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敲锣事件

看到@谈吐TIMETO 在微博说起武汉敲锣事件:

陆定一写过一篇文章,小学必选录的课文《老山界》。

其中有一段话我记忆犹新:“黎明的时候被人推醒,说是准备出发。山下有人送饭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抢了一碗就吃。”

当时老师问,作为革命战士,应该有部队纪律和谦让精神,怎么会用一个“抢”字呢?

当时围绕这个“抢”字,老师用了一节课的时间解析了心理。人在极度饥饿的时候,且部队爬山行军,餐饮供应是断续的,在基本有保障的前提下,“抢”并不是有人有吃有人没得吃,这个“抢”更多是先后的意思。

我们看美国战争大片,总能看到士兵怯弱恐惧的描写。这个,和“抢”一样,都是真实的人性。

有人评价,武汉疫情最严重的那段时间,网络的救助,在帮到一个人同时,其实也是阻挡了另一个病患找到病床。这个观点看起来是非常正确的。

只是,忽略了人性的不科学不理智的部分。

比如,一万个人受伤,五千张床位,我们怎么救人?是的,谁更痛苦,谁呻吟的声音更大。这是一个标准,谁更有特权,谁更有人脉资源,这也是一个另类的标准。

我们是普通人,后一个标准多数人都不会有,而前一个标准,当网络呻吟弥漫的时候,我们只能选择,把这种呻吟哀嚎扩大。

网络只是一个扩音器。

别忘了,事实上,很多病患之所以叫唤,是因为彻底被忽略,甚至不计入确诊名单。

我们扩音,不是为了让有关部门赶紧安排床位,而是坐标一下,这里还有一个受难者。

以理性的审查看到很多不可斟酌的时代,往往是会谬误很多事情的。

尘埃自己的声音,是极其微弱的。

这个评论写的真好,人情与人性。求助呼喊和音量,到底是否有碍公平,这种讨论,的确很值得思考。而科学理性的看待这个事情,是人情练达,是认识深度,也是社会科学。

认识是螺旋上升的,弱势群体需要获得救助时,他们的声音小,被放大后,因此获得救助。如果医疗资源容纳能力不提高的话,求助的音量大,的确也有碍公平,但也因他们音量小而而得不到救助,存在不公平。

如果因此医疗资源改善了,的确也在一定程度上因此推动并扩大了容灾能力,这是进步和公平的意义。如果只讲公平,床位少、患者多,但患者多、社区人力少,这种供需不平衡产生的矛盾,注定仍然不公平是常态。公平和不公平是动态辩证的,没有绝对的,只有相对。

武汉女士为救母而敲锣是不得已,是绝望之下寻求希望,帮忙转发的邻居是传递了希望之光。事后舆论发酵以后,武汉女士备受攻击无法忍受,情绪失控,又被攻击,作为普通人来说,也会再次走向无助。呼吁和救助,总归要走向良性循环,如果不能彼此信任,势必对立和恶化。

很多普通人在忍受不了攻击的时候,被迫公开发言以正视听,其实没有能力做到专业PR那么滴水不漏,部分细节又被抓住下次继续批评,的确这种情况很常见。所以当他们被攻击指责到几乎无法承受,被迫发声明,往往要感谢官方,并有正视听的言辞,这也常见。而且也是人之常情。

因为,之所以公开呼吁和求助,就是常规途径获得救助的通道受阻。当收到救助,合理感谢,最后不也是有个交代,为了让常规途径通顺吗?

水宜疏不宜堵,如果河道堵了,使其通顺是唯一方法,如果决口放水,就是毁堤淹田的大事。如果实在一时无法疏解,河流改道往往是临时的,而且成本很大。事后往往还得回归常态,解决堵塞河道的根本问题,不然新河道未经加固,洪水再来依然风险很大。

作为普通人,往往是弱势群体,无论敲锣呼救,还是自力更生,都是求生精神,若是放弃求生,绝望的坏情绪会传染,破坏性更大,那更可怕。这次灾情过程中,微博等公开媒体的帮助,舆情监控并通力协作,及时给予救助,这其实起了很大的作用。在我国灾情中,并未发生较大面积的绝望之下而打砸抢的事件,救灾和救助还是一心向好的,这是很难得的。

当然了,虽然并未见公开太多报道,但个别地区发生过个别事件应该是有可能的。也不排除个别破坏和治安事件,好在总体控制的比较好。总体来说,众生希望,就能熬过危机。如果绝望,就会走向黑暗和反噬。

抢馒头的“抢”不是争抢,而是表达饥饿状态下的先后,这个也是现实对人性的理解和尊重。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突然被舆论推到风口浪尖的普通人,往往不那么容易适应这种双刃剑的磨练。所以出名对于很多人来说,不见得是好事,出名过程往往伴随很多大部分人不想要的东西。

终于明白,从小语文课重视议论文写作,也是思维训练。

@黑板报的水晶

这件事情的恶心之处在于,当时敲锣呼救、众人转发传递,都是出于本能与朴素的人性。事过境迁之后,敲锣人开始指点江山,你们谁谁谁做得不错、谁谁谁别拉我下水,这种“逆袭”就不免令人错愕了。再加上蛆块链非要借机把全国人民硬切成方粉和反方两大阵营,种种丑态,触目惊心。

声音可能被编辑,舆论可能被炒作,这个可能是事实。但指点江山这个观点不同意。把任何一个当事人放到这个位置,发这样的声明,往往是大概率的。李医生也在训诫书上签了“知道了”,签了就是目前的结果,但如果不签,后果会更加严重。作为一个普通人,能力有限,虽然算不得囚徒困境,但当时当地当下,能有的选择的确不多。

比如萨利机长,当年听证会批评萨利机长选了河上迫降更危险的降落方式,没有选择损失和危险更小的方案。萨利机长的辩护词就是,当时情况危急,信息不充足,但需要马上做决策,不可能像事后信息论证充足的情况下挑最优方案。就是说,事后诸葛亮不能用来审判当事人的决策是否最优。

看到王小山的微博,提及古巴某大学生呼吁想回国的事情,很多人转了,大学生获得大使馆的联系,第二天发现大学生删帖,内容提及要合理言论,及不要被某势力利用。

王小山说:不知道怎么说,如果没有敲锣女那个事,这位古巴留学生的帖子昨天肯定就帮转了。谢天谢地,幸亏没转,逃过一劫。

看起来,他也经历或听说了不少。

@王小山 还说:“重新温习了武汉鼓盆女李丽娜这条新闻,其实,依然还是感动。只是有句话不太同意,救他们母女的,并非那个盆,而是帮她们拍视频上传的邻居、无数转发的网友、见到视频而上门的工作人员和医生护士。鼓盆而哭,声声血泪,换来一个满意结果,那个盆子已经用过,扔了算了。 http://t.cn/A6ADEYIs ”

也不能这样说。敲锣时在武汉当时那个状态,医疗资源仍是不充足,所以才会出现部分患者得不到救治的情况出现,医疗资源当时应该是被防疫指挥部统一指挥,扩容涉及太多行政协调,有些事情医院自己解决不了。如果缺床位的医院也难以容纳更多人,医院被挤兑。敲锣母女之所以无法通过正常途径入院,就是因为患者增加与床位不足的矛盾,医院容纳和社区周转能力不足,调度无法跟上住院需求,敲锣事件才因此出现。指挥部调整了,增加了容纳能力,提高了周转效率,这才解决了问题。敲锣的意义在于,给患者们传递了希望,如果病情危重,仍然可以呼救和求生,而不是自暴自弃。

这其中,是不能把组织起到的作用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每个国家的组织能力不同,大灾之下,容灾能力和治理水平不同。看到国外的千奇百怪的案例,有些事情中国的确没有出现,一方面可能是幸运,一方面可能因工作到位而避免。但个人遭灾才想到集体,风平浪静之后也不能抹杀集体的作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白白而得。因为集体利益曾经牺牲过部分个人利益和自由,因为个人在危难情况下获得救助而感恩集体主义的帮助,这也是实事求是,并不应该受到批判。

敲锣女士得到了邻居和热心网友等很多个人的帮助,这个是事实,她感谢了。也得到过集体的帮助,这也是事实,也感谢了。两者都是感谢,不赢厚此薄彼,与农夫与狼没什么关系。敲锣女士被网络暴力攻击到情绪失控,再被转发就措辞激动,提及不想写入日记,不想出国,这两句话很特别,应该有人就此猛烈攻击过,而且高度隐蔽。

如果社区工作人员和医护,自己有能力转运他们去有床位的地方住院,就根本不会有敲锣事件发生了。社区和医院没有动机阻碍患者入院。只是当时超过能力,需要更高级别介入才能解决问题。后来也介入了,也解决了,本应皆大欢喜。后来发生了什么,把几个月前的这件事又翻出来了呢?是官方主动采访她们要求弘扬正能量引起反感?还是被苍蝇们盯上不断炒作引起的?哪一种?

想起《菜根谭》的一句话:

攻人之过勿太严,要思其堪受。

教人之善勿太高,当使其可从。

如果做人,如何做个好人?

人情世故,都是学问。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皆文章。

上海滩小律师谈后浪

微博有个大V叫@上海滩小律师,他的微博通通常既生活又特别,大约从他的职业经历中来,或听说,或经历,总是很体现社会生活与人性。

顿时感慨:

1.职场招聘或应聘也是修罗场。不同学历的职业生涯选择,还有态度,有很多差异。有些人眼高于顶,有些人眼高手低,有些人脚踏实地。

2.婚姻择偶也是一场人生面试,如果基本面很差,即便物质条件很好也不行,品德很重要。最终发现遇到的是一个无赖或烂人,比踩了一脚狗屎还恶心,比贴了狗皮膏药还难缠。

3.终于明白这句话的深意,不怕流氓会武术,就怕流氓比你有文化。

今天有看到两个:

1.用高级感和暴富感收割后浪韭菜

认识一个人,算一个小土豪,60后发财早,每次康波周期算踩到了,然后他给我讲了一个这几年招聘大学生的体会。

过去他有一个小厂,就是那种半死不活的实体企业,那要招聘大学生做一些行政,设计,财会的工作,发现根本留不住人,一方面实体企业工资开不高,其次是厂子在郊区没人要去,来的大学生算大爷,来这里是为将来做准备的,工作一点都不上心。
来上班的主要目的就是为考试做准备的,看司法考试,CPA,雅思,托福,证券基金期货从业资格,教师资格证,公务员申论,考研等书籍,反正就觉得在小厂里太LOW了,哪怕一个三本大学毕业的后浪都觉得自己将来的工作在顶级写字楼,出入五星酒店,要么索性从政当官,打工是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
吃过几次亏之后,他这个小厂只招中专生技校生,然后再出钱培训他们如何去做会计电算化,Auto CAD,发现农村出来的小年轻反倒很珍惜机会,活干的一点都不差。

如果认知就在这一层,也成不了小土豪,小土豪发现了年轻人这个特点后正好他一个朋友从银行辞职要出来创业做一个小私募基金,简单说就是资金掮客的生意,一个有金融圈的朋友,一个认识不少小企业家正好合作。
不过私募这生意需要很多小年轻做销售拉单子,否则做不大,不过这次招人就省心了,同样的二本狗,来小厂像大爷,来陆家嘴顶级写字楼的时候是战战兢兢,谨小慎微的。
小土豪让后浪们挤在卡座里打电话,每天给后浪洗脑说做金融是多么的高大上,多么有前途,对拉到单子到后浪(有些是小土豪自己的关系仍过去的)给予高额的奖励刺激其他后浪,让后浪拉单子更勤快,这批后浪为了不丢人,好多都拉自己亲朋好友买公司的私募产品。
同时给后浪一律配一万左右的西装,再鼓励后浪要努力要上进,要提升自我,如何提升自我呢,让后浪们去考各种金融从业类证书,或者CPA和司法考试,鼓励他们人生改变就靠下班后的时间。
小土豪说,先不说上班这么累,下班他们没多少功夫看了,考出概率很低,可他们有了这个目标,就会去拼,可即便考出来了,这批人也进不了他们想要进的公司,跳来跳去也就是这样的野鸡金融公司。
同时一旦做了这行,我给他们看上去的高级感他们再去一般写字楼的小公司心态就受不了,还有就是暴富感,这个一定要大肆宣传,让他们觉得努力就能暴富,而其他行业没那么容易暴富。
你别看我写字楼租金贵,完全可以从员工身上要回来,他们自己还觉得特别爽,看不起那些送快递外卖的,真把自己当精英看了,其实收入和他们一样,没单子的时候还不如送快递的,梦想是多么美好的东西啊。

2.无赖的双标

昨天讲了古希腊智者派的双标游戏,今天讲讲中国传统无赖的双标玩法,估计大家更熟悉,我代理离婚的时候经常碰到这样的极品老男人。

比如财产分割,极品老男人会把自己的存款全部转移干净,然后叫嚣你有本事去查啊,有本事去告呀,没证据就不要乱说话,一切以法律为准。
如果女方问男方要抚养费,极品老男人会说法院现在还没判,我们双方对抚养费的支付标准是有争议的,既然有争议,那就要等法院判决下来了为准,否则就是不尊重法律。

如果女方名下有套婚前财产,但婚后产生了还贷,这部分的钱本来是和极品老男人没关系的,但老男人就会说,你还贷的钱是夫妻共同财产,我是要分割的,虽然我结婚后没给过你什么钱,但法律上赋予我的权利,我一定会去争取,我是一个尊重法律的人。

假如案子判下来了,老男人要付钱了,这下更有趣了,老男人开始说你有本事执行我呀,我情愿做老赖也不会付你一分钱的。
你打赢了官司也拿不到钱,不正好更证明你没用没本事输给我了吧,你这么能打官司再去打呀。
还会说,既然你都起诉了,你就让法官找我,你来找我个屁啊,因为他知道法官很忙的。

反正在扯皮上老男人永远不会落于下风,也永远说不赢他,我曾劝过当事人,你和这类老男人斗,你要他认输,除非你具有物理层面让他肉体消失的能力,也就是极致合法的暴力,牛二是只怕杨志的,否则你永远斗不赢他,老男人都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唯一的信仰就是无赖加暴力,你选择说理和法律就已经输了。

然后当事人说那我除了说理和法律没其他武器,我只能说,对这类极品双标,一定要物理层面做到最彻底的隔离,否则你抑郁自杀对方还觉得你活该。

3.追求不平等才是普世价值

华二的劝退信又把教育平等这个话题拉到了台面上,对稀缺资源通过摇号的方式分配是对稀缺资源最大的浪费甚至可以说是最大的不平等,今天初中可以摇号,那明天中考也索性不要考了,大家摇号进好的高中,否则差生们会觉得有钱人的孩子靠金钱占据了优质教育资源导致他们考不上好的高中,这不公平,应该摇号才行。
将来考大学,找工作,一律摇号,最好找老婆也摇号,否则美女都给有钱人找去了,这对穷人不公平,应该摇号分配才公平。

平等是一个充满了恶臭的词语,追求不平的才是人类永恒不变的追求,努力学习努力工作的人就是希望变得和其他人不一样,就是为了消费穷人消费不起的东西。
富人投资教育,无非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法律保护现在既定财产,教育保护未来财产。把孩子送到名校读书,国外读书,不仅是钱的问题,还更是为了保障自身阶层不下降,也就是再生产不平等的欲望。
这是资本的转移,要把金钱资本转成社会资本,文化资本。在教育里很明显,把孩子送进名校,把注定被通货膨胀贬值的货币资本转换成下一代的文化资本,下一代的文化资本倒过来,又会维护家族的金钱资本,这是不同资本之前的转移。

摇号是打着平权的旗号破坏这样的资本转移,如同限购政策限制把现金转换成房产,而资本的转换和交易才能创造出新的财富。
穷人如果真有心,应该去教育部追求提高教育拨款,提高教师工资,提高自身福利,而不应该总想着限制富人的资本转移和变化。

都是猎物而已

水木丁前几天写了一篇《还是得聊聊恋童癖,你的知识需要更新了》,讲到前几天鲍某某和李星星的幼女强奸案。说起幼女的性同意,说起房思琪的被摧毁,说起《洛丽塔》是否道德,说起财新前记者吉江红的女儿与其的论辩,赵何娟也写了一篇《我想推荐一对母女对性侵的对话》,看到有人在评论区留言:

Celina Maxin:
记得一个英国女明星采访,她出自非常富裕的家庭,应该是家族的朋友,男人起初给礼物,金钱她觉得自己不会陷进去,很自信的,因为她家很有钱,当初她很不屑这个老男人,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陷进去了,还和别的女孩争风吃醋,成人后,她很懊恼也困惑,少年人都有脆弱,这些老人家慢慢驯服,如钓鱼,没有感情,只有手段和技术,加持金钱,温情,成年人都有被迷惑何况孩子们呢。他们都是心理学高手,根据他们的兴趣,不管男生孩,女生孩都是猎物而已。

因此想起茨威格讲断头皇后的那句名言: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很多人常在河边走,以为不湿鞋。可是,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玩鹰的高手,常常因为自负和傲慢,也常常被鹰啄了眼。

有时候防御性强也不是什么坏处,总比因防守漏洞而不断被攻击甚至暴击要强。

纽交所把交易大厅关闭了

本周美国发生今年第四次熔断,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五次熔断。两周熔断四次,写入历史书的大事件。

受疫情影响,纽交所227年来首次关闭交易大厅。

前几天就听但斌他们说,要做好死扛三年的最坏打算。当时有人说交易所要关闭了,没成想,真的关闭了。是只关闭了物理空间的交易大厅?还是网上电子交易也暂停了?物理大厅不是前几天已经关闭了吗?

阿丘错在哪里

央视主持人发了一个微博,然后被封杀了。他的微博是关于美媒“东亚病夫”和要求道歉的指控。

他说:“此时,虽然东亚病夫的牌匾早已踢碎一个多世纪了,但我们可不可以语调稍微温和并捎带些歉意,不怂也不豪横的把口罩带起来,向世界鞠个躬,说声:对不起,给您添乱了?”

1.原文最后一句写的是问号。而且主要意图是不卑不亢。

2.会错意还大张旗鼓搞批判,虽政治正确,但没必要屠刀砍向自己人。

3.现在声音来自各股势力,没准同样的话,不一定一伙。唉。没文化真可怕,更怕流氓有文化。

4.鞠躬在现代易被理解成致歉,但传统中有更高级含义。但,现在是现代。没文化的大众很多。

5.无论何时,外交场合不能随便鞠躬。这点是错了。外交领域的讲究极多,高度专业。

6.但,发言人也换人啦。当然,也可能是正常轮换。原来是耿爽,还真是人如其名,现在是赵立坚,还真是人如其名啊!

赵立坚不卑不亢的软钉子回应美国:2009年美国流感死了那么多人,美国道歉了吗?

还有一名叫于敦海,这名字也很好,但搜不到照片,是下一轮储备吗?还是出问题了?

网传外交部三宝,萌莹,呆磊,战刚

看到王毅外长的一个动图:

有一次,一个记者提问外交部长王毅:“外长,对近来侮辱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等‘精日’分子挑战民族底线的行为,您怎么看?”

王毅外长驻足倾听,听完后动作很大的指着记者方向留下一句话:中国人的败类!

这是在说挑事的记者,还是别有用心的人呢?

7.阿丘的错在过于使用新闻文化里的含蓄,被人会错了意,被别有用心的人抓住了把柄放大了,文字狱。外交辞令和新闻传播的措辞有巨大不同,隔行如隔山。

8.台湾的邱毅的回应也没大问题,原来他的初衷是怼台湾“别有用心”的张雅琴的。这种回击,要用出口转内销的方式,有意思。

9.前几天是周总理纪念日。网上暗潮云涌,但该看的人一定能看见,看不见的人依然看不见。挺好的。其实大家呼吁和纪念的,可能是那个时代的特殊英雄和优良传统。希望我们优秀而强大。

10.阿丘还有一个错,就是有些词是禁区,一提就死,政治不正确。比如奥斯维辛,比如东亚病夫,这个无论怎么内容怎么正确,都是敏感词。长江日报那个人理论上没错,当时的武汉恍如地狱,甚至比什么营还惨,可是这两个不能相比较,一提就死。就好比这次命名不能跟SARS或中国沾边,因为对待疾病只能专心战胜它,一旦牵扯别的,注定无解。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如果父母与子女无人伦之爱,受伤受害者因为这个情感而痛苦一生,求之不得,又无法改变这个血缘关系。

这就是死结。

正确的解法是:一身负担尽数抖散在地,大步朝天,各走一边。稀泥甩到一边。

如果对方用机关枪扫射你,把你打成筛子。这时候会飞檐走壁之技又何用。正确的办法是围魏救赵,因为唇亡齿寒。

所以赵立坚的葵花点穴手,胜过耿爽的倚天屠龙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