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的快与慢

昨天签了一单。

果然,并没有很开心,反而很有压力。

大下雨天,在别墅区散步,大雨,在旁边的凉亭避雨,奥黛都湿了。

还是太急了。

在听网易云音乐,听到一首鲁多维科·艾奥迪《Primavera》。

有人评论说:你跑的快,耳边都是风声。你跑的慢,耳边都是闲言碎语。

早上在听《人间正道是沧桑》的插曲《奔向黎明》和《篝火旁》,这两只曲子真美。

原来白司令牺牲的时候也是这个配乐。

时间久了都快忘记了名字。

江奇涛的剧本真好。

瞿霞、瞿恩、立青、白司令,都是特别鲜活的人。

张黎有两部神作:《大明王朝》和《人间正道是沧桑》,尤其后者,有情怀、有高度,思想性有深度。

市场经济这么多年,社会文化发生了很多巨大的改变。很久了,再次感受到信仰的魔力。

最近吴亦凡这类没有作品的偶像经常翻车,想起红街的时候,那时候我们都非常崇拜高手,高手过招,神仙打架,看着都是享受。

人应该在喜欢的地方呆着

《我在他乡挺好的》第五集,嘉姐讨公司债,债主演苦肉计,还点了一瓶非常贵的酒让嘉姐埋单,嘉嘉很郁闷,把酒都喝了,然后偶遇欧阳。

醉酒的嘉嘉被欧阳送回家,一路上嘉嘉说起北京的包容性,喜欢留在这里,但也会想家。然后强调了两次:人应该在喜欢的地方呆着。不然,图啥?

换组了,中午吃饭很郁闷。

下午虽然乌龙,但是聊了一会,果然有个格局,不一般。

的确呀。

真正的英雄,是在夜半人静时,把受损的心掏出来,缝缝补补再塞进去,眯上一阵儿,醒过来再拼命苦干的人。

中国文化的精神是“君子自强不息”,不是躺平。真正的英雄,是在夜半人静时,把受损的心掏出来,缝缝补补再塞进去,眯上一阵儿,醒过来再拼命苦干的人。

——《复旦教授:当初脑子一定被驴踢了,不然怎么会上这帮龟孙子的当》

杨泽波复旦哲学学院2021届毕业典礼的演讲

很喜欢那一类拥有独立人格的人

生为冰山,就该淡淡地爱海流、爱风,并且在偶然接触时,全心全意地爱另一块冰山。——王小波

“很喜欢那一类拥有独立人格的人。懂得照顾自己,在事情处理妥帖后能尽情享受生活。他们不常倾诉,因自己的苦难自己有能力消释。他们很少表现出攻击性,因内心强大而生出一种体恤式的温柔。他们不被廉价的言论与情感煽动,坚持自己的判断不后悔。喜欢这些人,也因他们并不在乎别人是否喜欢他们。”

@南浔浔m:我的钢琴老师说,一个喜欢听轻音乐的人,是一个需要时间与自己独处的人,也是需要借助轻音乐来进行思绪沉淀的人。这样的人,很有气质,温柔,大度,有爱心,他会去倾听。当然,他可能是个沉默不善言辞的,但他的内心世界一定很丰富。但这样虔诚的人,也一定在等待着这样的另一半,相濡以沫,温暖一辈子

盔甲与连衣裙:对自己温柔一点

对自己温柔一点,你只不过是宇宙的孩子。与植物,星辰没什么两样。——麦克斯·埃尔曼

昨天因iPad使用问题跑去找文娟,其实是本能反应,有点冲动了。以后做事情前需要更克制一些。昨天带客户的确没安排好,因为之前累积的不信任导致无法求助,十分被动。

跟阿来聊了会,他也替鸣不平。不过某些结果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

阿来说我和他们越来越像,忽然发现的确受到影响,成为不喜欢的那种样子。

有可能是逼到墙角的本能反应太过激烈,有时受伤之后会怀疑自己,最近这一点挺突出的。

最近能明显感觉到成长很快,遇到和暴露的问题也很多。独立性增加了,合作需要重新磨合。

放轻松,接纳不足,做好当下。

以前医生救人是不看基因的——《灵笼》。

不能太理想主义,降低预期,适应变化。

世界上最讽刺的事:一个差点做出电灯的人造出了机枪。但是,他也开办了世界上第一个游乐场。

有时应该穿盔甲,有时该去穿连衣裙。

头盔和防弹衣都不能保护士兵,和平才能。

看到网易云音乐上有人说:喜欢《Soldier》这首歌的人可以去听听《Poacher’s Pride》和《White Knuckles》,相信我,不会错的。

“她脱下少女的蕾丝裙摆,梳起高高的发髻,放下手中的洋伞,手持古老的权杖,一步步走向森林深处,藤蔓为她指引前方的方向,落叶为她铺展脚下的道路,风和鸟为她歌唱,而她只是扬起嘴角,世上的花就都开了。”

“当你带上王冠的那一刻开始,你将不属于你自己,你是我们的最高意志,我们以你为荣,你将在这冰封的万里雪原放声高歌,风带动你的裙摆,随着风的轨迹起舞,少女的歌声仿佛最温柔的月光,撒向整片雪原。可终究,你只能享有这万里雪原与这无边的孤独。”

慢慢变好,才是给自己最好的礼物。

虚无是一种状态,而荒芜是一个过程。

最难过的时候不是哭的最惨的晚上,是忍住没哭的那个晚上。

世界上有六十几亿人口,但在某个时刻,只有那一个人,能够抵得千军万马,四海潮生。

因为你是朵花,才会觉得春天离开你。如果你是春天。就没有离开,就永远有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