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侠爱写与周鸿祎

前几天从trackback里看到有个叫做“怪侠爱写”的博客,转载了我2012年的博客《由周鸿祎的点评想到的——做出好产品的关键》。一不小心,4年了,遗失的访谈,遗失的思考。因此重新拾起从前的片段,像时空穿梭机,那感觉非常奇特。

这个怪侠爱写,其实是转载博客整理。有点像从前的月光博客互联网的那点事,更早的还有cnbeta,以及公司化但没落的techweb

这年头,已经没什么人写博客。微博五年的巅峰已没落,微信的五年辉煌正衰缓,直播的五年华丽正开展,真的没什么人写博客了。

这种平等的对话,这种认真的思考,这种开放的交流,很少了。

不知道是不是个人站长维护,希望能坚持下去吧。

周鸿祎与鸡汤导师

周鸿祎最近写了一系列《与88后的座谈》文章,大有当年李开复给青年学生写信的架势。难道突然领悟到了做青年导师的无穷益处么?不清楚是否被公关部润色过,但应该是他自己写的吧?老周这家伙很勤奋,真没少看书,他这个性格的人,又这么喜欢表达,应该不会喜欢把自己最擅长的事让给别人代劳。

不过我想说的不是青年导师这回事,而是他这个人,以及观点本身。

老周今天这篇座谈文章《只要肯用脑子,就不是简单的重复》,短短千八百字,提到三本书,在之前的公开言论中提过很多次了,说明还是认真看过的。其中一本书名还写错了,一万小时那本书应该叫《异类》,而不是《变异》。

周鸿祎在这篇文章末尾用到一个比喻——“有个七个馒头的比喻很恰当,你吃了第七个馒头以后终于吃饱了。别人就开始研究,你吃的第七个馒头是用什么面粉做的?为什么吃了这个馒头就饱了呢?他们没有看到你前面还吃了六个馒头,这六个馒头就是我前面提到的一万小时的积累。”

哈哈,几个月前也写过类似的比喻——《第五个包子》,我当时写的是:“这好比吃5个包子才会饱,为了达到饱食的满足感,必须逐一吃下前四个包子,如果直接吃第五个包子是不会饱的,不可能一步登天。”

老周没可能看过咱这么荒凉的博客,这个观点也没多么新奇,算是想到一块去了吧!
继续阅读周鸿祎与鸡汤导师

周鸿祎:商业模式不是赚钱模式

Lorna注:很欣赏周鸿祎,说真话,干实事,有才华,很有性情。通常能做大事的,性情和胸怀很重要。YY和UC都是雷军系的产品,单这一点——发自内心的赞赏、而不拘泥于竟品广告之嫌——不是很多人能做到。在之前做产品和项目的时候,也有特别深的体会,过去在一篇博客里写过一点:一个产品的真正核心是为用户创造了什么价值,有价值才可能带来收入,才可能带来用户,才有推广的基础,这一套下来才能做到完整的商业模式。商业模式的核心是产品模式,而不是赚钱模式,这一点,周鸿祎在文中说的很清楚。但真正彻底认识这一点的人,估计没几个人吧,大部分项目都不够清楚自己在干嘛,你的产品为用户提供的最核心的价值是什么?已经提供的、正在提供的,而不是拍脑袋想提供的。有多少人能准确的回答上来?

我参加过不少创业大赛,见过很多充满激情的创业者,一上来就讲自己商业模式,一讲商业模式就是未来三年能赚多少钱。其实,这些创业者对什么是商业模式都没有搞懂,以为商业模式就是赚钱方法。他们不知道一个商业模式的核心是产品,本质是通过产品为用户创造价值。商业模式还包括定位、寻找需求最强烈的用户群,用聪明的推广方法接触到这些用户,在接触过程中不断把产品打磨好,等你有了巨大的用户基础,是一定能赚到钱的。但是,如果你急于想赚钱,对不起,运气好的话你可能赚点小钱,运气不好就直接完蛋。

什么是商业模式?其实,商业模式不是赚钱模式,它至少包含了四方面内容:产品模式、用户模式、推广模式,最后才是收入模式,是怎么去赚钱。一句话,商业模式是你能提供一个什么样的产品,给什么样的用户创造什么样的价值,在创造用户价值的过程中,用什么样的方法获得商业价值。

首先是产品模式,也就是你提供了一个什么样的产品。我认为真正能在互联网里做大的公司,都是产品驱动型的公司。所有的商业模式都要建立在产品模式的基础之上。没有了产品和对用户的思考,公司不可能做大,走不了多远。所以,你提供的产品是什么?能为用户创造什么样的价值?你的产品解决了哪一类用户的什么问题?你的产品能不能把贵的变成便宜的,甚至是免费的?能不能把复杂的变成简单的?我认为,这是任何一个创业者在回答商业模式的时候,首先要去考虑的问题。

第二,在产品模式之上,还要讲用户模式,这就是说,作为创业公司,你一定要找到对你的产品需求最强烈的目标用户。如果你说自己的产品是普世的产品,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产品,这说明你没有经过认真的思考。

举个例子,最近到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YY是一款语音聊天工具,刚起步的时候瞄准的是游戏工会。这些人要玩游戏,要对战,要手忙脚乱地操作键盘和鼠标,就没有时间打字。而且,游戏对战中的沟通不是一对一聊天,是多对多的团队协作。因此,YY就开发出这种语音聊天工具帮助这些游戏工会的人,这些人是产品感受最强、需求最强的一批用户。

另外一个例子是UC手机浏览器,最初UC浏览器是一个WAP浏览器,那个时候手机流量很贵,网速慢,资费高,对于使用WAP方式上网的用户,流量是他们心中的痛。UC浏览器主要针对这部分人,不仅解决这些人的上网浏览问题,而且解决上网的节省流量问题,这是UC浏览器长期主打的诉求,而且由此建立了口碑。这就是用户模式,UC浏览器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

第三是推广模式,这就是说你找到怎样的方式能够到达你的目标用户群。

在中国,永远不要相信“酒香不怕巷子深”。如果只靠自然的口碑,即使产品做得再好,还没接触到大多数目标用户,就可能先被互联网巨头盯上了。人家一模仿一捆绑,你多年的心血就算白费了。

然而,很多人一提到推广就想到要花钱,但花很多钱的推广未必是好的模式。你的产品好,但是没有钱去推广,你可能就逼着自己想出很多方法,很多公司在推广模式上的创新都是被逼出来的。

一旦有了融资,钱多了,公司往往会直接砸钱做推广,这个时候即使换头猪来做市场总监,只要给他足够多的钱,他也能想到拿钱去刷地铁、刷公交、刷路牌广告,也能在市场上砸出几个泡出来。

但我认为这不叫推广模式,真正的推广模式是要根据你的用户群,根据你的产品,去设计相应的推广方法。

另外一个问题是,砸钱式推广,或者是在大公司里,有足够多的推广资源支持,往往会给人带来错误的判断,让人产生错觉,以为“一推就灵”,从而不再研究用户需求,不再重视产品的体验,其实这是最危险的。

判断是不是真正的推广,最简单的标准是把推广资源一撤,不再砸钱,看产品的用户量是不是往下掉。如果用户量一下子掉下来了,这说明推广无效,产品肯定存在问题。

这个时候如果不对产品进行调整,你和团队将面临非常大的挑战。真正的推广是对产品的不断完善和提升。在推广的过程中,你要研究市场,跟目标用户打交道,了解用户真正的需求,了解用户使用产品时遇到的困惑和问题,再反馈到产品上进行改进,由此不断调整和完善。

这样,即使推广没有达到理想的结果,但是通过推广,你发现了产品的问题,你了解到真正的用户需求,你发现了新的用户群,这些收获远比单纯的产品安装量要有价值得多。

最后一步才是收入模式,就是在通过产品获得巨大用户基数,在此前提下考虑怎么样来获取收入。

其实,商业计划书里的收入模式基本不靠谱,如果一个创业公司真正做起来,会发现公司的收入模式往往与商业计划书的设计大相径庭。在公司发展过程中,收入模式往往不断调整,有时候真的也是依靠运气。

比如,Google的两个天才创始人做搜索引擎,好几年找不到赚钱的方法,只能是给雅虎这样的门户网站提供搜索技术服务来赚点糊口的钱。这个时候,天上掉下来overture这个大馅饼。

Overture是什么?它是搜索引擎付费点击模式的鼻祖,overture专门为广告客户提供付费点击服务。如果把Google看作是媒体,那么overture就是精细化广告代理公司。

随后,雅虎收购了overture,整合入雅虎搜索中,Google的AdWords借鉴了overture的付费点击模式,形成了搜索引擎的商业模式。所以,对创业者来说,谈论收入模式,谈论如何赚钱,是最不靠谱、最没有意义的事情。

提起overture,有时候我就想,全世界所有的搜索引擎都使用它创造的付费点击广告模式,但是overture自己却无法成长为规模性的公司,最后落入被收购的命运(当然,对投资者而言,overture被雅虎收购,是最好的选择)。

原因在于,overture创造的付费点击模式,确实为广告客户创造了商业价值,但是作为寄生于搜索引擎的企业,overture却并没有为用户创造价值。反而是Google将搜索引擎的用户价值和overture的付费点击模式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所以,在互联网里,创业者如果志向远大,不是满脑子想着赚几个小钱,那他一定得知道商业模式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也需要从Google的故事里学会一个道理:没有用户价值,就没有商业价值。

来源:福布斯中文网

由周鸿祎的点评想到的——做出好产品的关键

昨天周鸿祎在微博分享了一篇点评《遗失的乔布斯访谈》的文章,摘自乔布斯在1995年的一个纪录片,讲了他对团队、人才、产品、流程等看法。心有戚戚焉。文中提到的几点感同身受,整理如下。

1.会制造噪音的团队,才会磨出美丽的石头

乔布斯在1995年的那次采访提到这样一个故事,某个老先生曾经请乔布斯除草,给乔布斯展示他车库里的磨石机,把普通、老旧、不起眼的石头丢进罐子里,倒点水,加点粗砂粉,打开马达,第二天打开罐子得到的是令人惊艳、美极了的石头。前往 online uk slots 当您寻找埃及宝石时,这是Daisy Slot的在线老虎机,具有高质量的功能。

乔布斯说,那本来只是寻常不过的石头,经过相互摩擦,互相砥砺,发出些许噪音,结果变成美丽光滑的石头,这件事他一直记在脑海里。

一个为理想奋斗的团队集合一群才华横溢的伙伴,让他们互相冲撞、争执,甚至大吵,这会制造一些噪音,但是,工作的过程中,他们会让对方变得更棒,也让点子变得更棒,最后就会产生这些美丽的结果。

老周评价说:允许争吵和噪音,其实是让员工有机会接受磨砺的过程,这是一种典型的好的企业文化。有很多企业一团和气、没有争论,最后走向衰落,因为领导层根本不知道下面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公司创业时,周鸿祎会花很多时间和团队争论、碰撞,他的做法和乔布斯一样,既然选择合作,就说明是很看重的人,既然看重,就会不断挑战,发现问题,指出问题,帮助改进。

2.真正A类的人才,最需要尊重的是他们的才华和工作表现

真的是,真正A类的人才不需要你来呵护他的自尊心,真正看重的应该是工作表现。真正强者之间的惺惺相惜,从来不是因为谁人好,或者待遇不错,而是因为对方也有才华,而且那种才华同样闪耀。

所有德高望重的人,无一不是因为他们的才华和贡献,他们凭借真才实学达到的高度,才为人所敬仰或崇拜。这是一个实力为王的世界,从来没有人会因为出身或位置等虚名,就获得被全行业人尊敬的江湖地位。

对才华的尊重、对业绩的尊重,才是真的惜才。要追求卓越,而不是追求完美。因为追求完美的结果是削长板补短板、注定平庸。真正用人之道的精髓是用人所长。

曾经的两次经历对此的体会刻骨铭心,一次项目开发后数据总是不对,经过长达一个月的争吵,才真正找到问题,做了改观。但实际上直到这个口子撕开,才找到根源做了改进。但揭示出的问题更为严重,很恐怖。而另一次正是因为激烈的争吵,才促进一个更好的方案的产生,事后,当事人感慨,如果没有那么激烈的争执,根本不会产生这么好的东西。

好想法变成好产品,需要大量的加工。真正的魔法使用五千个点子磨出一个产品,磨的过程很激烈很痛苦,但只要结果好,一切都值,过去的一切痛苦都烟消云散,因为经历这一切,每个人都变得更强。

人都有惰性,怕困难,怕痛苦、怕改变,怕冲突、怕暴露自己的弱点,人们都渴望风调雨顺、渴望安逸,渴望和谐。但李安说:怕才有劲,怕人才会提高警觉。

团队就应该象打磨机的石头一样碰撞,争论,大吵,不怕冲突,最后才能产生好的想法,才能推动事情勇往直前。“破坏”和“颠覆”并不是坏词,如果不破不立,如果没有勇气和魄力,是没有办法推陈出新、实现进步、改变世界的。

老周说的对,具有挑战、颠覆精神的人在中国当下的环境是很难生存的,因为大家都不待见。从另一种角度来讲,具有挑战、颠覆精神的人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挑战,正因为比较少人有这样的才华,也没有那样强大的自信和胸怀能良好的驾驭这样的挑战。

卓有成效的管理者》一书中提到:如果管理者比较在意下属不能干什么,而不太在意他们能干什么,因此就会刻意的回避缺点,而不考虑他们的长处,像这样的管理者自己就是个软弱无力的人,他甚至会将别人的长处当成对自己的一种威胁。可是从来没有哪一位管理者因为下属工作称职有效而使自己受到伤害。关于管理者的称职有效,美国钢铁工业的老祖宗安德鲁·卡耐基在墓志铭上的恶一句话可以说是再好不过的注解了——这里躺着的人,懂得如何使能力比自己强的人在他手下充分发挥作用。

3.做出好产品的关键,在于找到正确的答案。

周鸿祎说:许多人认为当初成功的过程,一定有其奇妙之处,于是他们开始尝试把当年的成功变成制度。有的公司拥有最好的制度管理人员,但他们忘了设计流程的目的是为了找最棒的答案。是不是很多人都有了这样的痛点?

最好的人才能找到最棒的答案,但他们是最难管理的人,你不得不容忍他们。而会找答案——这就是好产品的关键要素。

真正好的产品人,要有想法有理念,会为一个问题日夜思考、不懈努力,直到深思熟虑得出正确的答案。这样的人需要坚持不懈的品质、有破除艰难险阻的勇气与决心,才能达到卓越的彼岸。

正如Google前CEO施密特所说:“对于好的领导者而言,重要的是致力于得到正确的答案,以及如何用正确的方式来实现它。无论中间的过程如何,只要他们能够得到正确答案,就能赢得人们的尊敬。在这一过程中肯定会出现矛盾冲突,有很多种方式可以解决这些问题。缺少冲突和矛盾,就没有办法胜过他人。因为没有冲突,或者至少是相互矛盾的想法,就不会产生最好的想法。”

A类人才的工作动力是为了一种理想,为了自我价值的实现,他们很有创造力,这是产生价值和促进发展的源泉。但有的时候的确会产生一些麻烦。如果真的需要管理,只需要回归一点:最大限度的发挥他们的创造力,使他们的创造力始终围绕公司业务这个目标。

这就好比作战时被包围,不能拼了命的抵挡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那样只是在疲于奔命,最后会力竭身亡,因为自己的防守线不可能无懈可击。真正对的方法是根据情势制定战略,选择自己最擅长以及对方最薄弱的一环主攻,撕开个口子就勇往直前,那么,之前的攻击自然就被甩在身后。

不过很可惜的是,真正好的产品经理的角色是大将,但如果不给予足够的兵力和粮草,空有自己一身盖世武功,是无法攻城拔寨、开疆拓土的。

国内的最好的产品经理都是有限几个有才能又掌握资源的老板,如果不做合理授权,普通的产品经理只不过是传声筒和螺丝钉而已,光有责任,没有权力,主要工作就是和稀泥,谁都不待见。项目成功了没人承认是主要因为你,失败了却要顶包挨板子,各种夹板气,搞不好就是杨家将丧命金沙滩那般悲壮。

4.好的团队不在于很会管理流程,而是形成有机结合的力量

老周引用了李安的话:每个人心中都卧虎藏龙。这其实体现了一种对其他个体的才华的尊重,很难得。很多人对乔布斯只是盲目崇拜,多半是羡慕乔布斯那样的成就。而老周真正欣赏的是乔布斯的才华,所以他才会讲:乔布斯有一种不甘平庸的精神贯穿始终,对才华的尊重,对用户的体贴,对创新的追求,对生命的思考都基于这点。的确,没有企业运作经验和深刻思考的人,很难真正理解这句话。

侯小强转发周鸿祎文章时说:“企业总是要做完美的决定,这本身就是特别糟糕的事情。错误的决定比不决定更重要。追求效率比规避风险更重要。前进中的混乱比停滞的完美更重要。一线在场做的决定比总是老大哥做正确的决定更重要。”

真正好的团队并非以和谐团结为主旨,真正的主旨应该为了形成一个有机体,比个体更强、更有力量。团队的作用不是累积一些能力水平相近的人做加法,那只是乌合之众,而是整合一些各有所长的能工巧匠做乘法,共同创造一个能量更大的未来。

团队就像一支队伍那样,让个体之间的配合像人的身体结构一样有机结合,严密、灵活和完整,战斗力更强。管理部队,不能因为害怕哗变而畏惧冲突。就像李安的电影和西格夫里•萨松的诗一样:“我心里有猛虎,在细嗅着蔷薇,审视我的心灵吧,亲爱的朋友,你应战栗,因为那里才是你本来的面目。”

一直比较钝感的人,随着岁月的流逝,慢慢发现自己的才华显现,那种感觉很像“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作者:Lorna)

《史蒂夫 乔布斯:遗失的访谈》中文字幕预告版

《Steve Jobs – The lost interview (1995)》70分钟全片备用地址

360为什么投资Viva?

钛媒体上周五发表了一篇文章《新媒体Viva凭什么受青睐?》,有些不同的看法:360更看中的是Viva的渠道。

360自己做了阅读类Adroid app 360爱阅读,虽然产品形式和逻辑略有不同,但本质上和Viva算竟品。360对Viva这笔投资,与背后的战略部署非常有关系。

1.渠道为王

360和Viva都具有很强的渠道能力。360庞大的装机量本身就是极大的渠道,加上360浏览器就是在做信息,拥有海量的用户行为数据,但一直没有把这块资源和优势实现更好的利用。整个移动互联网的应用中,除了短信电话的粘度及忠诚度综合指数最高,其次就是资讯了。资讯从根本上来说是信息的过滤和组织,百度和google其实都是以搜索技术实现将信息结构化,然后通过广告模式来盈利,除了广告,资讯一直缺少更好的变现模式。

Viva最强的是渠道,其他都是麻麻呆。Viva的产品极为传统,产品理念跟实体报刊亭的做法基本相同,数据架构的扩展性也较差。国外的原型产品Zinio也具有庞大的内容储备及渠道扩展,但无法发展,早已嚷嚷出售但无人接手,也因模式和技术结构问题。

然而Viva的创始人韩总有着很强的运营商背景,联通前副总,田溯宁旧部。Viva产品如此传统却可以短期内获得号称7000万用户,产品体验在同行里偏差但获得了可观收入,个中原因你懂的。对比中移动阅读基地日营收上亿,海量的付费用户、成熟的支付渠道,这种能力才是360真正看中的。

2.草船借箭

360最近一直在加强搜索领域的布局,周鸿祎前两天接受雪球财经的采访,提及360搜索的决策过程、技术手段、具体优势及方向,他表示360搜索“还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中规中矩的搜索,唯一可能颠覆的就是用户体验上,更加尊重用户利益。” 同时周鸿祎强调,在PC市场上希望拿到15-20%的搜索份额。达到这个份额,垄断就被打破了。”360在这方面的部署侧重,也验证了投资Viva的意图其实是草船借箭。

虽然360官方声称Viva的内容丰富了360图书的内容,但这只是PR而已。

3.画饼充饥

此外,360也许还看上了VivaMe的技术,其实这只是占坑,实际VivaMe的运营情况并不理想,日活极低。

VivaMe主做数据挖掘,直接模仿的是美国的Zite。对周鸿祎来说,依托360浏览器掌握的海量用户行为数据,如果再加上足够给力的数据挖掘技术,将会盘活互联网。

此前,CNN收购Zite,其实也是看重了基于语义的数据挖掘技术,这个前景,就是个性化的精准分发,这个才是非常有商业前景的。因此目前所有做资讯的公司,都基本在强调自己是做个性化阅读的,就是这个道理。

但大数据时代,海量数据都是非结构化或半结构化的,目前技术还很难达到精准的程度,Zite也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这个精准问题,只是有了市面上最好的应用性算法而已,但他们明白这么大的市场需要很多资源和要素才能做成,很难以一己之力成规模,不如在最好的时机卖掉,所以卖给CNN的价格很好。

对Viva来说,技术问题同样存在。VivaMe号称个性化算法,只是皮毛而已。国内做语义分析及数据挖掘的,只有指阅丁钧团队是多年来一直专注做语义分析的,几乎是国内的最顶尖的人才。但据我所知,他们这种纯技术的产品,应用性和适应性也很差。对于机器从不了解的全新用户,没有机器学习的过程,是非常难做到精准的。指阅尚且如此,以VivaMe实力,只是一张还没坐实的饼,布局和融资的意义多过核心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