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昨天被一个微信拉群的事件点着了,马上心情爆炸,事后复盘,觉得有点易燃易爆了,还是得改。

疯狂吐槽,一顿嘴损,突突好一阵,压力释放了。

其实明白,根本原因还是有心结,这个疙瘩越结越大,“交通堵塞”容易引发“爆炸”事故,虽然炸的快、炸的爽、炸平了,但破坏力强,本质上也是在为难自己。

凌晨四点又醒了,忽然意识到前一段面的那些蠢货,为什么这么普遍。

就是哪句话: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随着年龄增长,学习能力和战斗力递减,经验值的附加值降低,人力资本的价值提升遇到瓶颈。于是中年人的价值容易被市场挤压,竞争力下降。这也是事实。

就像战场打仗,新兵的优势在于青壮年,服从性高,体能好,容易指挥。对于有经验的老兵,很多有伤,战斗力受影响,除非成为铁军,或者将领,不然极易被淘汰,退伍后下场很凄凉。

不过年轻的青壮年潜力无限,就算一张白纸啥也不懂,只要经过良好的训练,仍然有很大潜力成为可造之材,而中年人性格习惯养成,除非进取心强、肯吃苦、善于学习,不然容易固化,甚至趋利避害成为逃兵。

所以,人生这场修行,注定是条荆棘路,怎么走、走多远,全靠个人。

因为他们的存在,你才无法完全自主的处置自己的处女膜

烧伤超人写了一篇文章《因为他们的存在,你才无法完全自主的处置自己的处女膜》,提起最近一条特别热门的新闻。

这两天,一个女博主讲述自己看病经历的微博火了,截止到10.8早上,这个微博已经超过十万转发,阅读量估计早已经破千万了。

这位年轻的女博主被确诊子宫内膜息肉,需要做一个简单的小手术切除。但是,为了做这个简单的小手术,她先后经出入3家医院,换了5个医生,经历了诸多周折。

这一切的原因,是因为她的处女膜。

当地医生建议她去上级医院,采用特种细宫腔镜进行手术,以免破坏处女膜。患者到上级医院后得知,普通手术会破坏处女膜,但只要150元;特种细宫腔镜手术需要1万元,而且自费。这位女患者属于很开明那种,觉得处女膜不值这么多钱,决定还是回原来医院做普通手术。

结果,手术前,医生多次劝阻,让她重新考虑。在患者明确表明态度坚持要求手术的情况下,要求她父母亲自来签字。最后签字同意书上还特意加了一句:“我已知晓风险,已征得我父母/老公/男朋友同意,决定手术。”

最后上了手术台,这个手术只用了几分钟就完成了。

这位患者非常郁闷:为什么这么一个简单的手术要折腾这么长时间?为什么作为一个有完全行为能力的成年人,自己的身体自己不能做主?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法律关系的“男朋友”,有什么权利参与决定自己对处女膜的处置?为什么身为女性,自己竟然没有对自己处女膜的决定权?

阿宝的身份是医生,所以站在医学伦理,医患纠纷和社会规则的角度考虑这个问题,他的结论大约是无良媒体、医闹等裹挟医院和医生,导致女性没有对自己身体的医疗处置权。

新闻中隐约提到,事主女患者大约是个不婚主义者或拉拉,她有可能以后也不会有男朋友,但当她生病时,父母、丈夫、男朋友都会行使对她的医疗处置权,但她自己并没有决定权。

这种问题的出现是一个典型的社会学样本,涉及伦理、道德、文化和法律,处女膜的问题对于女性有道德约束或影响,旧文化伦理尚未完全消失,女性有很多时候会受其束缚和攻击。

但阿宝的观点虽然冷静克制,但还是有自身立场的局限。

让父母、配偶甚至情侣签字,这种制度的起源最初是为了最大程度保证患者利益,家人的利益共同体更紧密,不能轻易放弃。假如患者进了一家莆田医院,不需要亲属签字就做了手术,因此致伤致残,家人以没有彻底告知风险并授权为由维权时,如果医院和医生有豁免权,这事对患者的健康伤害会是巨大的。法律和制度的约定和形成,有很多复杂的影响因素,如果考虑片面,将引发更多社会矛盾和悲剧,但正因为复杂,所以很难有真正完美和全面的制度,往往需要时间和案例的打磨,整个社会的讨论和监督,才能慢慢改变或形成。

法律和制度任何一点微小的进步可能都有无数血泪的代价。看了金斯伯格大法官的电影,这一点感受特别深。历史不是一直进步的,在很多情况下经常倒退,这种例子极其常见。有个英剧《法律与秩序》,之所以多年高分,实在是剧中力透纸背的很多故事不仅来源于生活并高于生活,还有很多深刻的思考和启发。

美国没有处女膜的伦理问题,但是生育自由比国内更差,受文化传统的约束及宗教影响,甚至影响法律形成倒退。这两年美国有些州废除了堕胎合法化的法律,因此《使女的故事》这类美剧应运而生。《美丽新世界》里的人类社会等级分明,不允许恋爱,只允许交配,繁殖也要接受宗教机构统一安排,不允许自由婚恋,更不允许跨阶级和种族的婚育。

我们古代社会的人生哲学常常感慨人生苦,找出当年他们的思考和智慧,细细品味一下,的确真的如此。

上次陪小高和小胡去医院查近视,有个男患者跟医生大发雷霆,因为做了很多检查,医生沟通的话不多,也没达到他的预期,他很生气和焦虑跟医生吵起来了,最后撕掉了检测报告扔了一桌子。医生很委屈。当时大家看着不知道要怎么办。

后来回来想起一个事情,有个男子腹痛去医院看病挂不上号,只能挂了一个接近但不太对症的内科科室,接诊医生一看不对症,正想建议他挂胃肠有关科室,患者跟医生求助说实在病情严重请帮帮忙,医生看患者不像撒谎而且的确很痛苦,就开了检查单让患者去做两个不太相关的检查,因为病情紧急没有时间解释,好在患者家属很配合去做了。检测结果证明的确不是那两种疾病,根据排除法,因此医生果断判断应该是中毒,赶紧送去急诊科室对症抢救,果然患者病程迅速十分凶险,由于治疗及时,患者很快转危为安,如果这个医生转诊没接,患者可能很快就病危甚至死亡。

事后回溯病历发现,患者职业是程序员,工作较忙,不在外面就餐,但是前一日叫了外卖是烧烤,大约烧烤的肉里有鼠猫狗等动物肉,其中动物因鼠药中毒而死,因此患者使用后二次中毒。幸亏接诊医生使用排除法,不然去胃肠科的常规检测也难以确诊,也会耽误治疗时间。

所以医学科学很难,医生们作为专业人士饱读医书,现代医学尚有极高的误诊率,普通患者缺少医学常识,错误的理解和认识,加上当局者迷,容易引发很多问题和冲突。

如果换作其他行业,可能比医学更难,但人们往往不这么钻牛角尖,因为那些往往不关生死,解决不了也可以慢慢来。医学有关生死,大家要求极高,所以必须有极高的专业水平和道德水平才能从事,往往还需要更高的视野和格局。

处女膜和医疗处置权是两个问题,但涉及女性婚育伦理,社会习俗对女性的制约不是医生医院能解决的问题,所以现在引发社会大讨论挺好的,发现问题并充分讨论,就会离正确的解决办法更近一些。社会进步,都是这样艰难的推进的。

别否定自己,你特别值得

看到一句特别暖心的话,送给稍稍不那么自信的你我他:

别否定自己,你特别好,特别温柔,特别值得。

——开心快乐每一天。

1

跟二姨、二姨夫、老舅、舅妈、四嫂、大姨聊过之后,倍感温暖,他们很爱我。

忽然想开了,就像十年前一样,人生又走向新的转折。

2

西安聊了很久,就像把自己过去的一切不容易都倒空了,坦然面对有拼搏有脆弱的不完美的自己。

3

涤生推荐了一首歌Vega4《Life is beautiful》。

Life is beautiful,but it’s complicated,we barely make it.

We don’t need to understand,There are miracles, miracles.

Stand where you are.We let all these moments pass us by.

It’s amazing where I’m standing,There’s a lot that we can give.

This is ours just for the moment,There’s a lot that we can give.

4

忽然发现《亲爱的自己》大结局里有演员王阳,他饰演的配角苏立行跟张芝芝求婚了,有人在b站上做了混剪,BMG是慕容毓的《你有没有见过他》。

一剪流光未曾剩许多,只有大雨中才敢放声歌将许别人的花开还我,要我说他未比时光还利落,曙色投身进长夜梦意外的我。

愿世间的美好与你环环相扣。

忽然想到为什么喜欢绅士风度的王阳这种演员,不仅是能入人艺的专业素养,还有人品、德行和价值观。与其说就喜欢这种风格看起来的理想主义,不如说我也是这种人,而且配得上这种同道中人。

4

所谓人生,不过是一场求仁得仁的修行。

特朗普和梅拉尼娅确诊感染新冠

今天的突发新闻,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梅拉尼娅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特朗普在推特上首先发布信息表示确定感染新冠病毒阳性。

太魔幻了,英国首相和美国总统全部感染新冠病毒,这两个大国,一个绥靖政策号称群体免疫,一个放纵疫情拒绝戴口罩,一会鼓吹奎宁等神药,一会鼓吹饮用消毒剂,导致国民感染众多,损失惨重。还有巴西总统也曾感染新冠,这家伙号称热带特朗普。

美国方面公布,若特朗普病重,副总统彭斯将代替他行使总统职责。如果彭斯也感染了,而且无法履职,那么将接替他们暂理总统职责的恐怕将是美国众议院的议长南希·佩洛西。

特朗普可能是被最亲密的高级女助理霍普·希克斯传染的,后者日前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他们一起乘坐飞机参与当地时间9月29日晚间的美国大选首场辩论,在作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特朗普仍在辩论中质疑戴口罩的功效,并嘲笑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戴口罩。

但其实,特朗普早就知道口罩的作用,也知道新冠病毒通过空气传播,但是可能因为利益集团及连任需要,只能抛出一个又一个愚蠢的言论及政策淡化疫情,并放纵传播。

不过很诡异的一点是,特朗普没有在前几个月美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感染新冠,反而全球疫苗都出来好多款的时候声称感染,中国都有三款新冠疫苗进入三期临床了,美国也早有疫苗和抑制剂了,总统没打?

不会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公开的吧?苦肉计?

刚才看到复旦大学陈平说,特朗普和拜登都老了,只要有一个人临时感染新冠,就会出局。

他的原话是:“所以我不会像李肃那样预言,特朗普肯定赢或特朗普肯定输,第一个意外事件是特朗普和拜登都老了,所以只要有一个人临时感染上新冠病毒,或者临时出现症状,那当然就出局了。第二种可能性,特朗普铤而走险,我认为现在制造朝鲜和伊朗的冲突,都已经改变不了美国的舆论了,唯一可以制造舆论的就是南海。”

据说美国今年大选的十月惊奇多半跟中国有关,给中国上的“眼药”可能是印度摩擦、朝美建交、台美建交、南海热战,中国的“回礼”可能是疫情有关或海外用兵问题。

之前热议的美国大法官之争出现的太早了,应该只是热议,真正的十月惊奇应该是月底要官宣选举结果几天前才公布的大杀器。

特朗普真的不会赢得这次的美国大选吗?如果他的确真的感染了新冠,那可能就真的出局了,因为这病一个月好不了,一个月内却要定总统了。拜登一定会盯着特朗普的健康情况及抗疫失职猛攻,特朗普下个月会突然宣布痊愈来赢得选票吗?陈平肯定推演过特朗普突然宣布痊愈而支持率提高的情况,不知道这届总统谁能当选,不会过几天拜登也宣布中招了吧?

最近美国纽约新冠感染率又在飙升,欧洲感染率也在增加,秋季疫情又来了。

特朗普刚参加完首次竞选演讲就公布感染新冠,后面的选举演讲很难参加了吧,这是出局了吗?还是党内已经扶持替代者了?

不过美国疫情飙升,要想让总统感染,如果是内部人,总归是有办法的。如果有里应外合,那就更乱乎了。不会是后院放火吧?比如对检测试剂上作点手脚?

英国首相鲍里斯和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在感染新冠以及恢复后,民意都得到了大幅提升,人们普遍倾向于同情病人且认为能够战胜病魔的都是英雄。

特朗普宣布感染新冠阳性的推特后,美股期货大跌,不会过两周后他就宣布战胜新冠了吧?医生说特朗普要一周以后才能出现症状。难道这是竞选策略吗?

最近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突然打起来了,据说原因是纳卡地区的争议问题,这个武装冲突发生的时间节点很诡异,土耳其支持阿塞拜疆,土耳其和亚美尼亚接壤,但是两国因为历史原因关系极为糟糕,土耳其奥斯曼帝国时代,土耳其曾对亚米尼亚大屠杀,而且土耳其与阿塞拜疆的人口同宗同源,民族及文化更接近。而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都与伊朗接壤,土、亚、阿都是伊朗北部邻国。

阿塞拜疆富,亚美尼亚穷,土耳其站队阿塞拜疆,打的亚美尼亚非常被动,俄罗斯已派军支援亚美尼亚了,但吸取了历史经验,这个可能也不代表完全站队亚美尼亚,亚美尼亚两面派,支持它容易被坑,俄只是介入这场冲突。而且俄罗斯的疫情也很严重,感染人数全球前几名,不知秋冬后是否会恶化。美国的态度很明确,只要亚阿都反俄就会支援他们,搅乱此地区局势以加强控制力。

新闻分析称:正在为11月初的大选到处拉票的美国特朗普总统,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有可能增加国际得分的机会,已经公开表示有可能与地区伙伴一起介入此次冲突。除了大选因素外,对美国来讲高加索的地缘战略价值也是巨大的,利用得当的话它既可以牵制俄罗斯,又可以打击伊朗,所以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冲突也有可能成为美国介入高加索事务的抓手。

如果美国军方又要发战争财,肯定希望出兵干预亚阿冲突,或者卖军火给这地区,但是巨额的军费支出加上美国疫情又在飙升,近期疫情飙升需要很多财政资金,特朗普这个大总统的也的确是很难做。的确资本主义政府没啥人真正关心底层人民的生活,如果这个乱子再持续一阵,美国的内乱还会继续,前一段就有黑人女护士之死的官司的游行,过一阵可能还有别的骚乱。

俄罗斯的实力不容小觑,这种级别的混乱,不会是单一偶发的。今年的秋冬还会继续很难。

据说我国半年来在加紧屯油、粮、矿等战略物资,倡导节约粮食和控油用量可见一斑,边境、南海等日趋紧张,一促即发。只是双方都在一边疯狂试探,一边努力克制而已。下棋如作战,瞬息风云万变。

这轮新冠疫情就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全球感染人数、死亡人数早已经超过1918西班牙大流感了,这个事件注定写入人类历史,写入教材,每个人都必须要学习的惨痛又宝贵经验教训。

其实这次传染病大流行,很多人早就知道。盖茨基金会早就呼吁多做准备。而且近几年的好莱坞影视作品的科幻题材和现实题材以后有很多这类的作品。

比如《切尔诺贝利》就是表现官僚主义在这种公共危机下的错误决策导致的重大悲剧。

比如《血疫》展现的是当年埃博拉病毒的实验室泄露后对整个城市、社区、医疗、卫健、军方的协调和响应过程。

比如《指定幸存者》展现的是在重大安全危机发生时,政府最高权力机构如何应急启动继任者并接管政府日常工作。

比如《末日孤舰》表现的是全球发生疫情大流行,一艘航空母舰接到一位南极做实验的女科学家后,研发疫苗后如何分发,各种乱象。

就像《生化危机》系列电影在非典发生前一年上映并引爆流行,《血疫》和《切尔诺贝利》也是今年新冠发生的前一年(2019年)首播,如果这场危机真的是人为引发的潘多拉危机,那真的是太可怕了。

不过人类并不容易被全面摧毁,中国精神加中国力量产生了中国奇迹。在全球疫情开始秋季第二波流行的时刻,中国的国庆节加中秋节,国内生产生活全部正常运转,5.5亿人次的旅游出游,这么大规模的人口流动是一种自信,美媒都羡慕了

吃一堑长一智,感染过新冠病毒的英国首相约翰逊,在鬼门关创一圈领教了厉害之后,10月1日说会根据需要“毫不犹豫”加强防疫措施

不过国庆中秋期间,气温下降,秋季疫情防控的压力很大。最近海关又陆续在港口冷库检出病毒,广西防城港冷库地面检出新冠病毒9月23日青岛港口的两名装卸工核酸阳性,冷库食品环境检出51个阳性样本。

9月25日海关总署在巴西冻带鱼检出新冠病毒,10月1日海关总署在巴西去骨牛肉的包装检出新冠病毒。

9月14日云南边城瑞丽紧急封城,通报确诊病例行动轨迹,是从邻国缅甸偷渡回来的感染新冠的边民。全市九万多人全民检测核酸,一个不落。

9月29日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区出现疑似炭疽病毒

多地出现同一幕,十一期间多地车站迎来客运高峰,被称为迟来的春运

补,10月3日新闻,特朗普出现低烧鼻塞等症状,乘坐直升飞机前往医院治疗。

又补,新闻说特朗普用上瑞德西韦了。大总统真是用生命给巨型药厂做广告啊!不是说瑞德西韦没啥效果么?但愿别把这个73岁又偏胖且有轻微心脏病的老爷子给耽误了。美媒称美国死亡人数远超过官方统计,据估计死亡人数有26.3万人,而美国官宣的死亡人数只有20.8万人,这还差挺多的。

但愿特朗普老爷能很快恢复,这么多顶级御医,只要老爷不彻底得罪影子政府,应该死不了。但是保命的代价可能也很大,如果能连任总统会有更多疯狂的举动,如果拜登当选,那更糟了,索罗斯资助拜登,老索可以资助了不少颜色戈铭的,一直在港港搞破坏,幺蛾子多的很。

现在回想一下,上届大选出现的关键时刻冒出来邮件门和通俄门,希拉里老太太与首位女总统的历史记录失之交臂,可能不知谁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总之,强大的干预力量不希望希拉里当选,让看起来最不可能当选的特朗普老爷当选了,俄罗斯虽然不那么富有,但国力还是很强大的,居然能干预美国大选。美国在中东打了那么多战争,居然反而肥了普京大帝,肯定互相眼红很仇。

方方日记和“我们正在经历历史”

2020年武汉新冠肺炎疫情,如此惊心动魄,影响全球。

武汉女作家方方奶奶,写下的《方方日记》,已经成为这段时间最真实鲜活的民间故事,每日记下历史。

从3月9日开始,8天时间美股3次熔断。

这样的历史,连巴菲特一生经历89年的风风雨雨都没经历过这样的跌宕。

昨天微博上最热门的段子就是美股今年第三次熔断,工具都用完了,只能拼刺刀了。

从方方日记发不出去的文章《方方:借陆游三个字:错,错,错 (3月16日)》里看到严歌苓写的一篇文章《借唐婉三字,瞒,瞒,瞒》,已经被删了。

还提到昨天被禁的2019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秘鲁作家Llosa

据说起因这位八十多岁老爷子发了一篇关于疫情的评论文章。由于是西语的,没仔细看内容。据说涉及了评论“病毒国籍论”,以及偏见。

方方说,记得前几天看一篇文章,文中有这样一句形容作家的话:写作的最基本、也是最高的使命就是为了战胜谎言,见证真正的历史,恢复人类的尊严。

本能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应该不是偏见,还有别的。

搜了一下,果然发现微博网友说:

@magasa:按Llosa自己的话说,他年轻时最早对共产主义失望有一个美学的原因,觉得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扼杀幻想,让文学变成宣传,像《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实在无聊。

@黄韬_光华法学院:Llosa在年青时曾经是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者,之后对Cuba的五次访问以及和Castro的交谈令其对共产主义的幻象破灭。

原来未必全因为批评疫情或传播偏见,而是因为批评制度。

老头全文的主旨是批评瞒报带来的后果,不满文学的基本使命和最高使命被抑制。

能理解组织为什么封禁,也能理解老头为什么这样说。不确定老头现在的政治立场,不确定他说这话到底有没有动机。

在哪个世界

昨天跟孙医生聊了一天,关于处理小黑冰箱的事情。居然商量了一整天,今天还要继续。她说:太浪费时间了。

我安慰她说:我们正在经历历史,百年不遇。经验都是在斗争中成长的。很多知识千金难买,只有经历,才能成长。

我说:咱们两个这么聪明的臭皮匠,遇到这种事尚且如此商量才有最佳结果,以后再遇到这种事就有经验了。

她一下子开心了,就释然了。

我们真是转世的姐妹啊。

我惦记她,她关心我。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2月6日开始陆续做了一件事,没想到第二天看新闻就有剧烈的反应,吓了一跳。居然还在某些官方通告看到了隐晦的感谢,也算成为历史中一点小小努力吧。

写博客的人快消失了

因为昨天老顾说起饭否又火了,因为老王总在用,所以一批老ID还经常活跃,有ID把老王的饭否逐条搬运到twitter上,估计是写了个脚本的机器人。

看到猛禽居然也在饭否经常活跃,想起当年他的博客上有很多奇怪的信息,比如药丸的种类和成分,夜店洗手间捡尸的内幕,看起来应该是从天涯之类的bbs上搬运的,一边吃瓜一边吃惊,一边好奇发帖人这是真实的经历还是编的,好奇了很长时间,后来网络信息管制严格了,猛禽博客上这些帖子就被删掉了。

忽然想起当年著名的博客几乎都消失了,keso、和菜头这类的大博主也不写了,他们可是很早的一波大V,比现在的网红要有文化的多。于是注意点开自己的友情链接里的这些曾经很喜欢的blog,结果发现一大部分网页失踪,一部分日志停留在几年前,只有阮一峰还在坚持。

不容易啊。

不过好奇阮一峰是做什么工作的呢?是大学老师或研究所做科研吗?感觉他有很多时间,而且很稳定,所以可以几年如一日一直写下去,主题和品质都很稳定,超级能坚持,真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