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侠的小屋》第2集:先定一个小目标

写在前面:看了八集日剧《公主小屋》,联想起自己多年奋斗的苦与乐,终于今年买了房,不易,欣慰的同时也心酸。于是想写一部中国版的《公主小屋》,中国也有非常多、而且越来越多的单身女性独自买房了。想写一部我们的故事,2016年11月29日21:50,今天更新第二集。

《女侠的小屋》第二集: 先定一个小目标

我叫罗小樱,今年28岁,一个人住第五年。

在帝都这五年的独自租房经历中,住过四套房子。第一套是从刚来帝都时,短期租住三个月的地下室。从刚搬进去的第一天起就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先换一套房。尽快换到一个有窗户的屋子,楼房,地上。

果然,有明确的目标就有清晰的动力。预计发了工资就准备找房子,所以地下室的那几个月每一天都是倒计时,越过越开心。

第一个月工资发到手的时候,因为入职并不是整月,所以金额有限,但看到账户余额有了显著增长,还是很开心的。于是开始认真的找房。

利用周末的时间找房,网上查,也有中介带看,时间充裕。到第三个月,终于找到一套相对合适的:一套距离公司只有两站公交的老式居民楼,6楼两居次卧,朝北的一个小房间。

因为地点很好,守着地铁口,离公司很近。小区环境很安静,有24小时保安。路口的拐角处还有个大型超市,买东西也很方便。房子装修很陈旧但相对干净,还有厨房可以做饭,洗手间也挺大的,终于可以随时洗澡了。

所以尽管房间面积很小,显得租金略贵,但离公司近,正经居民楼的地上房间,卧室有窗户很明亮,于是,还是很果断的租了下来。

拎着小皮箱从地下室搬到这里,还是很开心的。一张单人床,一个小衣柜,一张小桌子,这是小房间的全部。每天早出晚归,这样的小空间就是住所而已,其实还好。

在这里住的一年多的时间里,因为房间太小,并没有置办很多东西,一起从简。开始学着做饭,一个人买菜,一个人做,一个人吃,一人食,也挺好的。

一个人上班,一个人下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看电影,开始真正的独立生活。

《女侠的小屋》第1集:儿时的梦想

写在前面:看了八集日剧《公主小屋》,联想起自己多年奋斗的苦与乐,终于今年买了房。不易,欣慰的同时,也各种艰难和心酸。于是想写一部中国版的《公主小屋》,中国也有非常多、而且越来越多的单身女性独自买房了。想写一部我们的故事,这就是千千万万的我们。2016年11月28日23:50,从这里开始。

《女侠的小屋》第一集: 儿时的梦想

我叫罗小樱,今年28岁,一个人住第五年。来帝都五年了。

中国几十亿人口里,我是一个特别普通的女孩。出生在北方五线地区的一个超级普通的小镇林城,双职工,独生女。长得普通,家庭普通,成长经历也很普通。普通的小学,普通的中学,普通的大学。普通的成绩,普通的长相,普通的性格。

唯一不普通的,就是大学毕业那年,突然决定一反常态,没有像同学们一样选择留在生活舒适度和性价比最高的省会城市,而是拎着一只小皮箱,独自一个人来到帝都。

虽然人生地不熟,但好在运气好的是来之前找到了工作。工作单位是一家包括人事在内只有9个人的小公司,老板是1号,我是9号员工。员工都是同龄的年轻人,很容易相处。只有老板的年纪大些,但很和蔼,总是笑呵呵的,就像家里的大伯一样,很亲切。

来公司报道后,老板说头天办下手续,赶紧去落实一下住处,第二天就可以来上班了。不过第一个要解决的是,住的问题。

作为刚毕业的大学生,刚刚步入社会,还有很多新鲜感,第一次离开宿舍租房子很兴奋,找房子也是觉得新奇。

但一问房租就不兴奋了。刚刚毕业一穷二白,又没有熟悉的同学朋友什么的可以一起合租,只能独立租房。租一间卧室一般要先付一季的房租加一个月的押金加一个月房租的中介费,好多钱啊!不好意思向家里张口,用大学时勤工俭学攒下的几千元继续先过渡一下。

跟着中介看了一圈出租屋,连小时候爷爷家朝旧的小区,窗户玻璃都是破的,屋子里像养了鸡鸭一样超级脏,就这样的老小破,其中一间超小的卧室,每月也要一千多元!于是决定先租个地下室过渡一下,找了离公司步行十分钟的安静小区,房间非常简陋,但很干净,一方面省钱,一方面也是顺便体验生活。

拿着小皮箱搬进地下室的第一天,我,罗小樱,心情非常矛盾:又兴奋又失望,又快乐又沮丧。一方面做了人生第一次重大决定,独自搞定这一切,目前一切都很顺利,还是很开心的。另一方面,这么低的起点,这么破的房间。在繁华的帝都生存下去,打拼出一片自己的小天地,后面注定有更多不容易。住在这里,每天回来都很励志,因为强烈的会提醒自己,超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一个有阳光,很温馨的小天地,哪怕依然很小。

这段的租住地下室并不长,只有三个月,发了工资就搬出去了,但印象极为深刻。地下室是老式小区的地下一层,有点像小时候老家南山脚下的防空洞,有很窄一小条取光的细窗,但玻璃非常脏,基本看不到阳光。新鲜劲过去之后,居住在这里,很像坐牢。但地点离公司近,经常加班,很勤奋,只是回去睡觉,日子很快过去了。

后来搬离这里很久,还能很清晰的想起当初住在这里的点点滴滴,尤其是住在这里的第一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回到六岁时,去大舅家玩,大舅在老家的另一个小镇上盖了自己的乡村别墅,地上两层,二楼除了客厅和房间,还有个很大的天台,可以放个方桌打麻将,看风景。一楼不仅好几个超大的卧室,还有很大的客厅。最有趣的是地下室,好宽广,有储藏室、锅炉房,还有一个带着很大天窗的卧室,冬天住在这里好温暖的。这里的地下室也窗明几净,天窗的取光也非常好。屋子外面是一个超大的鱼塘,周围是高大的杨树林围起来,走在鱼塘边的林荫路上,小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夏天鱼塘里的青蛙呱呱声,超级美。house外面的廊柱上,爬满了葡萄藤,结的山葡萄,小小的,酸酸的。house后面的空地种了一小片果树,五六棵,一小片郁郁葱葱。树是北方特有的品种小苹果树,是常见苹果品种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大小,比李子大一圈,每年秋天果子下来吃不完,就在院子里支起架子,晒苹果干,或者做罐头,冬天当零食吃。

北方那时不流行卫生间有淋浴,夏天也不是最炎热的日子没几天,所以夏天可以到鱼塘里洗澡和游泳,非常美。电视里看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美国,每个人家的别墅,大约还不如舅舅家这么开阔。舅舅的家,就是我儿时的梦,拥有这样的房子这样的家,人生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