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日

微信群里看到一点话,方式略五毛,但核心道理可能其实是这样的。

北京驱赶风波真相

        此前北京违建是在村长、大队长、地方管理部门眼皮底下拔地而起,政府管理不力,基层干部“不管”,从中获取很多好处。前年国家统一部署压缩北京人口数量,体现国家功能,中央给出了时间表,原本是可以理性而有序进行,但是由于基层干部已经拿了违建人员好处,缩手缩脚,所以拆除违建工作进展缓慢。最后不得不由一把大火演变成如今非常粗暴野蛮的强拆强砸驱赶外地人的行动,嫁祸于政府。从而转移、掩盖了违建经营者和基层干部之间的利益关系。

       从管理层面看,政府拆除违建理由正当,理所应该,如果从部署北京国家功能开始就动手拆除违建,旧宫和西红门两起火灾不至于白白搭上三十多个冤魂。而且政府也不会落下嫌贫爱富驱赶外地人的坏名声,影响极为恶劣。目前其根本原因在于既得利益者在执法过程中有意扩大政府和外地人之间矛盾,有一百栋违章建筑就有一百个渔利的基层干部,拿了别人手短。所以他们只有让事情闹大,大到谁都说了不算,把拆除违建故意演变成驱赶外地人,嫁祸于政府,制造搞一场运动,于是可以欺上瞒下混淆视听,从而逃避因贪腐不作为而被追责。当驱赶外地人遭到全国人乃至全世界人口诛笔伐时,政府不得不收拾烂摊子,抑或是又给大大小小贪官留了日后渔利的机会,未来说不定可以再巧立个明目捞上一把也说不定。

         老虎好打,苍蝇难捉。往往问题出在基层干部往歪里念经。所以归根结底还是法制化制度化,如果没有法制化制度化,基层干部的管理难以到位。

     目前世态持续发酵,如果政府不出来澄清事实真相,揪出几个先期拿了违建老板钱而不作为的挂羊头卖狗肉的基层干部,事情会愈演愈烈。被粗暴驱赶的是贫困群体,是弱者,是基层老百姓,社会广大民众不仅同情他们,还会人人自危,所以从长远看,这样的粗暴行动会给社会留下一道伤疤,如是说在未来或许演变为社会的潜在隐患。

        用习总的话做个总结:‘’……实际上那些错误执行者,他也是有一本账的,这个帐是记在了哪儿,一旦出了事情这个帐就把你全拉出来,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小心今后拉清单。不要干这种事情,迟早都要应验的,头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奉劝那些试图瞒天过海损公肥私者悬崖勒马。此是转发之贴,让我们互相传递,坚信以习主席为核心的党中央,挫败一切阴谋鬼计,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国民沿着幸福健康之路前行!

另一个群里看到这样的公告,查了一下,央视及澎湃都发了官方公告。真的很像琅琊榜,又换掉一枚棋子,或者说,又拔掉一颗钉子。

朝阳区教委主任肖汶、副主任付琳被立案调查

2017年11月29日,朝阳区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事件调查情况公布。

朝阳区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事件发生后,北京市纪委、市监委会同朝阳区纪委、区监委第一时间成立调查组,启动相关调查工作。

经查,

朝阳区教委主任肖汶、副主任付琳,存在对民办教育机构监管缺失的问题;

朝阳区教委社会力量办学管理科科长韩斌,工作中存在失察失责、履职不到位的问题。

针对以上情况,朝阳区纪委、区监委决定对上述责任人员予以立案调查。

目前,全市正在开展幼儿园安全隐患排查、规范幼儿园办园行为检查、师德师风教育,市、区纪委监委将继续加强监察工作,对存在的问题,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1.同业交流,过分追问数字既不礼貌,也很low咖。目的应是做法思路,看增量而不是看存量。领域不同,当下的结果并不重要。刺探情报其实都是公开口径,数量级大家都知道,眼界太窄,就不是交流了。

2.过分关心具体,不过是切葱花的。高级螺丝钉非常教条,轴劲儿上来简直不可救药。

饭店老板高薪请来一个御厨,让其做宫廷菜,说不会,只做过面点,让其做点心,说不会,只做过层饼,那就做千层饼吧,还是不会,老板怒了,你到底在御膳房做过什么?御厨说:我是御膳房专门切葱花的,千层饼里放的那种。

3.匹配度非常重要。今年下半年最大的感受是,很多时候不是项目不够好,也不是VC不够出色,而是双方的诉求不够精准的匹配。
有的VC只投某些领域B轮以后、投资金额千万起,尽管项目非常出色但还太小、阶段过于早期。领域和阶段不够匹配。

有的项目市场和盈利非常不错,但一些VC只投有压倒性技术壁垒的项目,投资偏好不匹配。

有的草根创业者市场彪悍,有的海归创业者技术团队超群,VC也有偏爱的投资风格。王刚、朱啸虎、曹毅、刘二海有着巨大的区别。

4.藏巧于拙,用晦于明。总是忍不住锋利,还是要藏起来,重剑藏锋。

昨天会上,某联合创人是其中一个圆桌论坛的嘉宾,认真听了分享,尤其去硅谷踏访那段。

有几点感受:

1.格局略小,好像不经常出去,尤其是缺少战略高度和专业深度。对某硅谷顶级公司的参访觉得很开眼界,说起一些业务细节充满新鲜,这样的认识程度,对专门负责商业化的高管有点扣分。

作为高管,这个格局和视野如果不加速提高,会限制企业成长。正常情况这应该只是一部分收获,很明显平时在国内对这家标的公司商业模式或自己业务真正的核心价值的研究不够,理解不够深。

2.说话的语气和语态等细节,跟之前别人觉得一亿太少的感受是一样的。野心大了,但对市场的敏感度不够,会员业务的快速增长让其盲目乐观了。

3.缺少危机感,该公司的优势不是一成不变的,但目前他们还仍觉得市场领先优势是压倒性的。实际上简单了解了一下,竞品公司在产品体验和横向产品序列的发展方面提高特别快,营收应该也高不少,他们也在开始加强实名制和电商等方面的部署。都宣称在两年后上市,虽然业务侧重不同,但因为都在同一营收领域有交叉,难免相互借鉴,也被业内尤其VC对比,现在貌似轻敌了啊。

4.用户结构层面,该公司用户年龄结构要比竞品高很多,粗略看起来,竞品以0-3及3-5为主,该公司以3-5及5-8为主。该公司的人口结构会在接下来几年内加速衰老,日活会有很大挑战。光靠某社区板块拉动活跃会不灵的,而且社区氛围会越来越老气。如果在未来某一个时刻出现断崖式下跌,就无法挽回了。虽然这一刻不会马上到来,但过去引以为豪的优势程度正在快速缩小。

就跟美国对标公司严重老龄化的问题一样,这是人口结构问题。

竞品的人口结构更年青,主体是0-3,它们可以越来越成熟,注重校园拉新就会调节。但该公司的定位注定了校园拉新效果不够好,因为主体用户是3-5,主打商务,只会越来越衰老。

前车之鉴就是RR网。RR网的关系链粘性比该公司强几倍,但现在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更早的案例还有CNren。

5.无论哪种产品追求商业化,都必须跟青年用户为基础,跟年龄结构尤其有关,这是增量。人口结构会限制商业化的最终规模。

虽然可能也会公开说用户以1-3为主、称3-5更出色而已,但市场方面估计更有感受,从拉新策略和产品调性,注定这是以3-5甚至5-8为主的话语权体系。都是换过一次以上的专业社区,老龄化一旦开始,特别陡峭。
如果大力发展PX业务,注定以0-3为主,3-5为辅,不然就做不大规模。但未来用户结构老化会成为最大的障碍,导致这块业务难以扩大到超级大的规模,而且四不像,哪段用户都不讨好。

以上都是大实话,没有经过详细润色,不好听,有些尖锐。表达能力和管理能力的确需要再加强,业务能力早已达标了。

补记:

1.查了一下,该联合创始人差不多同龄,虽然比我格局高,但还需更高,高出很多才行。

2.TL说,以TA的了解,确实存在这样的问题。

3.Jie说:你说的到位,不过太大实话了

2017年11月29日

跟yanjie聊起大公司的高级螺丝钉问题。

某BAT的Team leader问起加班问题,说自己天天加班到夜里12点才下班,持续一年了。一细问,说自己亲自写文档……当然不累的要死才怪了。

明显方向不对,搞太多复杂的工作都是冗余浪费、无用功。看上去很美,然并卵。还说要做什么生态,简直是扯淡。用户太饿、想要吃馒头米饭,要先填饱肚子,你非做一桌菜,费力不讨好啊。钱/粉丝/流量,这三样,只要充分满足一样,就足以留住人心!不集中满足刚需,非花大量的时间做一堆花拳绣腿、酷炫舞技,有什么用呢?又不是表演节目。

想起微博一个段子:饭店老板高薪请来一个御厨,让其做宫廷菜,说不会,只做过面点,让其做点心,说不会,只做过层饼,那就做千层饼吧,还是不会,老板怒了,你到底在御膳房做过什么?御厨说:我是御膳房专门切葱花的,千层饼里放的那种。 ​

说起商业化产品的目标,我说想做出年营收五千万到一个亿以上的生意,从0开始,短期,而且要保持较高的利润率。

结果来了一句:一个亿太少了。

就像黄药师遇到周伯通。这打法,直接凌乱了。第一反应是担心眼高手低,但委婉表达也不合适,后面的话没法接了。

想起去年老李反复说,要做不到一千万(年营收)就没什么意思。当时觉得膨胀和狂妄,一千万极为遥远,因为基础是0,半年时间,怎么可能!但现在看起来,他也有道理,眼界要打开,就有方法、有可能化腐朽为神奇。事在人为。

看起来过去还是太实在了,眼界也浅,还是集中在业务层:能做到的事情说,不知道的不轻易承诺或忽悠。

格局要扩大,能量也要快速武装。从步兵到骑兵、特种兵,到炮兵、装甲兵。

小时候老家院子有很大的一块菜地。父母种菜,自己蓄苗。在那个信息匮乏的年代,母亲不知从哪里找到一本种苗的书,照上面的方法蓄苗。

一样的种子,我们种下去,种出来的苗比较矮,叶子也不茂盛鲜亮,长得还很慢。而市场上买到的苗,又大又高,叶子也茂盛鲜亮。相比之下,我们蓄的苗简直是矮慢矬。

但是苗种下去,到每年的收成,我们的蔬菜虽然不起眼不漂亮,但慢慢长得更加结实茂盛,叶子不咋地,但果实比别人又大又鲜亮,产量和结果率也是邻居们的两到三倍。邻居买的苗并不中用,还比不过我家要废弃的最差最不起眼的苗。后来邻居干脆每年来捡我们想扔的不很好的苗,种出来的结果也比买的苗好。

那些年母亲常说,我家蓄的苗是根据那本书上专业的农业科学知识培育的。长相不出众,但苗的茎矮但粗壮,叶子看起来不那么水灵,营养都供给了根系,根系尤其发达。买的苗又瘦又高,为了短期的漂亮利于销售,牺牲了长远的利益,把营养都给了茎叶,长了高度但牺牲了深度,最为重要的根系没有得到良好的发育,导致他们的根系发育程度还不如我们的一半,因为早期营养都给了茎叶。

对于幼苗来说,短期促进茎叶发育,对提高品相促进销售来说有价值,但对长期开花结果来讲价值很低。根系是否粗壮丰满,这个是决定一年收成的重要指标。

这段经历影响了半生,一直想做实力雄厚的高手。虽然外表瑕疵多又很突出,但一击必杀。实力派的真功夫是高手,就像咏春那样只有三板斧,但是三招都是绝招,出神入化,抵得住所有所谓高招和花招。没有36变72式,没有各种厚厚的武功秘籍,也没有各式花拳绣腿。

向往的就是这种厚积薄发、举重若轻的高手。这也算是价值观吧。

Tags: ,,.

看到江南愤青(陈宇)说:

“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在建行一个杭州一个支行押钞,每天戴钢盔,穿防弹衣,拿狼牙棒,然后五点起床骑车两小时去银行,跟着经济民警去金库取钱了然后给十一个网点送钱,结束后大概十点多就开始整理破钞,忙到十二点吃饭,下午开始给给各个网点配送零钞,四点多在把钞票收回入库,差不多到七八点。然后跟经济民警去吃晚饭。那时候每天很充实,但是内心很迷茫,作为中国最好的金融专业毕业的孩子,做一份押镖的工作,跟同学落差很大,内心不迷茫是不可能的。哪怕就是同时进银行的同事,我的岗位也是最差,美其名曰是轮岗,但是一轮一年多的岗位的确也是少见的,那种看不到希望的迷茫痛苦的确深入骨髓。其中有个经济民警特别有意思,每次见到我,都跟我说,他说,陈宇,我看人特别准,我觉得你以后一定会特别有出息,我之前说过的几个人,都现在特牛逼,那个谁都当了科长,那个谁当了分理处主任,你肯定也不差,你要相信我眼光。我其实特别感激他,虽然我怀疑他可能跟每个人都说同样的话,但是至少好歹有个人认可你,让你感到温暖。那些经济民警都对我特别好,还经常请我夜宵,没事带我出去玩。其实人在落魄不好的时候,别人一句话就能给你很多鼓励,给你支持,让你相信。所以,我总觉得你要去帮助别人未必要给多少人钱的帮助,哪怕每天给人一个温暖的微笑,一个美好的鼓励,甚至一个善意的谎言,都能身边的人变得更好。”

深有同感。转发时说:“同感。方老师/老顾/梁大/Mr.Wong/关导,也曾这样高度认可过。方老师和老顾都曾评价:放在合适的土壤,早晚都会爆发的。梁大说我不惜力、瑕不掩瑜。相信他们的眼光,所以日拱一卒,走向高手进击之路。就像那句鸡汤:逼自己一把,你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

不过想想还是隐藏了这条微博,因为方老师会看微博的,这么自夸略显得狂妄,哈哈哈。但真的很感谢他和其他师长们的认可和鼓励,在经历那么多痛苦和艰难,是他们的评价让我相信自己、迎难而上,不断披荆斩棘、乘风破浪。

他们是相信自己的眼光,并没有必要说谎,而我相信他们的专业判断,绝对要争气、要证明他们的“预言”,不能给他们丢脸。

最近成长极快,Tigger说格局变大了。好像忽然一下段位就升级了,能听到“骨骼成长的声音”。下一步,会爬上一个新的阶段,新的天空和草原下,策马扬鞭、纵横驰骋。

陈宇是国内顶级的互联网金融专家,顶级金融行业从业执业经验也极为深厚。他现在还很年轻,是否可以算得上中国当代金融家还不知道,但他写的书、报告,各级金融大咖、行长们都在看,早前陈宇出了第一本最深刻全面介绍互联网金融的书,堪称教科书那种深度,出版后农行总行行长有一阵到处给同行推荐这本书,因为真的专业。

总之,不认为他们只是鼓励安慰甚至谎言,我相信这些伯乐们的预言,他们像魔镜一样,让我看到未来的自己。

当年Mr Wong说起某博物馆馆长的发展经历,对我说:“你也可以(一样出色)”。那时两眼放光的神态,似乎真的看到了我的未来。

关导那次在中央大街散步时说:师生七年,原来真实的你跟当初的认识并不一样。关导也是牛人,如此年轻的他(年长四岁),已经晋升为副院长了。

拼搏就是为了证明这些的预言,要证明他们的伯乐之眼是多么准。

Page 10 of 336« First...«89101112»20304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