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里各种围魏救赵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第125回,华兰总受婆婆欺负,到了不仅立规矩还抢孩子,华兰的儿子被婆婆强行带走照管,但下人欺负华兰母子不得势而疏忽照管,导致华兰儿子差点掉进火盆烧伤。因此明兰出手相助,破解之法是请了华兰老公的姑姑帮忙,给华兰的公公忠秦伯爷娶了一房小妾。因此华兰的婆婆有的忙了,就没空针对苛责华兰了。关于娶妾的艺术,书中说:

忠勤伯爷上了年纪,又生性严谨肃穆,十几岁的小姑娘未必能入他眼,反而是这种有人生阅历的温婉坚强女子更合适。何况,能为了抚育弟妹而耽误自己婚事的女子,想必人品也不会太差,将来不至于真闹出宠妾灭妻的事来。

之前写过一段书批:选小三也得很多讲究,围魏救赵,不能把魏都灭了,就让内斗持久的消耗下去,但不伤筋骨,才是制衡。《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上部的最后,第36-37集左右,平旌明明可以全歼敌军大获全胜一劳永逸,但偏偏放掉了敌军主帅王爷和少量人马,副帅问为何,平旌答不想让这位敌方主帅的另一位政敌对日子过的太轻松,留着这个王爷的败兵回去,残兵不会再针对大梁,而转为对内争取保住实力和政治地位,在其朝堂上制衡,内斗严重,这种消耗不至于对大梁的边境产生太大的威胁。这种制衡,平旌年纪轻轻已然使用非常纯熟了,琅琊榜上的博览天下情报及潜移默化,少帅虽然刚刚领军,但功力不凡。国际政治,果然不简单,回头找些书看看。

缉毒也是不能把每次战役把毒贩全部铲除,因为毒是禁不断的,如果连根铲掉这个毒老大的原班人马,相当于一个王朝彻底被灭了,但市场还在,需求还在,人民还在,会有新的散兵游勇纠结起来再重新占领这片土地形成新的霸王,再重新剿灭一轮更麻烦,所以不容易啊。

无心无志评论说:这和当初美国仍原子弹一个道理,为啥选广岛长崎而不选东京?如果选在东京,日本天皇挂了,那么日本就会从败兵变成哀兵,再想日本投降就难了。。。第二就是这个原因了,说什么死的人已经太多,不想再死更多人之类的纯粹是糊弄鬼的,本来就是战争,还怕多死点人么?当时的日本已是强弩之末,若彻底灭了是很轻松的,而面对东方刚刚强大起来的苏联,西方国家是极其惧怕的,所以才会留下日本,在亚洲埋下一颗钉子,用以牵制苏联。

我回复说:赞同你的观点。保留日本是当时国际政治的产物,以及后来有很多偶然。因为美苏对峙,冷战、朝鲜战争意外爆发,日本成为美国的军需后方而获得经济发展,麦克阿瑟在日本做太上皇统治日本,做的一些改革如果和平年代很可能很快被日本推翻了,但因为有朝鲜战争,日本反而因为地缘优势获得发展,麦克阿瑟后来被召回国以为会被人人喊打,结果变成日本人十里长街相送。围魏救赵,日本和韩国都是美国对峙中苏的前线哨卡,而古巴也是当年中苏设在美国家门口的哨卡。苏联解体后,中国继续保持了跟古巴的关系和援助,卡斯特罗去世,习大大破例亲自去古巴吊唁,这原本就不是一般的关系。卡斯特罗能躲过六百多次暗杀,估计想到重要的一部分就是中国的政治庇护,输送给卡斯特罗的情报。当年朝鲜共产党在本土革命失败,也是中国东北容纳并接济,一样要留条活路,以便资助其以后能杀回本土获得政权。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啊!的确很有意思,可惜上学的时候天天枯燥的被时间和年份,完全没发现里面的故事性和生动性。

有一本书叫《历史的温度》,微信读书里有这本书,讲了二战后日本的特别状态,以及跟美国关系的一些解释。写的很有意思。

《漫画德国》与东西德统一的时代背景

看完韩国漫画家李元馥的《漫画德国》,最后15页讲东西德是如何统一的。这才意识到,东西德之所以能统一,大的时代背景是1989年东欧改革浪潮,波兰的社会主义政权瓦解,到匈牙利观光的数百位东德人借道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奥地利跑到西德避难,引发东德哗然炸开了锅。1991年苏联解体,美苏冷战彻底结束,不再干预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政务,因此英美法很快顺水推舟同意东西德合并,实际上是西德与东德合并,从资社对峙,变为统一德国为资本主义国家。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西德合并了东德。

回想起中国的1989年也是巨浪的一年,拜托了苏联老大哥的武力威慑和强权控制,中美破冰后建立外交关系和经济合作,建立深圳特区,试点改革开放,招商引资,90年代加入WTO,中国大力发展制造业,成为了世界工厂,GDP持续高增长,从化肥水泥到钢铁煤炭,从粮食到服装到各种商品,走向了现代化发展的道路。

很难想象如果1991年苏联没有解体,现在的中国会是什么样。估计应该不如现在经济这么发达。

另外本书还提到,莱茵河畔的洛林和阿尔萨斯区域的历史争夺。从前德国曾分裂为三百多个小国,日耳曼人聚居的这块土地虽然幅员辽阔但是气候和地理条件不好,一直以来以打猎为生,并不是统一的国家。神圣罗马帝国,奥匈帝国,短暂统一过,德国这一地区一直是分裂的小国分治状态,日耳曼人因为蛮族经常被欧洲其他强国歧视,加上地域及经济条件原因,所以纷争不断。

1571年马丁路德宗教改革,基督教被分为新教和旧教,天主教势力作为旧教聚敛财富,百姓贫苦,宗教矛盾非常严重,演变为血腥斗争。17世纪法国势力最强,奥地利势力壮大,德意志成为欧洲强国们势力争夺利益的战场。1648年三十年战争结束后,德国分裂成350多个小国,直到1871年俾斯麦才统一了德意志。

也就是在三十年战争中,战胜国法国割走了阿尔萨斯地区,成为法国领土。1870年普法战争中,普鲁士胜利,夺回这一地区,就是都德的《最后一课》的写作背景。然后在1918年一战后,德国战败,洛林和阿尔萨斯地区永久成为法国的领土。

1989年10月德国莱比锡聚集7万人示威游行要求德国统一,到10月聚集了30万人,事态越来越大。11月柏林爆发起义,近百万东德人聚集在东柏林要求统一,然后柏林墙被推倒。1990年3月,民主德国进行时隔58年后的首次自由选举,6月正式宣布民主德国与联邦德国统一,而且值得注意的是,新成立的德国因此宣布永远放弃已成为波兰领土的原德国领土,1990年7月在高加索举办的2+4会面,东西德,英法美苏,达成一致,德国将永久放弃战争和领土纷争。

因此想到叶卡捷琳娜二世时代,俄罗斯向欧洲扩张,试图拿到黑海的出海口,发动过多次俄土战争,其中叶帝还把情人派到波兰做国王,这位末代国王作为俄国的傀儡又无法调和国内的矛盾,最终导致波兰被瓜分。波兰曾经经历过四次被瓜分,在二战后被第四次瓜分后,后来居然能复国,也是因为东欧剧变的契机因此复国,让波兰成为屏障,阻挡东部的俄罗斯和西边的德国作为缓冲地带。所以波兰这段历史,也是狗血混合传奇。

中学时候学过的政史地很多都还给老师了,当年社会整体注重数理化的科技而弱化了文科,所以枯燥的教条背诵,根本没有仔细理解,也不感兴趣。今天把碎片重新捡起来,发现历史如此生动。

漫画看历史,的确有趣轻松。前几天看完《漫画英国》,对英国历代君主有了时间轴的认识,而在过去,提到某位君主,都不知道他在历史时间轴什么位置,现在算是穿起来了。

本周微信读书36个小时,史上最长的读书时长,虽然是被读书小队有奖励的活动激励,加上赠送的vip时间因此狂翻了好几本书,果然收获很大。现在有11天VIP,多把几本好书翻完吧。

王光美的另一面:桃园经验创造的大魔鬼

看到@核武老人魏世杰 在微博上发了这篇关于王光美的另一面的文章,说,受迫害之前也是迫害者。

@文史l学堂:属实。

刘力博士转发评价://@青蛙司教:这女人跟老公就是魔鬼,并创造了大魔鬼,最后被竞争掉了!也属咎由自取,只是可惜了几千万的冤魂!

搜了一下百科,桃园经验的四清运动,果然是王光美在刘少奇指导下主抓的,性质恶劣,开了文革前政治迫害的先河。从前知道王光美的夫人外交的故事,没想到另一面是夫人干政,历史果然有两面性啊,不能只看一面,要辩证着看。

受迫害之前也是迫害者,这话突然想起另一句老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当年不明白可怜之人的可恨之处是什么,原来可怜之人不仅会将别人对他们的迫害重复施加给他人,或者不思进取,沉迷于痛苦不能自拔,继续呆在困境里扮可怜,让试图帮助他们的人怒其不争。

都是生活智慧。

王光美的另一面

出处:迎雪说史

编者按:编发这篇老文章,不是否定王光美,否定王光美作为刘少奇夫人而饱受文革摧残并成为最大受害者之一的事实。只是以历史的客观来解读她在四清运动中的另一面,以及如何为后来的文革埋下伏笔。在另一面的背后,不涉及关于人性善恶的评价,因为在那样的时代,人性已然丧失殆尽。从这个意义上讲,王光美算不上是文革序曲的演奏者,只是后来发生的一切,让她和刘少奇成为了双重悲剧(迫害与被迫害)的主人公。

2006年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遗孀王光美逝世,时任领导人胡、温出席追悼会,网路上对这位元“伟大的现代女性”亦一片赞扬之声,尤其是对她文革中丧夫陷狱,更是无比同情。王光美无疑是文革的受害者,作为当时的第一夫人,还毫无疑问是最大的受害者之一。然而,受害者也常常先是迫害者,受害者在意识形态上,和迫害者并没有不同。

“桃园经验”开政治迫害的先河。王光美在全中国政治舞台上的地位,并不仅是由她作为外交花瓶的第一夫人的身份而定。而是她和夫婿刘少奇一同创立的河北四清运动的“桃园经验”,又称为“关于一个大队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经验总结”(1964年9月)。如果我们今天再阅读一下王光美与夫婿携手在全国大力推广宣讲“桃园经验”,便会惊讶地发现:它们是文化大革命的某种形式的预演,至少为文革在方法上、形式上和思想上都提供了难得的经验。而刘少奇的悲剧在于:这些他自己创立的经验,却都最终成了打倒他们本人的利器。

首先,“桃园经验”在中共的最高层开创了“夫人参政”的极坏的范例,使江青步入政治舞台有法可依,有章可循。其次,王光美创立的“桃园经验”采取“群众运动”(其实是“运动群众”)的方式,主张另组“阶级队伍”,进行“夺权斗争”,又为文革提供了在体制外另组“阶级队伍”,进而“夺权斗争”的思路。最后,刘王合创的“桃园经验”中,逼、供、信和残酷的体罚现象比比皆是。为文革中的逼、供、信和打、砸、抢提供了极坏的样板。

在中共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这些在刘、王直接指导下搞出来“经验”全部在复查后作为冤、错、假案平反,可见当时逼、供、信之风的酷烈。文革中青年学生到桃园去调查这个“四清”样板时发现:“工作队大搞逼供信。对干部实行:跟踪、盯梢、罚站、弯腰、低头、燕飞、拘留。连敲带诈,让干部脱了衣服到外面冻着。工作队动不动就掏出枪来威胁干部……

王光美住的四队武斗最凶。在斗争四队队长赵彦臣时,王光美到场见赵彦臣正在罚跪,就说:”你们搞得好,搞得对。’’坚决支持你们,就用这个办法搞下去’。后来体罚之风,越演越烈。“这里值得一提的是“燕飞”,就是文化大革命中斗人时极为流行的”喷气式“——它很可能就发源于”桃园经验“!据海外新闻单位的不完全的统计,在”四清“中,共逼死干部群众七万七千五百六十人,在城乡共整了五百三十二万七千三百五十人。这些”四清“成绩,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复查中被证明绝大多数是冤、错、假案。

文革初期在清华大学迫害大批无辜师生。文革初期,刘少奇故伎重演,一心想在清华大学再创一个文化大革命的“桃园经验”,再一次派王光美作为“普通工作组组员”的名义去清华大学直接指挥运动,被下喻指为“太上(女)皇”。在王的指挥下,工作组非但立刻把校长蒋南翔和所有的副校长全部打成“黑帮”,而且残酷地迫害无辜师生。工作组一进校,就责令全部“干部”,包括教研组正副主任全部“靠边站”、“上楼”批斗。清华群众形容当时的乱斗场面是“游街一大串,斗争会一大片,劳改一大队”。全校五百多名干部中,被王光美指导的工作组打入“黑帮劳改队”的竟占了百分之七十之多!

对普通师生,只要是对中共有过一点批评,抑或对工作组有过一点非议,也立刻打成“反革命小集团”。一时清华园内冤狱遍地,“右派”丛生。据文革后统计,十年中清华大学共有包括武斗致死的“不正常死亡者”48人,其中被工作组迫害致死的就达三分之一左右!当时年仅20岁左右的工化系学生蒯大富不过因为“革命”过头,对工作组提了一些意见,立刻被王光美和刘少奇打成“反革命学生”,就地监禁批斗,也搞得他差一点自杀。

结果这一事件被用作为打倒刘少奇的一着妙棋,蒯大富成了赫赫有名的清华大学造反派红卫兵请冈山兵团的“蒯司令”,王光美反而成了“反革命”。1967年4月10日,清华大学井冈山在全校批斗王光美时,笔者正在北京串联,住在清华大学。我和当时清华大学的不少师生谈起王光美在清华的所作所为,不少师生认为:其言行虚伪做作,整人心肠狠毒,虽然造反派斗她的大会有些过份,但这也是她在清华作恶多端的一种报应。

应当指出的是:王光美在文革后强调了自己受迫害的那一面,而对于自己从四清到文革的迫害别人的经历,却做了种种不应当的辩解。比如,她在某些场合仍然把她在四清运动中制造出来的“阶级斗争”和今天的“反腐败”相提并论,被指缺乏反省和忏悔的一面。

值得一提的是:文革结束后,王光美对毛泽东的态度,逐渐地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在刘少奇还没有正式平反的时候,王光美和她的子女一直在击鼓鸣冤。据说她在观看歌颂周恩来保护刘少奇的电影时拂袖而去,因为在她眼里,周其实是迫害刘致死的罪魁祸首之一(刘的专案组长)。还据说在刘少奇的追悼会的悼词中,她坚持删去了“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好学生”等字眼。但从九十年代开始,随着儿子步入政坛,两个女儿也纷纷成为海外中资公司的老板,她一反常态,从此以“毛主席的好学生”自居。

王光美无疑是一个文革的受害者,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又同时是这一历史的制造者之一

棉花帝国:纺织产业引发革命与贸易战

看到饭统戴老板的公众号发了一篇文章,《美国裂变:贸易保护为何是抱薪救火?》,作者是奥特快。里面遇到一个知之甚少的美国贸易战的已故实权人物,保护派政客霍林斯,还有自由派的超级大权威米尔斯。文中提到说:

米尔斯不得不把这个他并没有真的想通过的“米尔斯法案”送交表决,好在参议院送上了神助攻,把一揽子富有争议性的福利改革计划附到了该法案后面,与之捆绑表决。这样一来,该法案就面临了两个敌人:自由贸易支持者与福利改革反对者。这一招果然奏效,法案再次无疾而终。

霍林斯本想借米尔斯与国会的配合失误,将自由贸易派一军,结果最后还是吃了瘪。这也是“自由派”阻挠“保护派”的又一种手段:把水搅浑,浑到不辨敌我。

——搅屎棍的作用,脑子转了好几个弯才明白什么政治手腕。脑子不好真的搞不了政治。

当年的纺织就像石油一样是国家战略的重要物资。棉花不像粮食、烟草和蔗糖,棉花随着消费环境的变化,理论上需求可以是上不封顶无极限的。中国的五卅革命,印度非暴力不合作,美国南北战争,地理大发现对非洲的贩奴和美洲亚洲殖民地种植园,都跟棉花及纺织业密切相关。所以经济市场大宗商品交易所里几个重要物资就是大豆、玉米和棉花,这些商品的价格走向,决定了国家与世界的经济与政治。

有一本书就叫《棉花帝国》,这本书巨好。

微操大师常凯申与西班牙的500吨黄金

常凯申这个名字总能听到,今天又看到了,搜了才想起来,这就是蒋介石。

微操大师常凯申,也是一个著名的梗。

历史的细节是很生动的,毕竟都是真实发生过的故事。

比如西班牙内战时期,弗朗哥败光最后的500吨黄金,有说是寄存到苏联,有说是买武器,结果羊入虎口,武器没给,黄金也不还了。

忽然想起那句话: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如果你学不会,它会再来一次。

海防与塞防,李鸿章与左宗棠

张玮的《历史的温度》一书中,有一个章节叫《一个63岁的老头,是怎么收复166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的?》,写的是左宗棠如何收复新疆。

1870年,奥斯曼帝国的苏丹阿卜杜勒·阿齐兹也承认了“洪福汗国”在伊斯兰教教法上的合法地位。
这下问题就变得非常严重了——阿古柏的“洪福汗国”俨然已经成了气候,还在国际上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认可。
166万平方公里的新疆,眼看着就要从中国的版图上消失了。

陕甘总督左宗棠要求马上收复新疆,他的心腹大患是北边的沙俄以及中亚背后的英国。而李鸿章的主张是放弃新疆加强海防,他的心腹大患是东部的日本。

李鸿章当时位高权重,再加上所言并非全没道理,所以当时朝中支持“海防”的占多数。但关键时刻,有一个人还是最后拍了板:新疆问题,还是要解决的!
这个人就是慈禧太后。
慈禧为什么要支持左宗棠?第一,左宗棠的观点当然是有道理的,166万平方公里国土,谁丢了都愧对列祖列宗;第二,左宗棠官名清廉,他要求做的事,肯定是为国,不会存私心;第三,清朝就是作为边疆少数民族问鼎中原的,入关后就一直很重视少数民族的问题,新疆一乱,如果波及蒙古等其他少数民族,大清江山危矣。
当时尚未完全掌权的慈禧,经过权衡利弊,最终给左宗棠点了赞:就听你的!放手干吧!

我对这段历史故事写的书批是:当时慈禧尚未完全掌权也是重要原因,恐怕是接受了左宗棠的近忧,而不是李鸿章的远见。怕的是主动放弃国土而落人口实,会被反对势力借机推翻她。领土完整是历史污点,李鸿章有远见要求加强海防但没被采纳,后来因海防被攻击被迫割地赔款要李鸿章来签署不平等条约和背黑锅,的确一辈子憋屈。难怪晚年李鸿章死也不再踏入日本,气的不是日本不平等条约给他的耻辱,而是他早有远见却有心无力扭转乾坤。

海防比陆军更难建设,太烧钱,未雨绸缪,但陆战边境常骚扰,正式的海战却不多见。鸦片战争之后的海战,可能也因当年左宗棠把军费用在陆军,平定了新疆,化解了整个北部的巨大威胁。如果当年把军费都花在海军,也许的确能抵挡一阵海上的威胁,但整个北部的威胁就岌岌可危了,怕是外国列强更早就要碾平中原了。
海军比陆军烧钱的多,张召忠在海军节上居然大哭,建国后海军的委屈的确持续很多年,因为落后所以难以驻防,南海的海岛丢了十几个,一旦被占,再要回来就难了。

但当时国力财力有限,陆防和海防只能选一头。陆防如果不打新疆,北面的外敌马上就要从蒙古打进来威胁北京了,国内也有几股农民起义在各地造反,老巢都要不保。当时的国情来看,日本和海上的威胁,跟陆防相比,没那么急迫。海防虽然也很重要,李鸿章很有远见,但眼前如果不马上征服新疆等陆地的平乱,江山都要不保,所以如果马上布海防,远水不解近渴。左宗棠平复新疆后,奠定了国土的基础,虽然对北疆及蒙古地区也采取了种族灭绝政策,有重大过错,但当年没有更多更好的选择,如果当年没有他那么做,可能现在的国土里不仅没有新疆,搞不好可能还得退化到南宋那样的境地。左宗棠死后,义和团闹北京,洋务运动,鸦片战争,各种不平等条约,很难说当年如何做选择是对的。不战得割地赔款,战也会失败也得割地赔款,国势衰微,大厦将倾,个体臣子的孤胆雄心,无法力挽狂澜。

李鸿章几乎左右了一半的晚清历史,但在慈禧刚刚获得权力但还没巩固地位的时候,各派臣子的力量博弈和争斗,就像藩王割据一样产生强大的内耗,内忧外患,权力倾轧,各种斗争消耗,帝国将倾,不只是因为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