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时代华纳公司准备出售几乎所有纸质杂志业务

美国时代华纳公司(Time Warner Inc.)正在考虑全部或部分出售旗下时代公司(Time Inc.)的杂志业务部门。现在时代华纳正和潜在买家在谈判,买家可能会收购时代华纳旗下的大多数杂志,其中包括《人物》(People)、《返璞归真》(Real Simple)、《娱乐周刊》和《InStyle》。有趣的是,这则消息是由时代公司旗下的《财富》杂志报道出来的。

与此同时,时代华纳将留下《时代》(Time)、《体育画报》(Sports Illustrated)和《财富》这三本标竿性杂志。

其实《人物》其实也是相当不错的杂志。有人评价,《人物》杂志是“巨大利润中心以及时代旗下的皇冠”。

但是没有办法。时代公司在今年1月表示,由于杂志销量和广告营收持续下滑,该公司将裁员500人,约占员工总数的6%。时代公司去年的出版业务年营收同比下滑了6.6%至34.4亿美元。

(全文…)

iPad不是唯一的纽带 数字化图书面临更加复杂的未来

编者按:本文作者Jonathan Harris是Netizeen公司的CEO;Netizeen是一家专注于为数字杂志提供社交特性的软件公司。

两年以前,当斯蒂夫·乔布斯立于房间中央向人们展示填充满苹果狂热分子的iPad时,他毫无掩饰地告诉听众“这是该公司历史上最神奇与最革命性的设备”。

iPad推出后,众多出版商认为他们的机会到来了,他们相信苹果创造了一款具备高竞争力的工具,而他们的读者也终于能够真正拥抱数字产品了。指尖轻触,改写未来。虽然持谨慎乐观态度,但出版商们还是希望这种新的设备会提供一种特别的阅读体验且能够推动他们进入数字时代。他们也希望iPad能够挽救那些从后面口袋中迅速消失的东西。

将时间快进两年,出版商们发现自己身处的这个数字生态系统在快速改变着,而自己也面临着比以前更加艰难的处境。通过基于iPad终端向用户兜售内容与推行小额支付服务,苹果取得了良好的开端,且已愈发巩固了其在“数字化中介领域”的主导地位。然而,过于执着的控制也让这一平台更加封闭,最终扼杀了创新。

倘若出版商希望能够继续留在革命中,并为自己的杂志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那么他们面临的问题将会增加。出版商们需要摒弃“只拥抱苹果”的想法,因为随着苹果主导地位的逐渐深入,这家公司可能会在未来控制终端消费者与内容递送机制。出版商们需要做一些事情确保自己不会在未来的交易中被“绑票”。

做好对用户数据的备份工作

你需要知道,很多缺乏消费者数据的公司名气都不咋样。在我与很多广告商的探讨中,他们表示因为缺少相应的客户数据,投资者们都对这些公司不感兴趣。讽刺的是,出版业历来是打包销售用户数据的产业,因此对于出版商来说,这样的概念有一种天然的亲和力。然而在数字时代,观众数据的深度,质量以及及时性是判定赢家的标准。这也是出版商们现时加剧衰落的原因,因为苹果是处理这些问题的专家。

出版商们从一开始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他们将苹果式的想法摆在了iPad杂志的发展上。这种思想虽然解决了“苹果能为读者做些什么”的问题,却将自己的位置与消费者拉远。这正是“富化”(Enrichment)与“互动”(Engagement)之间的区别。前者在强调增加新的内容以丰富视观,后者则在阐释“建立联系”的意义。

出版商们与苹果的合作似乎遭遇了瓶颈,因为他们一直在努力专注于i OS的体验,而没有尝试与消费者建立联系。他们必须找到新方法——诸如连接杂志内容——以供读者消费。他们需要通过更加社会化的工具追踪内容体验;构建新的直接互动渠道,通过内容扩展读者的触点,以此建立联系,获得详尽的用户数据。随着越来越多的广告商要求出版商具备相当水准的客户数据,为他们的“钱主”提供更精细的数据已成为了必须,而不再只是选择。

一项由数据驱动的新型业务对未来企业的营收占据了更多的控制权。这些掌控可观用户数据的出版公司将不仅能够在未来的争斗中生存下来,还能够蓬勃发展。

本地化应用有悖于内容的发展

杂志是最早面向社会群体的机制之一。早在数字化风行之前,出版商们其实很善于打造与货币化基于不同垂直化内容的人际网络;但随着在线数字内容的出现,出版商在这一位置的地位有所削弱,他们的营收也随之下滑。

如果出版商想要在未来的内容数字化中占有一席之地,那么他们需要在“杂志只是一种容器”与“想要让它成为连接器”作出选择。对于杂志的定义将决定他们的命运。

倘若他们选择了“将杂志作为容器”,那么未来的光景将会是非常黯淡的。诸如FlipBoard与Zite的数字内容聚合应用要比那些单一新闻来源更具吸引力,且远远比传统的网站更适合做内容消费。然而,如果出版商选择了“将它作为连接器”的话,那么现有的消费者很可能会带来更多潜在的客源以消费更多。

iPad,iTunes以及随后推出的Newsstand将允许苹果将本地化应用的开发作为一种联系消费者与设备的战略,而出版商不切实际的夺权行动也并未考虑到社交化网络下数字内容的新形式与功能,他们开始使用一种新型的方式取代传统的分发控制方式。然而,他们所制作的新型内容产品可能会在某些情况下被传播,但通常情况下,这种模式并未对杂志本身的定位进行重新构建。

未来的平板电脑市场对于杂志的发展是一个潜在市场,一个更加开放,协作与联系的网络不仅仅会对设备与市场产生巨大的影响力,还将会成为下一次革新的核心。

我到底在说什么呢?

你可能会这样说:出版商面临的损失还不是他们自己造成的?苹果已经为他们提供了工具,是否参与的决定权在他们自己手中。但事实上,自乔布斯推出iPad后,这种控制权就已经牢牢掌握在了苹果手中,出版商无可奈何。

2004年,乔布斯在接受《商业周刊》专访时这样说道:“我一直想拥有和控制我们所做的一切东西的主要技术”。他在这里说的“拥有”我们可以理解为两层不同的含义:拥有技术与拥有消费者。

为了在竞争中保持领先,出版商们必须想出万全之策,即“如何在脱离苹果的情况下生存与发展?”。他们必须建立自己的数字品牌,重新建立与读者的直接联系,然后找出通过将读者放在战略的核心以增收的方法。总之,如果出版商们想要蓬勃发展,那么就必须控制这3个D,即数据(Data),发展(Development)以及命运(Destiny)。

文章来自福布斯

南方周末:爱小报,买“大块头” 巴菲特过去一年的投资经

巴菲特

巴菲特喜欢穿老式的西装,爱打蓝色或红色的领带。 (东方IC/图)

巴菲特疯狂买下数十份社区意识较强、具有悠久历史的“小报”,而对IBM、公务机等的投资动辄百亿美元;他保守却不乏“侵略性”;和前列腺癌作战,他希望自己的生命与他的投资信条一样顽强。

“今天是我的大日子,”沃伦·巴菲特(下称巴菲特)非常激动地说,“因为这是第44天,亦是最后一天接受放射治疗。”

美国东部时间2012年9月15日,巴菲特在给旗下媒体行政高层的一次会议发言上,宣布自己将马上完成放射治疗。

巴菲特于2012年4月对外宣称自己患上了前列腺癌,他庆幸自己发现得早,因此不至于危及性命。尽管如此,外界始终担心他的健康状况,毕竟他已是82岁高龄了。

他26岁时开始创业,35岁即1965年时收购日后重要投资平台伯克希尔·哈撒韦(简称伯克希尔)公司,“股神”之旅拉开帷幕。如果彼时你花18美元买入了1股伯克希尔的股票,到2012年10月16日还持有的话,它的价格是13.4万美元,上涨了将近7500倍。

而同一时期,美国标普500指数只上涨了64倍。即便考虑通货膨胀,1965年的18美元相当于现在约130美元(贬值86%),如此算来,股价仍然上涨了一千余倍,也就是年均增长率超过2000%。

巴菲特99%的个人资产来自所持有伯克希尔公司的股票。在全球金融海啸的2008年,他以620亿美元(约430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位居福布斯全球富豪榜首位。他在2012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的财富为440亿美元(约2800亿元人民币)。

他爱穿老式的西装,爱打蓝色或红色的领带,领口紧紧地卡着脖子,衣领总是蜷成卷儿。说起话来声音沙哑,咬字含混,说到一半常自顾自笑了,但语气间分明不容分辩。他在投资上非常保守,却又富有侵略性,在过去的一年中,他继续向人们展示了一副“令人难以琢磨”的形象。

保守的股票清单

巴菲特仍然在孜孜不倦地滚着雪球,而伯克希尔公司的股票买卖清单依然沉闷。

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披露的文件,2012年上半年,伯克希尔两度增持IBM、富国银行、纽约梅隆银行、媒体巨头维亚康姆公司以及自由媒体集团等。

这些公司大多是巴菲特几十年来持续偏好的蓝筹股——安全系数高、被低估、表现稳定。“用一个合理的价格买一家好公司,比用一个好的价格买一个一般的公司,要明智得多。”早在1989年致股东的信中,巴菲特就这样写道。他的这一信条贯穿他的整个投资生涯。

2012年上半年伯克希尔重仓购入的两只石油股——康菲公司的派生公司Phillips 66和最大油田设备制造商国民油井华高公司(National Oilwell Varco)是其麾下两名基金经理的手笔;他增持的美国肾透析公司DaVita和媒体公司DirecTV,也都是旗下基金经理的旧爱。

伯克希尔的每一个动作都能引起全球资本的跟风炒作。譬如受巴菲特青睐DaVita的影响,国庆假期后的中国A股市场对宝莱特等“肾透析概念股”掀起一轮热炒。2012年10月17日,宝莱特开盘不久再度强势涨停,新一轮炒作开始了。

不过,在新生代投资者眼中,巴菲特多少带有“老古董”的气味。

比如,巴菲特重仓持有富国银行(持仓量排名第二,仅次于可口可乐公司),理由仅仅是“模式最单纯”——跟那些经营波动性极大的投资银行业务、销售复杂衍生品的银行相比,富国银行超过一半的收入来自借贷、按揭及服务费,因此在这一轮经济衰退中最早复苏。且其扎根美国本土,并无直接暴露在欧债危机等海外金融风险中。

“如果我只能买一只银行股,那绝对是富国银行。”巴菲特说。

浸淫互联网浪潮,根据点击率、眼球效应和对遥远未来的预期,而不是公司挣钱的能力进行估值,似乎并不是“老古董”所擅长的,也超出了他的掌控。

有几年,他过得并不好。1998年6月至2000年2月,伯克希尔市值蒸发44%,而美国股市却整体上涨32%。美国《巴伦周刊》甚至刊出封面报道《巴菲特,你怎么了?》。

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不少基金经理资产缩水七成,巴菲特却得以东山再起。

此外,2009年3月至今,标普500上涨80%,而同期伯克希尔只上涨44%。2009、2010两年,伯克希尔的账面价值增长率都跑输了大盘。

但他依然执著于自己的投资哲学。

2011年伯克希尔年报里收购标准一项中,巴菲特仍然利落地提及“简单的商业模式(如果有太多科技,我们将无法理解)”。

以至于巴菲特2011年突然于高位买入IBM公司市值107亿美元股票时,坊间一片哗然。

“我没能赶早买入IBM,但这家公司的年报我已经读了五十多年,直到2010年3月的一个星期六,我才感到柳暗花明。正如梭罗所说:要紧的不是你看到的,而是你看到了什么。”巴菲特在2011年致股东信中写道。

巴菲特唯一授权传记的作者Alice Schroeder则持有不同意见, “想想1980年代巴菲特买可口可乐公司引起的轰动,迫使当时不得不暂时停牌,”她说,“现在给人的印象是,巴菲特不再用他过去聪明的头脑投资,而是仅仅选择那些保守的大市值股票。”

“相比苹果和谷歌,买IBM犯错的机会会少很多,至少对我们来说是这样。”巴菲特说他不会买入苹果和谷歌股票,“当然也不会做空”。

不过,即便与比尔·盖茨交情深厚,巴菲特也从未染指微软股票。

“绝不迷恋杠杆收益”

那个在一套3万多美元买的房子里住了50年、在基维特大厦八层租用办公室50多年,永远吃不惯一点中餐、日料,只巴望着汉堡薯条的人,是巴菲特。但那个突然豪掷千金买下一架私人飞机的,也是巴菲特。

保守,绝非巴菲特的全部。

1967年,巴菲特收购国民赔偿公司,不久又用国民赔偿公司的“浮存金”(也就是收来的保费)收购了家乡的奥马哈太阳报。

这就像一个流动金库。“我们的保险业务继续为无数其他业务提供没有成本的资本。这些钱不属于我们,但我们可将之用于投资。”巴菲特在2011年致股东信中写道,如果赔偿损失的金额少于保费,那这将是一笔“负成本”的融资。

据上述报告测算,伯克希尔用自己的净资产撬动了1.6倍于己的资本。36%的债务来自保险业务的浮存金,更为重要的是,这是一根廉价的杠杆——借款成本仅为2.2%,比美国短期国债利率还低。此外,巴菲特还利用美国递延税政策,加速资产折旧,延迟纳税高达280亿美元,这相当于是一种免息贷款。

伯克希尔已控股10家保险公司。尽管不时会出现一些承保损失——比如2011年的日本地震、澳大利亚水灾,作为世界最大的两家再保险公司,伯克希尔旗下的通用再保险和伯克希尔·哈撒韦再保险集团都为当地的保险公司提供了保险,但伯克希尔已经连续9年获得了承销保险的利润,总额高达170亿美元。过去的9年,浮存金从410亿美元上升到现在创纪录的700亿美元。

“保险是我们的一个好业务。”巴菲特不吝赞美之词,“你应该知道,我不做股票推荐。但是,我有三个建议,可以帮助你们(指网站读者)真正的省钱。”巴菲特在伯克希尔公司网站上写道,“我建议你们给这三家伯克希尔的子公司打电话:GEICO、波仙珠宝以及伯克希尔·哈撒韦内布拉斯加人寿保险公司。”

其中除了波仙珠宝,其余两家皆为保险公司。

而巴菲特四位可能的继任者中,有两位来自保险公司——GEICO的CEO和伯克希尔·哈撒韦再保险集团的总裁。

巴菲特长时间执著于自己的策略——用廉价的杠杆撬动低风险的股票。即便在艰难的时期,其他人转行或是破产,他都能安然度过。

一份来自美国AQR资本管理公司的研究报告显示,伯克希尔公司承担单位风险的收益,为0.76——低于很多投资者的预期。一些基金经理声称,他们承担单位风险的收益为1,甚至能达到2。

这意味着,巴菲特也是一个风险爱好者,但如他给股东的信中所说的一样,“绝不迷恋杠杆收益”。

“他的秘诀是,在保守的同时,又富有侵略性。”美国《时代》周刊这样评价他。

寻找“大块头”

过去三十年,伯克希尔63%的资产投资于私人公司,剩下的才是上市公司股票。1980年代早期上市公司股票占公司资产逾八成,2000年起SEC要求伯克希尔公司按季度披露其所有美国公司股票持仓,于是巴菲特开始渐渐增加整体收购的比重;2011年公司资产中的私人公司投资比例超过80%。

伯克希尔公司更像是一个大型的商业王国,出售的产品小至袜子和棒棒糖,大至楼宇和飞机。2011年,伯克希尔拥有近80家控股公司。也因为如此,美国经济正在发生什么,他比任何人都要敏感。

2012年7月,巴菲特前列腺癌治疗前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他一改往日对经济的乐观:伯克希尔东部铁路的煤运在下降,珠宝、家具的零售在下降,地毯的生意稍好些。伯克希尔旗下有全美最大的房屋建造商和第二大经纪商,砖的使用量和销售都在小范围抬头。

“最近两个月,美国的整体经济增长正在放缓,但是房地产业从一个很低的水平在抬头。我还是认为只有房屋销量好转了,经济才可能真正好转。”巴菲特说,“过去一年,欧洲除了希腊之外的大多数地方,没有出现大的衰退。但是在最近几个月,经济出现快速下滑。这是之前没有出现的。”

更长远看,巴菲特仍然看好美国经济,并继续保持对资源及新能源行业的一腔热爱。

2012年6月,旗下的公务机运营商NetJet公司斥资96亿美元分别向美国和加拿大飞机生产商购买425辆新飞机,并在中国珠海成立合资公司,意欲进军中国公务机市场。伯克希尔旗下的IMC公司还向美国矿业公司沃尔夫在韩国的钨业务投资7000万美元,过去几年,钨价已翻倍;10月,旗下的中美能源公司又宣布收购两个风电场项目。

巴菲特同时在搜寻更大块头的猎物。2012年上半年,巴菲特曾不惜抛售希望持有的股票,渴望拿下一项高达220亿美元、规模仅次于2010年收购BNSF铁路公司的265亿元的收购计划,但计划最终未能成行。

巴菲特投资的公司近来也麻烦不断——康菲溢油事件,沃尔玛深陷墨西哥贿赂门,强生频频产品召回,富国银行被美国政府指控按揭贷款欺诈,比亚迪被大力唱衰,而所有美国国内的报道都无一例外在比亚迪之前特意加上“巴菲特持有的”。

二季度,伯克希尔索性减持20%宝洁、25%卡夫、大约2/3强生股份。巴菲特说,因公司正遭受产品召回困扰,可能会出售更多的强生股份。另外还减持VISA,以及金融数据公司Verisk Analytics股份,以确保有200亿美元现金在手。

“如果今年没有合适的(猎物),明年可能会考虑超过300亿美元的收购。”巴菲特说。

小报大亨

巴菲特麾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媒体集团,正在装下他这一年来在报纸行业大举扫货的战利品。

2011年底,巴菲特囊中还只有三份报纸——持股长达40年、占股23%的《华盛顿邮报》,1977年买入的《布法罗新闻报》以及2011年末才买入的《奥马哈世界先驱报》。

不到半年后,巴菲特又相继以1.42亿美元收购了Media General旗下63份报纸,并增持连锁报业Lee公司股份至20%。

2012年6月,巴菲特又宣称要买下得克萨斯Bryan-College Station Eagle,这家报纸有123年的历史,而发行量只有2万份。

这的确像一个怪诞行为——过去六年,即使算上数字版广告,报业的广告收入已经下跌一半。全球整个报纸行业的收入,甚至不抵Google一家互联网公司的收入。

巴菲特是个狂热的报纸发烧友。他的父亲曾经是报纸编辑,母亲出身办报世家,而他自己的原始资本来自上学期间递送的50万份报纸。他曾经亲自提供线索给他收购的报纸《奥马哈太阳报》,而报道最终获得新闻界最高荣誉普利策奖。

直至今日,他仍坚持每天读五份报纸——《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纽约时报》、《今日美国》以及《奥马哈世界先驱报》。为了在非洲旅行时能读到《华尔街日报》,他甚至不惜斥资让飞机空运。

“技术变革使报纸在很多关键领域丧失地位,比如国内新闻、国内体育、股票行情和就业信息。那就让它们去。我们的任务是主宰地方性的重要内容。”巴菲特在给出版商和编辑的信中写道,“你们要完全覆盖地区生活的每个方面,尤其是当地的体育赛事。如果你写的是读者他自己和他邻居的故事,没有人会终止阅读。”

“你们应该像过去一样对待公共政策的议题。我拥有强烈的政治观点,但是伯克希尔拥有报纸——而我并不拥有。”他继而写道,“我确保,我的继任者会继续遵循我在这封信里提到的‘不插手’原则。”

对很多人来说,这更像是个价值投资者失去理智的笑话。

“你真的要一个初出茅庐的新闻记者去报道高中球赛,当他记完笔记发完照片,发现Facebook上已经满是球赛的照片和故事了?”有人调侃称。

“这种错误并不意味着伯克希尔一定会亏损。考虑到这些报纸是以跳楼价买到的,如果巴菲特收购的任何一家报纸在未来十年倒闭,巴菲特仍然可以从利息和报纸拥有的房地产上获利。”纽约大学教授Clay Shirky说。

这很像半个世纪多前,巴菲特从老师本杰明·格雷厄姆那里学到的。这位颇有些悲观主义的“证券分析之父”曾于1932年在《福布斯》发表文章称,看待企业时更多考虑的是倒闭价值而非存活价值。大多数都按照公司已经倒闭,即关门并被清算时的价值来思考一只股票的价值。

不管是出于感性还是理性的考虑,巴菲特显然自有打算。“我们会继续买下更多的地方媒体。”他青睐那些有很强社区意识、中小规模以及具有长久历史的社区报纸。(樊殿华)

Via 南方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