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不让上网影响工作?看看作家怎么做

很多人电脑开机首先是三件事:QQ、微博、玩游戏。东玩玩,西逛逛,日月如梭、时光飞逝,才发现大限降至,手头的工作还没有头绪。怎样才能避免上网影响工作呢?纽约时报的Nick Bilton介绍了他和一些作家的经验。

Nick Bilton避免上网闲逛影响工作的新武器是沙漏。每当任务期限快到的时候,他就搬出一个沙漏进行倒计时,同时把手机关闭至飞行模式,断开所有的互联网连接,专心工作直至流完最后一粒沙子。

下面是几位作家的做法。

Tim Ferriss,著有《The 4-Hour Body》等—工作从子夜开始

晚上12点至凌晨5点是最好写作时间。避免互联网干扰的最好方式是当你朋友不在线的时候去写作。喝Cruz de Malta巴拉圭茶、听反复听Federico Aubele 的碟,必须是第7到第10首,然后背投一部调至静音状态的电影(通常是僵尸肖恩)。这一切都是为了避免与工作随之而来的孤独感。

Clive Thompson,《Outsmart》作者—随时切换模式,保持头脑清醒

我开始写作的时候会尝试着给当天设定一个字数目标,一般是2000字左右。我从来不断开互联网,因为我经常在写到一半的时候需要上去查一些事实和细节。为了让尽量减少在线的干扰,我远离那些典型的垃圾时间消耗(Twitter、电子邮件、聊天、漫无目的地在维基百科乱逛),这一点我通常做得很好。此外,我每天都需要换“地方”。换换地方能够让我的思维保持清醒。如果写不下去了我还会改变自己的写作模式,在笔记本电脑和纸笔之间来回切换。

Clay Shirky,《Cognitive Surplus》作者—循序渐进,每周进步一点点

有时候忙得没时间写东西,没关系,但我希望确保每周都不会留下空白,因此每到周一,我都会回顾一下上一周自己做了哪些东西。毫无进展的星期会被插上红旗,好让自己在接下来的这一周里改过自新、重回正轨。然后,每个月我都会创建一个新的文件夹,就以月份命名,然后把“活的”文档拖进去—比方说草稿、文稿的工作版本等。

Robin Sloan,《Mr. Penumbra’s 24-Hour Bookstore》作者—一日之计在于晨,写作遇阻即散步

首先,我记东西成癖。博客文章、微博、街道标记、路灯杆上的东西,零零碎碎、林林总总,通通收集。这些都是原始素材。这些最后都存到SimpleNote这个超级简单的数据库上。我每天基本上是这样过的:从早上开始写(但不像别人写2、3个小时)。只要觉得不顺或慢下来了就停。然后去散步。我要经常去散步。我解决问题、寻找写作灵感的方式就是去散步。

David Carr,《The Night of the Gun》—珍惜时间,保持专注,远离互联网

我好几个月工作之余都会写书至深夜,但效果有限。最终我会呆进林中的小屋里面,远离互联网。然后一切开始进展神速。我的屋子里面全都是书,书中自有黄金屋,有时候我会东读读、西读读,但大多数时候我会把时间花在写我自己的书。我吃喝拉撒睡全都在一间屋子里。这样的话,我醒来时只有书,睡着时亦唯有与书同眠。我把纸条逐一贴在墙上,做完一件事情就撕掉一张纸条,直到没有纸条。墙上空空如也时,写作也圆满结束了。

Via:NYT

Selectable Media让观看视频广告不是一种干扰而是获利

天下到底有没有免费的午餐?看上去这在网络时代挺多的。免费的内容,免费的应用…但本质上你在浏览内容和玩游戏时已经将自己的部分注意力有意无意地“出卖”给了那些广告,以此“换取”内容的免费使用。

Selectable media这个视频广告网络则将原本这种隐性的资源置换转变成显性的,达到更好的广告交互效果。最近它获得了来自Avalon Ventures的200万美元A轮融资。

Selectable media

Selectable media的视频广告网络能覆盖网页和应用,内容或应用提供商所要做的就是嵌入几段代码,然后就能将原先干扰型的视频广告模式转变为“奖赏型”的广告模式。

如对于媒体网站,当用户想要浏览某精华内容时,Selectable media会弹出几段广告视频让用户选择其一来观看,告知用户用这个方式可挣取积分来给精华内容解锁。应用中(尤其是游戏应用)也是如此,可通过看视频广告给游戏装备解锁或是游戏升级等。

Selectable Media

这种显性的资源置换就将视频广告乔装成了一个可让用户获利的手段。Selectable Media的CEO Matt Minoff说超过一半的用户在遇到插播广告时选择退出观看,而在Selectable Media网络里广告完成率超过90%。这个广告网络的收费模式是按完整的观看次数收费,如果用户没有完整地观看视频的话,广告主不需要为此付费。

当然类似的广告模式在下载网站中不少见,如要求填写问卷等。但Selectable media就主打视频广告。除此之外,还有别的资源置换型广告模式。如当游戏玩家通关或取得里程碑战绩时,Kiip广告网络就将游戏中虚的成就转为实的优惠,向玩家分发广告商的优惠券。

国内有这样一现象,不少智能机用户总担心流量过耗而选择在手机上关掉联网功能。这样看来Selectable media的视频广告模式不太适合国内应用场景。但它将资源置换显性化的形式值得思考,广告素材可能没变但却将原本干扰式的东西变成能获利的东西,兴许能让人们有“赚到了”的感觉。

Via TC

默多克或在加紧收购《洛杉矶时报》

据路透社最新报道:匿名消息来源透露,新闻集团高管——包括默多克的儿子詹姆斯,这个月飞往洛杉矶两次,与《洛杉矶时报》方面进行初步会谈。

据说,默多克还在看洛杉矶时报母公司论坛公司旗下的另一张报纸《芝加哥论坛报》。论坛公司正在努力避免破产命运,新闻集团早些时候跟论坛公司的债主,比如对冲基金橡树资本资产并购有过会谈。

不过几个利益相关方对此都拒绝评论。

默多克盯上洛杉矶时报的传闻已有一段时间了,收购传言源于6月28日新闻集团宣布的分拆。这次分拆将把该集团旗下出版、传媒和娱乐业务分拆成两家独立的上市公司。

长期以来,默多克拒绝接受任何剥离旗下报业资产的建议。现年81岁的默多克28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和整个家族都在坚守;我们在情感上难以接受(分拆)这件事,我本人更是经历了许多挣扎。但是,现实迫使他终于同意分拆业务:娱乐和出版业务的差异越来越大,两项业务需要各自的管理团队;娱乐业务在不断强劲增长的同时,而出版业务却在面临挑战。有知情人士表示,拆分出版业务可能让默多克收购更多报纸且不必遭遇股东的愤怒。

可以预料的是,默多克在分拆新闻集团后,将着力于通过收购、尤其是在美国的收购继续做大出版业务。不过收购或将触发监管上的问题。

路透社报道说,要收购《洛杉矶时报》的话,默多克还面临着“地头蛇”的竞争。另一些潜在的竞购者包括前风投家Austin Beutner、橘郡纪事报老板Aaron Kushnere、还有圣迭戈地产大亨Doug Manchester。

但是,就算收购成功,这对新闻集团出版业务是一剂规模意义上的强心针呢?还是又背上一大块资产包袱?新闻集团能在多大程度上整合掌控美国的报业?

Via 虎嗅网

提供电子书消费新模式,不限量订阅而非一本本购买

你可能听说过电子杂志可以订阅,但是你想过没有,原本需要一本本购买的电子书或许也可以订阅。现在,一家创业公司Oyster率先将这种模式引入了电子书行业。用户只需每月支付固定费用,就可以不限量地从Oyster日益增长的书库中挑选并阅读各类好书。Oyster称,他们要打造用户在移动设备上阅读电子书的最佳模式。

这家公司在今天宣布,他们已经获得了由Founders Fund领投的300万美元的投资,另外,SV Angel, Founder Collective, Advancit Capital等投资方,以及Chris Dixon, Sam Altman等著名投资人也参与了投资。

Oyster的模式很简单:他们会推出一款简单的iPhone应用,这个应用就相当于一个阅读器,用户在付费之后,就可以在应用内挑选各类电子书直接阅读,不会再涉及应用内支付环节。尽管Amazon也有一个行业领先的、专门服务于Kindle读者的电子图书馆,但是用户每次只能借一本书,而且书目也不全。而对付费书而言,Kindle的读者也需要先购买才能阅读。相比之下,Oyster的这个订阅模式更方便也更有吸引力。

另外,Oyster不仅会提供各类书籍,还会帮你去筛选好书。这些书将根据算法+人工筛选的方式被展示出来,而这也意味着,他们不会把出版商的所有图书都带到平台上来,而是引入一部分书,并根据一本书的阅读次数来向出版商支付费用。“我们会说,看啊,这些书非常好,所以我们愿意把它们拿到平台上来。” Oyster的联合创始人这样说道。可以看出,他们要做的不是出版,而是阅读。

最后,他们还会在应用中增加相应的社区功能,提高用户粘性。

Oyster团队认为,从实体书到电子书的变革目前还处在最早期的阶段。而说到电子书的未来,团队认为产品的三个元素对公司来说非常重要:

  • 阅读权限

当你每月只需支付一定的费用,就可以畅所欲“读”的时候,你就会思考要“读什么书”,而不是“买什么书”。这种变化或许很微妙,但却很重要,因为这正是实体书店和图书馆自然吸引读者的地方——在那些地方,有偌大一个书籍的世界等待你去发现和探索,这种快感是无可比拟的。

而现在,图书购买都是以交易为中心,而非以发现为中心,人们在线购买图书的经历也跟他们购买台灯、厨房用品的经历无异。但实际上,一个人购买一本图书的过程和购买一把小刀的过程是非常不同的,这种不同也应该被还原出来。

所以,通过订阅模式将图书购买原本涉及的各类交易行为移除,就可以让大家更自由畅快地找书、读书,这种体验更像是你在街上拐角的一个实体书店的买书经验。

  • 图书发现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他们往往是没有刻意要去寻找一本好书,就跟某本好书的推荐不期而遇。比如说,在饭局上,你的朋友不经意地跟你谈起一本好书,甚至当时手里就拿着这样一本书;又或者,一个你很喜欢的作家在他的书中突然谈起对他本人影响很深的一本书。这类图书推荐可以包含各种来源:你的朋友、电视节目、思想领袖,又或者…算法(图书推荐引擎)。

而Oyster现在将“图书消费”和“图书发现”集成在一个应用中。而且,在Oyster团队看来,那些最好的产品可以自然地将内容发现跟内容消费捆绑在一起,既不会让用户觉得突兀,又自然地补充并完善了用户的消费体验。

另外,Oyster认为他们的社区功能也有一个重要优势:当所有人都享有同一个图书库、并且对这些图书触手可及时,他们更有可能读到同一本书并由此展开互动,而不会因为需要额外寻找、购买某本书而抑制、延后了这种互动。

  • 手机

很多读者都喜欢在移动设备上阅读图书,因为他们可以随身携带,并充分利用他们的碎片化时间…这里不再赘述优点,而Oyster的产品是专门面向手机的(暂时还没有推出平板应用的计划)。

不过,现在摆在Oyste面前最大的困难,还是在于内容的获取。因为尽管Oyste强调了他们是在做阅读,但它的这种内容消费模式,除了在革传统出版业的命以外,也在革电子出版业的命。所以,最终会有多少内容方愿意跟Oyster合作,我们不得而知。但Oyste的联合创始人Stromberg回应说:“我们已经跟几大出版商谈成了交易。”

Oyster的服务目前还没有正式推出,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在这里注册获得消息更新。

Via:TechCrunch/36氪

没人喜欢深度阅读?Instapaper创始人推出深度精选付费杂志

在这个一切都是快速消费品的时代,媒体行业中的传统纸质媒体开始逐渐消亡,新兴网络媒体也开始在轻博客、微博这样的快消产品的竞争下开始走向短小精悍的内容。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内容出版方都面临着同样一个问题:人们开始越来越没有耐心读完一篇超过1000字的文章。

但和食品行业一样,快餐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Junk Food。而互联网付费产品App.net的兴起,人们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或许很多人仍然愿意付费阅读高质量的内容。随着SvbtleMediumBranch这种之前从未有过的产品也开始出现,最近Tumblr联合创始人、Instapaper创始人Marco Arment 也要发布一款内容出版产品。

这款产品的名字叫“The Magazine”(即《杂志》),它将为付费用户每两周精选出四篇深度文章供大家阅读,文章内容主要是和科技、生活相关。The Magazine只在iOS 6平台上发布,订阅需每月支付1.99美元(首期免费)。

The Magazine 最初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Marco Arment说,它当时只是想做一个在Instapaper里可以精选优质文章的功能“The Feature”,但后来Arment觉得做一款杂志似乎更好。于是他和苹果Newsstand的员工讨论,把The Feature做成Newsstand中一个可以让大家订阅的杂志是否合适。苹果给他的回复是这是可行的,但The Feature不得不和People、Vanity Fair杂志放在一起。所以Arment又动摇了,他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做成一个独立的App。

对Marco Arment 来说,The Magazine是他的又一次新鲜的尝试。Arment之前做过Tumblr、Instapaper,现在还做着网络播客 5by5 Network,他对内容有着丰富的经验和优势。他想推出一个和科技生活相关的产品,并提供非常精致、深入、有价值的内容,比如第一期《科技对人社交的影响》、《创业公司1.0版本之后的消亡原因》等。

在The Magazine 上,两周只有4篇文章,订阅用户每月需支付2块钱,而且软件只支持iOS 6系统(未来也不会支持Android)。同时和Instapaper一样,The Magazine 也是Arment一个人在做,没有融资和其他员工。

如果The Magazine 两个月后订阅用户的费用不足以支付文章作者的稿费,Arment 将会关闭这个昙花一现的产品。

Via TNW&CNN&RWW

在线新闻的进化

新闻的价值是什么?是提供最快速的报道,还是挖掘消息背后的意义。

在这个媒体泛滥的时代,对读者来说,每当一条新闻爆发后,总可以在无数的地方看到类似的报道(在线媒体尤为明显);而对于内容提供方来说,为了更大程度的吸引眼球,每日大量炮制新鲜内容也是其必须的工作。这种快节奏、浅报道的新闻现实就短期看来是难以动摇的,但信息的大量重复并不是唯一的问题所在,另一个问题是这样的报道所传达的往往只是新闻来源方希望传达的信号,但事实上,对于新闻的接收方来说,表面现象之后的真正含义往往更有价值。

那么,谁能够为我们挖掘新闻背后的价值呢?是像传统报刊的时代,仰仗知名媒体进行新闻的深度报道,还是像互联网自媒体时代,让用户创造的内容来发现新闻之后的真相?积极的互联网乐观主义者会认为解决方案为后者,我们也的确能够看到许多互联网个人用户为我们进行新闻背后的解读,从论坛上的新闻爆料、到博客上的个人解析、到社交网络的整理聚合,用户的确可能带来传统媒体机构难以发现的视角和观点。在极客公园活动上,雪球财经创始人方三文曾经分享过一个故事,当今年 7 月浑水对新东方不利的财务报道消息放出来时,雪球上来自各行各业的用户利用自己的不同背景知识,在最短的时间内对于这一消息给出了最有价值的分析。

相信大多数人会同意,像这样的解读正是一条新闻真正的价值所在。但我们也必须认识到,对个人来说,这种有价值的新闻挖掘是相当难得的。对于大多数的新闻来说,或难以获得这样的待遇,或有价值的分析由于信息的重复和过载被掩埋。信息需要被人发现才有价值,但读者该如何选择新闻来源,如何判断文章是否值得阅读,这是互联网内容依然有待解决的问题。

在线新闻的进化

在解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需要认识在线新闻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发展历程。腾讯科技曾经就这个问题提出了“内容 4.0”的概念,将内容的演化分为“个人对个人”、“个人对多人”、“多人对多人”、“精彩内容吸引付费用户”四个阶段,主要从消费方式的维度进行了梳理。而极客公园内部也就这个问题发起过讨论,在我们看来,从新闻的创造和编辑方式这一维度来看也许会为我们带来更多的启示。

新闻的专业创造和编辑

在互联网的原初,大多数人的在线新闻都来自于少数的几家门户网站,无论是国内的新浪、网易、腾讯、搜狐,还是国外的纽约时报、BBC、Yahoo。对新闻提供方来说,从高质量的深度报道,到普通的即时报道,为了适应最大众的需求,它们必然会像印刷时代的报纸一样,在内容覆盖和报道类型方面无所不包,所谓“门户”。而对于读者一方来说,此时的在线新闻与过去没有任何区别,由于缺乏更多的新闻来源,少数的几个编辑的品味决定了大多数读者能够看到内容的全部。

新闻创造的众包

在其出现之初,由于发布的门槛过高,博客并没有的带来太大的变革。但随着 更方便的博客发布平台 Blogger、Wordpress 的流行(国内则是博客大巴、新浪博客),从印刷时代以来一直垄断内容发行渠道的传统媒体开始受到无数“业余”博客的挑战,在这个自媒体的萌芽阶段,由于缺乏专业训练,他们中的大多数更偏重于内容的新鲜度,而非内容的深度挖掘。

在这样的背景下,带有浓重传统基因的在线新闻媒体最初的应对方案是重构自己内容发布的周期,以快对快,在速度上不至于落后与广大的博客们。在大量“新”闻的冲击下,需要长时间酝酿和研究的报道无疑受到了冷遇。

新闻筛选的众包

博客带来的新闻来源的爆炸在民主化内容发布渠道的同时,也带来了大量的信息噪音,如何从这些信息中找到优秀的内容成了一个头痛的事情。当 Google News 这样的依靠机器排名算法的新闻服务还在缓慢进化中时,以众包形式进行新闻内容的筛选类产品开始崛起,2004 年诞生的 Digg 让用户第一次有地方分享自己认为不错的文章,并通过大量用户的投票将有价值的新闻推送到更多人的面前。大众,而不是几个编辑,开始影响用户的阅读内容,之后的 Reddit、HackerNews 等也遵循了类似的模式。

更简化、更个性的新闻创造与筛选

Digg 的模式看上去很美好,但用户的质量决定了其最受欢迎的文章的质量。许多人很快发现了这一系统的不足,大量用户开始聚集起来,开始出于质量之外的原因推广某些链接。这让其原本设计的、浮现出最优质内容的目的受到严重威胁,虽然后来多次改版,但 Digg 始终无法摆脱这一魔咒,最后被多次拆分出售。此外,这一模式本身具有某种堆雪球的效应,来自于知名人士和来源的文章更容易获得大众的追捧,而对于一位只是偶尔贡献内容的默默无闻的人来说,Digg 是难以让其内容真正获得更多人关注的。当然,Reddit、HackerNews 在这方面由于社区氛围的优势让其这一问题并不明显,但也有不少抱怨其上热门内容单一的声音。

如果说一个有相同兴趣的群体集合在一起的时候容易思维趋同,导致视角和内容的日趋狭窄,那么去中心化的 Twitter 则提供了另外一个出路。用户通过自我选择关注的对象,打造了个性化的关注列表,缓解了群体彼此作用力对于内容筛选带来的影响,也缓解了某些超级用户对于内容的主导作用。同时,140 字的限制带来的内容精炼、更傻瓜化的发布和筛选的合一都让其成为了新闻最佳的发布场所,其“世界的脉搏”这一称号也得的名符其实。

当然,过分简化的内容、傻瓜的发布、快速的时间流呈现加剧了之前博客时代一直存在的问题:为了追求速度而缺乏深度思考,为了在繁杂的信息中吸引眼球而博出位。新闻的发布确实更民主了,但新闻挖掘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那么,下一步是什么?

新闻分析的众包?

前段时间 Twitter 创始人 Evan Williams 的新项目 Medium、Branch 曾经引起过不少关于在线新闻下一步的讨论。这两者有类似的核心思路,即利用大众的力量,对于新闻、话题进行众包式的探讨,Medium 是让用户在同样的话题板下以成文的形式表达自己的观点,Branch 则是让用户以一种优雅的讨论形式(引用、分支…)来挖掘新闻话题蕴含的意义。

除此之外,我们在其他地方也能发现类似服务的萌芽(Quora、知乎、剪客、微刊…)。为什么说这可能是未来在线新闻的方向呢?新闻文章、博客博文的评论也许可以作为讨论的场所,但附属于文章的属性本身注定了其重要性不够,而在功能上也同样没法实现最佳的讨论氛围;微博的精炼彻底剥离了新闻的背景,而松散的评论也难以形成有体系的线索。通过聚焦的用户、聚焦的话题、聚焦的目的,众包的分析似乎为我们指示出了一条在线新闻发展的可行之道。

当然,话说回来,Medium 目前的萧条、Branch 的小众尚不能对这一预测进行证实,这一道路是否真的可行还要看此类服务的进一步发展如何。

Via 极客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