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国为什么要放纵疫情呢?

米国是第一个撤侨,甚至果断撤走使馆的国家,在一月疫情早期,大家对病毒原理和危害认识不足的情况下,米国的处置如此果断坚决,就跟能预测未来一样,可能不这么简单。有可能像马航事件中米国的态度一样,他们掌握了大量的信息,而且在指挥整个事件的走向。

但新冠疫情不同,米国最终成为全世界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从结果来看,米国政府的很多策略都是在放纵疫情,也许川普知道很多信息,所以早期策略很有效,导致麻痹大意,也有可能经济及国际政治的影响,使得他为了赢得选举金主支持而放纵了疫情发展,结果无法收拾。

进入六月,因为黑人佛罗伊德之死导致全美骚乱,几十年来第一次米国全国范围内的如此大规模骚乱,这就是历史。川普下一任竞选可能要凉凉了。

看到一篇文章《三个事件揭露让人不寒而栗的bio-chem暗战真相》,讲到米国放纵疫情原因的另一种分析:

为什么放纵疫情呢?因为疫情的蔓延会直接拉升美元指数。美国拉升美元指数主要依靠打击石油为主的大宗产品价格,而这个价格直接与产地和市场有关,大宗产地主要在非洲地区,而西非地区是中国最缺乏的矿产资源的最大产区。

而马航事件的原因,文中分析说:

而同机的另外一个人BBC前记者格伦・托马斯,则要在这次世界艾滋病大会宣布一个重要信息,他们怀疑,西非地区埃博拉病毒爆发与美国设立在塞拉利昂的凯内马实验室有关,并将在世界艾滋病大会上集体讨论艾滋病和埃博拉病毒是否“非自然起源”的可能性,还将讨伐索罗斯基金会为获取疫苗暴利,不惜将……从……中释放出来……

后面部分见原文。这篇文章有一个bio-chem系列,微信公众号叫“血饮”。

从打击华为,到中国华裔科学家liubin被枪杀,到中国驻以色列大使杜伟死亡,世界病毒学家在肯尼亚开会期间突然死亡,今年很特别的大事特别多。

5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意见指出,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强化公共卫生法治保障,完善公共卫生领域相关法律法规。并且,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系统规划国家生物安全风险防控和治理体系建设。

3月8日,人民日报发文《生物安全防控,一场输不起的战争》。

祖国的强大,才是民众的保障。虽然今年经历如此大疫情的冲击,但出生在中国,总体仍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当年提出“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不遗余力培养如此多数理化的科技人才,是多么重要的远见。目前国际顶尖科研方向的重点实验室里,华人和中国籍科学家已经无处不在了,这个不是一蹴而就,在这样特殊的历史事件和历史时刻,遍布全球的华夏血液,在很大程度上保障了整个民族的安全。终于明白为什么每年春晚都有大量时段给全球华人华侨拜年,真的是哪里都有自己人,哪里都能雪中送炭。团结和统战的力量实在强大。

为什么说郭晶晶是下嫁霍启刚?

搜了一下,霍老爷子的确并不只是富豪。

很隐晦的说,原因有三。

1.三次登上天安门城楼观礼。其中一次是1964年的15周年,秘密参加,规格待遇极高。另一次是1984年的35周年。

2.非常困难时期,是他帮助打开局面。

3.去世时是国葬,董建华扶灵。建国后在他之前的几位国葬的都是教科书上的伟人。

搜了一下历史,了不起。

虽然不是首富,但居功甚伟。

比如改革开放后响应总工程师的号召,第一批来大陆投资。

比如两次申奥都出了大力,体育外交。2008年的场馆中,水立方是唯一接受港澳台同胞和海外华人捐赠建设的奥运场馆,其中最大的一笔捐赠即来自霍家。

比如对南沙的贡献。被某区长勒索了十几年。

由于之前被打压,做不了最赚钱的房地产生意,可能是这个原因,后来体育是家族重要产业。

豪门娶妻向来不是基于爱情。霍家长子霍震霆与港姐妻子朱玲玲的婚姻,其实霍老承认也有那啥的影响,当时霍震霆需要一个身家清白、教育良好,便于一同应酬交际的太太。

不过朱玲玲和霍震霆的婚姻最终还是走到了尽头。

目前看长孙霍启刚与郭晶晶的婚姻,也不全是因为爱情。还有体育,及两边高层的影响。

之所以霍老会说感谢郭晶晶下嫁,应该不只是因孙媳本人,还有郭的领导们这些娘家人。郭在体育届的影响力,可能并不亚于从政的邓亚萍。并不止是因为多次冠军。

所以,不简单。

这段联姻,希望能更长远。

为什么川总白眼圈

前几个月电视上的新闻发布会发现川建国明显白眼圈很严重。

有人说可能因为他带眼罩晒日光浴的结果。

又搜了一下,发现可能不是。因为最近疫情如此之忙,不一定有足够的时间去晒日光浴到晒出白眼圈的程度吧。

另一种可能是长期压力过大,熬夜通宵,始终处于紧张状态,睡眠不足,失眠严重,如果食欲减退营养不良,还可能导致贫血。

因为某一次参加新闻发布会,川总不停的打瞌睡,众多媒体镜头之前居然要睡着了,估计要么事务太多,要么入睡困难,或者失眠严重。

总之应该跟睡眠有关,跟日光浴无关。

为什么去打高尔夫?

美国死亡破十万了,但却去打高尔夫。被狂批。

应该知道破十万就在这几天,为啥还去打高尔夫?

因为压力大吗?

以前貌似没注意到白眼圈,近期貌似又加深了。

这届总统不好干啊!

这边厢以为十拿九稳要连任,结果导致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不知是否还能连任,据说其他候选人选票不够,可能还是他。

那边厢韩国以为要完,结果抗疫交出完美成绩单,不知卸任后能否摆脱清算,但挺难的。

NYT提前曝光的报纸头版:他们曾是我们

这场大流行,让全世界陷入一个新的历史大变局。国际局势可能因此改变,彻底走向一个新的方向。

王毅外长用最平静的语气说最有力的话:经此一役,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历史复兴的历史进程将会更加势不可挡。

外室经济学

电视剧《安家》里,郭涛客串的阚文涛老板,有个外室知否小姐。俩人买房赠予事件也很精彩,外室经济学的经典案例。有点像早前的书寓先生,这也是典型的金融工具和法律工具,可以投资,不仅怡情还有可观收益,清倌人只是消费品。六六编剧下了功夫的。郎咸平在这方面的公司操作那叫一个6,例如空姐财产案。

看到@上海滩小律师 的一条微博有感。引用如下:

小三是一种金融工具和法律工具:

做律师时间越久,越会觉得世事复杂,比如对小三最浅薄的理解是男方对婚姻不忠,可在一些有钱老男人的案件中我发现,小三是他们必须要寻找的一种法律工具和金融工具。

比如老男人做生意,常常需要融资,融资意味着用人家的钱做自己的生意,可做生意哪有常胜将军,生意输了就要赔出身家性命老男人是不愿意的,可资产哪怕放老婆名下,因为夫妻共同债务的问题,也不放心嘛,那可以先把资产放在小三名下。
这么做的好处之一就是债权人很难追债追到小三那里去,哪怕找讨债公司也没发做,小三不是配偶,不能找小三麻烦。
可这些资产主要是房子,对老男人来说是随时可以要回去的,因为这是男方在婚姻存续期间处置夫妻共同财产,把房产赠与小三也有违公序良俗。
等于说这钱债权人要不到,可老男人发现小三背叛不听话的时候却可以要,这个金融工具是不是很巧妙。

接下来再说法律工具,那就是作法人,老男人出于种种原因不方便自己去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就可以去找小三做,可以为自己免除很多不必要的风险。
现在要关一个公司很麻烦,公司没注销之前,还有很多清算责任要承担,这些法律风险防范的最佳法律工具就是找个其他人来做法定代表人。

至于小三的来源,认识的老男人说简直太容易了,一些家境不好的女孩子到大城市打工,靠自己是根本无法立足到,女孩子又容易陷入消费主义的陷阱,要么到老都做一些底层行政工作,老家又回不去,好男人又找不到,基本上无路可走。
在被几个屌丝骗骗也算认清社会了,与其做屌丝妻,不如做富人妾,老男人还能带你入圈子,老男人可以很自豪的说,现在市场上缺的是有钱的老男人,而非年轻的小姑娘。
说句政治不正确的话,那些能做老男人小三的女孩子,圈子里混的时间长了也会有自己资源,日子过的病不差,还不用为房租焦虑,真正过的一台糊涂的是找了赚不到钱还特爱证明自己的屌丝,那日子才真叫惨。
因为老男人是愿意为小三这个金融工具和法律工具买单的,而屌丝则纯粹想着压榨另外一方的一切价值。

青嵩素、连花清瘟与大明之门

医师黄继斌在今日头条讲了一个关于青蒿素和连花清瘟的故事:

今天和一个人聊连花清瘟,他口口声声说,连花清瘟是2015年才拿到的二期批文,我内心思忖道连花清瘟是2003年拿的批文啊 。
很快我就反应过来了,他说的是美国药监局(FDA)批文,而非中国药监局的(NMPA)批文。
也就是说,很多人下意识地把西方中心论铭刻在心底,他们根本不认可NMPA,只认可FDA。
是的,我们所面对的美国,不仅仅是一个地理上的国家,而是一个庞大的体系。
我还想说一件旧事。
1972年中国523项目成功提取了青蒿素,接着广西桂林芳香厂、广东海南制药厂等中国制药厂开始大规模生产青蒿素,由于青蒿素容易耐药,所以,青蒿素后来又研发出了三个延伸剂型,1976年左右上海药物所研发出了双氢青蒿素,1978年上海药物所研发出了蒿甲醚,1980年年底桂林制药厂研发出的青蒿琥酯。
那么,这些药物得到FDA的批准了吗?
显然不可能,当时由美国控制的WHO并不认可这三种药物,在全世界铺开的依然是氯喹和奎宁。
青蒿素及其衍生剂在中国临床试验效果非常好,而国外亚非拉的疟疾又疫情肆虐,氯喹和奎宁耐药株越来越多,按理说,WHO和FDA应该会尽快批准试验才对,但是中国当时的卫生管理者很快发现这是一种错觉。
但是中国缺乏外汇,所以希望能尽快出口青蒿素制剂。
他们先是找国外抗疟药的厂商合作,对方纷纷拒绝,担心中国药品冲击他们原有抗疟药的市场。
找WHO合作,谈判艰辛地谈了几年,人家却不感兴趣,最后不了了之。
实在不行,在非洲开拓市场如何?
1987年军事科学院的焦岫卿老师和邬伯安副教授赴尼日利亚推广青蒿素的衍生剂蒿甲醚,1988年时云林副教授和丁德本医师赴索马里对我国抗疟药进行临床验证,中国专家组在这些地区通过随机对比观察,结果发现中国研制的蒿甲醚在疗效、耐受性和可接收性等方面均优于氯喹。
当时这些地区正是疟疾蔓延的重灾区。
而中国的青蒿素类药物又很便宜。
那么,当地就接受青蒿素了吗?
不然。
德国药企迅速在尼日利亚的媒体上发表文章,指责中国青蒿素的质量有问题。
于是,中国专家组的工作又化为乌有。
按照现在流行的“入关学”的话来比喻,就是“大明之墙数仞 ,不得其门而入。”
最后怎么办呢?
唯一的办法就是和国外的公司合作,拿到“入关学”所指的“敕书”。
其实就是西方颁发的“许可证”。
1990年,他们找到了瑞士的CIBA-GEIGY,也就是今天的诺华(Novartis)。
最开始,中方并不想拿出自己最核心的技术复方蒿甲醚和外企合作,推荐的是蒿甲醚和青蒿琥酯。
但是蒿甲醚和青蒿琥酯都是使用了几十年的老药了,外资根本没有兴趣。
老药就意味着不能申请专利,就意味着无法获取额外利益,那么,外资为什么要耗费巨大的财力去做这个呢?
于是中方拿出了最核心的技术复方蒿甲醚。
1994年Novartis获得在中国境外的复方蒿甲醚专利许可使用权。
就这样,入关学所指的“大明”大门才打开了一丝缝隙。
复方蒿甲醚迅速被境外80多个国家接受。
当然境外销售权都属于外资。
最近,一些制剂在中国治疗新冠肺炎效果非常好,例如中医的三方三药,在铺开使用的地区,实现了低转重,低死亡,低复阳。例如化湿败毒方在金银潭医院临床对照试验入组75例重症患者,CT诊断的肺部炎症以及临床症状改善非常明显,核酸的转阴时间以及住院时间平均缩短了3天。
一些朋友却努力质疑和指责研发和使用这些制剂的专家。
说:
“若效果真的好,西方为什么不接受?他们不是生处于疫情肆虐的水深火热中吗?”
看过青蒿素及其衍生剂千回百转的故事的人,就会明白,这种想法多么天真。
在美国建立的体系中,以他们的视野观之,我们拥有的文化,创造,乃至医药,其实都不过是“边缘地带”,“蛮夷”的产物,在抗击疫情中,“做什么都是错”,除非“剃发易服”。
理解了这些,你就能理解为什么中医总是被批判。
中医被批判,本质上只是附带被批判。
中医只是西化的世界中,依然在摇曳的火花之一。
它是微暗中的跳动的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