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大事,成大事

凡办大事,以识为主,以才为辅;凡成大事,人谋居半,天意居半。

天下古今之庸人,皆以一惰字致败,天下古今之才人,皆以一傲字致败。

利可共而不可独,谋可寡而不可众。

说人之短乃护己之短,夸己之长乃忌人之长。

勿以小恶弃人大美,勿以小怨忘人大恩。

久利之事勿为,众争之地勿往。

——曾国藩

补:再来碗鸡汤豆腐串:

【人生三得】「沉得住气」、「弯得下腰」、「抬得起头」。

1、沉得住气,是睿智的彰显,是理智的沉淀,是成熟的标志。

2、弯得下腰,就是做人要低调谦卑,海纳百川,能屈能伸。

3、抬得起头,无论身处逆境还是顺境中,都要保持一种乐观进取的心态。

从一个线头织出整件毛衣

因为庄雅婷的一句话,翻出2013年5月的一篇日志《什么是系统思考?

什么是系统思考?我的理解是:根据一个线头织出一整件毛衣的能力。

有人只能缠成线团,有人能打出围脖,有人能做出大襟和袖子,但直到织出整件毛衣,才是系统思考。

因为今天也看到一段类似的话,从一个线头织出整件毛衣。有人评价《从莎草纸到互联网:社交媒体2000年》的作者,也有这个特性:

文章好看点个赞,段子有趣点个赞、歌曲好听点个赞,美图漂亮点个赞……点赞是网民习以为常的行为,必不可少的网络社交手段。微信、微博、论坛、豆瓣、百度贴吧、QQ空间,凡网络社区几乎都有点赞或类似功能。万万没想到:点赞,不是现在才出现的,早在2000年前就有了啊!

我不是空口说白话,不相信你就去看一本书——《从莎草纸到互联网:社交媒体2000年》。作者汤姆•斯丹迪奇是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的数字编辑,还是《卫报》《每日电讯报》和《纽约时报》的特约撰稿人。我去年阅读他写的《舌尖上的历史:食物、世界大事件与人类文明的发展》,就已经喜欢上这个作者,他擅长从纷杂复杂的人类历史中揪出一个线头,而且他抓的点都很有意思、和我们当前的生活挂着勾,然后他捋顺了这条线,明明白白地把那些事儿说给你听。这本《从莎草纸到互联网》延续了斯丹迪奇的一贯风格。

果然是第五项修炼啊!

仔细看了一下三年前的思考,还是挺好的。现在也没完全做到,但继续努力吧!

偶然重看《第五项修炼》时,发现这一段:

    自我超越水平高的人,还用一些特别的方法来集中注意力。如前所述,他们会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渴望的成就本身,而不是自己假设的、实现这个成果所需要的“过程”或方法。

想起上次听大智描述方老师的行事风格:面对目标直直走去,推倒所有途间障碍。

第五项修炼里“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渴望的成就本身,而不是自己假设的、实现这个成果所需要的「过程」或「方法」”,这说的不就是方老师么?

原来这不是因为白羊座霸道,而是方老师境界比较高。他的心智模式处理这类问题,显然段位不同。

有关选择

小伏分享了一篇文章,《专访< 人类简史>作者赫拉利:人类会自我消亡吗?》,说:

问:现在的人类有了更多的选择,他们因此变得更快乐吗? 如何定义快乐?

答:人类的确有更多的选择,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将让你更满意。很多时候,恰恰相反。当人们有更多的选择,他们往往更焦虑于怎么选择才是对的,患得患失。因为他们觉得他们没有选择的那些才是更好的。活得快乐的关键是满足于你所拥有,而非拥有更多的选择。如果你有很多的选择,你选择一个不开心,继续选择,还是会不开心。

想起十年前做选择时,在南区对frog说的话:
有一种选择会开心,有两种选择会矛盾,有三种选择相当于没有选择。

那时候才二十岁多一点儿,还蛮有意思的,哈哈。

真正的幽默与教养

真正幽默的人也会毒舌,不过ta更多地是用毒舌来自嘲。

而不是把它当成武器,见人就往别人的不足和缺陷上戳一下,戳完后还问别人,你开不开心呀?我很有趣吧?

这绝不是幽默,是有病、没教养。

所以,在你还没有彻底了解一个人之前,永远不要轻易用刀刃去试探别人。

——韩大茄《你的毒舌不是幽默,是没教养

切莫交浅言深,是以为记。

说谎者的扑克牌

Martin在朋友圈说《说谎者的扑克牌》那本书:

正如书名一般,内容读起来费劲难懂,充斥了各类金融术语,而且中文翻译较为生涩。即便如此,关于华尔街的描述依旧令人着迷,足以满足读者的好奇心和疑问。书中很多道理不仅仅在华尔街是规则,放到生活中亦是受益,例如“知者不言,言者不知”…

我说:换个翻译版本吧,不过这书真的写的不错,影响了整整一代华尔街从业者。我看完了,感慨多的说不完……或者你找这个作者作品改编的电影看看,更容易接受一些,强烈推荐《大空头》,其他还有《点球成金》和《弱点》。

Martin说:已经看第三回了,每回感受都不一样,下次换个版本试试。

我说:翻译行业人才流失严重,中信出的那本《大空头》,能把著名的安达信翻译成阿瑟·安德森,哈哈,已经不奢求太多了,萝卜快了不洗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