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势增长

1.朋友圈里看到两段话:

于扬说,每当经济形势下行的时候有两个行业总是逆势增长,娱乐影视与教育文化…
赞同!

小习说:楼下买咖啡碰到一人,拍着我胳膊说「哎,你回头记得把剩下的资料也上传一下」。我想了十五分钟,现在可以确认我并不认识这人。希望那个长得像我的胖子及时上传「剩下的资料」……

哈哈哈哈哈哈哈!

2.今天又被一堆琐事缠住。但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刻意聚焦,一口气画了四个流程图。果然效果显著。那种投入的状态,以及所得,真是妙不可言。可惜过去还是太懒了。

聚焦于一处,集中火力猛攻!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过去的半年里,有时压力大到哗哗掉头发。什么着装仪容,完全注意不到,难怪有人说长得不难看却整天打扮的跟大妈一样。哪知道这种鏖战和磨砺之时是什么感受啊!不停的打小鬼,一不小心就会挨鬼打,杀出去才要紧,哪能管得了姿势是否优美?也许因为还年轻吧……

傻人总会有傻福的。也是一种命运,在这段悠长的日子里,有那么多人事可以际遇。

没准注定在个人追求的路上迷蒙前行,走着走着,也许能走到一个少有人走到的奇境。看这边柳暗花明,望那边水澈山青,鸟语禽飞,悠悠写意,郎朗练达。未必桃花源,却似游仙境。如果更有福,没准缈缈琴音,遥望山中隐寺,更是神之眷顾。

3.去想去的地方,做想做的事,成为想成为的人。

二十几岁时,这便是人生夙愿,

此时,还是原来的我。

漫长的爬坡。

就像跑马拉松,熬过最初的一段,就又可以稳稳的跑很久,这一段至少可以有两年吧。

当老板过于积极热衷曝光的时候

近几年来,58同城和赶集网的老板们在媒体上的曝光特别多,几乎感觉他们没时间务正业。例如58同城的老板姚劲波常驻《职来职往》好几年,最近公交广告天天放他给自己公司另一个产品转转App做广告。赶集网的老板杨浩涌也几乎成为瓜子二手车的活体广告。

也许几年前他们在筹划两家合并的时候就早想好了退路。这几年的表现,都是为第二春的积极准备而已。

所以老板们过于积极抛头露面的时候,就是离开的时候。

赶集和58的两个老板,看样子都不会在合并后的新公司留下来。

曝光度,就是一个信号。

党争时期的生意人

其实很早我们就知道发战争财是极为暴富的。尽管成功之后会用各种方法洗白,原罪不可避免。但仔细研究这段经历是很有趣的。

最近有个大新闻,但都被快播引起的段子淹没了,即宁高宁的换岗:《宁高宁“换岗”传递出什么隐秘信号?》。之前就留意到华润继宋林“下岗”后正式换头儿,但看完“商业人物”公众号这篇文章,才发现另有千秋。

这感觉,就像刚打开一个像壁橱一样的柜门,却发现里面是一个完整的房间,房间背后还有房间。

这篇文章揭开了华润、中粮、中化这三家巨型国企之间的细密勾连。作者迟宇宙在文章中讲:

华润集团前身是1938年中共为抗日战争在香港建立的地下交通站,1948年改组更名为华润公司,1952年隶属关系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变为中央贸易部(现为商务部),1983年,改组成立华润(集团)有限公司。1999年12月,与外经贸部脱钩,列为中央管理,2003年归属国资委领导下的中央企业。
这三家企业均为原外经贸部(商务部)创办企业,2003年这三家企业与中国通用技术总公司(通用技术)、中国五矿集团公司一起划为国资委下属的中央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中化集团的首任总经理卢绪章是中国外贸事业的奠基人之一,他也是华润的创建者。

之前就对当时与各党做生意的商人那段历史也很感兴趣,早前的胡雪岩,后来例如霍英东,更近的比如十五年前王石等人打造万科,甚至今天贾跃亭之于乐视……他们都有不少红色资本家的色彩。

最大的感受是: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所以后半句也极为重要: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如果你学不会,他会再来一次。

补记:跟ppip在朋友圈聊起这篇文章,感觉华润和宁高宁的人事变动消息被刻意淡化了。前几天留意到华润换人了,其实就是标志。最近快播这么热闹,估计也是烟雾弹,为了淡化更多的东西,万科那事现在几乎消失了。

更阴谋论一点,总暗暗觉得快播这事未必真的有机会脱罪,也许最后还是会被当成屁给放了。

这次为盖住更大的爆破而故意纵容快播庭审的案子,甚至史无前例的让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就快播案发表完全相反的观点进行声援PK,还真是把水搅浑的意思。快播案,要么是故意升温释放的干冰,要么就是加了两把柴的雾霾。

不过万科案最近真的销声匿迹了,也许两方经过王石这么一闹,把水搅浑,还真的争取到回到谈判桌继续博弈的优势和筹码。

万科这事没那么快尘埃落定,华润在这个时候换总经理,宁高宁如此微妙的调离中粮,也许都是手段而已。

网上说中纪委打虎有三大撒手锏:调虎离山、剪其羽翼、精准秒杀。也太容易对号入座了吧!每次都是这三板斧。对宁高宁是调虎离山,对郭广昌是剪其羽翼,对万科算是精准打击了吧?

去年趁年底最后几天卸掉两只大老虎,年初不宜动静太大,毕竟要过年了。而且两次熔断已经很上火了,已经有舆论把枪口指向金融证券及监管部门的不作为甚至可能的腐败。因此让快播王欣出来娱乐一下,也是缓解一下紧张氛围,让整肃回到台面一下,淡出公众视野。

忽然又想起韩国电影《柏林》。二胖时代留在柏林的朝鲜公馆里一大笔秘密资金,派了忠诚可靠的李大使保管,还派了表间谍守护。又加了一重保险是表间谍的太太做大使馆的翻译,对应留下的人质是表氏夫妇刚出世就被组织抱走的孩子。

三胖继位后,三胖的哥哥被剥夺了继承权而且流亡海外。柏林的朝鲜公馆的秘密资金的控制权就成了唐僧肉,三胖的哥哥若能掌握这个秘密账户,获取资本可以壮大势力不说,还相当于捉住了小尾巴,博弈中有了新的生机和筹码。

三胖希望把秘密账户拿回来,因为毕竟是老爹的一笔巨大的秘密遗产,不能涨他人势力。而其他国际势力也盯着这块唐僧肉。

这么看,万科股权之争,也许并不是门口的野蛮人,而只是观音如来想收回自己寄放在手下手里的家犬罢了。如果孙猴子还是折腾的厉害,不知轻重的大闹蟠桃会,那就抓起来压在五指山下算了。真到那时若再想翻身,要再过上千年。

自古以来位高权重者全身而退很难。从当年胡雪岩给官军走私粮食而发家,到霍英东为我党走私军火医药,再到后来香港填海时通过倒运沙子的特权获取巨额利润。再到最近的贾跃亭更厉害,似乎就是一个有着多重身份的明镜(《伪装者》中的大姐),似乎就是当年华润中粮的前身(跟党做生意,为党筹集和经营物资)。

是这些推理太有戏剧细胞?还是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万科当年股权那么分散,会不会也是因为这是公家的钱袋子你王石只能做守护者?真的想做话事人,怕是真的要想好。

元旦之梦

昨天是元旦,2016年的第一天。

早上起来,简单收拾了一下。下午去东坝,买了很多菜回来。网上下单买了一个韩式电火锅,非常便宜,购物(尤其是心仪的购物)果然让人很开心。淘宝真是万能的。

晚上做了韭菜合子和鱼汤,吃了很多红油杏鲍菇,很美味。

看了两集《芈月传》,睡觉了。

凌晨四点半醒来,因为做了一个怪梦,梦是一个记者,做采访完了返回的路上,看见一个小男孩跟别的小孩打赌,说输了跳化粪池。这孩子并不像普通的孩子,举止言谈不俗。结果这孩子真输了,然后他真的守信用跳了化粪池……结果我为了救他,也沾了一身脏。

捞出男孩后,发现化粪池里其实很浅,除了正中央的他,上还有一排其他四五个小孩在化粪池里的边上站着,还轻松的哈哈大笑,好像他们不是泡在化粪池里,而是在泥澡池里泡泥浴一般。

特别诧异,但赶紧捞起孩子出来。发现孩子的父亲正赶来,连声抱歉,指着旁边的小洋楼说自己家就在附近,请去冲洗一下。进了这房子,尽管没几层但内有电梯,孩子父亲递给我一套换洗的衣裳,我低头一看衣裳,主意力集中在衣裳的款式是男是女,然后就醒了。

自从看了《前目的地》和《彗星来的那一夜》等科幻电影,思维方式也发生了一定的改变。如果给自己结个梦,也许会是这样:

1.记者身份预示自由、独立。

2.采访路上预示继续向前的事业发展和追求。

3.孩子意味对家庭的希望。

4.孩子们之间打赌意味着未来的各种未知。

5.化粪池意味着事业前途,看似腐臭和危险,但也许事实和想象并不一样。

6.孩子的父亲代表安全感。

7.衣服代表身份认知。

也许整个梦里,连小男孩和男孩的父亲,外加池子里的其他小孩,都是另一个我自己。

这种脑洞大开的解梦,像不像《前目的地》加《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最近常做梦,不是梦回学校,就是梦见旧人,总之是突然梦回过去几乎遗忘了很多年的人和事。

也许是跨年的影响。

渴了,喝了点水。

然后看了一些朋友圈的转发,梁信军在正和岛新年论坛上演讲“5年后,世界级企业将在这三大领域诞生”很有水平,言简意赅,直击要害。去年也看了他的跨年演讲,很好。

12月31日晚,罗振宇也在水立方开了现场直播的跨年演讲,从晚上八点半到凌晨12点,据说优酷还做了全球现场直播,黄金会员免费观看。网上放出一半左右的文字稿“只需生长”,前半段挺好的,尤其说到这些:

去年董明珠给股东一百多个亿,没人知道,但是刘强东生孩子全国都知道;王建林去年的资本拼命往海外铺,没人知道,他的公子发微博,天下皆知;汽车产业去年最热闹的人是贾跃亭,要做超级汽车,其实谁在真正关注汽车500强企业?是吉利汽车的李书福。我们看到最热闹地新闻未必是这个世界的真相。

这段盘点还不错,有几个我都没听,枉我处在这个信息最发达的互联网行业的前沿。可惜后面几个小时的演讲并没有想象那么精彩,还是功夫不到,倒也不能怪他,毕竟他只有两三年的商业经验,不一样的。

放假几天在家休息时,也偶尔思考,突然意识到,在这里继续工作或生活,还有好几年,但五年前那个时间点来到北京入这行,时机非常好,也算非常幸运!

ZT在朋友圈里发言说总结过去的一年里的大事,和相恋6年的女友领证了,也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嗯,大家的日子都在越变越好。

梁信军在新年演讲中说:

移动互联网是中国最具有全球战略竞争力的行业,为什么?第一人多,人口携带的智能装备多,普及率高。而且用的是同一种语言,同一个货币,同一套物流体系,同一个税收。全世界单一市场和单一客户的数量,咱们是全世界最大的。这就形成了特别明显的移动互联网优势,移动互联网跟规模是有巨大关系的。

真是赶上了好时候!

快七点了,天还没亮。困了,正好再睡个回笼觉!

聊了几句天,人不见了。估计没准也是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