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捕手与有趣的灵魂

做了一件很扯淡的事。

昨晚莫名其妙给一个意大利小哥做了好半天的心理辅导。

声音是不错,但是被主动问:我的声音你喜欢吗?

这种太像诱惑了。不是正常人。有点讨厌。

然后表现冷淡,他也听出来了。不过礼貌之余没有挂断,然后,委婉的表达了讨好型人格的评价。他果然说,感情出了问题。宁可在楼下车里坐着也不肯回家那种。

这种还挺常见的。

然后吧,忽然就快速切换到心理治疗室模式。就跳到了对面,很客观的讲一些侧面的感受和认识,作为开导吧。

太奇怪了。善良而已。

聊了半天,他致谢,我挂机。

临挂机之前没忍住,指出对声音诱惑的反感。

可能作为一个很奇怪的人,聊天的目的就是聊天。聊,耳卯,只聊天,不聊地,不聊人和事。

作为曾经的小唠神儿,偶尔还是能捞到几枚棋逢对手的。比如河北柴培云,比如星际大智,比如同仁摄影师,比如盛天骐。

很多年前聊天,就很讨厌三句不到就开始查户口。后来发现大家只是用现实中聊天的经验,在虚拟世界里丢手绢。一旦产生好奇,就忍不住幻想对方是个什么样的具体的人,忍不住想拉近时间和空间的联系,回到现实世界。

难道没人觉得好好的花式聊天可以很有趣吗?

可能更多人追求的是现实世界里的亲密关系,看得见,摸得着,有温度。但绝大多数现实生活中的关系都是狗屎,衣冠禽兽、道貌岸然而已,还不见得如虚拟世界里真。

认真聊天,跟对面是机器人or一条狗有关系吗?

大约烤箱和冰箱都是不受欢迎的。电饭煲才是不可或缺的家常必备。

哈哈,要么是咱太奇怪太淘气,要么是这个世界太精彩。

跟盛天骐说,这几年最大的感受是,聊天也是一项高级技能啊,有段位,有等级,还有大法,哈哈。

他说,什么是大法?

我说:攻心为上。

然后扔过去一首蔡琴的《被遗忘的时光》。

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

这就是攻心为上大法。

哎呀,还是太皮了,跟十几岁时一样皮。。。

这把年纪还如此,会不会有点幼稚?

不过,幼不幼稚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

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

侃了一个通宵

本来想刷一下睡了,结果聊了六个小时,天都亮了,也是破纪录了。

星际大智,真的很像。最后聊到番茄炒蛋,北方菜,冬天吃什么,饮食习惯和下厨习惯。终于接了地气。

啊!天亮了。

改完东西,碎觉。

醒来,开启新的一天。

中午醒的,做了炒饭吃了,下午又聊了一会,出去公园走了一圈。

挺神奇的一天。

仿佛星际穿越。

偶尔生活需要一碗鸡汤

《读者》上有一篇文章提到一段话,说:

青年作家魏思孝说过一句话:总有一段难熬的日子,让你自我怀疑。

不过当你再经历多一点,会发现,那只是生活的常态。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2019成年人生存潜规则:有一种天生的英雄,是撑起生活的人》

然后有人在这里评论:偶尔生活需要一碗鸡汤。

说的真好。

如果你委屈了难过了,不妨就大声哭一哭,然后继续做该做的事,走该走的路。
这世上本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可成年人的世界里,那个临近崩溃阀门的值,却大多相近。

太宰治在《人间失格》里说:

在所谓人世间摸爬滚打至今,我唯一愿意视为真理的,就只有这一句话:一切都会过去的。

从前有一句特别流行的话叫:你要拼尽所有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

这话听起来也很《读者》,也很心灵鸡汤,不过这也是实话。

当年小习说我说话有着一个浓浓的大碴子味,还忍不住笑,笑的我莫名其妙。他也说过我说话的方式或分享的内容经常很鸡汤,当时不理解这话什么意思,倒也没生气,但记住了这两句话。

直到有一天在旧手机里听到自己无意间录下的电话录音,口音的确很严重,冷不丁听还的确很有喜感。当年经历的种种不易,的确没少给自己灌鸡汤,这话说的也没错。

有一首歌叫《drink for two》,收藏在虾米里起名《单曲循环100遍》的歌单中,这首歌,喝两杯的不一定总是酒,有时也是鸡汤。

yanjie儿子肺炎,也被传染重感冒,俩人一起去医院。

yanjie说:

晚上带儿子医院输液,旁边是一个爸爸带儿子,别的孩子都两个三个家长陪着,然后听到这爸爸打电话,估计家里老人快不行了,中年人真是不轻松啊。

看的出来他特别难办,和老家人通话后,很快就和一个朋友通话,我猜可能想让朋友帮忙照顾孩子,结果这朋友也重感冒特厉害那种。

我儿子肺炎我也被传染了,扁桃体肿了,昨天烧的厉害我自己睡,半夜嗓子疼迷糊中开了准备的脉动,早上起来发现地板都黏糊糊湿乎乎的,原来我喝完拿着瓶子没盖盖子,睡过去了,全洒了。
这时候你想想,一家人如果都能身体健康真是太重要了

许知远采访木村拓哉

前面几期《十三邀》都显得许知远非常油腻,停留在上一代文艺青年精神偶像的神坛上,端着不肯下来。尽管二十年过去了,许知远的说话风格就好像在tvb的综艺节目上坚持讲上海话一样拧巴。

不过文化人有一种特别的语言表达方式,就像家常菜的抖音短视频要用舌尖体来做解说。

直到这一期许知远采访木村拓哉,发觉他也很紧张,但木村的防卫性也很强,套路不一样。

许知远问木村对爱情的理解。木村笑了,然后很认真的回答:爱不重要,爱要先考虑对方,这才是爱吧。恋爱的时候还是觉得自己是第一位,但是升华到爱之后,最重要的就不是自己了。

这就是木村理解的爱。想起当年,大约十几年前,师兄也这样说过。我当时的问题是结婚后最大的变化,他想了一下说:就是先考虑对方,第一反应是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问题。

许知远也很逗,问木村,如果把这种对爱的理解对年轻人说,他们会听吗?

木村又笑了,说:可能没法接受吧。而且这只是我的看法而已。对年轻人来讲,如果他们的恋爱观由我给他们画上框框,你不觉得奇怪吗?他们的恋爱观是他们自己的恋爱观。我觉得还是不要插手去管比较好。

然后许知远说,当木村说到爱情的时候,自己的耳机那时候刚好没电了,没听到耳机里的翻译,然后编导说休息一下,顺便换个耳机。

然后木村也忍不住笑了一下。

大约平时访谈节目很少这么严肃的讨论这种有的没的问题,而且木村的个性和敬业,跟这种“矫情”的许知远想要的答案往往是不对路也不会容易对路的。

但是因为这期访谈,彻底对许知远改观了,他的确放下了架子,努力在跟上时代的变化,努力接近年轻人,以及现在的文娱规则,不那么油腻矫情了。

许知远最近出版了新的《梁启超传》,作为作家,严谨和作品,不仅仅是浪子、才华和个性了。

话说90后和00后可能已经不再喜欢木村拓哉了,觉得他可能比自己的父亲还老。木村拓哉虽然说不惧怕衰老,但他的自信体系,却不再神秘和高冷。新的时代来了,木村和窦靖童拍摄的优衣库广告非常酷,不知对年轻人影响多少。

这是一个新的时代,很魔性,也更具有新的独特美丽。

忽然发现,这样的许知远,也很可爱。

木村依然很帅,但貌似已经到了我们父辈的年纪。出道30年,很专业。许知远的问题呀,很许知远,搞的被采访者觉得难以回答。这考题太偏门太刁钻,不仅难以取悦,还难以超越,一个没接住,就尴尬了。毕竟嘉宾是被动配合的。

宫羽田:你眼里只有胜负,没有人情世故

早上起来,忽然理解了电影《一代宗师》里那句台词的真正意思:你眼里只有胜负,没有人情世故。

电影里章子怡的父亲王庆祥饰演的宫老爷子宫羽田,对章子怡饰演的宫若梅,在比武擂台前说的一句话。

懂得人情世故的宫羽田,功遇天,懂得提携下一代小拳种大格局的年轻后辈叶问做接班人,懂得压制本门派武功高强但格局太小的大徒弟马三,懂得平衡同门做“里子”的师兄赵本山,懂得开明让女儿不要搅入武林浑水误终身,懂得放下仇恨放眼未来,懂得牺牲自己点化世人。

老猿挂印回首望,关隘不在挂印,而在回头。这种反思和谦卑的精神,的确格局很大,有更深的哲理。

你的眼里只有胜负,没有人情世故。

忽然明白了这话里人情世故的含义。老英雄宫羽田在遇到大时代下本行业衰落,国家兴亡,个人恩怨情仇,群龙无首会一团乱打,他的心里不只是本门派,还有包容灶堂里的新柴,提点后人垫招服众,通过比武,把叶问扶上新一代武林宗师的地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这胸怀,堪比培养多代世界冠军的金牌奥运教练了。

惩戒冒进的马三,提醒他“刀的真意不在杀,而在藏。”但马三眼里也只有胜负,而且还会来阴毒的,下手太狠,原则性也不强。最后把马三逐出门,马三下狠手,宫老爷子却留了情,自己被重伤,给马三留了命,功夫也没忍心废掉,都是人情世故。

章子怡饰演的宫若梅,一心为父亲报仇,功若没。父亲死前遗言不许报仇,宫若梅没有遵守,结果奉了独行道,一身功夫为复仇而成了绝招,彻底灭绝了。当年《倚天屠龙记》里灭绝师太为情复仇也成了灭绝,这儿女情长,一旦结怨,就是死疙瘩,至死方休。

武侠小说里常讲恩怨情仇,也深深的刻画江湖的处世之道,人人争霸的武林盟主,代价太大,但这种乱流搅入历史的洪流,不想称霸的小人物有时反而被推上武林盟主或最高领导层(郭靖、杨过、张无忌),这种哲学有点像上善若水,水至柔却致钢,君子不争以争。

难怪顶级武学讲究的不是武功技术和招数套路,而是强调心法,强调内化的修炼。

武侠江湖如此,世俗社会也如此。

终于明白“你的眼里只有胜负”,这种功利心,明白“没有人情世故”,这种同理心。

原来这句台词还有这一层意思。

果然啊,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婚姻是个黑社会

婚姻的意义,很多人有不同的解释。有人说婚姻的意义在于生孩子,继承有形财产和无形资产。有人说婚姻是有限合伙,需要经营。还有人说婚姻就是娱乐,是稳定低成本的性伙伴。还有说法是,婚姻就是一种洗脑和邪教,便于维护统治用的一种政治制度。

林毛毛在微博里说了一个关于婚姻观点也有意思,她说婚姻就是个黑社会,智者双赢,强者通吃,弱者玩完,弱智者完蛋。

虽然剑走偏锋,但也有点道理。

可惜啊,经常出现有趣的灵魂有时也变成弱智的蠢货,咔咔下崽儿不断被虐不反抗,等着被打死,简直像危急关头出现应激反应“冻僵”状态的小动物一样。

梁山好汉就是黑社会,以毒攻毒也得有道义这种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