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童话已经绝迹 之二

隔了几天想写关于童话的续集,可没有什么事情真的特别,没有什么能畅快地说到完,总有东西打岔,思绪断了,就不想再找回来了。

有一阵子,我的QQ名字叫做等待鱼刺,希望也能最终让我拣到一根属于我的鱼刺。当然他要英俊,要可爱,要温柔,要体贴,要坚贞不一的爱我并且愿意随时为我抛头颅洒热血。要会弹吉他要会做家务,并且他对满大街的女性不屑一顾。当然最好,他还有一点点钱。这是一个故事里的话,我很喜欢,可能每个女人都喜欢吧。
某一天突然想起这句话,找了很久,明明就是那个故事很容易找,却又找不到,后来才发现原来很自信的故事名字也记错了,sigh……我把烟灰弄丢了。

有的时候,偶然的巧合,或者搞些些小动作会给人带来意外的欣喜,比方说,平安夜的23时45分01秒,我打了一个省际长途,东拉西扯说了很多的话,其实每一句我都有很认真地说。恰好说完再见,时间停在2006秒。
再比方说,有一天难得在QQ上遇见猴子,他用空格跟我打招呼,我就用空格回复他,他再发空格回来,我再发回去。第19回合,我开始计数,但是用的是白色的字。第28回合,我开始写字,仍然用的是白色的字,这其实是突然想到的,很有趣的表达方式。有很多话,不适合聊天的时候说,因为我们根本不可能好好说,好好听,一说起来就会抬杠。抬杠是很有意思,但关键我也希望同时拥有忠实的小耳朵。41个回合,还在对峙,我说:你在考验我的耐力么?然后我和自己打赌他什么时候投降和我说话,尽管我估计这种可能有如火星撞地球。我本打算在100回合的时候对他说我想说的(当然是白字),可惜他只坚持到59。我没有告诉他这个秘密,也许将来的某一天他发现了,会是什么表情呢?我很期待。但我绝对不会讲破,除非他自己发现。

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童话,只不过表达方式不同,我是个懒惰的孩子,也是个不想长大的孩子。孩子会得到很多宠爱,会撒娇的孩子会得到更多,所以有一阵子的愿望是学会撒娇。——又说傻话了,呵呵~~

P.S. 看了《情义我心知》,类似《雨人》和《阿甘正传》,没什么吸引早已看了这么多电影的我,只是可惜看到曾经的偶像黎明也胖了两圈,岁月催人老……
碰到一个人把自己的年龄写成27岁,尽管只比我只大两岁而已。他说从20开始就说自己27了,原因是以前是怕自己小,以后是怕自己老。也许吧,想想看其实很有道理,27岁是一个特殊的年龄,这之间应该是有很多事情发生的……

谁说童话已经绝迹 之一

我喜欢看书,特别是童话,也许是受到爸爸的影响,他躺着歪着坐着站着不干别的的时候总是会在看书,以至于小的时候我还总气他不爱理我,没意思的时候会把他手里的书抓下来看看。那是从我开始学会坐着开始,每天早上“读”一本《党的生活》,就是把每一页都撕下来,在把每一张16K对半撕,每一张都撕完后再对半撕,如此往复,一个早晨下来,满炕都是小纸片,甚至看不到炕席的颜色了。就是这样,我和《党的生活》结下了不解之缘,当我牙牙学语的时候,就爱缠着妈妈或者爸爸讲《党的生活》最后两页的漫画,再到后来,变成我缠着他们讲给他们听。
一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拥有了《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和一些有头没尾的破破烂烂的书,这其中我最喜欢的就是《警犬卡尔》,那还是一本有头没尾的24K书,好像还是系列故事其中的一本,不管怎么说,从那开始,我特别喜欢德国牧羊犬,喜欢带有彩色图片的故事书,喜欢偷偷气势十足地喊那句最经典的:“卡尔,上!!”似乎,我进入了那个童话,似乎,只有拥有了我的卡尔……
那时候也不容易买什么书,一来90年代初工资都不多,书却相对来说贵,而来书店里也真的没有什么书,更别提故事书和童话。就只能看作文书,记得好像是一个叫做《初中生》杂志上连载了德国漫画家埃·奥·卜劳恩的著名连环漫画《父与子》,一幅幅小巧精湛的画面闪烁着智慧之光,无言地流泻出纯真的赤子之情与融融的天伦之乐,立即,我着了迷,每个月都在期待这本薄薄的杂志,每次欣喜地拿到手的时候总要先翻开最后两页,仔细的看了起来,一如从前期待《党的生活》。
前天路过卫星书店的时候又看到了《父与子》,自然想起了从前。这里我找到了三个版本,译林出版社的,15元,无论内容还是装祯,都很中规中矩。还有一本我比较中意,是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也是15元,大大的16K,配上小小的细脚字,好像这不是简朴的漫画书,而是连载的报纸,也许这正是出版商的用意吧。海豚出版社的版本最贵,28元,每张都是一面漫画,一面故事,总共有65个不同国家的作者写的父子真情故事,但是我还是觉得有拼凑页数提高定价的嫌疑,不喜欢。很多时候,好书,好装祯,价钱却很低廉。不过尽管这样,还是在这家书店买下了我第5个版本的《小王子》,定价21元,上海译文出版社,周克希译的,因为现在遇见2002年6月再版时的第一版很珍贵,虽然这个价钱能买到我三个版本的《小王子》。

顺便介绍一下我目前拥有的五本《小王子》吧。
1.薛菲 译本 名著图典丛书 浙江文艺出版社 2004.8 定价7.5元
这是我买的第一个《小王子》,原汁原味的黑白插图,还穿插带有圣埃克苏佩里的一部分图文介绍,使这本可爱的小书更加生动活泼。
2.王金 编译本 掌上书斋•中英对照 山西人民出版社 2004.5 定价7.8元
因为当时中文译本的《小王子》已经抄完了,又买了一个漂亮的本子,就买了这个带有英文的版本。可是不足的一点是它把图片也镜像了来左右对应,而且还没有规律,让我临图的时候只能凭记忆,可有的时候还真的搞不清哪个才是原图。Sigh……
3.刘文钟 译本 名著名篇双语对照丛书听书系列 中国书籍出版社 2004.6 定价15元
其实凭感觉我不是很喜欢这个版本,感觉很粗糙,虽然也是黑白插图,但是因为有一个朗读版的mp3,也不是很贵,就买了下来,简单听了一下,还不错,只是没有献给列昂威尔登的那段开头,书里也没有,多少也算一个遗憾吧。每一个版本都有遗憾,我这几个版本没有一个能把这46幅小图画集全的,可能是编者太粗心了吧。
4.胥弋 译本 典藏版 中英法对照 山东友谊出版社2005.1 定价17.5元
这个是我能找到唯一一个有法语的版本,也很特别,每一页的字号都是从小到大,尽管我个人觉得不是很有美感,封皮和封底的折叠页里还有不同国家不同版本的《小王子》的封面照。看得出,很用心,不管是译者还是出版商。
5.周克希 译本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02.6 定价21元
这是目前我买得最贵的版本,也是唯一的铜版纸单行本。然而我并不喜欢那些上了颜色的插图——色彩似乎减弱了圣埃克苏佩里稚拙线条所散发的独特魅力。但是2006年的冬天能找到这个02年再版发行时第一版也是一个极为难得的事情,上海译文的译本也是很不错的,《小王子》节选编进初一的语文教材好像也是这个版本。所以我还是毫不犹豫的买了下来。

除了我拥有的,现在能买到的《小王子》的版本很多,从前逛一家书店的时候就发现了十几种,现在也一并写下来吧。
6.马振骋 译 中国友谊出版社 22元
周国平作序的版本,封底还写了一些小王子的相关网站,这也是我个人认为最好的版本。马振骋是我国最具声望的法国文学专家教授和翻译家之一,早年毕业于南京大学法语言文学专业,他翻译了圣埃克苏佩里几乎所有的作品,还有个个人网站叫做蓝莎外国文艺::URL::http://www.mybluesand.com/about.html
7.周克希 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 18元
这个和我买到的版本内容一样,但上海译文用不同装祯几次出版,价钱也差不多,最近和《夏洛的网》《瓦尔登湖》等一起出一套丛书,封皮是绿色的。
8.艾柯 译 曾明祥图 哈尔滨出版社 中英对照 19.8元
9.艾柯 译 曾明祥图 爱藏本 哈尔滨出版社 中英对照 19.8元
这两个版本出了封面有点区别以外其它都是一模一样的,引用了吴淡如的《所有的大人都曾经是孩子》和紫杉的《我是那只等爱的狐狸》做导读,这也是最近一些版本流行的做法,但是我最讨厌这个版本,不但翻译的水平不高,而且没有用原插图,都是后画的日式漫画风格的彩图,乱七八糟的,简直就是不伦不类。
10.小意 译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中英对照 18元
又是一个美女作家无事搞副业玩小资,我看过小意写的其他的书,对她的印象不佳。《小王子》里很多地方被她翻译得很别扭,很糟。就算她真得很喜欢《小王子》,也不能随便拿习作出版啊,真是该打。
11.吕明 译 二十一世纪出版社 18元
在网上看到二十一世纪出版社从前出的《小王子》居然改名叫做《星王子》,翻译也很差,所以我也没仔细看翻译,只看到中页有少量作者生平。
12.凯丽英语漫画少儿读物 延边大学出版社
这个是把《小王子》整个改成了漫画,说不上好不好,但我还是喜欢原汁原味。
13. 肖遥 译 中国妇女出版社 15元
14.吴群芳 译 西苑出版社 中英对照 19.8元
15.《小王子 小红帽》唐珍 译 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7元
16.林珍妮 马振骋 译 译林出版社 16.7元
里面还有圣埃克苏佩里的另外两部作品:《战斗机飞行员》和《夜航》,可是搞不懂为什么《小王子》不一起用马振骋的译本
17.吴谈如 编译 世界经典名家绘本 新蕾出版社
18.豆豆 刘震 少儿必读经典丛书 安徽文艺出版社
19.禾稼 改写 少儿版小小孩世界名著 吉林美术出版社 7.9元
20.黄旭颖 译 江苏教育出版社 14.8元

明天再继续写关于童话的故事吧,今天终于把从前一直想写的小王子之纷纭版本说写完了,好累啊。

邂逅

耐着性子看了这本小说《邂逅》,看着看着,就觉得那个叫做那个叫做蝶恋花的女人真是欠揍,那个叫做满江红的男人也很欠揍。虽然这小说只是在把玩文字,不过话说回来,哪个女人又能抵抗一个温柔浪漫又儒雅体贴的男人的魅力呢?尤其是一个没有真正谈过恋爱的已婚女子,怎么说都是一种悲哀吧。人总是孤独的,有幸碰上一个谈得来的朋友比中彩票还难。记得那次疯女人流着泪对我说她是真的非常喜欢小三,当时我怎么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因失去一个网友而那么伤心。其实,道理很简单,在合适的时候遇到恰当的人而已……

冬天来了!

降温

早上一出门,看见楼下有个女疯子,迎风走着,喊着,听不出喊些什么,也许是庆祝冬天来了吧。冬天是个好季节,可以让你充分体会到温差的快乐:冷暖的分明让你更加享受温暖并体会到寒冷的美妙,北方人最最享受的就是猫冬,一年的活计都做完了,舒舒服服的坐在热炕头上抽旱烟,似乎这是劳作的人们在上个世纪最美好的休憩。即使是处处充斥着暖气和地热的今天,冬天的季节性也不那么明显了,可有一点永远不会变,至少对我来说——世界上让人留恋的就是冬天早上的热被窝。

逍遥

我喜欢冬天,因为冬天更加自在,不必被多事所累。我喜欢自在的生活,一如我喜欢《小王子》、湘西风景和行走。昨天上科技哲学的时候,又和会长发短信,他总是不理解怎么可以这么奇怪地一边抄《小王子》,一边上课,还一边发短信,可是我说我喜欢啊,然后乐不可支。和他说话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尽管我motoC350的键盘怎么无法让我有兴趣发短信,可是因为好玩战胜了懒惰,所以我还是写了下去,发了下去,就像我从夜半到三点一直兴致勃勃的看《瓦尔登湖》。(其实凌晨是个非常好的时间段来读书,当然如果你第二天没有事情或者失眠最好。)不过还是要等我对《瓦尔登湖》的喜爱更多一点才能抄写它,可是我的字不好看,还比较毛躁,只有喜欢多一点才能抄写,才能从抄写中体会到那流淌出的更多的喜爱和快乐。

秋微与张贼贼

最近看得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书,比方说张贼贼的《动物饼干》,秋微的《错觉的瞬间美丽》,花花绿绿的,带有浓厚的个人涂鸦色彩的图画书似乎成了这个阶段我的最爱,看着他们的疯言疯语,仿佛自己也潇洒起来。 那个叫做张贼贼的不想长大的男人和这个叫做秋微的癫痴又精灵的女子都按自己的性子叽哩呱啦地说着,不在乎是否流水帐,不在乎是否一再重复先前说过的句子,管他是与非,反正我说完了就是美。其实话说回来,任性也要有资本啊,你不是叛逆少年也做不来张爱玲式的女子,普通人有几个胆子这么我行我素呢?凡人哪,烦人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