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19

2019年5月31日

《春夜》的含蓄,跟《密会》的憋闷感不同,跟《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的迷藏感不同,有一种特别的清新。 第7-8集 […]

她们倾心的对象是同一种人。 最初,她们身边都有一个庸俗的伴侣。这个伴侣,是很多文艺作品致力批判的那类男性,利欲 […]

《走向权力之路——叶卡捷琳娜大帝》里讲到两种教学法: 1.索菲娅的女家庭教师伊丽莎白·芭贝特·卡德尔对索菲娅的 […]

看了《通往权力之路:叶卡捷琳娜大帝》 里面讲到叶卡捷琳娜原名索菲亚,她小时候,弟弟先天佝偻病得到了母亲无条件的 […]

2019年5月30日

罗曼罗兰在《约翰克里斯多夫》里说: 一 “一切有价值的东西,它最可怕的敌人,并非是不好的东西,而是它本身成了习 […]

《菜根谭》:“家人有过,不宜暴怒,不宜轻弃。此事难言,借他事隐讽之;今日不悟,俟来日再警之。如春风解冻,如和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