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选择和成长

微信公众号小石头侃升学是今早yanjie转发文章截图的时候发现的,不错。摘录了几篇文章如下

1.北京孩子领先的,岂止是高考

当你真的走上了社会,发现明智的选择通常会大于盲目的努力的时候,你就会明白,在这样充满选择和荆棘的环境下,一路摸爬滚打的北京娃,已经领先了太多。

一个北京的优秀孩子这么说:“高中最大的成长,就是对身边牛人、牛事的阀值提高了。周围的牛人出多了,有IMO满分金牌,有未毕业就有猎头发来工作offer的,有领导力组织力全面碾压旁人的,还有众多各方面全面发展的学霸。跟这些牛人混熟之后,就少了很多对高大上事物的敬畏感,反而能更好的看到本质,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是的,外省长大的孩子,从小就看到了“头儿”,这个“头儿”就是考上名牌大学,但北京的孩子没有“头儿”,他们的身边一山更比一山高,所以他们更懂得让自己成长,而不是为了那个“头儿”去急功近利。

“高考工厂”出来的牛娃和在这样的环境中培养出的牛娃,是一回事吗?

因此,别去抱怨所谓公平不公平,清北里面贫困地区的孩子入选的比例已经降到很可怕的低点,教育资源的差异产生的结果已经越来越明显。高考还存在的时候,就是大家跨越这些资源差异和阶级屏障的机会,毕竟以成绩论英雄,刷题也能刷出英雄,但是未来,一旦高考不再定终生的那天开始,一旦综合素质评价全面推广,一旦中国的大学可以像国外大学一样完全自主招生,那么从外省上北大清华,将成为更难的事情。

公平是我们追寻的方向,但这本身就是个假命题,玩命努力,才是真命题。

北京孩子的汗水,也不是白流的。

2.海淀极差悬殊,东西城坐稳皇城,朝阳退步明显,这是2017北京中考的大新闻

按照区内百分比来看,我们可以得到这样的结论:

1、海淀区的孩子,如果你想报考市重点高中,今年的总分加3-4分后,平行对比去年的录取情况比较科学;如果你想考区重点,今年的总分增加5-6分后,平行对比去年的录取情况比较科学。

2、对于西城的孩子,建议直接按照去年的分数线参考即可。

3、对于东城的孩子,建议在今年的总分基础上增加1-2分后,平行对比去年的录取线。

4、对于朝阳的孩子,建议在今年的成绩基础上增加6分后,平行对比去年的录取分数线。

对于今年,这种对比方式算是保守派的方式,因为除了朝阳和东城外,海淀和西城的参考学生都有一定比例的减少,但优质高中的招生总人数基本不变,所以算是比较保守的报考分析。

这次中考成绩的一些启示

经历了初三中考的孩子,大部分都觉得被坑了一道,辛辛苦苦拼了那么多天,参加了两个坑爹的一模二模,然后中考你就给我弄这么奇怪的东西….

于是中考就像闹着玩一样,跟大家开了个玩笑,我们觉得都有问题的时候,就看到了真的实力。

1、在看成绩之前,一定要记得,中考是各个区独立批改试卷,评分标准可能不同,不同的区对比没有意义,比如你看全北京中考最高分在东城,你就觉得东城崛起了?这不合理,但是,同一个区自己跟自己的对比是非常有意义的。

2、海淀区的极差很严重,不只体现在学生水平上,教育方法上更是,前20%的孩子学得很扎实,但是后面的孩子虽然很拼,不过方法上可能一直不对路,这样的中考应试化的学习很难有好成绩,于是海淀区越是往下,分数线对比2016年越是差得多。

3、东城西城的均衡度一直很好,从今年的成绩也可以发现,西城甚至在百分比上反而比去年成绩更好,一方面评分松紧值得怀疑,另一方面,标准都是一样的,从均衡度上也发现城区的孩子极差小,至少初中阶段并没有落下或者领先很多。

4、朝阳孩子的情况让人很担心,已经看到了题目是这样的情况下,区内不可能还反而严格批卷子,但是分数对比2016年差距悬殊,说明朝阳学生的整体实力完全落后于其他三个区,身在朝阳的孩子们如果想在未来高考得到更好的结果,势必要放眼全北京,不满足于现状去学习了。

5、今年的成绩恰恰说明了,大众以为的难,其实很多时候不是真的难,而是自己学的方式不对,一旦学透了,刷更少的题你就能有更多收获,盲目的应试已经无法适应北京未来的中高考,“不思悔改,必有后患”。

6、由于数据量太庞大,名额分配对分数线的影响实在没法计算了,所以建议大家在报考的时候,还是保守一点。

3.你的焦虑是什么口味的
朝阳区:特色的拖延症式焦虑

从历史上看,朝阳区的优质资源确实落后于海淀和西城。朝阳区不只是资源上有“特色”,人群上也有特色,东西城非京籍比例基本都在10%以内,海淀区差不多20%,朝阳区非京籍比例一直过半,某些年甚至达到60%。
所以朝阳区的一些初中校确实尴尬,经常有班级初一40人,初三毕业就20人,有的甚至毕业班人数10来个,老师的尴尬你们能理解吗?——课上着上着人就上没了,这真的很尴尬。

通识教育

教育不是教授知识,而是点燃热情。

——————

教育不教知识和技能
却能让人胜任任何学科和职业

理查德·莱文(Richard Charles Levin)是享誉全球的教育家,曾在1993至2013年任耶鲁大学校长,上一位任满20年耶鲁校长的还是1899年就任的亚瑟·哈德利(Arthur Twining Hadley)。

理查德·莱文曾说过:如果一个学生从耶鲁大学毕业后,居然拥有了某种很专业的知识和技能,这是耶鲁教育最大的失败。因为,他认为,专业的知识和技能,是学生们根据自己的意愿,在大学毕业后才需要去学习和掌握的东西,那不是耶鲁大学教育的任务。

那大学教育有什么用呢?

理查德·莱文在他的演讲集《大学的工作》(《The Work of the University》)中这样提到,耶鲁致力于领袖人物的培养。在莱文看来,本科教育的核心是通识,是培养学生批判性独立思考的能力,并为终身学习打下基础。

通识教育的英文是,liberal education,即自由教育,是对心灵的自由滋养,其核心是——自由的精神、公民的责任、远大的志向。

教育能让你活得幸福
幸福取决于有意识的思维方式
  哈佛大学的《幸福课》风靡全球,教授这门课的泰勒·本-沙哈尔(Tal Ben-Shahar)教授认为,幸福取决于你有意识的思维方式,并总结出了以下12点有意识地获得幸福的思维方式:
  1、不断问自己问题。每个问题都会开启自我探索的门,然后,值得你信仰的东西就会显现在你的现实生活中。
  2、相信自己。怎么做到?通过每一次解决问题、接受挑战,通过视觉想像告诉自己一定做得到,也相信他人。
  3、学会接受失败,否则你永远不会成长。
  4、接受你是不完美的。生活不是一条一直上升的直线,而是一条上升的曲线。
  5、允许自己有人的正常情感,包括积极和消极的情感。
  6、记录生活可以帮到你。
  7、积极思考遇到的一切问题,学会感激。感激能带给人类最单纯的快乐。
  8、简化生活。贵精不贵多。对自己不想要的东西学会说“no”。
  9、幸福的第一要素是:亲密关系。这是人的天性需求,所以,要为幸福长久的亲密关系付出努力。
  10、充分休息和运动。
  11、做事有三个层次:工作、事业、使命。找到你在这个世界的使命。
  12、记住:只有自己幸福,才能让别人幸福。教育子女最好的方法就是做个诚实的父母。

——《耶鲁大学校长:这才是判断一个人是否受过教育的铁证

开放的头脑是你所能拥有的最宝贵财产

布隆伯格又演讲了,2016在密歇根大学给毕业生的演讲,主题是《开放的头脑是你所能拥有的最宝贵财产》:

今天,你们离开这所学校时所带走的最有用的知识,与你们的专业毫无关系。你们在这里学会了如何学习、协作、洗耳恭听、独立思考,以及如何通过理性去化解冲突。这些才是职场上最重要的技能,也正因如此,大学总是会让学生们接触各种充满挑战、令人不安的观点。

上大学的全部意义就在于要学会如何应对困难的局面,而非逃避它们。顾名思义,微侵犯(microaggression)是很微弱的侵犯。而“安全空间”才是校园里最危险的场所之一,因为它会营造出一种假象,让我们自以为可以将异见隔离在外。

而今,我们的经济建立在了信息之上:获取知识、分析知识,然后运用你的创造力。这不容易干,也不容易学,而即便你掌握了这套本领,仍然几乎每天都要从新学起。

保持头脑的开放对于事业的成功至关重要。

在今年的大选中,我在两党里都看到了记忆中前所未有的煽动态势。我们的国家正面临严峻挑战。而两党的候选人们并未提出切实的解决方案,而是轻巧地将问题的矛头指向了那些滋生怨恨的靶子。共和党的靶子是墨西哥非法移民和穆斯林。民主党的靶子则是有钱人和华尔街。但真相是:我们无法通过指责任何人,而让我们面临的问题消失不见。

实际上,行动的民主会导致大量的不作为,这一点我们在华盛顿和其他层级的政府中已经司空见惯。每当政府无法满足民众的要求,两党的选民们就会愤怒不已,而某些政客则会通过指认替罪羊,而非提出解决方案,来利用这样的愤怒情绪浑水摸鱼。

说得好!有水平!真东西!

我说:其实非常喜欢Bloomberg,有机会讲讲老板和这家公司的故事,非常典型,也非常有意思。

你们离开这所学校时所带走的最有用的知识,与你们的专业毫无关系。你们在这里学会了如何学习、协作、洗耳恭听、独立思考,以及如何通过理性去化解冲突。这些才是职场上最重要的技能,也正因如此,大学总是会让学生们接触各种充满挑战、令人不安的观点。

这话非常有水平。国外有些真正的精英,他们有野性,从小的教育都是要有个性,要独立,要有独立的思想。

知识就是力量,拥有知识,就拥有了权力。

(插播广告:墙裂推荐一本书《知识与权力:信息如何影响决策及财富创造》)

而我们的教育是要乖要顺从,要随大流的达到所谓的成功。

这样讲,不是崇洋媚外,而是这几千年来一直如此。其实现在是个性的天下,一直是。前几天说起那个非人哉漫画,其实也是个性和风格的问题,这才是创造力的根源,不然就是抄袭、复印机。

人本来就应该是独特的个体,中国教育把我们搞的像个模具。

不过个性是有代价的,非常昂贵。即便成熟社会,个性也很昂贵。

中国人太多了,太大了,如果不搞成一个模型,还百花齐放,早就造反了。造反的历史太多了,痛苦的历史也很多。

中国最伟大的发明就是唐朝开始玩科举制度,很多年。这是国家治理的基础,让人有规律的顺从的进入国家机器的管制,让阶级有一定的流动性,最聪明的人也以出仕为荣,为朝廷尽忠,而不造反。老祖宗太聪明了,但也是悲哀。

有一次唐太宗得意的炫耀建立完善的科举制度的成就,大意是说天下英才被其玩弄于股掌之中。史书还记载了,但这个的确是事实,也是很了不起的。

在科举制创立之初,李世民曾有一句名言。他看着新科进士从门中鱼贯而入,得意地说:“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矣!

科举制扩大了唐朝统治的社会基础,不得不承认很有智慧。

这些聪明的精英因为科举制度臣服于君主,以为国家鞠躬尽瘁为荣,这是国家强大,经济发达,社会稳定的基础。

聪明人越多越乱乎,越牛的人越不服别人,混乱度很高,太多不稳定因素,搞不好就掀桌子。

大国小家。企业也一样,也是小国家,治理也需要智慧。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繁荣但不骚乱,并不容易。

虽然谷歌等美国公司牛人很多,也没乱。其实他们正是民主的弊端,看似百花齐放,但相互制约,非常难于发展。美国的创新停滞很多年了,科学和科技的进步,在其实年代基本发明完了。现在还在吃70年代那些发明的老本,四十多年没有真正伟大的科学和科技进步了。

所以也是美国精英们的紧张之处,他们看到自己推崇多年的民主制度背后的弊端,其实一点也不自由和阳光,相反还很黑暗和龌龊。对专制但奔向繁荣和创新的中国,一边试图阻挡降速,一边感慨羡慕,心生敬仰。

没有人挡得住历史的车轮:下一个世界的中心的确在中国。我们生在了好时候。

就像历史上的叶卡捷琳娜二世,她所说的那句名言一样:

假如我能够活到二百岁,全欧洲都将匍匐在我的脚下;如果我们不同意减少残酷性和改善人们不可忍受的生活状况,那么尽管我们反对,他们自己迟早也会这么做的;治理俄罗斯这样幅员辽阔的国家,只能用专制君主制,舍此皆为下策。——叶卡捷琳娜二世

补:
布隆伯格不只是一家媒体公司的老板,他是最精深的做信息生意的大企业家。知识就是财富就是权力,知识来源于信息。只有掌握不对称的关键信息,相当于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可以拥有一切。布隆伯格说的是真的:要有开放的头脑。

这是千金难买的锦囊秘诀:开放的头脑,这是你所能拥有的最宝贵财产。

再次推荐《知识与权力》这本书,真的很深刻,很重要。引用部分介绍如下。

《知识与权力》这本书的作者,乔治·吉尔德。他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经济学家、“数字时代”三大思想家之一。这本书被西方评论家认为是将重塑经济学、重新设定人们讨论经济学时措辞的一本深刻影响时代的作品。它结合经济与科技,以全新的理论探讨政府与市场关系问题,建言未来财富创造与经济发展。

《知识与权力》一书,是当今世界经济学的极大收获,对当下中国的政府与市场关系问题,以及创业、创新等热点讨论,都具有非常重要的理论与借鉴意义,是所有关心未来经济发展趋势与发展机会的人不可错过的一本经济学杰作。

乔治·吉尔德80年代所著的《财富与贫困》一书,被称为“美国新右派的资本主义宣言书”,为美国里根时期的改革提供了最重要的理论支持,也对中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这本新书从一个全新的角度探讨了政府与企业家、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问题,权力代表政府,知识代表拥有智力和创新能力的企业家。乔治·吉尔德提出,企业家掌握的知识以及企业家分享知识、利用知识的自由是推动经济发展的动力之源,要想让经济有效发展,关键是要解决具有创新意识的企业家与看得见的政府之手之间的矛盾。
  
在西方,《知识与权力》被认为是将重塑经济学,重新设定人们讨论经济学时措辞的重要作品,也被认为将会改变人们判断政府行为对经济所造成影响的方式。无论对于政府、智库、学者还是企业家、创业者等,这都是一本不容错过的经济学大作。

做生意、核心资产和经济学原理

和朋友聊天,回来琢磨,想到一点感受:

无论坚持做产品,
还是坚持做服务,
还是做好建制、在峰值卖掉,
只要还做教育这个行业,就把握一条:学校的核心资产是生源,企业的核心资产是家长源。

双方的立场不同,诉求不同,市场不同,所以核心资产都无法互相夺走,抢别人的饭碗,自己就会吃的更糟。所以只有坚持“各自坚守核心资产”这个立场,才能合作共赢。

只要牢牢把握这一点,干啥都能有四成把握,产品技术运营销售商务团队加一起,能占两三成……生意场上总是有太多不确定性,高风险意味着高回报,一旦掌握了六七成把握,基本上等于战无不胜了。

很多时候,决定生意能否做成,并不是产品是否最顶级、最好,而是供求是否最匹配、性价比最高、双方认知更到位更透彻。

甲乙双方“最熟悉和了解”的认知意义不全是因为“关系”,根本原因在于风险控制——你的产品和账款是否保质保量按时兑现?技术是否有可持续性?是否有足够的进化和发展的能力和潜力?这些都通过“关系”这个表象来控制风险。很多聪明又懂业务的甲方领导根本不在乎那点人情费,而在于以上那些,因为对他们来说,只要有政绩、有实实在在的业绩,其他就是“渠成,水自到”的问题。

要懂教育,就要扎到他们中间,才能摸透他们的诉求、找准需求、做出产品。

唉,终于明白,做生意就是这样。

市场化,商品化,多元化,合理化。这个世界里,即使同一个规格的某细分品种,也有各种质地、花色、价格,对应各种产品。他们都有存在的必要,因为市场就是多元化的,需求多样化的,这些需求的体量都很巨大。

市场唯一的规则就是供求搭配、适者生存,不可能一家独霸很持久。

很多老板从不读书,但从丰富的实践中学会了做生意。其实做生意也是理论结合实践效能最大,看巴菲特、索罗斯、洛克菲勒等人,就全知道了。这些无论哪儿来的经验,其实智慧全写在《经济学原理》上了。

之前有个段子,说:做生意,要么赚To B的钱,要么赚To C的钱,要么赚VC的钱,只有这三种。

精辟!

IT行业,多半重点是创造和创新。创造的需求VC买单,这不是做生意,创新的结果让市场买单,这才是良性的经济循环。

我们在行内浸淫太久,习惯了赚VC钱。扔到市场,却只能赚b和c的钱,也才能有自己的控制权。VC的钱根本不好赚,赚他们的小钱不可持续。如果企业想做大,他们又太贪婪。还是要回归市场,学会赚B和C的钱,这是必经之路。

书中自有黄金屋啊!才明白!

教育的境界:一字之师

说起教师的境界,好比从幼儿园老师、小学老师、中学老师、大学老师不断晋升。从普通教师上升到教育家之间,也有很多阶段:从孩童启蒙、训练,到启发、再到指引。最高境界是能带领智力、才能、灵性等各方面资质都极大超越教师本人的学生,并引领他们走向新的境界,突破新的记录。另外,无论什么类型、什么性格、什么资质的孩子,都能取其所长、开发其潜力、助ta成才,也是称之为上师。假如一个奥运冠军退役后当了教练,他的学生虽然也能成为奥运冠军,但并不能破世界纪录,那这位教练就不是顶级教练。如果一个教练从未得过奥运冠军,却能把一些看起来资质平庸的学员培养成奥运冠军或其他行业翘楚,这才是真本事。

企业管理也是一样。也许入门级员工需要手把手地教(启蒙和训练);对于已经具有一定才能和资质的员工,就要挖掘ta的长处与潜能,知人善任(启发);对于资质更高、甚至超越自己的员工,就要从更高的角度与境界进行引领(指点)。奥运冠军也需要教练,否则他们如何继续提高成绩、攀登新的高峰?帝王之师的真正意义在于让帝王成为更好的帝王,并不要求帝王之师也必须曾是帝王,相反,帝王本身往往是做不好其他后辈帝王的老师的。

张良拾鞋的故事,是我们小时候常常听的故事,现在反而慢慢被现代人遗忘了。其实张良拾鞋侧面吐露的真谛是高人指点的重要性。当你达到一定的高度,或者拓展到到一个新的领域,你就是这个高度和领域最牛的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你若想更上一层楼,根本没有合适的老师,这时若有高人指点,当然突飞猛进。所谓大道至简,大造归一,一字之师更加难得。

课程的意义

前几天上班路上突然想到,从小学到高中都有美术音乐体育,除了体育还要考试合格以外,美术音乐几乎一直不做考试要求,但课程一直有,很少有人发自兴趣的特别爱学这两科,既然考试不考,为什么还要开呢?而且一直是必修课程!

转念一想,数理化生是培养逻辑思维,语政史地是培养人文素养,美术和音乐则是为了培养艺术美感和创造力,是全面发展培养一个学生的必经之路。当然教育家们在多年前精心设置这样的培养制度肯定还有更深层次的目的,总之教育是门科学,这些设置是有依据的。

再比如政治,以前觉得特别没用的学科,现在看来特别有用,最简单的来说了解国家、企业等政治制度和原理,太有用了,不懂政治,就不会真的懂经济,也不会真正弄懂法律,这种类似的关联关系还有很多。总之,政治是基础。比如大学一门必修课程是政治经济学,那会好奇怪为什么要把政治学和经济学两个看起来差之千里的学科扭成一门学问,也不明白高中政治课本里为什么有很大篇幅讲银行的结构功能及制度。后来才明白,政治制度是经济制度的基础,比如我们熟知的政治政策当然会大大改变经济局势和环境。再比如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制度当然和资本主义国家有极大区别,根源在于政体结构和国家利益!这样看起来,政治就有用而且有趣多了。

这么看起来,学习之初,如果了解他们的功用,马上就变的有趣生动了。比如给你一大块生猪肉,你当然不太喜欢要,多油腻腻的啊!但当你知道旁边有厨房,经过简单的烹饪十五分钟就可以变成一盘好吃的红烧肉,当然态度大变了。眼里看到的是生肉?还是红烧肉?效果天壤之别。

我们上学的时候都以为上学的目的是为了考个好大学,考个好大学懂目的是为了有个好工作,好工作的目的是为了有好的生活。但实际上这种目的和因果关系是本末倒置了——如果最初的目的是为了得到更好的生活,显然会比目的是考好大学的学习动力大很多。看起来“考好大学”是因、“好生活”是果。但其实,如果把“好生活”设为因,“好大学”就变成自然而然的程序了。

当想清楚这些,总会觉得为什么当初没有老师教给我们这些,但也许真相是:当时教了,但没有真的理解。真正深刻的理解,是因为有了丰富的生活经验才能体会。太多老师一毕业就做了老师,没有太多社会上真正复杂的生活经验,不能生动的把这些东西传递给学生也就很正常了。而且学校的KPI是考试成绩,教师们更愿意把精力放在眼前可得的利益(知识成绩)上,也就不奇怪了。

古人常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知其然知其所以然,其实都是一样的道理。透过现象看本质,豁然开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