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有些姑娘,黄金比例,但过目即忘。有些姑娘,嘴唇眼睛脸颊,分开看比例并不完美,放一起却有说不出的魅力。有些电影,看的时候高潮不断,过后却淡如白水。有的电影,看的时候并不如何,过一天才如受重创,中心摇摇如痴如醉。

《一代宗师》看的时候,我忍不住挑剔:张震怎么剪得这么厉害?形意门“里子”那条线为何见首不见尾?小沈阳出现的意义何在?影片刚开始大段旁白,观众不会觉得太不电影?出来后和朋友讨论,我态度不明。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好吗?不好吗?

直到深夜,心头忽然兜入“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如一拳击在心窝。内伤。早起,心中萦绕的变成“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又一记重拳。好比吃绍兴老酒,饮时不觉,等惊觉时,已大醉伤身。

好在哪里?节制。

继续阅读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绿妖:游园惊梦再说一代宗师

上周和水木丁约重看《一代宗师》,买票时发现只有晚上11点一场。太晚,放弃。悄悄松口气:我想独自再看一遍。不为什么。有些电影像公共建筑,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你跟随人潮“到此一游”即可。《一代宗师》是苏州园林里的艺圃,进去呆着就好,不用走来走去认景点。

大周一,终于如愿以偿,一个人又看了一遍。

有以下几点想法,与同好交流。内有剧透。慎入。

继续阅读绿妖:游园惊梦再说一代宗师

徐皓峰: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采访中不断有电话打入。《一代宗师》上映期,导演王家卫身体不适,部分宣传分给编剧代劳。采访完,他被接去教一位外国演员八卦掌,是吕克贝松通过王家卫介绍过来的。采访围绕《一代宗师》背后武林生态风俗,却也仍是他念念不忘的,“中国人的样子”。

徐皓峰 中国人的样子

徐皓峰,新生代武侠小说家,导演,编剧。1973年生,1997年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1998年研究道家文化,2006年整理出版《逝去的武林》,引起极大反响。出版作品还有小说《道士下山》、《国术馆》、《大日坛城》、《武士会》、《大成若缺—八十年代习武记》、影评随笔集《刀与星辰》。拍摄电影《倭寇的踪迹》、《箭士柳白猿》。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上世纪八十年代,北京孩子徐皓峰在闭路电视里看到了梁朝伟,“梁朝伟当年就是赵本山啊”,是顶级的喜剧演员。和很多七零后的记忆相同,少年时国门打开,第一眼看到的是香港,当时的猪肉铺子都兼卖港台明星照片。“我们是跟着这些港台明星一起长起来的,特别有亲切感。”当时他离电影,是少年和成人世界的距离,无限远。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