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有些姑娘,黄金比例,但过目即忘。有些姑娘,嘴唇眼睛脸颊,分开看比例并不完美,放一起却有说不出的魅力。有些电影,看的时候高潮不断,过后却淡如白水。有的电影,看的时候并不如何,过一天才如受重创,中心摇摇如痴如醉。

《一代宗师》看的时候,我忍不住挑剔:张震怎么剪得这么厉害?形意门“里子”那条线为何见首不见尾?小沈阳出现的意义何在?影片刚开始大段旁白,观众不会觉得太不电影?出来后和朋友讨论,我态度不明。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好吗?不好吗?

直到深夜,心头忽然兜入“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如一拳击在心窝。内伤。早起,心中萦绕的变成“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又一记重拳。好比吃绍兴老酒,饮时不觉,等惊觉时,已大醉伤身。

好在哪里?节制。

继续阅读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绿妖:游园惊梦再说一代宗师

上周和水木丁约重看《一代宗师》,买票时发现只有晚上11点一场。太晚,放弃。悄悄松口气:我想独自再看一遍。不为什么。有些电影像公共建筑,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你跟随人潮“到此一游”即可。《一代宗师》是苏州园林里的艺圃,进去呆着就好,不用走来走去认景点。

大周一,终于如愿以偿,一个人又看了一遍。

有以下几点想法,与同好交流。内有剧透。慎入。

继续阅读绿妖:游园惊梦再说一代宗师

我们都错了!宫羽田=功遇天,宫若梅=功若没。一代宗师真的成了一代失踪。

看了四遍《一代宗师》,百感交集。心里翻腾的厉害,憋的够呛,却找不到人讨论,高山流水少知音。其实这部电影凝结了王家卫八年的心血,只有认真看进去了,才能看懂。

【一代宗师真的不是爱情剧,是心理剧】

刚看一代宗师的前三遍,我也以为王家卫想表现的是叶问肉身的一面:一代宗师也有侠骨柔情。后来发现我错了,理解浅了,这是叶问一个人做主角的电影。

虽然章子怡戏份多,但这部电影的主角只是绝对的叶问。因为章子怡饰演的宫二姑娘是虚构的人物,在电影中真正的作用是:王家卫用来影射出叶问的另一个自己。

哲学里的三大经典问题的第一个,就是问“我是谁?”所有一代宗师都不仅是武功高手,也都是哲学大师。见自己,是第一重境界。宫二就是王家卫给叶问映射出的自己:侠骨柔肠的叶问(妻子的爱),好斗争勇的叶问(对武功精进的追求),仇恨与恩怨积聚的叶问(灯叔等朋友被杀),刚烈的叶问(不食日本米的演讲),执着的叶问(对高招的痴迷)….

(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