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如何改变我们的思维

阅读展现出大脑组织中最基本的设计原则,是如何塑造我们持续进化的认知发展的?

大脑的设计让阅读成为可能,而阅读的设计则以多层次、关键的、持续演变的方式来影响并改变大脑。学习阅读,将我们这个物种从许多先前人类的记忆的限制中释放出来。突然间我们的祖先可以接触到不需要一遍遍地反复传颂的知识,还可以大幅扩展这些知识。有了文字就不需要重新发明轮子,也就有可能发明更为复杂的东西,就像雷•克兹维尔为阅读障碍者发明的阅读机器。

与此同时,瞬间可成的识字能力让个体阅读者减少一开始花在解码过程中的时间,将更多的认知时间和皮质时间用于已记录思想的深层分析。在两个半球的长度和宽度之间,随处可见初级解码时期与完全自动化的理解型到脑之间的神经回路系统的发展差异。通过专门化与自动化,系统可以变的更为流畅,也就有更多的时间思考。这是阅读赐予我们的神奇的礼物。

(全文…)

关于爱读爱看的一二三

一、关注爱读爱看(idoican.com)算比较早,08年发现的时候,他们大部分报纸都还免费,看到方正做起这块阅读,很是高兴。于是贸贸然写了一篇《给爱读爱看的反馈和建议》,整理了产品方面最基础的毛病发在博客上,顺便也投递给当时的负责人。没想到很快收到了回信,因此和方正的几位朋友结缘。

二、方正的根基是很强大的,但发现旗下的番薯网(fanshu.com)有本心仪已久的书《犯罪心理画像:行为证据分析入门》,仍然惊艳不已。被送我一张下载此书的读书卡,很感谢,但引发另一段《崩溃的流程糟糕的体验》,几番折腾都不未下载成功。为了避免形成“要饭还嫌馊”的误解,所以只写在自己的博客上记录这段支付流程的重要失误,没有传播。

三、印象里只写过两篇关于爱读爱看的文章,虽少,但是很喜欢这种服务。时隔两年,爱读爱看和番薯网都有了长足的进步,为他们高兴的同时,再写几段第一体验,以供参考。

1.爱读爱看和番薯好像终于实现单点登录了,但登录用户名仍然识别大写字母,而且不能修改,很郁闷。

考虑可能是历史遗留问题——早前注册流程有问题,搞什么个人空间/个性域名/用户名/昵称等等一干混乱的称呼让用户填写,搞的我每次登陆都要尝试N次,折返率很高。

后来琢磨以后发现,好像个性域名就是用户名,支持大写,好像还支持中文。尽管这个设计的初衷可能是想照顾传统阅读习惯订户的体验,但这个倒退,不好。

2.建议增加报刊试读功能。

传统体验里,整季或年的持续订阅,为邮局送达式阅读。然而报刊亭式的零售阅读,很多时候不是持续订阅,只是随机购买。现在爱都爱看没有试读,看不了目录,不知大概内容,损失了这部分报刊亭式阅读习惯的读者。

对于我这种报刊亭式读报习惯的人来说,更愿意先大概了解这期报刊有啥,然后再决定买哪期哪刊。所以更希望:可以订阅N份报刊到“我的订阅”,每天快速浏览看一下各个头条,哪几个内容吸引我,再统一购买。

浅阅读盛行,谁有空订阅十几种报刊每天都看?如不想偏废和遗漏,只有有钱人会选择统统订阅。但有钱人毕竟是少数,适应于大众的网络阅读习惯也应该培养。试想,如果让普通用户跟踪十几分报刊,每次买三五份,这个有效阅读的促进,会极大地提高订户的粘性和忠诚度,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零售式阅读非常依靠阅读体验,如果这方面的强势没体现出来,导致网路阅读很累,那还买纸质的算了,因为现在爱都爱看收费的电子报刊和实体报刊的售价一样,除非零售的地域和配送局限无法送达,否则电子阅读就没竞争力。从市场上来讲,报刊亭式阅读与邮局订阅式阅读,都相当重要,不可偏废。

3.因为当时爱读爱看尽管有收藏功能,但阅读体验让我隐约感觉很不放心,因此读报主要放在另一款至今仍免费读报的软件“互动快报”上。现在看来这个决策十分正确,因为重新登陆爱读爱看后,我发现——

从前收藏和订阅的报纸都没了!原来的剪报搜集记录也没了!不带你们这样的!

还有在“我的订阅”里,发现新报纸和过去订阅过的报纸,需要好几层后退操作,留个入口会死么?

虽说早期的免费用户数目很少,但收费后不应把原来免费的部分也全部推翻。 我虽没到严重依赖你们的程度,但这一点足以动摇对服务信誉的信任——不平稳过渡,朝令夕改是不负责任的态度。假设某位免费时期的重度用户在改版第二天发现你们全部收费了,而且原来免费及收藏过的内容全部被清零,Ta是什么体验? 就一个字“靠”算便宜的。

如果是一个小公司的产品,今天免费但明天可能就关站死掉了,那也就算了。但作为方正,不应如此廉价地践踏用户对你们品牌的信任。全部收费可以,但将原来为你们贡献的使用和点击推翻,搞得连毛都不剩,很过分。试想明天,是不是随时搞个霸王定价强暴一下用户?勿以恶小而为之,别拿自己的形象开玩笑。付费用户和免费用户对品牌感受具有同样的发言权,他们的声音和体验一样重要。用户不傻,对于免费又钟爱的服务,其实更多包容和忠诚。

方正的垄断性资源,造就了他们在市场上的绝对话语权。但完全没有竞争者,也会导致很多最最基础的服务依然“垃圾”,导致推广和营销会费很多没必要的蛮力。产品体验是服务的根本,否则总是烂泥破屋,终究会被淘汰或超越。

批评来源于爱护,言辞有些激烈,因此就写到这吧。相应的同志应该可以正确理解里面的意思。但愿体制问题不会打消掉产品部同志的积极性,加油吧。

转于董、王阅之。

谁吸走了我们的注意力?

1、屏幕阅读是大趋势,但浅阅读和泛阅读仍是阅读,仍需要在我们的大脑中留下相应的价值和印迹。互联网上太多花花绿绿,耗掉的注意力惊人。“在被信息淹没的数字时代中,人们常常面临这样的困境:要么注意力难以集中,感觉无所事事、烦躁不安,要么注意力过度集中,感觉紧张焦虑、疲劳过度——人们就在自己的倒U形注意力曲线上摇摆,难以找到最佳状态。”发现这本书《注意力曲线——打败分心与焦虑(人生魔方)》相当不错,很惊艳。

作者露西·乔·帕拉迪诺博士有着30年的注意力职业研究生涯,非常专业,她做过运动心理的高级培训,还曾在亚历桑那医学院任临床医师。本书讲述的这些是非常有价值的研究,不仅对于媒体来说注意力是稀缺经济,对于普通人来讲,本书作者给出了许多非常有效的方法和步骤来控制注意力,不仅可以提高工作效率,还可以平衡生活。

本书开篇讲述了一个电影中的案例:电影《兵临城下》根据真实历史改编,苏联狙击手瓦西里·扎伊采夫与德国王牌枪手科斯宁在几天几夜的对峙中,两人都屏息凝视、高度注意着周围任何一个微小的动静。但最后科斯宁先沉不住气,打出失误的一枪,暴露了自己。在战争这种特殊的场景下,注意力的任何一点涣散付出的将是生命的代价。生活里,注意力是记忆和思考的基础,注意力对我们的重要性仍然不言而喻。把握倒U形注意力曲线规律,与艾宾浩斯遗忘曲线规律以提高记忆效果的目的可以一样。

2、其实是从网易的杏子的博客上看到这本书,尤其喜欢第四章的主题:我们将如何运用自己的大脑?。杏子在《微博稀释效应》里提到:有个实验表明,在大块的时间面前,如果不同的事情变化太快,比如看5分钟英语马 上换数学、5分钟之后再换回英语,那么这样对于大脑的工作是效率很低的。的确,当你处于多重任务状态时,大脑额叶就处于工作状态,大脑的工作效率和效果都会很低。

3、响指也因此写了一篇文章谈论这个话题《我们都对阅读挺无奈的》:

  • 每一天,当我们经历了8个小时的办公室生活,经历了无数个im弹出窗口和无数sns送给你的链接后,你经历了满满当当的一整天。
  • 慢慢的,你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在寻找大脑停下来的可能,恰恰相反,你在努力寻找可以刺激大脑的事情。那些更直白、更弱智、更八卦、更不要脸的 娱乐节目快点出现吧让我在睡觉前爽一下,明天还要开一个非常严肃哦和操蛋的会议,我会在会议前不知道如何与同事寒暄的。
  • 但愿我们在度假的时光,能调回一个属于自己的节奏,发现一本自己真正想读的书。

不做更多评价了,奉上本书的两个在线阅读地址

超星联想起的二三事

工作邮件中说起阅读有关的网站,想想看我还真的用过不少,于是忍不住叨咕几句。

大部分读书、读报刊或者在线阅读服务都用过或了解过。 豆瓣、起点、番薯、新浪读书、搜狐读书、凤凰读书、QQ读书、爱都爱看、读览天下、互动快报、超星、书生之家、谷歌图书…..忘了当当还是卓越,早期还出过一个读书试读的功能,体验比现在的豆瓣试读效果还要好一些,但因为种种原因并没有推行太广。

一、中文在线图书馆概述

现在的中文在线图书馆有5家,超星、方正阿帕比、 书生、校园之星、中文在线。其中最大是超星,书生次之,方正阿帕比更小但也还活着,客户基本是地方图书馆。

中文在线图书馆早在五六年前就被超星绝对占据,是 高校图书馆必买的中文网络书库,这项买镜像的费用每年好像十几万吧?有钱的学校也会买书生,有一定的藏书量。其他在线图书馆市场占有率很小。

超星们这种体验的读书设计,除了以上几家已经再没人继续做了。而且多半可能因为方正、书生等的背景和根基厚,所以市场那么小还活着的。这个设计思想起源于2000年以前,到现在十多年了,有很大的局限,毕竟当时技术和理念都没有足够强大的支撑。

二、最强大的是数字图书藏量

要知道超星拥有的图书量极为巨大!他们与各大图书馆合作,尤其是高校图书馆,超星向他们销售阅读和下载镜像,也从他们那里回收每年都在不停的扫描海量的图书….超星的图书的收录数量每年以几何级增长,他们旧书回溯为主,完全没什么成本。这也是为什么超星能成功,而以收录新书及当年出版书籍的书生之家和阿帕比没有做大的原因之一。

十五年前,谷歌也是一个创办只有5年的小公司,但 他们仍有宏伟的理想要造一个永远的在线图书馆,计划具有无比的意义和价值(文化和商业方面都有)。谷歌图书馆其实筹备多年,直到去年我们才听到广泛议论,其实版权期限内书籍的使用争议由来已久,只不过可能谷歌别的都拿下了,这块蛋糕也要一并啃下。我一致认为版权期限内的书籍是水面上的浮冰,蛋糕小,成本高,而且无数人盯着。水下面的冰山巨大(例如超星这种路线),成本低廉,但要依靠你有没有能力够得着。如果做到了,你就是超星。

三、最烂的是产品,最强的是书库

1.超星的产品从来都是非常之烂,十多年来一如既往烂,无数用户骂它, 从来没足够好过!(尽管每年也都会变好一点。)

他们的产品基本停留在2000年左右的设计思想上,还是在模拟实体图书馆,没变过。也倒不是产品部不想变,而是…..这好比满世界都 2.0了,新浪仍是1.0。超星已经是老大了, 有别的布局及更多需要做的事,不会急着在产品上创新和时髦。

2.超星图书量资源这个强大啊,强到覆盖95%以上的中文图书,国内没人比得了。只要有数据这个在,其他再烂都依然无敌。

超星收录的书籍覆盖挺广,但比重不同。以历史地理、经济管理、文学艺术、医药卫生、政治、语言文学、哲学宗教为主,法律类的图书收录很少。只要不是学术或教辅书籍,超星的书量是非常可以的,出版2年以上的、大众一些的书基本想要什么有什么。曾在超星检索过一些很孤僻的文史类书,如果没有免费下载端口,付费也是十分愿意的。

出版2年左右的新书超星也在录入,超星的首页(ssreader.com)也有相当一部分比较新的书。面向大众的图书卡的销售,也是有一定市场的,四年前左右了解还可以,虽然不能和卖给高校镜像那种收入比。现在当当和卓越壮大之后超星图书卡的销售可能受到很多冲击,但仍有很强的生命力,毕竟超星的定位是图书馆而不是实体书的销售,而且毕竟他们书库如此强大。

四、版权的成本与销售的潜力

06年左右在超星找到03年出版的《读人》时也极为兴奋,因为这书很棒,发行量不大。即便这是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我所有的长春书店里都没有找到,那时的当当卓越也没有。很少有真正的好书同时又是畅销书,像这类的非 畅销的优质书,销售能力是非常有限的。但这类书被阅读被消费的潜质却大大地有,如果让读者花钱买电子版,只要价格适当,长尾的力量很快就显现出来。

在未来,数字书籍销售的寡头,国外可能是亚马逊或苹果,国内却不可能是当当卓越盛大或豆瓣,很可能就是超星。

另外,我始终认为,期限内的版权成本太大了。

  • 亚马逊的 kindler能做成,还不是因为他的书籍数据以及合作出版社的资源?没有这层关系没法做。
  • 苹果的ipad靠什么没仔细关注,但他的电子商店的渠道肯定是一个重要资源。
  • 中文做载体的汉王等,弄了不少版权过期的书籍,但一定估计也想到了各大图书馆这个资源。但是对他们来说,一来这不是谁都有实力够得着的,二来他们作为终端和载体来搞这件事,有点越俎代庖的意思,不是他们必须的菜。

我很看好超星,也比较早就关注了,早期他们也差点死掉,咬牙坚持下来成了最大。尽管太多地方巨烂,但 一个衣着邋遢的百万富翁要想换形象可以是分分钟的事,最宝贵的价值是不长在表面的。

五、中文版的谷歌图书——超星的读秀

当我看到这篇文献,着实震惊不已——《从读秀知识库 看网络环境下信息服务的发展趋势》:

由于读秀囊括了95%以上的中文出版图书,因此对于绝大多数图书馆来说基于读秀即可实现馆藏中文图书的全面整合。读者只需通过读秀一个入口,就可 以了解图书馆是否收藏有自己所需的纸质图书或是电子图书,大大提高了读者的查询效率,使读者通过一个平台即可获……

这不就是一个中文版的谷歌图书么!!!但读秀的数据比谷歌图书中文版不知强大多少倍!谷歌图书英文版的图书收录量有多少没留意,但拿不下类似古登堡计划那样的“大块头”,最好的程度也不过如此吧?

超星的读秀很低调,没留意哪年开始有的,我07年用到才知道。当时为写一篇长春漫步的文章,上他们的两个地方史和民俗数子书库里,通过关键字准确找到哪本书的哪一页有相关的资料,这个体验和大家现在了解的谷歌图书计划差不多,但要早了至少2年。

写在后面

这篇文章已经太长了,不多说了,搜集了若干超星和读秀有关的文献,下次整理出来再慢慢讲。不过我真是爱死了超星,尽管“我的图书馆”的产品质量不怎么样,但是免费图书馆做到这个程度真的很很不错了!

结尾仍然要说,不要以为鲜果是个小破网站,虽然现在的确小,但不妨碍我对它明亮的未来寄予宏伟的希望。谷歌不也才5 岁时就有建立在线图书馆的计划和规划了么?鲜果3岁了,我很看好它!但也就我在这动不动就嚷嚷,真实的鲜果并不狂妄,做事风格十分简朴扎实:日拱一卒,做好阅读这件事!”是啊,这样的团队要是不能成功,天理不容啊!”(典故)。

一定会有一天,鲜果也成为IBM那么伟大而长青的企业。我相信,功不唐捐

阅读器服务,与教育市场

最近,iPad发布带来新一轮的电子书讨论热潮,这番热潮真正的起点依然是设备,是新的载体。Kindle、iPad这样的手持设备,将与鲜果或greader等在线阅读器相辅相成,通过技术的进步改变阅读世界。然而,我更关心的是,人们所致力的“把阅读移植到屏幕上”的努力中,纸媒的舒适感到底能还原多少?阅读器将如何进入重镇领域——教育市场?

一、娱乐性阅读与知识型阅读

阅读可以大体分为两种:娱乐性质的阅读,以及知识层面的阅读,前者是“消费型”,后者是“营养型”。两种需要同样重要,但目的不同,阅读的内容和方法都有很大不同。木遥在《新平板时代》中提道:

  • 我小的时候,有一本名字很土的杂志叫《八小时之外》,内容当然主要是花鸟鱼虫之类。我自己的一个或许很小众的想法是:如果未来的电脑——特别是平板电脑——的发展能够兼顾那些在电脑桌和显示屏前流逝的八小时之内的时光,会更令人向往。
  • 在我看过的绝大多数关于平板电脑发展的文章中,「娱乐」这个层面都被过分强调了,大多数人似乎认为从「工作」层面探讨平板电脑已经过时。无数商业/技术革新力量被投注到游戏和多媒体领域,更基本、更平淡的需求(例如读和写)方面的革命却似乎乏人问津。

二、教育科研领域的需求和体验——阅读需求最大的群体

木遥所说的“工作”层面的阅读,引发了我一直关注的“阅读器应面向教育市场”方面的思考。学生、学者,尤其是科研工作者是阅读的重要群体,“营养型”或“工作”层面的阅读所在的教育科研领域,这将是阅读器的一个重要市场。每年大中小学花费不菲购买各种教材教辅资料,高校图书馆重金购买图书与文献数据库的镜像,无疑也是阅读器的教育市场具有重要“钱景”的一个侧面。

还以高教市场为例。科研人员书桌上的总是堆满文献,找篇旧文章十分麻烦,如果计算时间成本,重新打印一份更省事。对比纸质阅读的不环保和低效,平板电脑型阅读设备有着天然的优势。但,它的阅读体验却并不足够美妙。

“在桌子上摊开好几本教材,在不同的章节之间翻来翻去,用记号笔做着记录。这些几百年来人们每天都在做的事情,到今天都仍然无法借助电脑的帮助来更好地实现,这真是难于置信的事实。 ”木遥提到的这些,相信很多人深有体会。他在《私人 iPad 使用笔记》中提到另一种体验,延续了对“工作”性质阅读的思考:

  • 作为一个科研工作者,基本的希望是 iPad 能够做到阅读技术文档。这目标或许难于一蹴而就,但是的确基于某种重要的基本的要求,而且它应当能够比较好地取代纸媒介才行。
  • iPad 可以「部分地」解决科技文献阅读的问题:a.它可以很好完成文献随身阅读的任务。屏幕比一张正常的 A4 纸张略小,但是读起来没有困难,所有复杂的公式都清晰可辨。b.它可以比较好地完成管理文档的任务,但是仍然最好同一个桌面电脑相配合使用(虽然理论上它也可以完全独立使用)。c.它没有完美解决批注和书签的问题。科研工作者需要大量的留白作批注,而ipad对批注和书签的输入体验并不是很美好。

三、在线阅读服务与软件、手持设备的配合

曾用鲜果和greader来订阅跟踪行业内几大著名杂志的最新文献,再结合Endnote这种工具软件进行文献管理,对提高阅读效率和文献管理有非常大的帮助。尽管当时及现在的鲜果和greader都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但对于订阅功能已经基本做到了,可以很好地实现“跟踪”功能。

值得一提的是文献管理软件Endnote,非常强悍,主要有以下几大功能:

  • 文献管理和在线搜索:直接从网络搜索相关文献并导入到Endnote的文献库内,甚至包含文献标题、作者、出版信息、关键字和摘要
  • 建立文献库和图片库:收藏,管理和搜索个人文献和图片、表格
  • 管理库内文献,方便地编辑、导入导出。
  • 论文写作的利器,利用EndNote写文章,可以定制文稿,方便的改变投稿论文的文稿及引文格式。

目前Endnote是最强大的文献管理软件及论文写作工具,此外,它还和国外的若干家大型文献数据库网站达成合作,很好地实现对接和互通。也就是说,Science、Nature等顶级科学文献更新后,网站上的每篇文献后面有专门的入口,供你把“标题、作者、出版信息、关键字和摘要”等一系列文献信息下载到自己的Endnote上,Pdf格式的该文献下载后,可以直接挂在这条文献信息的后面。所以以后想调这篇文献,直接在软件中搜索就可以了,再也不用从一大堆打印文献里费劲地找来找去,也不用在数据库里重新下载一遍。

像Endnote一样,鲜果也会成为这样一个工具去管理你的阅读,内容范围更广。可以想象未来这样一个场景——

  • 鲜果等在线阅读器服务是渠道,可以利用他们读书读报读文章,无论是教材还是文献,这里就像一座无限的互联网图书馆,实时更新,随时阅读,便于检索,便于管理。
  • iPad、ibook、Kindle或手机这类手持设备是载体,可以用来随时随地阅读任何信息,比如通过鲜果阅读书籍报刊,或集中阅读其他网站的最优质的更新内容。
  • 专业性的内容管理,有点类似Endnote的工具性,可以对你自己在鲜果的“个人图书馆”进行编目和管理。

在不久的将来,如果按“渠道+载体+工具”进行打通,我们通过互联网服务、手持设备、软件可以形成完整的个人网络阅读及教育体系。在未来,构建适合不同个人需求的网络图书馆或网络书房,真是美好。

四、阅读器应首先面向教育市场

随着技术的进步和习惯的成熟,人们一定能在比特海中开辟出一条阅读蓝海。我相信未来的阅读器市场里,阅读器在线服务更有前景。数字出版是一个完整的链条,目前这个链条还差很多,kindle等终端产品不会成为主流,只是阅读方式之一。

coverman写过一篇《阅读器应首先面向教育市场》,如果将阅读器应用于教育市场,配合ipad等作为教材载体在学校推广使用,再适合不过了。“学生不再需要每天背负太多的书本上学,不用担心学校临时调课,书本未带的问题,同时教材如果出现内容差错,还可以通过网络登录指定站点随时重新下载、更新,保证教学内容的正确性,保证教材版权的安全性。”这是何等的场景!

我在上一篇文章《人们为什么不阅读》中提及了8种可能的原因,其中3个主要原因是:信噪比过小导致的阅读成本太高、适应新形势的阅读方法的缺失、公共话语方式改变导致“会话”式阅读的需要更强烈。其中,适应新形势的阅读方法的训练,无疑是教育体系应该训练的范畴。在一贯的教育历史中,语言教育非常注重阅读理解的训练,只不过陈旧的教育方法配合不上新的教育思想,阅读的训练,使用没有落实到适用性效果这个层面上来。

后记

因为积累了很多思考,担心不写出来下次就忘没了。所以本文很长,尽管竭力组织整理,还是显得有点乱。下一篇文章会凝练后逐渐继续讨论,但大的方向仍是“后媒介出版与阅读的未来”为主题。先附上几篇非常棒的文章:

人们为什么不阅读?

一、人们为什么不阅读?

以前,常有讨论“人们为什么不读书?”,昨天,思考了一下“人们为什么不阅读”,想到几点:

1.阅读环境和趋势的变化:趋于娱乐化。 更多的是消费性内容,而不是以前的营养性内容.
2.信息过载,噪音太大,阅读成本太高。
3.适应新环境的阅读方法的缺失。现在人们不会阅读,而往前追溯五十年,人们有足够的时间及环境学习和讨论阅读法
4.公共话语方式的改变,不再是单向的信息传播与接受方式,“会话”式阅读的需要更强烈。
5.技术的不足,不能让阅读更舒适,不 能适应阅读环境的变化。以前都是看书,现在阅读载体很多,时间按更少
6.读者口味变化太快,需求把握不好,很难匹配
7.信息孤岛太多,人被动,缺乏思考
8.阅读内容的专业化,分散化
其中,第1条是背景,第2、3、4条是主要原因,第5-8条是现实的阅读情况。
二、出版产业前景及对十年后的预测

对比以前传统书刊的阅读习惯,Smashwords的文章 《十年后的出版产业预测》也谈及阅读迷走,介绍了Smashwords创办人 Mark Coker 谈到的未来十年出版产业会变成什么状况:
  • 95%的阅读都将会在屏幕上。只剩下很少的书店,虽然书籍的丰富度将比以往更高。
  • 如果今天纽约前六名的出版公司占据书籍销售市场的50%,其它成千上万的独立出版社瓜分 其它市场份额。十年后,这六家的销售比例将会锐减至10%,其它的长尾会同时获得更高的销售量,以 及更长的销售期。
  • 作者都将为全球市场而书写。

最近在没有看任何kindle和数字出版类文章时,也想到一个观点:阅读器应面向教育市场。杰森•佩洛在《Kindle电子书经济学》系列文章之一《前景在高教市场和大众消费市场上》介绍的十分具体:

  • Kindle在得到大众消费者普遍接受上,显然是太贵。而且这个设备通用性或者开放性不好。
  • ZDNet教育频道的克里斯·道森:Kindle一类的阅读器以及无纸化的课程进入中小学并取代传统教科书,以及其中涉及到的一些问题。首先需要考虑Kindle阅读器技术上如何完善的问题(想象摩托罗拉或者松下公司愿意参与进来),还要考虑让学校进行采购,因为除非这类产品的价格降低到一定程度,使采购的支出大致相当于目前3到5年使用传统教材的成本,那么新产品就注定夭折。
  • 孩子们用上阅读器,将会存在丢失和损坏的问题。当然,那是假定你的孩子上的不是预算紧张、使用30年前教材的学区学校。
  • 高等教育市场和 大众消费市场:在高教市场上Kindle确实有前景,2到3年内,随着电子书版高校教材品种越来越丰富,Kindle阅读器可能就会成为不错的高中毕业礼物了。但如果是阅读大量书籍的高教市场或大众消费市场,用Kindle就不是很划算,因为可以从古登堡计划等图书馆渠道上大量下载,教材和其他书籍成本非常低,甚至是零。

阅读是一项艰苦而意义深远的事业,非常感动于google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的文章《一座永远的图书馆》,发表在《纽约时报》。

  • 图书是世界共有知识、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在10年前就首先提出了将所有书籍数字化的建议,那时的谷歌还是一家羽翼尚未丰满的新公司。那时,这项工程看起来如此狂妄自大、充满挑战,我们无法吸引人们加入进来。但是五年以后,也就是 2004年,“谷歌图书”(Google Books)(当时被称作Google Print)诞生了,可以让用户搜索到几十万本图书。今天,这 个数字已经超过了一千万,并且仍在增加。
  • 次年,我们受到了美国作家协会(Authors Guild)和美国出版商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Publishers)对于这个项目的起诉。虽然我们之间有 分歧,但却也拥有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打开禁锢在无数绝版书籍中的智慧,当然也会公平地对版权所有人进行补偿。于是,我们共 同努力达成了和解,以实现我们的共同目标。这一协议旨在让图书作者、出版商和谷歌实现共赢,不过实际上真正的赢家是那些能够获得一片 极为宽广的书籍天空的广大读者们。

三、振兴中文知识与文化阅读的宏愿

未来十年,95%的阅读都将会在屏幕上。科技的进化,会改变“阅读”,以后的 “阅读”形态,会进化到一种新形式。对比以前读简帛书或纸质书,有大不同的感觉。阅读事业,是值得奋斗的事业。

就像十年前的谷歌也是一家翼尚未丰满的新公司,我所喜爱的鲜果网也有振兴知识与文化的宏愿,同样,这个愿景看起来也很狂妄和充满挑战。15年后,谷歌打破极大阻力,仍然向为历史文明的推进作着不屑的努力。我相信,鲜果可以实现与谷歌的目的,发扬中文知识与文化事业上,会有自己的一番成就。

前阵子,国内某领域最大网站的总裁对梁大说:“你这样的团队要是不能成功,天理不容啊”。这位总裁一般不轻易这样感慨,十分感动于这份理解与赞许。对鲜果十分有信心,2010,将是鲜果有着长足进展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