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挟书商再战亚马逊京东 强势背后隐现危机

中央编译出版社是被下架的出版商之一。不过今日其图书仍在线销售,部分已被当当网打上“13周年店庆月”的标签。出版社方面称,对于这一最新变动并不知情。

从今年5月2日以来,当当网股价从8.7美元一路下跌至了昨日收盘时的4.1美元

新浪科技 沈云芳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当当网急了。

一面是传统优势强项图书面临亚马逊的赶超和京东商城的追击,一面是资本市场看衰、股价半年再度下跌50%临近4美元关口。市场竞争与资本的双重危机下,当当网挣扎着反击——而且似乎有点用力过猛。

挟书商再战亚马逊京东

近日,当当网以“下架”要挟图书商参加大促的消息被曝出。根据《新京报》的报道,当当网向图书商发出通知,要求供货商参加11月9日前后(5天)的店庆大促,以应对“某网站挑起的低于成本的促销价格战”。如果不参与促销或者分摊费用,商家商品将被部分或者全部下架。

中央编译出版社向新浪科技证实了上述部分事实。该出版社的工作人员称,他们接到的通知是出版社与当当网的促销合作“没有谈好”,出版社所有图书要被下架。新浪科技在当当网查询发现,中央编译出版社的图书今日仍在线销售,部分已被当当网打上“13周年店庆月”的标签。出版社方面称,对于这一最新变动并不知情。

当当网今日对此回应表示,当当网13周年店庆已从本月22日开始,持续至11月底。此次促销并非强制要求出版社参加,“双方均在充分沟通的前提下达成一致”。

不过,查询历年当当网店庆活动可以发现。当当网店庆日应该是每年的11月9日,当当网往年的店庆活动均在11月9日左右开始。当当网方面对此的解释是,今年公司提前了店庆时间以拉长促销周期。

作为典型的标准化品类,图书几乎成了各个电商平台促销的必选项。从目前的信息判断,当当网所指的竞争对手很可能是亚马逊或者京东商城。亚马逊正在进行中文图书全场满200元减50促销,而京东商城大张旗鼓铺开的“沙漠风暴”促销还在继续,图书从18日起满300减100。天猫近日在图书上并无明显动作。

电商分析师李成东认为,尽管当当网在图书领域的市场份额目前是第一,但大有被亚马逊赶超的危险,“图书商方面透露的信号是,亚马逊的图书销售规模很快要赶上当当,有些图书商给亚马逊的供货量已经超过当当。”而中央编译出版社的工作人员也表示,出版社在当当网和亚马逊上的销售额“差距并不大”,但其未透露具体数额和大致比例。

公开数据显示,当当网今年一季度的图书销售额为7亿元。按此推算,全年销售额预计在30亿左右。

而京东商城今年来在图书品类的表现也很抢眼。今年4月,京东商城对外宣称其图书频道单月销售额突破一亿。而这距离该频道上线不过一年半的时间。“亚马逊和京东商城给当当造成的压力很大。”李成东说。

当当凭什么?

从京东商城、苏宁与国美的“8.15电商价格战”到即将到来的“双十一”促销,电商平台裹挟供货商参加大促的新闻屡次见诸报端。根据此前的报道,“8.15电商价格战”中,不少供货商与苏宁国美之间的矛盾被激化,更有供货商直言再打价格战就“不陪他们(苏宁国美)玩了”。“双十一”前期,坊间也开始传出天猫和京东商城威胁卖家在两家之间“二选一”的消息。

而对于当当网来说,要求商家参与促销并分摊促销成本的事件也并非第一次。去年11月,当当网发出邮件,要求向每户商家收取500元,以分摊店庆活动期间6000万元的广告费。

当当网为何能够如此强势?

按照李国庆的说法,当当网在图书网购市场的份额为60%,在整个图书市场的份额为20%。电商代运营商瑞金麟的联合创始人安士辉认为,作为网购图书市场的第一名,当当网在图书品类确实能够强势到做出上述举动。“其他品类不好说,但当当在图书上确实有底气那么做。”

而遭下架的出版社工作人员则对自己的弱势地位感到无奈:“我们实在太弱势了。这当然也有我们自己的问题,但凡自己竞争力强一些,都不至于这样(弱势)。”

商家与电商平台签订的合作协议可能是商家不得不让步的另一原因。李成东分析认为,很多商家与平台商的合同是五年一签,合同中很可能有此类促销合作的约束性条款,使得商家不配合就会变成违约。安士辉则表示,电商公司,尤其是像当当网这样的上市公司,一般不会在合同里做如此生硬的规定。“通常都是从价格上来变相要求商家参与促销,比如条款中可能会约定商家所售价格不能高于其他平台。”

当当网股价半年跌50%

从今年5月2日以来,当当网股价从8.7美元一路下跌至了昨日收盘时的4.1美元。而从2010年12月上市以来,当当网的股价已较发行价16美元下跌了近四分之三。

业内人士认为,业务拓展效果微弱、财报业绩每况愈下,让资本市场对当当网的前景普遍看衰。

今年以来,当当网在业务扩展上进行了多方尝试。年中,当当网推出自知家居用品品牌“当当优品”,被业界认为是扩展营收、提升毛利率之举。4月,当当网将酒类频道交予酒仙网运营,以期分摊平台成本、做强更多品类。而台湾东森购物的入驻更是当当网开放平台策略最典型的落实做法。

李成东认为,当当网的这些尝试目前效果并不明显。此外,业务扩展给物流、仓储造成的成本都会很大,因此反而可能带来财务负担。

财报方面,当当网2012年第二季度净亏损1.2亿元(约合1920万美元),同比扩大330%,环比扩大21.5%。有投资机构人士认为,当当网平台策略导致其毛利率越来越低,并且平台方面还要面对京东商城和天猫这样的劲敌,因此前景不乐观。财报显示,从2010年第三季度以来,当当网的毛利率从25%一路下滑至2011年第四季度的10%。今年一季度,当当网毛利率回升至14.2%,不过到二季度,毛利率再度下降至13%。

Via 新浪科技

当当图书供应商称被要求配合促销 不参与将下架

新京报讯 (记者张弘 刘兰兰)8月15日的电商价格战硝烟犹在,新一轮电商价格战又起,而此次最先受波及的是“图书供货商”。

昨日,多家当当网图书供货商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收到当当网关于应对恶性促销价格战的通知。该通知称,为应对某网站挑起的低于成本的促销价格战,被迫发起反击,各个供货商必须承担部分促销费用。与此同时,为了惩戒少数不参加其促销活动的供应商,目前,已有四家出版机构的图书被当当宣布下架。

记者昨日拨通了当当网副总裁王曦的电话,他称“不方便谈论这个话题。”

供应商被要求配合

据了解,当当网从10月22日起展开13周年店庆活动,相关店庆促销涉及数百万商品,其中图书、3C等品类则是促销的重头戏。

就在当当网掀起促销活动的同时,其多家图书供货商近日收到当当网关于应对恶性促销价格战的通知,通知称,“鉴于某网站挑起的低于成本的促销价格战并未得到有效遏止,我们忍无可忍,被迫发起反击。特通告如下,各个供货商必须配合:为捍卫市场份额,自即日起至11月底,我们将发起一系列强有力的店庆促销活动,部分促销费用应由供应商承担。”

不参加促销将遭惩戒

当当网的通知主要要求所有供应商必须参加11月9日前后的店庆大促,除非已经承诺给予2个月码洋(全部图书定价总额)5%的返点,否则应另行支付活动期间(5天)销售码洋的20%作为促销费用等。

通知称,如相关条件不能满足,则当当将不得不视具体情况下架上述供应商的部分乃至全部品种,下架时间为11月全月,并根据情况当当有权延长期限。

当当还称,此前即有一批出版社不给某网站供货或因某网站违规而停货,当当网决定向上述合作伙伴发放董事长红包,奖金为10万元人民币。首批获奖单位是商务印书馆和中国少年儿童出版总社。

此外,当当称,“对少数非但不出面制止某网站恶意促销价格战,反而积极参与的供应商,不参加我方促销活动的我们将给予坚决的惩戒”。

有四家供应商由于“对某网站低于成本的逆价销售不闻不问,也不同意给予当当任何形式的促销费用”,故其部分品种遭下架“以促其警醒”,这四家供应商分别是:上海世纪出版集团;科学出版社;中央编译出版社;北京青果常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被下架出版社不愿多说

中央编译出版社社长刘明清表示,“此事正在协商,不便多说。”

科学出版社发行部工作人员也表示,不方便说。

而一家已经同意当当网提出条件的出版机构高层表示,“哪敢说不”。中华书局副总编辑顾青表示,和当当有协议。

截止到昨晚七点,记者在当当网输入“中央编译出版社”,搜索显示仍有1197件商品出售。输入“科学出版社”,搜索显示有76802件商品出售。

背景

当当或“剑指”京东

京东称促销会按计划进行

当当网此次在通知中反复提到“某网站挑起的低于成本的促销价格战并未得到有效遏止”。有业内分析称,该网站或许就是指京东商城。

事实上,此次除当当网掀起新一轮店庆外,京东也已经打出“京东图书周年庆”等标语,展开促销。

据悉,当当网此次周年庆的首轮促销截至10月28日,促销商品1折起,5折封顶,并有秒杀、直减、返券等各类促销方式。

对于当当的店庆促销活动,昨日京东商城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的促销会按照计划进行。

记者登录京东商城首页发现,京东图书周年庆第一波从10月22日持续至10月31日,图书音像满98元即可获赠畅销精品,但并没有打折、返券等其他活动。(刘兰兰)

声音

极端方式损上游利益

此次当当网采取极端手段逼迫上游供货商,并宣布四家出版机构图书下架,为电商价格战以来所少见。中国出版科学研究院理论研究室主任徐升国昨日表示,电商采取这种极端方式,“已经不止是扰乱整个出版行业秩序的问题,而是在不断探底《反垄断法》。”

徐升国认为,电商的价格战,很明显将损害上游供货商的利益。当当这样做,是挟渠道优势逼迫供货商屈服。(张弘)

Via 网易科技

普通用户眼中的电子书战国

一个普通的读者与用户Bleaves向cnbeta投了一篇稿,对国内几大电子书阅读平台的产品、服务与用户体验做了一番评点。

我从小喜欢阅读,四年级之前已经基本上扫完上得了档次的世界名著,五年级之后就开始嫌弃《读者》没有什么内涵。由于家教甚严,而且家里基本上都是正经的大部 头,因此小学的最后两年学会了上网之后,才真正开始接触闲书。记得六年级的暑假整整三天三夜不睡觉看完了金庸的射雕三部曲。涉猎闲书的我,发现这些比严肃 的所谓“名著”有意思的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初中接触到了快餐文学,常常是一天一至两本的效率。上课时做低头思考状,俯看抽屉里藏着的某本具有着各种王 子与灰姑娘,总裁与小迷糊,才子与佳人元素的言情小说。荒废了的初中三年,看遍了各种言情小说,穿越的,都市的,架空的,练就一番熟知各种浪漫桥段,一看开头便知结尾的神功。恍然到了高中,发现还能吃的老本早已不多,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也开始追求更为高深莫测的东西,整天都是快餐文学多掉价啊。于是杜拉 斯呀,卡夫卡呀,村上呀,尼采等等被我认为是“高深莫测”的典型就排着队走进了我家的书柜。那时候京东和当当还没有打价格战,想看的书也不耐烦等几天才 到,因此基本不做打折时才买书的打算。精神食粮那么津津计较作甚!

自从搬家后,书柜瞬间缩水不少,作为一个有书柜整齐强迫症的人,向来都是 谨慎挑书。买实体书只买有看第二遍价值的,是我的原则。从小到大看过的少说也有近千本的闲书,一本都没有买过,不是借的就是下载的。其实我从小到大基本上 都是乖小孩(虚),最叛逆最嚣张的时候,也就是和父母顶顶嘴,摆摆离家出走的样式之类的,啥坏事也没干过,也基本上没让父母怎么操心。但从小到大,被妈逮 着窝在被窝里看书的情况有无数次了。电子产品还没普及到小孩的时候,打着手电筒看书;还没有智能手机那会儿,用mp3和PDA看书。可以说它们是我近视的 元凶之一。

直到最后,过足了戴眼镜的瘾却发现再也脱不下眼镜的慌张,以及出国将至(买书再也没有以前方便了),我盯上了电子书。那时候 Amazon刚出了二代白色的Kindle;Barnes & Noble还没有跟风出Nook;汉王电纸书在礼品市场上卖的风生水起,刘迎建放出口号要做世界第一,雄心勃勃准备上市。我在淘宝蹲了三天,精挑细选货比 三家之后,买了Foxit Eslick。事实证明,这是我在那个年代所能做出的最好选择,虽然它在两年后壮烈身亡。Foxit的PDF编辑器出身,代表了它拥有所有电子书上最好的 PDF解决方案;即使我如今的新欢Kindle小4,与其相比,PDF也显示的不清不楚,总有说不出的别扭。在那个大浪淘沙的年代,Foxit最终决定不 再支持Eslick的后续开发,回到自己的老本行。作为一个小公司(顺便骄傲地夸奖一下,Foxit的大本营居然是在福州),做电子阅读器只是对于一个新 兴行业的试水之作,小试一下身手。静观之后汉王上市后的各种得意忘形,以及后续跟不上后,股票的直线下跌,不得不说Foxit的这个选择绝对是明智的,一 个企业保有,并专注于自己的优点还是最重要的。

经过两年军阀四起,群雄割据,大浪淘沙后的美国电子书市场已经形成了三足鼎立之态。 Amazon,Barnes & Noble以及Apple (Google Books在近几年内绝没有实力跟以上几位竞争)。苹果自不用说,广大良好善良的苹果粉们,无论其做什么,都会以最决裂的方式予以支持(例如卖肾),卖书 自不用多说。

Barnes & Noble(就如中国的新华书店)凭借着其百年实体书店的信誉,硬是要和Amazon扛上,即使要破产也不惜代价,推出了Nook。说实话,我特别待见 Nook的长相,有一次坐电车的时候终于目睹Nook的真身,不惜厚着脸皮跟人家打了招呼,就为了把玩一番。最后自不用说,万货之王的Amazon,也是 第一个发现电子阅读的市场,并将其发展壮大的公司。

若用一个词来形容“我最喜爱科技公司”的评选中,荣升第三的Amazon,那便是“清楚”。熟悉我的人知道,我对人对事的最高评价,便是清楚二字。能领导壮大这样的一个公司,Jeff Bezos自然也是一个相当清楚的人。他知道对待什么样的对手出什么样的招,他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当机立断,先下手为强,也知道什么时候应该站稳脚跟,再一步一个脚印。完全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明白人,相比之下,Google过于nerdy,苹果多些恣意,Amazon就是一切都刚好平衡。我最后放弃外貌协 会的Nook,选择了长相稳重的Kindle小4,也正是为了其之后的可持续发展性。

这三家之所以能存活至今并站稳脚跟,最重要的一点,它们已经深知软件相比于硬件的重要性,其背后的生态圈,研发团队,都是砸钱砸时间一点一点堆砌起来的。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百分之八九十的电子书公司都因缺乏远见或资金而默默消失。我们转头来看看国内的数字阅读市场。

这是一个全民盗版的国家。在这个地方,人们愿意花五千块钱买个手机,却不愿意花六块钱买个app;在这个地方,人们愿意花八十块钱看场电影,却不愿意花二十 块钱买一本书。其实有时候我也能理解,如果在网上花三分钟就能搜到心仪小说的电子版本,却要我付全价再哀哀地等一个星期等书送到,确实有些不甘愿。但好在 中国的大佬们已经意识到,电脑要从娃娃抓起,电子阅读要从书城做起,量大质好才能背靠大树好乘凉。

一夜之间无数电子书城瞬间拔地而起,业界大佬们不甘示弱,能插一脚的使出浑身解数也要插进去,毕竟谁都不像弱人一头。淘宝,当当,京东,盛大,汉王,多看,豆瓣……其余的恕我数不过来了。

汉王

先说汉王,因为它最简单。四个字来形容:气数已尽。或许有些浅薄,只作为个人观察后得出的结论。在汉王从礼品市场大肆掘金大出风头的时候,刘迎建已经着手在 做汉王书城了。发展到今日,它可以说是资格最老的一个,也是最为差劲的一个。为了确保客观性,我刚刚还特意到汉王书城逛了一圈,说实话,没有想买任何一本 书的欲望。无论从UI还是价格,就是毫无吸引我的特点。我看过一个关于汉王买手的采访,他的工作是每个月必须为汉王采购多少本书的版权,超过此硬性指标才 有提成。这也就造成了此书城有量无质的现状。此外,还看出其下了许多功夫,笼络了许多报刊。不过私以为,报纸已经就是个过时的东西了,现在人们获取信息, 网上多的是途径。更何况真正买Eink电纸书的人,都是深度阅读的人,而报纸上的消息大多只是浅阅读罢了,这两个完全不是一条路子的。

当当、京东、淘宝

然后我想把当当,京东,淘宝合起来讲。这三哥儿们有个共同点,就是眼红Amazon在Kindle上的规模和市场。于是都冒出了一个念头:为什么我不能做中国的Amazon呢?

当当心想,我在中国的网上购书行业若称第二,谁敢第一?这么多年和各家出版社积攒下来的铁关系可不是吹的。我要真想做电子书,可不就是振臂一呼,一呼百应 么?于是当当也是照抄Amazon最彻底的一个,不仅按照行业规矩,放出各种平台的客户端,甚至也开卖了自己的阅读器(我实在不知道阅读器到底怎样,自己 没有买过)。只是抄的了型,抄不到魂,生搬硬套总是觉得差了些什么。不过当当依然是所有竞争者中手握最多资源的一家,但若没有特色,甚难取胜。

京东就是刘强东的性格,我就不信做不过别人。时间没人家长?砸钱!渠道没人家多?砸钱!反正二十一世纪,什么都是资本运作。京东也是另外一个模式照搬者,但比当当还弱。

淘宝确实是电商老大,当之无愧的老大。淘宝说,我什么都能卖,无论是虚拟还是实物,无论是房子还是汽车,只要你有个价,我就能把你卖得出去。淘宝能当上龙头 老大当然有其营销手段。所以我浏览了下淘宝的电子书城,各种促销手段,确实引得我十分有购买欲望。只是有一点,书虽然是商品的一种,包装促销手段必不可 少,但最重要还是内容取胜。如果逛书店就跟逛超市一样,什么便宜买什么,那这就失去了其存在的价值了。这也是为什么我比较反感这三家电子书城(另外加上盛 大的云中书城)的一点。唯一能留住真正爱书者的办法,除了内容还是内容,价格是附加分,但绝不占主题。

盛大

盛大的云中书城,与以上三家有些许不 同之处,就是它早已深谙内容为王之道,并早早地垄断了中国90%以上的网络小说版权。通过起点以及晋江等网站,盛大早已积累了大批习惯了付费模式看百万字 小说的广大群众。以面相来看,盛大其实应该是最兼具内容,模式,市场的电子书城。它也依瓢画葫芦地引进了Amazon模式。该有的电纸书也有,该开发的各 种客户端也都开发,该做的宣传也从来不少,却一直没有达到预期的规模和效果。从锦书发布到现在,一直发展的不温不火。个人归结下来的原因就是,所谓百万书 籍的版权,却因为网络小说质量的良萎不齐,真真能拿得出手的,也还是不多。

豆瓣与多看

最后再讲一下豆瓣和多看。这俩是我最看好的,也是仅有的两个支持 Kindle的国内书城。豆瓣凭着经年构建的小清新风格俱乐部,隆重推出豆瓣阅读。刚下载,就能感受出一股文艺青年之风扑面而来。里面的小说确实质量上 乘,虽然没有什么畅销书当大牌,不过也有其独特的品味,估计会特别符合文艺青年孤芳自赏、曲高和寡、傲娇的眼光。特别值得一提的,豆瓣仅仅推出的iPad的客户端,而遗漏了iPhone的客户端。这一点是及有勇气,他们对市场定位非常清晰,深谙用手机阅读的群众,没有真正的阅读爱好者。

多看的起家,便是Kindle的中文系统。在Amazon早期对中国大批渴望关注的消费者毫不在意的情况下,多看系统凭借其对中文的出色支持,赢得了大于 90%的装机率,而这大批又能折腾又爱看书的优质客户自然而然地被多看吸收,并顺应时事推出多看书城。其实对比于之前所提到的那些大财主们,多看真是要资 源没资源,要钱没钱。不过我很欣赏的是他们那种脚踏实地把每一步做好的态度。因为地儿小,所以他们认真对待每一本能发布的书,从排版到宣传毫不马虎。大店 小店各有其生存之道,只要你能走出自己的特色就好。我唯一担忧的一点是,Kindle上的多看系统,毕竟是盗版的。若Amazon有意正式进军中国市场, 多看又该何去何从。目前也可以看出,多看渐渐地将书城的中心转移至各手机以及web客户端,只是Kindle依然代表其最优质的客户群体。

中国的阅读市场,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是在春秋战国时期。各家的发展只能看造化,成王败寇还是不好说。现在中国的互联网大佬们,各个都是出生于六七十年代,经历了改革 开放的人精,玩起资本运作一个比一个厉害。电子阅读这么具有潜力的一块肥肉,谁都舍不得丢。但是要做好做大一块市场,仅仅跟风是不够的,真的是要用心下功 夫。一点一滴的细节,或许人们感受不到。但是积少成多,它们才是能分出高下的关键。

Via Cnbeta

图书业的恶性循环与定价规则浅谈

今天看到jansonyao写的一篇文章《书店之死与图书业之死》,尽管不免个人之见的局限,但也激发不少思考。自己上次想写的一组文章中,有两个类似主题与此相关——《快消失的传统出版阅读体验》和《新媒体下的新阅读习惯》,于是拾起这个话题结合jansonyao的文章啰嗦几句。

作为一名读者,阅读实体书籍与报刊的舒适体验是无可比拟的,短期内很难被数字出版所取代。随心所欲地徜徉在书海,这种体验往往牵系爱书之人的一份粘度很强的情感,然而传统出版发展到今天,很多局限和难题造成了图书业的恶性循环,其中定价规则是一个方面。在此方面,jansonyao的观点如下:

jansonyao认为:

  • 许多公司在书价上在玩花样,制定一个高书价,后以较低的折扣出货。折扣低了之后,许多公司其实是被迫参与到这场游戏。高书价——低发货折扣——实体书店(可能会打折)、网店(一定会打低折扣),图书如果滞销——低价处理——网店(更低折扣)+实体折扣书店。
  • 这个循环有点像中国的电影业。电影院的票价一直很高,高得远远超过民众的收入水平,年年都在喊低票价,可电影院从来不敢降低票价。进入这个死循环后,要摆脱它是很难的。降低票价,短时间内电影院说不定会收入降低。缘何?因为电影院吸引不了观众。而且院线也没有那么丰富的电影可供选择。
  • 假如一家电影院线12个厅,每天提供6部电影供顾客选择,票价20元。估计收益会怎么样呢?估计目前在中国是开不下去的。缘何?对于海外电影的输入进行限制——电影业发展不起来——没有顾客——国产电影无法蓬勃发展(电影的相关控制政策是另一大关键)。外国电影会打击本土电影之类并不是关键,还是政策和体制问题。实际上,什么国家的电影看多了,照样会闷得要死。

出版社方面的困境:

  1. 图书消费低迷。偌大一个13亿人口的国家里,一本翻译和制作均不错的流行小说,竟然卖个两三年竟然还剩下了1000多册。 这个真实案例的失败点在于图书原始定价过高,使得初始阶段有消费欲望的人没有购买。初始阶段销量过少,使得该书根本无法产生口碑效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本书会被更新、更好、定价更合适的同类书籍迭代下去。
  2. 出版社相当谨慎,压缩印刷量,使得分摊到每本书的成本客观上比较高,而且他们选取了提高定价的保守策略(这种思路和电影院票价改革的思路是相仿的)
  3. 如今中国书市上做得不错的图书公司,都是胜在营销。想要主推哪本书,就提高印量,降低价格,之后的关键点就是能否在初始阶段将书给卖出去。民营公司卖不出去书,就很可能会死得很惨。一是要眼光准,二是要营销力强。(这方面新经典、世纪文景都很强)
  4. 出版业里真正赚钱的,都是在闷声赚大钱:做教辅的、卖独家出版的考试用书的、某个群体的人必购的书(比如党员学习材料、职业相关书籍、公司团购的培训教材等等)。这类闷声赚大钱的关键是”垄断“、”强制”、“权力”。
  5. (关键的一点到了)正是因为实体书店里购买图书书价高于消费者预期,使得购买力受滞,即便印刷量降低,到头来依然有滞销货,只能处理给网店或折扣书店。
  6. 出版社的现金流问题。出版社从投入资金、出版印刷,然后销售,再拿到全部(或大部分)款项,即便是最乐观的估计,也要一年多到三四年的时间,效率十分低下的。现在的图书业都是代售制的,出版发行方将货发给销售方(中间可能还要经过一两级),销售商将图书卖掉,卖不掉就退货。然而即使卖掉,出版方收到钱,可能也要在数个月之后,更别提那些没卖掉的货了。现在甚至有出版社的书运到书店,书店的工作人员都未开封,过几个月之后就退货。虽然是少数现象,但也说明了图书业的困局。目前比较好的模式是出版和销售一体化,既出版部分书籍,又做销售商,那么现金流方面就比较健康。

————————
不认同jansonya构思的解决之道:立法规定新书出版两年内不得打折,实体店与网店概莫能免。个人以为,强制要求新书折扣不得低于多少是可行的,但试图通过立法禁止打折而还原真实书价,这种方法不靠谱。

合适的书价:2000年基本上是200页10元的价格,那时候传统书店还没有收到网络书店的冲击。2008年是200页的书25元左右,也就是说,书价打八折基本就等于页数。理智的出版社的价格定位会更公允些。

  • 出版社的一般思路是这样:这本书适合大做,还是小做。销售高级书籍的(譬如国外coffee table book,礼品书,贵就是身价),学术书(印量小,但是有固定且强制的需求),大众图书、和类型书籍。假如是肯定会畅销的,就采取积极的策略,降低书价,加强宣传;假如适合小做,就采取保守政策,取适合的印刷量,制定适合的价格,目标是一刷盈利;假如是介于大与小之间的,可能就要冒险一下,采取小印量,较低价格,假如畅销,再进行二刷三刷……但不管怎样,一定要加强初期销售、缩短现金运转周期。
  • 实体书店可以购物体验和气氛来吸引购买者。譬如嘉兴秀洲书局昔日就会自行印刷精美的藏书票,赠送给顾客。实体书店也可开发寻找自己的特色,譬如打造某类书籍及相关物品的专区或专门店等等。
  • 网络书店的特色在哪里?购物的便利性,找书的方便性,品种的多样性。我觉得这些才是网络书店对于实体书店的最大优势。无论在哪里,只要鼠标一点,就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书。网络书店的品种齐全性,超过了任何一家实体书店。假如卓越或当当将旧书店网络再纳入他们的网络,就更加无敌了。另外,网络书店也可以实行另类的”折价“政策,譬如累积积分换购图书(借机消化从出版社手上拿到的库存书),达到多少积分就奖励特殊的奖品等等。

有些人会喜欢逛实体书店,有些人则喜欢网络书店,这是不同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