈祝贺沈从文,并自告奋勇地给这本书写了序。

也就是说,两位文坛巨擘,最终还是一笑泯了恩怨。

原来沈从文因此甚至政治生命终结到要自杀,还住进精神病院,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藏起来还是被迫。

不过文化人士往往左翼,往往高处不胜寒,话语权是非常彪悍的一种权力,双刃剑,舆论传媒也是意识形态,我D历来高度重视此事。

居然郭沫若的大寿的背景是周毛授意组织各界名流宣传抗战,这个的确是沈萧所看不到的深意,沈从文的改行果然是跟这次大劫有关。

继发获益

@绅塾:在心理学上有个名词:继发获益。
这怎么理解呢?
举个例子:很多小孩子希望获得照顾,但是大人太忙,或者大人忽略了。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生病了,他发现生病的时候获得了很多他一直想要的东西,然后,就有一套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当他长大后,只要有心理不满足,或者内心有压力的时候,他就生病了。当然,这是无意识的。再去看看很多疾病,偏头疼啊,气血虚之类的,很大部分是心理造成的。
成年人的世界里有太多这样有意识或者无意识的获益方式。假如孩子因为恐惧而获得更多的满足,他也可能会形成这样的心理特点,那就很麻烦了。

十级台风中的花香与心大漏风

《苏筱的战争》。
苏筱出差去Y省高速公路项目处理处塌方,发现同行人是何从容,这位二少的爷爷的下属是公路局局长,动用关系来同行,应该是激发了征服欲。
上次苏筱情绪失控对何从容说“滚”,还真是他生活里从未遇到过的人,何从容觉得这朵小白花有时是刘胡兰,有时是u235,特别有能量,有趣。

苏筱怔了怔,隐约感觉到某些细微的情绪藏在他的嬉笑怒骂之下,似乎在刚才那句话里暴露出来了。是什么呢?它太过细微,像是十级台风中带起的花香,刚刚嗅到,它就消散了。她又是心大漏风的人,根本就捕捉不到。

这段写的很好。

夏明回来了,天台上跟苏筱解释。

“苏筱,上回我舅舅……我知道,你什么都没有做。”夏明欲言又止,苏筱很有耐心地看着他,“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他是我舅舅,他从小对我很好很好。你看他长那么胖,蹲下都费力,小时候天天让我当大马骑。而我,我对他就差多了,很多事情上都拧着他……那天,我在英国接到电话时,很害怕,非常害怕,怕他就这么走了。人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多么重要。所以,希望你能理解。”

超级学习者与慢慢来

@九边 在微头条中写到:

最近几年有个“超级学习者”的说法,核心其实主要是三个:
1、大量阅读;
2、学会什么东西立刻输出来;
3、慢慢来。

这其实也是我一直在提倡并且执行的,这几年我基本保持天天看书,看到啥好玩的,脑子里蹦出啥想法立刻就记录下来,慢慢也攒了几百万字,写文章的时候想不起来以前的内容,还可以随时搜一下。这种慢慢积累短期内没啥效果,长期效果惊人,也希望大家能学会这个技巧,如果可以的话,传递给孩子,绝对是受益无穷。

其实写这玩意看着麻烦,如果时间长了,会非常快,比如现在这条,两百多字,只用了两分钟,每天可能写三四条,其实也就十分钟的事,关键是养成习惯,习惯形成后,干啥事都特别快。而且有个感触,人到了三十来岁,接下来的生活就全靠惯性了,习惯、思维方式、行为模式,都很难改掉了。

超说的慢慢来,果然有效。

抑郁症与肠道菌落

看到一条新闻说起马拉松等长跑赛事拉裤兜问题,长途赛事有运动员可能憋不住小便或大便,拉裤兜。今天看到一篇报道提到这个现象的科学依据:

据报道,很多体育项目的运动员都曾在比赛中出现过“泥”屁股,大多观众以为这是食物中毒或疾病,但其实持续的体力消耗才是罪魁祸首。

外科专家伯森说:“这与一个事实有关,即在身体处于紧张状态时,身体会将血液从此时不一定很重要的器官分流出去。对于耐力运动员来说,你将血液从肠道分流到肌肉。缺乏血液流动的肠道系统会对正常功能造成很多干扰。当肠道系统达到排便忍耐极限时,尴尬就发生了。”

当跑步者的腿部肌肉超时工作时,进入肠道的血液就会减少。这会引起肠道内壁的炎症反应,从而导致缺血性结肠炎或暂时性炎症。这时麻烦开始酝酿。

伯森说:“即使没有饱餐一顿,人体每天仍会在肠道系统分泌很多液体。当有压力源在起作用时,会导致这些东西冲进肠道。一个人在剧烈的体力活动过程中,很难在肌肉活动的同时保持肌肉闭合。因此失去了对肛门末端内括约肌和外括约肌的控制,而这两个肌肉正是控制排便的最后一道防线。

之前看过新闻说儿童抑郁症可以通过移植肠道菌落来治疗,但条件比较苛刻,比如肠道菌落来源自婴儿粪便,而且必须要纯母乳喂养的儿童,没有吃过任何一点奶粉或辅食的婴儿的新鲜粪便,可能这个才是无外来细菌的粪便,菌落没有被干扰过,才有治疗作用。

另外,“当有压力源在起作用时,会导致这些东西(肠道分泌物)冲进肠道”,说明这些肠道分泌物可以调节内分泌或神经素的水平,改善心情和精神状态。例如压力大时吃东西可以改善心情是科学的一样,当有压力源存在,要想办法通过饮食、运动来调整肠道分泌及体液循环,这个的确有效。不良情绪会影响胃肠道神经功能紊乱,所以神外神内,以及人体经络,都是有依据的。古代中国认为人的核心是心脏甚至腹部,而非头部大脑,可能也因千百年来的人体经络学证明腹部胃肠道与有关神经功能的确在人的生理和心理上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比如人在遭遇巨大悲痛时往往不是头痛,而是心绞痛,甚至是一病不起,往往跟心脏的血液循环及胃肠道神经系统遍布全身有关。前一阵看新闻,说中医人体经络被现代医学证实了,发了顶级期刊的学术论文,人体真的有经络系统。

难怪都说运动是改善抑郁的良药,原来还是控制肠道分泌,来改变神经素或激素调节,原来科学依据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