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3日

最近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德民又火了,石油方向的那个王德民,变成网红院士的原因是年轻时候的长相酷似吴彦祖,颜值极高,当年分数够考清华,被清华等牛校拒绝录取,因为成分不好所以一路下降到第五志愿北京石油大学,后来去了大庆油田,然后还被批斗蹲过牛棚。

事实上王德民年轻时候的不公正待遇,主要不是因为欧美风巨帅的颜值,而是因为成分不好,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瑞士人,混血儿在当年是活的很艰难的。

早前就看过他的事迹,很多已经忘记了。

很多一次性聊友真的很厉害,比如有个人纠正说俳句的拼音念“pai”同“排/徘”,而不念“诽”,还讲起一本书叫白石一文《我心中尚未崩坏的部分》。

还有一个人聊起一段袁世凯的故事。说在读《孑楼随笔 庚甲散记》,里面写了一段故事,袁世凯当年称帝不完全是自己膨胀了,也不全是下属捧臭脚不断劝进,而是当时英国人的哄骗和反间计。当时英国骗袁世凯,说他称帝就拥护他,袁世凯信以为真,结果称帝后,被攻击筛子。

这世界上,总有很多有趣的人,十分可爱。

林庚白的确是个奇人,用“星命大师”来描述他,终于不是贬义词。就像韩国电影《观相》,鉴人也有科学原理和技术含量。读人可以用作犯罪心理学和犯罪画像,也可以用来读人算命,有些事有规律,不算预言,厉害的人的确可以做到八九不离十。

一位被遗忘的革命狂人和时代诗人,却常常因“命理传奇”而隐见名人笔端:
★ 高阳先生曾撰《林庚白:命中注定的传奇》一文,流传甚广……
★ 杨绛先生在《走在人生边上》也曾提到这位“极有名的星命家”……

比如从“袁世凯称帝原来也因受过英国的哄骗影响”这个历史细节聊到,萨达姆和蒋介石也被美国骗过,气的文正公在日记里狂骂美国人。
喜欢那么久松尾芭蕉,才发现俳句念“排”不念“诽”,一直念错了。不过一点也不尴尬,反而笑哈哈。

这么豁达,沾了那么一点东坡大侠的仙气吧,hiahia~
白石一文的书跟渡边淳一不同。有一派日本作家活的又压抑又放浪,一边欲望贪念,一边禁欲束缚,纠结的要死,冷气十足,都快冻成沙雕了。

有一首歌叫《为你写诗》,还有一首歌叫《怒剑藏花》 。诗在抒情,歌讲心事。

总而言之,矫情的很,哈哈哈。

补:

在袁世凯小哥的瞬间里看到另一个书叫《自在文章》,封面的一句话写的是:写文章,是一辈子的能力。

忽然想起十几年blog流行的时候,忽然开始拾起从前的习惯开始写作文。想到哪儿写到哪儿,看到哪儿写到哪儿。

这还真的是一个好习惯。

看窦骁的心理治疗题材电视剧《爱上你治愈我》,治疗一个少年,他被控制欲极强父亲送去戒网瘾,方法就是给他一支笔一个本子,让他写下来。然后苗苗在一个某大学做讲座的时候,念出一段台词有个名词,大约是宣泄和释放疗法。

哇塞,写日志还有这样妙用,关键时刻还可以救命呀,真厉害。

大量的匿名的一次性聊天有时候也是一面镜子,忽然有一次觉得有点心理治疗室的赶脚,想到这一层,被吓了一跳,差点拌一跟头。

有的人真的冷气十足,好像就是读白石一文那个blue少年,真的是超级冰箱和超级空调,三伏天要穿棉袄那种感觉,blue的我这么搞怪的人都冻的直哆嗦,哎呀呀。难怪,原来我也是冷水泵呀,真是自愧不如,本姑娘甘拜下风~

另外,冷气十足其实也不是件好事,因为太冷,从冰箱变成冰柜在变成冷库,里面存不了蔬菜水果,就只能存冻肉了,这个一存可以存半年一年,更厉害的还可以存几十年上百年,那个就成肉体冷冻室,没有一点温度,不是永垂不朽,而是长生不老等待复苏的夜神厉鬼了,怕怕。

难怪从前有人建议要做热乎的人,才明白是什么意思。哇塞,当年是谁建议要热乎点的?Armyknife吗?看起来当时没准他也是冻的三伏天穿棉袄了吧?罪过罪过,抱歉了啊,兄台,以后一定注意。

2019年6月2日

看了一个片段,才发现《仅此一次的爱情》就是那个《丹,唯一的爱》。一个不被看见的男天使,和一个舞蹈演员盲女的故事。

最后盲女能看见天使,然后产生一生仅一次的爱情。

韩国导演和编剧可是真会啊,可以把现代人们刚硬的心轻抚柔软,这得经过多少痛苦的折磨,才能依然保持这份柔软的爱,这得什么胸怀?

就像泰戈尔的那句话:世界以痛吻我,但我报之以歌。

也如艾青的这一句: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对这土地爱的深沉。

赵宝刚拍《青春斗》的点映会上多次提起,过去是多半一生仅一次的爱情,而现代往往要谈三到四次恋爱才能定终身,而且没准后面还会离婚。

赵导观察生活果然极为细致。

《丹,唯一的爱》里,盲女本想亲吻天使的脸颊,让天使闭眼,但天使回头,二人亲吻,女主慌张,天使主动亲吻,这一段虽然套路,但撩汉撩妹的技法之高超,屡试不爽。然后还要再套路一把,让男二目睹这一切之后很心碎,闪回到从前女主血淋淋的死在男二怀中的镜头。

这片子充满套路,所以根本没兴趣看完。但特别的是,男二号是曾经大火的欧巴演员,看着实在脸熟,又认不出,查了之后才发现是李东健。差点认成《情定大饭店》的男主角金承佑或另一位一代韩剧男神韩载石。他们都曾是极为收视率彪悍的女观众收割机。

作为曾经大红大紫的一代男神,给新鲜人小鲜肉做配,也是需要逾越巨大的心理障碍的。

想起周海媚在新《倚天屠龙记》里饰演灭绝师太,当年在旧版《倚天屠龙记》中饰演周芷若可是被金庸大神盖戳称赞过的精湛演技。被采访问到从周芷若变灭绝师太的落差,周海媚反而坦率的说自己已经五十多了,年龄到了,需要去尝试不同的角色。这份坦然反而更高级,说明她已经放下了美丽皮囊的偶像包袱,前往更开阔也更高更深远的境地走去,而不是固步自封、死守在原地。

2019年6月1日

星际大智分享了一首歌叫《fly me to the moon》,原唱Frank Sinatra,还有一版是Jazzamor,他真的好爱爵士,永远都是爵士,他只喜欢抓人抓耳朵,哈哈。

我说想起张雨生的那首《带我去月球》,然后搜链接的时候想起那个游戏《to the moon》。

分享给河北柴培云歌,他甩过来一首《长恨歌》,听完前面才发现后面古风超好听。然后原来这是一个临终关怀的故事,一个叫王之炀的老爷爷得了肝癌晚期,他当年的老师是前清的举人or进士,因而会很多乐府歌的曲调。外孙女把老人唱的《长恨歌》录下来,老人也把曲谱记了下来,发到微博上,很多人很感动,各种翻唱。

有一次上了刘嘉玲做嘉宾的一个综艺节目,还有一次上了《经典咏流传》,王铮亮改编并谱曲了《一生一阙歌》,蛮好。

《经典咏流传》和《国家宝藏》这种节目,被网友戏称好节目太费纸,泪崩需要太多面巾纸了。

要说起临终关怀,游戏《to the moon》是前几年看过的一个优质作品,得过什么奖,而是游戏已经被称为第九艺术了。翻看了一下游戏里的剧情,真的,讲爱和孤独。很感人。大约只有铁石心肠能不被打动落泪。

网易云音乐上的评论说:这是一个辣鸡游戏,因为你根本无法透过眼泪看到屏幕!

还有人评论说:想用尽一生治愈你,真正的病人却是我自己。

关于游戏的剧本剧透,有一篇《过把瘾就死》,讲到了更多细节。负责给老人临终关怀的博士后来改了Johnny 的记忆,消除了River,实现了救赎,让Johnny安然离世,但真正发生过的这段爱情也消失了。很多人对结尾十分不满,甚至十分愤怒。但这样的剧本却比常见的狗血大团圆结局更高级,更现实,更生活。

故事讲到John的妈妈倒车时小时候不小心撞死了乱跑的John的兄弟,而后妈妈有所精神失常等等。最后女博士得出结论要把River移走才能帮John圆梦(因为River是一切的诱因和羁绊)。而这个结果是圆满的,John在新的记忆中他的兄弟没有死,他也通过诱导与努力被NASA录取,高潮在这里:消失了多少年的River同样在登月球的名单中。此时他们又见面了(当然在新的记忆中John不认识River)!女博士也没搞懂为什么River会出现(这个新的记忆中是从小时候到长大的顺序)。而John后来编的钢琴曲是同样的调子,但是名字不过叫:To the moon.这个创作是太伟大了!女博士只想完成自己的工作,帮他圆梦,但是不惜挪走他的River,她说:There is always be a new “River”.只是万万没有想到new River还是old River!无论你如何改变过去,你的爱人总是陪着你,不过换个形式,换个时间,换个姿态,这是命中注定,这是绝对缘分。我在看到这里的时候又一阵眩昏,这种冥冥中的联系似乎太过伟大,它无视易变而多巧合的历史,直指向必然,这是永恒的爱,是必要偿还的!最后的结尾也似乎喜闻乐见,两个博士在大桥上,河水映着夕阳,远方火箭喷气,升腾。坐在里面的是John和River,他们去了月球。大家以为故事结束了。
我注意到一个小细节,最后在飞船开往月球的时候,画面不时变色,而且出现心率机器的哔哔的间断声,最后哔——。是的,同志们,John死了,过把瘾就死。在梦中飞向了月球,在现实中却翱翔到了极乐之地,在这美丽的幻想中过把瘾就死。我不知现实和改造后的梦哪个更美,男主角去了月球,却少了多少次相遇的错落之美。如果是我,我选择和RIver共度痛苦的一生,而让那月球滚蛋吧。而我们连博士都不是,我们只能眼看着他们在做自己的工作,让一个人实现他的梦。如果人类真的能改造回忆,那会比我们刻骨铭心的现实更让你青睐吗?
小说结束了,电影看完了,游戏玩的一点也不爽。但是我想珍惜每一个身边的人,如果回忆能够重来,我想我一定用更好的姿态爱他们,这是我们修了多长时间的缘分呀!我想在我孑然一身的大学三年,回忆起童年的点点滴滴和纯真无暇的友谊,除了孤独的读书以外,也许剪兔子是最好的方法了吧?
“我想天上的星就像灯塔一样,相隔甚远,不能说话,只凭着光芒抚摸,不过不要担心,我们总会在月球上相会的,傻瓜”

还有一篇评论这样写到:

三个小时的故事,说尽了爱情最妙不可言的三个特点:偶得、错落、无缘由。

不论是童年的偶遇还是中学时期冥冥之中的爱慕,Johnny与River的爱情都拥有童话故事般的完美邂逅。其中River的亚斯伯格症和Johnny的童年阴影,又不断造成二人之间的羁绊和错落,使爱情故事更加凄婉。我们无法责怪他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人,River的无声陪伴与努力已是伟大,Johnny即使遗忘,也还是使这段在他看来无缘由的爱情至死不渝。

回过头拾起游戏开头那段问答,已尽是唏嘘无奈。
——月球,我想去月球。
——为了什么?财富?名利?总得有个为什么吧?
——我也不知道,就是想去。

孤独的含义,莫过于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可与言者无二三。形单影只,是表面的孤独;无人理解,是骨子里的孤独。River和Johnny都是骨子里孤独的人,有了彼此的陪伴,他们才显得不那么与众不同。

有人弹唱《这个杀手不太冷》的主题曲《shape of my heart》,附上几句歌词,然后问,有没有人知道这首歌讲的什么?

下面有一个热门评论:

Is life always this hard,or is it just when you are a kid?
人生总是那么痛苦吗?还是只有小时候是这样?
Always like this.
总是如此。

还是那两段话:

@严锋:我们要尽量对孩子好一些,让他们在小时候尽量快乐。因为长大以后,他们会遇到很多痛苦,那时候,小时候的快乐就会成为他们最美好的回忆和安慰。

@晚霞映月i:幸运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阿德勒

云一朵 云两朵

云三朵 云四朵

爱人别看云朵了 请送别我

送别我 送别我

请送别我 请送别我

此去不知道归期 请送别我

这首《别送我》是电影《乘风破浪》的插曲,歌曲改编自美国民谣《500 miles》,由韩寒改编中文歌词,陈鸿宇、刘昊霖 、苏紫旭、寒洛演唱。

该歌曲改编自美国乡村音乐唱作人海蒂·威斯特(Hedy West)的歌曲《五百英里》(Five Hundred Miles)。电影《乘风破浪》中,韩寒找来了陈鸿宇、苏紫旭、刘昊霖、寒洛四位音乐人主唱这首歌,配唱部分由香港音乐人彭海桐操刀制作。韩寒把这首歌用在了电影里兄弟四人各奔前程的部分,重新填写了歌词,歌名改成了《别送我》,歌词在“你送别我”和“你别送我”之间转换。

河北柴佩云的瞬间背景图的歌词。

《侧耳倾听》,这首《蝉翼刀》:

有人学一式 有人凭半招
以为自己不得了不得了
江湖浪呀三尺高 强出头简直开玩笑
狭路剑出鞘 相逢就拔刀
恩恩怨怨何时了何时了
天涯行呀别骄傲 一山还有一山高
劝君放亮眼睛仔细瞧 多少行家为它眼皮跳
薄如蝉翼一把刀 薄如蝉翼一把刀
是千锤百鍊来打造
若非修行高 莫玩这把刀
走火入魔救不了救不了
蝉翼刀呀 蝉翼刀 仁者才配挂身腰

传不上图,前几天图发在微博上了。是一个油画,小伙拉小提琴,姑娘卧在草地上,拄着腮,看着缘分,侧耳倾听。

今天六一节。

忽然听着那首Christine Welch 《一百万个可能》,泪流满面。在跟孙医生聊天,同样在青少年时期过得也很老气的姐妹。

六一快乐。

为什么余生要和有趣的人在一起,

我想这就是答案,

他是无趣生活中的那点点甜啊。

在一篇文章里看到了另一张

这对男女,流浪汉在唱歌,以街边卖艺为生,男人正谈着吉他唱情歌,女人托着下巴,全神贯注地听着。

他们望向彼此,嘴角带笑,眼底有光,仿佛川流的人群和周边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嗯,一个人,喜不喜欢另一个人,其实很明显。

翻出《一百万个可能》的歌词,2014年的歌,五年前,不算太远。

窝进棉被 或面对寒冷幽静
寒风吹来一缕声音一瞬间
看着你走近暖了我冬心
倾听 踏雪听沉默的声音
飘雪藏永恒的身影
雪树下等你

在一瞬间 有一百万个可能
该向前走 或者继续等
这冬夜里 有百万个不确定
渐入深夜 或期盼天明
云空的泪 一如冰凌结晶了成雪花垂
这一瞬间 有一百万个可能

忽然明白,原来从前很多时候,一直在等的那个你,就是我。

但是这是不对的。

你就是你,你不是我。
我不是你,你才是你。
认真在等的你,从前是我,现在是你。
真的是你。

就像那部从前看过的日剧名字,《回首又见他》。蓦然回首,却在灯火阑珊处。

2019年5月31日

《春夜》的含蓄,跟《密会》的憋闷感不同,跟《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的迷藏感不同,有一种特别的清新。

第7-8集,刘志浩为等李静仁,特意跑回来没有下班,急得找不到自己的白大褂,其实刚刚脱下的外衣里就有白大褂,一定是下班的时候心神不宁根本就忘记换下来了。然后志浩一顿手忙脚乱,手足无措,还要装作一副正常工作时的样子,装作刚好要准备下班的样子。

其实志浩的心意静仁都知道吧。但静仁也要故意装作若无其事、云淡风轻的样子。那种故意做朋友保持距离,甚至发好人卡扎心。

中途奇石哥打了电话过来,静仁不得不离开,为此气氛变得很糟糕。

静仁:你希望我一个人变成坏人吗?既然这样你为什么来图书馆找我?

志浩:因为想你…我吧…我吧…其实我想说的是… [笑cry]

一直被外面的噪音打断哈哈哈哈哈哈——这段噪声真是神来之笔,尤其凿地机的那个很重又急促的duang duang duang的声音,又尴尬又重击,简直太赞了。简直太爱安溪畔了。

志浩和静仁互怼的对话也很有意思,互相训人,一柔一刚,高手过招的既视感。

静仁是一个特别外柔内刚的人,敏感的像个刺猬。男朋友奇石也是被这种神秘性所吸引。奇石是富二代,父亲控制欲极强,奇石喜欢打篮球喜欢音乐,其实就是向往简单纯真。打球聚会酒醉后,在队友们起哄下,给静仁打电话想让她来,果然被静仁撅回来,奇石锲而不舍想去静仁家增进亲密关系,又折了。静仁像钢铁秤砣一般,刺猬一般敏感和戒备森严,奇石上次送静仁回家,想去静仁家坐坐,又担心静仁的妹妹在很扫兴,静仁却误解奇石觉得自己是个免费的床伴,真是全身的刺又炸起来了。

很难说静仁是缺少安全感还是太叛逆,只能说她也是一个冰箱。而且,外表冰箱,内心其实又是一个烤箱,渴望热乎,却像超低温空调,冻的人直打喷嚏。

奇石真的被静仁吸引,尤其是奇石的富爸爸要求奇石整理跟静仁的关系,要么结婚要么分手,但奇石反而更勇敢了,希望改善这个关系,死也不肯轻易屈从而放弃静仁,这个大约也是真爱了。尤其是奇石爸爸说不干涉奇石恋情的真正原因,居然因为奇石不再坚持做音乐了,唉,真的很扎心。奇石的内心,跟静仁一样啊,简直就是男版静仁,所以会被铜版(同版)的自己所吸引。真的很扎心。

好像有一种心理学观点说,某种什么样的人,会喜欢异性版的自己。很多不愿恋爱的人,或者对恋爱冷感低欲望的人,才会喜欢特别像翻版自己的异性。

不过阴阳两极,互补,磁性 相吸,还是古老的真理。

第7集图书馆,静仁在找书,有两本上面是中文字,一本书的封面是繁体字的“离”,另一本的书脊上写着四个中文字。好像叫“人生气场”之类的。

第4集在静仁家,奇石跟她聊,问静仁反感不结婚的原因究竟是什么。静仁说:如果我的目的是结婚,根本不会跟你交往到现在。这么另类的话实在是太扎心了。唉。太钢,如果静仁是男生,就要被盖戳定为渣男了,这一点跟《都挺好》的苏明玉还挺像的。

不过奇石和静仁在某些性格方面,真的很像双胞胎,两个冰箱是不可能结婚的。冰箱和空调也不行。冰箱和烤箱倒可以是一个组合。

十几年前喜欢一本书叫《61*57》,这古怪的书名是雷诺阿的一幅画的尺寸,雷诺阿的《小艾琳》。为什么会想起这本书呢?大约是因为Alf。书中林静惠与徐凯的缘分,跟《春夜》中静仁与志浩的感觉相似。一个刺猬一样的钢铁直女,一个清爽温柔的绅士男生。

有一类外柔内刚的女生呢,其实一边强势,一边有希望别人lead自己。很难遇到更高的高手能hold住这样的女大王,因为很多人没等看到女大王柔软的一面,就已经在前几个回合阵亡了。

就好像静仁明明也被志浩吸引,却很刚的要求做朋友来定性,明明动心却嘴硬的无动于衷,明明直接被撩,却要强硬的拒绝和保持距离,这种超级冰箱与中央空调冷气系统,堪比大型冰柜了。

静仁的妹妹撩那个补习小哥,就异常主动和直接,补习小哥很不适应,但明显也很喜欢,只是很羞涩。作为更加自由的三女儿,也许这才是下一代年轻人更好的状态吧。静仁作为次女是冰箱,静仁的姐姐是长女不得不压抑天性逆来顺受,堪比资深冷库了。

大姐夫对奇石说,李氏家的女儿没有一个是好欺负的。这话的确是真的,看起来他也深有体会。

志浩跟朋友喝酒,有点小醉,憋闷的说,想要勇敢的做一次自己,问,不会遭报应吧?问的小哥一脸懵逼。

然后志浩就很自信的去静仁的图书馆去看她,悠闲的迈着大步,慢慢,又昂首挺胸,通过图书馆的书架缝隙偷看静仁。静仁无意间发现,先愣住了,然后吓了一跳,那一轻声的惊吓声,细节配音非常好。

刘涛杨烁主演的电视剧《我们都要好好的》,长期家庭主妇缺少沟通而患了抑郁症的刘涛,决绝的净身出户离婚,连孩子都不要,跟杨烁谈离婚,杨烁最终同意了,但对刘涛也说了一句:你会遭报应的。语气极为怨恨,也因深深的不理解刘涛已经很享福了,为什么还要这么zuo。

这一句很迷信很魔性的“会遭报应的”,真是蕴含了层次很丰厚的感情。

静仁其实发现了自己真实的感情,但是不太敢面对。第8集,询问姐姐的建议,聊着聊着,静仁哭了。然后静仁与志浩发短信,在药店见面。

静仁是图书管理员,很平凡的职业。图书馆有很多书没人读,隐喻有想法,而且很多心事。

志浩是小药店的药剂师,也很平凡,虽然志浩大学很优秀,但因意外女友怀孕消失又产子,人生进入颓废放弃模式,也是有心病,守着药店却无药可医,直到某天遇到宿醉又没带钱包的静仁。

静仁进药店,问志浩是否特意等她没下班

志浩说,刚才还有客人呢。

静仁问,怎么没穿白大褂?

志浩说,本来马上也要走了。

静仁说,上次那个营养药,要重新买一点

志浩问,怎么了?不满意吗?

静仁说,不是,不知怎么找不到了,所以要重新买。

志浩问,你需要要什么样的?

静仁说,上次有什么?

志浩问,你没吃吗?

静仁说,我本来就不喜欢吃药。这话出口马上觉得不合适,又找补了一下,说,对开药店的人这样讲,真的抱歉。

志浩想了一下,换了话题说,我也不怎么喜欢读书。

静仁很钢的本能怼了回去,那您应该会教养不足吧

志浩笑着说,那你应该缺营养吧

静仁说,你还挺会得瑟的嘛

志浩暗暗的亏静仁,说,应该是会装作不好的样子,明明在训别人

静仁说:那是训人吗?

志浩说:偶尔会训人。

然后俩人分别将眼神看向别处,都笑了。

喝!太爱安溪畔了!

这不是在很刚的互怼,也不是很甜的互撩,完全是互亏,高手过招:

——你有病!

——我有药!

——好吧,是有病。

——没关系,给你药。

安溪畔这家伙真的,手段太高了。互怼拌嘴也这么东方美学。

忽然有点明白为什么片名叫《春夜》,明白为什么主海报上,车,男女,桃花。

就是那一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