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格最新演讲:思考

朋友圈看到一篇芒格最新演讲,是2016年2月11日最新的演讲,主要是问答的形式,全文链接在此:

http://thecharlieton.com/

有两段很好:

“我和巴菲特做了两件事(去减少错误)。第一,我们花很多时间思考。我的日程安排并不满,我们坐下来不停地思考。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更像学者而不是生意人。我的系统总是坐下来静静的思考几个小时。我不介意在很长的时间里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巴菲特也是如此。”

“但是我认为不断地寻找智慧,寻求正确的应对办法会有所帮助。发脾气永远不会对你有用。你可以把这种寻找智慧,寻求正确应对的思路应用于生活中。但是这很难做到。平凡结果的本质就是因为平凡。”

思考

终于明白为什么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因为:真的很开心啊!

认识都是螺旋上升的,持续的思考才能水滴石穿、绳锯木断,任何伟大的发明或发现,都是伴随着这些。每进步一点点,加起来,就是一大步,又怎么能不开心呢?

跟小习聊完,跟Martin聊,然后跟LL再碰撞,每次碰撞的火花累加在一起,就成了一个小火苗,可以燃着一小阵,可以算是往前迈了一整步。

请允许我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补记:

搜了一下,知乎有个帖子叫《如何理解“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这句话?》看了几个回答下来,好像也许“上帝”真的寓意造物主、真理,以及对宇宙和自然的敬畏。认真思考并孜孜不倦地探索未知,的确是一件让上帝欣慰和开心的事情,这样,才会随着时间的车轮不断进步。

散步与思考的快与慢

之前看《邓小平时代》的时候发现邓小平有个习惯:散步。这是他在江西下放时候养成的习惯,据邓榕说,父亲每天步行大约5000步,围着小楼转40圈。用她的话说,邓小平「一圈一圈地走着,走得很快,⋯⋯一边走着,一边思索,⋯⋯一步一步、一圈一圈地走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父亲散步时在思考着自己的前途和中国的未来,以及回京之後要做些什麽。

后来我在《思考,快与慢》里找到答案:原来散步能唤醒身体的感应,使大脑思维更加敏锐。

作者提到:

我每年都要在伯克利待上几个月,在那里,我最大的乐趣就是每天在山间小路上散步4英里,领略旧金山湾的风景。通常我会记录散步所用的时间,也由此对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所付出的努力有相当的了解。我发现自己大概用17分钟就可以走完1英里的路程。当然我也耗费了体力,以这一速度行走比我坐在靠椅上要消耗更多的热量,但行走中我并没有感受到精神压力,也没有内心矛盾,更无须催促自己前行。以这个速度散步,我还能边走路边思考。事实上,我觉得散步能唤醒身体的感应,使大脑思维更加敏锐。

在《我在哈佛的最后一课》中也提到散步式会议,过去三年里,作者和大牛人霍华德每周都会在一起待上几个小时。

在他的办公室里,在他家里,或者只是在校园里随便走走。就是这短短的几小时,使他从我的教授成为我的领路人,最终成为我的朋友。我们所聊内容的涉及面很广,虽然有些是无聊琐事,但大多还是严肃正经的。我们聊音乐、书籍和旅行,聊政治和经济,聊家庭和哲学,聊商业战略和职业拓展,聊教育与实践相对比的价值,聊一个人能改变世界的各种方式;我们聊如何追求成功,如何接受失败,如何制定目标,以及如何实现目标。

如果要把我们谈论过的所有内容汇成一句话,那会是-我们铺就了一条通向人生终极事业和美好生活的小路,沿着这条小路可以去追寻霍华德所谓的“毕生事业”。

我喜欢这种“散步式会议”,自从我毕业留校工作后,我们一直坚守着这习惯。有时我们会聊些商务话题,而更多时候我们是没有主题的。我们经常想到什么就聊什么,从心理学聊到哲学再聊到企业管理学。这成了我们每天必做的功课,也是我们必修的“心灵修行课”。由于霍华德有着哈佛最高管理者之一的身份,我去见他时不用向同事或上司告假。

《思考,快与慢》的作者卡尼曼教授提到他经过无数次对自己散步过程中的观察发现,他散步速度很快的时候会影响思考的效率和深度,因为他必须匀出精力来保证速度不慢下来,就好比跑步时需要精力维持平衡以便避免摔倒,而且速度较快时也无法进行计算等比较复杂的思考,他说:“我的体会是,我可以在散步时思考,却无法利用短时记忆来完成这样一项复杂的心算任务。”

这么看,也许邓小平境界更高,不仅散步时速度极快,可见他的思维也极快极深。《邓小平时代》里傅高义提到邓小平下放时的散步中,他无法预见什麽时候能回北京、回京後毛泽东会让他干些什麽,也无法预见那时候国家将面对怎样的具体形势。他可以思考如何让毛泽东批准他回去工作,也可以回顾自己与同事经历过的那些大起大落的生死斗争。但是,他还可以思考思考一些根本性的问题——党如何对待已步入晚年的毛泽东的历史遗产?如何既让毛的接班人改变路线,同时又能维持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望?基於他在中共领导层的广泛个人交往,他可以评估不同领导人可能发挥的作用。他还可以思考如何实现由周恩来提出的四个现代化目标,为此他和自己最亲密的同事已经做了大量艰苦的工作。

邓小平的散步式思考的习惯保持了一生,回京工作后,在上午三个小时的阅读时间里,邓小平很少会客,但中间他会花20到30分钟到院子里散步。有时候接见干部也采取散步的方式,1984年考察经济特区时,邓小平到达下榻的宾馆後休息了十分钟,然後与谢非等人在宾馆的花园里散步。

看来散步是个好习惯,要经常散步才行。尤其是头脑清醒的时间里。

高效的思考者的诀窍

高效的思考者的诀窍并不在于他们较少分心,而在于他们学会了比低效的思考者更加快速有效地应对分心。他们的做法中没有什么魔法,通过练习,你一样能学会。

蒂姆尼特认为,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是运用被称为“自由写作”的技巧。自由写作指专注于一个问题或争议,让你的头脑产生所有可能的联想,写下这些想法,并且不要停下来评价任何想法(以免过早地打断思绪)。这种写作的目的不是给别人阅读,因此不必恪守语法。你也不必担心错别字或字迹潦草。与自由写作类似的一种技巧是“列清单”。因为只涉及单个词语和短语而不是句子,列清单比自由写作效率更高,这使其成为捕捉一闪而过的想法的最好办法。

一旦你的想法被记录下来,你就可以对它们进行筛选、改进,用对他人有意义的方式将它们表达出来。通常采取的方式是陈述你的想法以及你这样想的原因,并提供足够的解释,以解决阅读你想法的人可能产生的困惑。

(全文…)

第五个包子

20130401-101230.jpg

如果一个人要想成功,他就必须思考;他就必须一直思考,直到思考的头痛难忍。他必须为这个问题殚精竭虑外,直至看起来问题的所有方面都已经被仔细地考虑过了。

例如前几天Goodreads被亚马逊收购,大家都能想到第一层是:亚马逊看中了Goodreads的社区,也许会整合进Kindle以及自己的亚马逊网站上,但更深一层呢?亚马逊真正的目的是什么,接下来真正会做什么?暂别说思考者,连关注者也锐减,这就是传说中的浅尝辄止吧。

深度思考是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真正的好东西往往就是这样打磨出来的。

(全文…)

思维的深度

近日读书,看到这样两段话:

哲学家叔本华写道:“每个人都把自己视野的极限当作世界的极限。”由此可见,一个人的视野越广,他对日常经验的把握就越深刻越精准。

思考是有助于阐述或解决问题、制定决策、满足或了解欲望的一切心理活动;思考是探求答案,获取意义。思考过程包含很多心理活动,其中最重要的有仔细观察、记忆、怀疑、想象、探究、解释、评价和判断等。在解决问题或制定决策时,这些活动中的若干活动常常结合在一起发生作用。

经验的重要性,大抵在于经历的越多、视野越广,考虑问题更加透彻全面,解决方案也更不局限于问题本身,因而决策能透过现象看本质,思考更多维、更有创造性。但经验和思考需要有机结合,如果过分依赖经验而成为思维惯性,失去了观察、怀疑、想象、探究和创造的能力,就会仅靠直觉和本能来决策,容易阴沟里翻船。

梭罗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长远来说,人们只能击中他们所瞄准的目标。”在我看来,这种你对目标瞄的有多准的过程,通常意味着你的主动思考程度又多广有多深。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