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5日

突然想起洪恩软件,隶属洪恩教育集团,成立于1996年,转眼,二十多年了。

想起大学的时候在燕子上第一次见识洪恩软件的光盘镜像文件,安装后惊为天人。

那是一个儿童英语教育软件,其中关于快速阅读的章节,非常非常专业。比如视幅的训练,就这一个细节就足以征服专业的懂行人。

那时候完全爱上洪恩了。

那是软件行业的巅峰时代,还看过微软的百科全书,也是镜像文件,好几个DVD,正版非常贵。安装后简直进入一个奇妙的世界,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简直如爱丽丝漫游仙境,徜徉在这样的学海,那感觉真的棒极了。旺盛的求知欲和好奇心,会指引入境者,在这个奇妙的世界,越走越远。这才是真正的探索精神,就像科学探索。

教育不是灌输知识,最重要的是点燃热情。

和老鬼说起书,我说最爱的书是川银藏的自传,绝版了,在万能的淘宝上找到复印版,买了几本送人。他说也买了一本书到处送人,《壶中天地-道与园林》。

说起遗忘,我说是川银藏这本书很薄,风格有点像德鲁克的《旁观者》,他说看过也快忘了,几年前的同事的名字都忘了,看到照片却死活想不起来。我说太正常了。

前几天突然意识到忘记了舅舅和舅妈的名字,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想起小时候,从来没有什么场合叫他们的名字,更小的时候甚至觉得他们的名字就叫大舅二舅三舅老舅,以及大舅妈二舅妈三舅妈老舅妈。

就在刚才,仍然想不起三舅妈的名字,姓什么都没想起来,她的名字从前是知道的。

不过就像以前课本那个标题:《为了忘却的纪念》,因为会遗忘,所以有些事情才会记得更深刻。

就像《寻梦环游记》,比如音乐,梦想,专业造诣,或者其他的什么追求、信仰,这些才接近永恒的。

死亡不是终极,忘记才是。

2017年12月4日

男人有疤,那不叫疼,叫光荣。

女人有疤,不叫丑,是以前吃的苦太多,正需要别人来疼。

——《九州•海上牧云记》第14集苏嬷嬷跟苏语凝聊天,说起脸上的疤,说她的男人王铎,如是说。

看完全片,整体挺好的。

只关注一个点,充满好奇:为什么能把全体广电审核员看哭。

故事铺垫、情绪酝酿、音乐烘托,在泪点感动是个很正常的事,是套路也是工业化制作。但为什么可以讲可以把全体审片员看哭,不仅都哭了,而且能破例。原本配额没了,而且亡灵题材,连不准变鬼成仙的规定都能破例,到底是什么原因?

根本没注意太多影片细节,整片就专心寻找这个疑问,特别留意泪点的设置。

整片好几个主要泪点,在其中三个感动。后两个完全忘了,只记得一个。就是小男孩米格的祖奶奶追米格要把他从亡灵世界送回家,米格追求音乐梦想要去找租爷爷,穿过一到铁栅栏门的缝隙,祖奶奶被栅栏门拦住那一段。

祖奶奶叫住米格要他回家,米格不肯,祖奶奶突然唱起歌。那一刻,突然觉得这扇门是祖奶奶的牢门,也是心门,把她留在亡灵世界,因怨恨米格祖爷爷遗弃了她和COCO母女而不能释怀。这歌声也是打开心门的钥匙。

米格穿过了心门,也进入音乐信仰的另一个牢笼,那个笼子关着米格以为的祖爷爷歌神,歌神为了信仰放弃了人性,在亡灵世界受人朝拜,但其实却是黑化的凶手。

这段门的理解,突然想起《谜一样的双眼》,剧中主人公把坏人囚禁几十年,其实也是把自己的心关进牢笼。影片中多次出现门的镜头,正如《一代宗师》里多次的门口镜头的意向一样。

音乐只是一个公共信仰,其实很多人都是生活在灰色甚至黑暗的亡灵世界,无论天空是否有阳光,他们都照不到阳光,比如公众认为愚蠢的广电审片员,其实他们都是隐藏的高手,对这种黑化人设的形象,何尝不是一种亡灵。他们在黑暗中也有信仰,那种坚持是向善和向美的,终有回家的那一天,影片主题曲的《请记住我》,记住的不是先辈和现在的他们,也是记住回家的路,直到“家人们”找到他们,在家庭的灵堂供奉一张照片,不要忘记。

死亡不是终结,忘记才是。

翻出来看中国传统文化的忘川河、望乡亭、奈何桥、孟婆汤。原来刻意淡化的是宗教,淡漠的是文化,都快忘记了。今年韩国tvN电视剧《鬼怪》里红衣孟婆,鬼怪类似钟馗,黑衣死神,鬼眼女孩的爱,其实都是传统东方文化的复兴。好作品是有文化的。

忘记,就真得消失了。

消失的瘪嘴爷爷,那一处是真的低调的泪点。

2017年12月3日

要想深藏不露,就得吃下藏都藏不住的苦头。

——《猎场》中贾衣玫想跳槽唯品会,胡歌追问时说。

看了《猎场》第40集,胡兵饰演的华尔街精英陈修风,葵黄的饰演者是柯蓝。葵黄和陈修风20周年结婚纪念庆典上那段很长的VCR的表演,看到了柯蓝精彩又克制的表演。

葵黄陈修风他们之间的爱。感情,很深。

世界无末日,人生有美好。冬去春来,万物生长。

VCR中还看到颜丙燕演的舒静。想起之前《万箭穿心》的表演,尤其是颜丙燕最后那句又要结婚了,简直最后一击,画龙点睛。

陈修风能被米娜色诱,其实是人性的弱点,因为米娜身上有年轻时候的葵黄的影子,被吸引。

其实葵黄早就感觉到了陈修风的出轨,正如罗伊人说出轨能否原谅,取决于那个人在你心里有多重。葵黄说,很重,很重。

所以VCR里讲到陈修风当年和葵黄的爱情,葵黄喝醉了,抓紧陈修风的收,然后松开,梦中说:你走吧,你走吧。这种爱、真和胸怀,怎能不爱她?

开满的向日葵,看满眼里,充满心里。

米娜也是真的爱上陈修风,不然不会情真到为了保护他不惜一切,这种“真”,格局很大,米娜的退出,也是被葵黄的真及陈修风的浓所打动。米娜真的跟年轻时的葵黄很像。

就像贾衣玫劝米娜放下:年轻人嘛,做不成的叫傻,做成的叫勇敢。

真的,太爱柯蓝了。真性情,特别真。

后面资本运作胡歌公司这个案子,这段,简直太好了。

原本《猎场》看了一部分就弃了,jing姐说起这段“并购-借壳-IPO”,简直击中九环。乐视连播看到这一段,果然有功夫。

编剧和顾问足够专业,友情出演阵容强大,各个细节证明实力雄厚。品相不好说,但实力是不错的。

看到后面开始发现选角的用心,管纫姿这个名字用字很奇怪,长相虽然没修过,但比较网红。看到四十多集才发现她的表现很出色。章龄之后半段也很好。

地中海支行的那个HR主管卢主管,这个演员很眼熟,想不起来,表现实在太特别了。那个感觉,既锋利又懂得藏拙,深浅拿捏恰好,非常专业,简直可以做情报科主任了。

但是猎头这个市场,猎场,猎人,不做到情报那么专业,怎么瞄得住、击得中、吃得下。太多时候打下猎物,却被黄雀甚至是老虎截胡,也是常事。

全面攻克,够狠毒,又能全身而退,够轻如,不是很容易做到的。

Page 11 of 339« First...«910111213»20304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