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问与叶问

脉脉的业问很有意思,总结了几点启示。

1.业问名字起的好,谐音叶问,也有一点点向往高手的意思。跨度足够,行业职业专业的问题,都可以问。

业,在佛教里也是一个大词。万般带不走,业有也随身。

2.限免好友三十分钟免费看,是个很好的运营手段。增加稀缺感,提高分享传播。

另外免费偷听不是无限的,每天只送一张免费券。虽然偷听是跟分答学的不新鲜,但也做了创新,对于拉动日活,提高传播也是有好处的。

3.悬赏提问,可以拉动答主的积极性。好问题代表提问者的水平和资质也相对高,答主其实不全是为了收钱,也需要PR,好问题彰显专业性,除非费用超过阀值,不然PR对于牛人职人的意义远大于费用收益。

对我的借鉴意义就是:专门的牛人答主,天然会更追求追求专业声誉,会更追求优质提问者本人,而多于酬劳收益,所以动机可能更强一些。

4.文字回答,更异步,也更严谨。扑克投资家的潮汐问答社区做的也是文字回答,经常回答上百字,其实这种文字比声音更有针对性

最重要的是活的长

愉悦资本创始合伙人戴汨,在个人的公众号里发了一篇文章《A轮的常识和陷阱》,内容基于在小饭桌的分享。

他对A轮后的创业公司在战略发展上建议,要懂得创业的3个常识, 商业的2个常识和规避A轮后的4个陷阱。

文章结尾分享了芒格的一段话,很好。

查理.芒格: “你如果能告诉我哪些地方去了会死,我就知道我不会死在那些地方,我就不去,不去就活得长”。

沈南鹏谈用人,娜姐谈好市多

早上看到一篇沈南鹏的文章,《红杉资本沈南鹏:给创业企业CEO的四点建议》,他说:

带团队,我倾向于找年轻人培养,他们可能没那么多经验,不一定非得是顶级 MBA 或投行或咨询出身,但要有想法和好的商业感觉,与团队的核心创新理念吻合,再让他们和公司一起成长。

CEO 最重要的责任就是战略,定方向,然后召集一班人一起来做。买单侠的创始人胡丹曾经跟我说过美国有一家公司叫 Mint,产品出来以后,CEO 突然说完了,我现在做的不是 CEO 的工作,我做的是产品经理的工作。所以 CEO 的工作就是把握方向,就是战略,就是确定下一步该怎么做,一二三四五,往前推进,而不再是产品的形态,不再是用户体验。

CEO 最重要的角色是不断地用战略目标引领你的团队,要有强大的执行力,利用 HR、PR、CFO 去达到你的目标。

其实 CEO 不是那么好当的,定战略、重产品、带团队、算好账,一个都不能少。

是的。一定要有想法!好的商业感觉,也跟职业直觉有关,非常非常重要。

想起前两天对老板说:

关于资讯—数据库—会员,概括起来3句话:
1.目标愿景: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
2.拳头产品:质高价美的信息服务
3.核心手段:会员制和客户忠诚计划

具体方案,想了三点:

1.专业化。

内容部分要改造,现在太宽泛了,不专业不聚焦。

要打造真正不对称的信息:非常专业、非常内行。

深度跨度广度要打透打穿,真正击中用户内心,拉大和同类竞品的区别。

产品形态可能非常传统老式,比如简报或内参小册、对话访谈、直播音频等,都有传统优质经典的模式可以照抄,但内容非常精准高效。

这方面做过尝试,经验很多,有操作标准,很有信心。

这个目的是提高用户体验,让他们能便捷有效获取那些真正有价值的不对称的信息。

2.会员制。非融资部分的所有功能及内容,都是为会员专门生产的,高度聚焦。

信息商品定价出售,但目标不是利润,而是口碑和规模,只靠这个起流水,不靠这个赚利润。利润来自会费。通过提供商品性价比、又好又便宜,提供最好最难得的服务,来赢得忠诚客户及会员。最终会做成一个商品是信息服务的好市多。

好市多是会员制超市,看起来卖的是商品,但商品基本贴本出售,毛利极低,性价比极好,但真正的利润靠极高、忠诚度极好的会员会费。

我们看起来卖信息,而且要做到:卖的又好又多又便宜,销量相当有规模。但靠卖信息服务赚规模和现金流,不靠信息产品赚利润。利润也来自忠诚度极高、重复购买率极高,及续费率极高的会员制,真正的利润也是会费。有了高质会员,分层画像,针对不同人群需求,提供各种质高价美的信息服务产品,别处即使买到也不会价格这么美,而且品质太好了,效率太高了,何愁卖不好呢?

羊毛出在狗身上。芒格最喜欢的好市多模式,我们也可以效仿。

3.客户关系和忠诚计划。

以用户关系为纽带,以会员关系及客户关系为核心,为他们创造价值。

让双方像招聘网站或相亲网站一样便捷的勾搭,提高他们的信息对接效率,提高信息流通和周转的效率。让以前只能线下勾搭的信息,双方可以在线上勾搭。

好市多的会员忠诚计划非常细致体贴,但其原理非常朴素和朴实。大约七八年前,非常认真的研究过客户忠诚计划,其实就三板斧:获客,保客和回头客。

就像一个高定裁缝一样,量身定制。高定在身,这么体贴,这么完美,走到哪里,都啧啧声一片,分分赞不绝口。

不仅品质极高,低调内敛暗奢华,而且气质恰好贴近你的精髓,甚至升华你的特点。穿在身上,就像英雄美人或者艺术品,叫人瞬时沉醉。谁有那么大定力,能忍住不拜倒在这么华美无比、精妙绝伦的“石榴裙”下呢。

好市多的每件商品都很大份,sku倒不那么多,但每件商品都是精挑细选的,又好又极便宜。像高端百货一样品质极佳,但价格非常美好,甚至比正常渠道的批发价都便宜。这是因为销量惊人,因此具有极强的议价能力。据说好市多至今不卖可乐,就是因为价格降不下来。

好市多2014年的年报显示,商品卖了10亿多,会费收了20多亿,除掉运营成本和税,净利润20多亿,相当于净利润全是会费,压根没打算从商品销售上赚钱,全部让利于消费者,服务于他们。也正是这个原因,在整体经济不景气的美国和欧洲,所有卖场零售都在下滑的很厉害的情况下,好市多每年仍然能保持5-7%的极稳定的增长,超过30%的会员会升档,超过95%的会员续费率。

好市多的都会费不贵也不算便宜,很适中。只有两档,一档59美元,一档99美元,买三罐蛋白粉就全省回来了。每年贡献20亿的利润,这得多少会员啊!4000多万会员,这么多中产阶级,美国人口才多少人啊!多高的占比!还让不让家乐福沃尔玛及其他零售卖场活了?!

不过据说真的是,好市多开在哪里,方圆多少里其他百货全部被挤兑黄了,因为被碾成渣,秒杀,完全没有竞争力啊。比零售商自己去进货的批发价还便宜,大魔王啊,太可怕了。哈哈哈。

好市多保持5-7%的极稳定的增长,飞速发展的中国每年GDP的增长也不过如此!而且持续多年稳定不断增长,太可怕了!这就是复利啊!太好的生意了!

怪不得巴菲特曾经讲过一个著名的笑话——

如果有劫匪来劫机,对飞机上的两位老哥俩问你们有什么遗言。
巴菲特会说:你还是直接杀了我吧。
而芒格肯定会说:让我再讲一次好市多的好处吧!

扯得有点远。总之一句话:以信息服务为产品,又好又精又快又便宜。会员制,客户忠诚计划,为公司创造可不断累计的高价值核心资产。

第一次直播

时隔十几年,再一次当主播的感觉挺有意思的。

2003年上过一次卫视,那感觉挺有意思的,第一次沉浸式体验电视媒体的制作过程,挺好玩的,很奇妙。到现在,13年了。

这种感觉又被唤醒了。

前天被同事抓去做代班评论员,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太好玩了!

昨晚在映客上正式开始第一次个人直播。本来不抱有太大希望,毕竟不会化妆不会唱歌,形象也不够美。不过没想到直播镜头自带相机的美颜功能,效果还不错。

我昨天最高峰有近50个人看,虽然第一次播了一段时间莫名其妙掉线了,第二次直播也慢慢上升到近30人看,看我这个菜鸟大姐初次出镜。

怪不得直播那么火,市场超过600亿,还真的不一样。全民狂欢啊!跟当年电视可以直播一样,亲自参与现场的兴奋感和刺激感。昨天同事还在映客上直播苹果发布会,有5275人观看,不得了。

其实和我前天遇到的问题一样,设备跟不上,声音小,收音质量差,还有回声,解说没太准备,没策划,不太精细,配乐、配合等等都有很大提升空间。不过这些都是细节,不影响大局。第一次尝试就是玩,各种突破,后面可以完善。

昨天和小洋讨论访谈直播的策划的时候,突然讨论出了火花,找到了切入点。突然,我们找到了品质和操作的借鉴样板,那就是电视访谈节目,只不过我们是直播,而且具有极强的参与性。问过记者,对我们瞄准的待邀嘉宾了解很多,延伸到我的真正目的:产品规划和业务尝试,特别有启发。就像打开了一扇小窗,突然清新的空气、晴朗的阳光就进来了,一个美妙的世界就这么看到了。

真有趣!

今早上跟A说昨天我直播的事,他说起同事直播苹果发布会的事,突然就聊到一些关键的业务问题,比如业务优势,产品痛点,工具平台,提升空间,还有最重要的:关键问题。如何触达关键用户,唤醒、激发、活跃、参与进来,这就是运营思维的产品切入点。有意思!今天沿着这个方向再琢磨、再突破!

好开心!醍醐灌顶、豁然开朗,顿悟了。

对了,今晚继续直播,晚九点半开始,slogan是娜姐讲段子。哈哈哈。之前的“娜咋说”不够直接。

职人精神与汽车报价大全

要说理想,不是匠人匠心,而是职人,一个真正的行家,专家。

长期的浸淫,必能取得高于他人的成绩。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能够在一行不断钻研,取得一定成绩的,都可以被称为“職人”。

而「匠人」,日语里有一个词叫做「巧み」,指的就是技巧,而这个词的另一个写法就是「匠」。

可见,在日本人眼里,怀有一技之长,富有技巧的人,就是「匠」。

但是,仅仅怀有技巧不一定就是职业性,行家性质的。

另一面,我不同意张公子关于中国「匠人」低人一等的说法,中国人这件事设计的很巧妙,就说「别有匠心」。说某人在技艺上很高,就说他(她)是「大匠」,譬如梅兰芳,齐白石都是有名的「大匠」。

但是毕竟「職人」可以指专家,「大匠」才是高人。

因此,窃以为「職人」较「匠人」更深一层,「職人」更接近专家的性质。

想做的不是牛人,不是老板或总裁那种,而是行家,低调的内行。不用大红大紫、一方泰斗那样,就是行业里大老板和牛人内行一听,都知道咱这人,知道咱是把好手。甚至愿意三顾茅庐、恭请出山。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想做皇帝,只想做将军。一旦发力,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那一种。

昨天吃饭,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一大堆,虽然都是方向性的,但得到一些重要的要点。最主要的是反馈,知道了最想服务哪些人,最想要什么,创造什么样的价值(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价值创造要围绕着什么(双边关系),等等,都是方向性的。

接下来和几个同事聊了聊,确定几点:

甲方的动机很直接,高度围绕业绩和效率。
乙方的目的很现实,聚焦获取资源和人脉。

围绕甲乙双方形成贯穿上下游的关系,先起到信息中介的作用。撮合业务,保媒拉纤,类似于招聘网站+相亲网站+linkedin,可以聊天,但不全是social,经济目的很直接。

核心是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如何提炼筛选信息,如何把数据转化为信息,这是难点。围绕这个如果实现突破,就是业务,产品,和生意。

朝这个方向再接着琢磨,纵向往深了想,横向探索和试错,应该能找到价值和合适的方式。

吃饭的时候,说起一个什么话题,M突然兴奋了,那个表情就是在说:Bingo! That’s it!

好像就是说到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说起悬赏征集黄金藏宝图的那个案例。从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说起,要以互联网基因为手段,结合行业资源及业务优势,我们的最大优势就是上下游产业链的完整性,最强最全最深的双边关系和资源。

看起来,还是要做用户访谈。与运营经验结合起来,才能找到合适的结合点,做出合适的业务产品。虽然用户和客户并不太能说清楚自己真正想要什么,他们会说自己想要一匹更快的马,但get到重点在于快而不在马,我们就可以努力去发明汽车。

思考的过程就像吃包子,吃5个包子才会饱,但无法越过前四个。

上周跟方老师说产品,其实一个巨大的进步是不再拖延了,要知道第二次谈话足足拖了两周,而第三次,在第二次谈完的两天后就准时去找他了。虽然没有大的想法,没有深入。

但也许这也是好事。现在想的任何东西也许从半年甚至一季度这么短的时间来看,都是错的,也许都是前四个包子。心急也吃不了热豆腐。如果不小心吃了一个坏包子,而不能赶紧切到下一个,不仅浪费了时间,还可能拉肚子。

时间是稀缺资源,半年为期。

晚上看到劳哥他们做了直播,当日新闻评点。挺有趣的,时长一个小时,三个人挺欢乐。但是不够突出,也不紧凑,但同时在线人数达到440人,总计参与人数达到545人,作为第一次,已经不错了。

其实这就是一种业务产品,虽然还很粗糙,破绽也很多,但是一种对于信息产品的新尝试。尝试过后去粗取精,总归要产品技术提供支持。也许这种方式几次下来,就真正实现了技术产品向业务产品的转型。类似于汽车报价大全的那种产品,看似普通,起初也没那么强的目的性,但创造了大价值,大能量。只有这种常识,才能诞生。

也许我们该做个另一种汽车报价大全,标准化,规模化。类似boss直聘+世纪佳缘+linkedin,撮合双方促进业务,这是个强需求,使好用的移动端产品来提高他们的经济效率。这个方向没准有门儿。

突然发现自己的风格,是个“读”大于说的人。

需要把东西写下来才能形成思路,虽然写的乱七八糟,但只有写,才能形成思路和策略。另外,还需要需要一个对手来对话和碰撞,通过提问和反馈,刺激灵感,形成认识。

这个特点,应该算德鲁克《管理自己》,那种“读”大于“说”的那种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