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006

2006年2月19日

今天去了二道区,踩了四个点儿,不错,收获颇丰。 第一个去的是北观音寺,这个尼僧寺并不大,因为香火的延续还算修缮 […]

2006年2月16日

什么时候看文献能像FAIRY STORY那样动人呢?我一直在想这样一个问题,也许等我真正献身科学的时候吧。 今 […]

2006年2月15日

做了几天实验,就像干革命一样,没有好的身板真的抗不住。 不过这几天还好,那边也稳定下来了,我的工作状态也开始渐 […]

2006年2月12日

本来打算十一点就睡觉,但有人讲自己故事就听了下来,讲完了,他反倒先溜的没影。故事很简单,一场闪电般风花雪月却无 […]

2006年2月11日

从前一直对自己的睡眠很有自信,以为只有不想睡没有睡不着的时候,现在真的开始怀疑这一点了。小震半夜两点钟呼我,挂 […]

2006年2月7日

去爱吧,像不曾受过一次伤一样 跳舞吧,像没有人欣赏一样 去爱吧,像不曾受过一次伤一样 唱歌吧,像没有任何人聆听 […]

Page 1 of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