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30日

@阳光child

再说一说中国福利彩票
菲律宾老杜下令无限期关闭由政府博彩机构管理的彩票销售店,警方也宣布已关闭了5100多个销售点,国内对福利彩票基本缺乏了解的人评论中国福彩也不值得信任,本法人微博李老编实名说一说中国福利彩票的那些事儿,只说事实。也许不太准确,但保证不歪曲。
中国福利彩票在形式上借鉴了由西方发达国家创造的属于博彩业范畴的彩票,但本质上不是博彩,而是募捐——但打了一个擦边球,正如审批浴足服务而严禁色情交易。中国做为由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有几个底线绝不会打破,这就是大众话语所说的黄赌毒,无论是社会安定的现实需要,还是国家意识形态,只要社会主义旗帜不倒,黄赌毒就不会合法化,这一点请相信我,一个在国家机关审读研撰文件几十年的老共的经验。
中国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财政资金严重匮乏,民生欠帐太多,与民生关系最为密切的政府部门每年朝财政要钱总碰一鼻子灰。许多时期以来,财政最有效的武器是“你说的都对,但老子没钱!”恰逢民生部门首长不但资格老、立场坚定,因而不怕不被信任,又有学者的底子(所谓“兰大才子”),敢于思考,勇于创先,搞了几大主张,后世受益无穷。
简单提几点,一是开展救灾与扶贫相结合,首启中央政府的扶贫机制,这在过去主要是赈灾救荒,逢灾荒必做,但没有专门规划和机构。这项工作做成一定规模后,整体移交给了新建立的专门机构了。二是社区服务,不细说。三是本编所服务的SOS儿童村的引入,借窝养孩子,也不细说。四就是在反复调研后,向中央建议开展社会福利有奖募捐,设立中募委。大概八六或八七年,中央书记处专门听取了几次汇报,胡启立、芮杏文好像还上门过,最终由国务院同意设立,中央层面组建中募委,办事机构设在民生部门,地方层面就一锅煮了,民生部门的机关干部牺牲周末上街卖“有奖募捐券”即福彩前身。
来看看有奖募捐制度设计的宗旨:敬老、助孤、扶贫、济困——都是民生部门的业务范围但又都超出,都是国家意志和政府行为,与执政以来政府关注底层的初心是完全一致的。
到九十年代初,尽管数量有限,但民生尤其弱势群体帮助资金果然稍有缓解,又逢北京亚运会,亚组委向中央申请发行亚运体彩,沉吟再三,中央同意限额十亿元,筹满停止,所筹资金用于场馆建设。民生部门也有样学样,你叫体彩,社会福利有奖募捐也改造为福彩并在各级编办进行了事业单位登记。
孰料,亚组委和体育部门的伍首长韧劲十足,亚运会后又几次三番软磨硬泡,凭他老妈邓六金在民生部门更老的资格又不能硬怼,结果,形成了事实上的两种有彩票并存,并且,越来越形成竞争。
中国在社会管理领域历来严防竞争。比如,全国性社会组织,一个领域只能有一家,地方上也是。竞争必然会引入市场化手段,结果两家都偷偷摸摸在搞“选六”,形式上更像港澳六合彩,1994年,时任最高行政长官在民生部门的一次重要会议上大发雷霆,该说的表扬的、鼓励的话只说了几句,用了一个多小时大讲严禁选六。嗣后,指定人行对两种彩票进行监管,所有新的票种和玩法都由人行审批。
太晚了,待续[/cp]

2019年7月25日

《九州缥缈录》第17集,离国派在下唐的使者洛子鄢,使用辰月的秘术让吕归尘回到过去记忆。

原来,当年真颜部被灭族,吕归尘跟龙格沁及苏玛逃亡的路上,面临铁浮屠的追杀,吕归尘血涌发狂与铁浮屠厮杀,误杀了龙格沁。

吕归尘非常内疚的说:洛子鄢说的都是真的,那一切都是我做的。

息衍说:他对世子都说了些什么?

吕归尘:他给我看了一个很久以前的真相,是我亲手杀了养大我的姐姐,那是我最亲近的人。

息衍:世子不要忘了,洛子鄢是辰月,他只想得到他想要的。这并不一定就是真相。

吕归尘:我就看着她死在我眼前,她就那么微笑着看着我,慢慢闭上了眼睛。如果这就是真相呢?

息衍:世子愿意相信的,就是真相。你的姐姐离开了我们,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世子的情绪我无法感同身受,因为我不是你。可是我也有过相似的感受,在我心底一直惦记着一个人,她曾经是我的救命恩人,可后来我却眼睁睁看着她在我面前死去。

吕归尘:老师说的是苏尚宫吗?

息衍:不管是谁,都只能陪我们走一段路,剩下的路不管再难,终归要自己走下去,所以世子,每个人都有过去,可你不能让消极的情绪吞噬你,辰月最邪恶的本事,就是发现你内心的痛苦和恐惧,并且诱导你沉溺其中。

————

息衍最后一段话说的真好。邪教和极端政治组织,是非常善于利用信念来蛊惑人心的。

如果是推翻压迫,带领人民获得更好的生活,这是凝聚力。

如果目的是借机制造混乱、推翻政权,就是借刀杀人的谋取私利。

然后息衍对吕归尘讲了一个故事,吕归尘猜到这是辰月和天驱的故事。

息衍说:黑暗与邪恶人人都会有,同样,阳光和勇气也人人都会有。做圣人还是强盗疯子?只不过是一个选择。

内心的痛苦和恐惧人人都会有,诱导自己沉浸其中,就全是黑暗和邪恶,充满杀戮。不能让消极的情绪吞噬你,阳光和勇气,会指引每个人找到光明。

香港之乱,也是利用了经济困境平民的痛苦和恐惧。但这次街头骚乱的主要力量,应该不是极端右翼学生,人数构成的主力,应该是黑社会和有组织的底层平民。如果日子过的好,天天忙着哗哗赚钱和娱乐消费,哪有空上街耍流氓打架?如果人人有钱富足,谁会放着花花世界不享受,而冒着流血风险去斗殴抢劫?

未来充满未知,未知就会带来恐惧。人生八苦,放下是一种觉悟。这些是宗教和哲学曾经有过的思考,现代社会里,对生活的反思似乎被淡化了。

前几天,香港暴徒推翻了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的母亲的墓碑,地铁里打人闹事,挤压地铁门不让关闭阻碍地铁同行。每天都有制造混乱的新闻。微博上看到两个评论,增加了两点认识。

1.三十年前的大学生和学生会地位很高,即便被极右翼利用集会闹事,也会同情他们,且攻击政府。周总理去世的纪念活动是一次触发点或导火索,借机扩大民意,应该是有周密的组织和策划的。

如果不能尽快处理,放任混乱扩大,对社会稳定的破坏是非常严重的。所以当年强硬的镇压,虽然不可避免伤及一些无辜,但如果当年的北京如同现在的香港,混水摸鱼的右翼分子取得权利操作政治,那会更加可怕。

2.香港普通警察也是基层公务员,养家糊口拿工资。类似就像大陆派出所的片警,负责的是治安而非消除暴力。一旦定义为暴力冲突产生人身伤害或其他恶劣影响,对应的是防暴警察等其他警种,或者极大面积暴力需要驻区军队干预。

目前国内流传的香港暴乱的新闻,虽然也是过滤过的,触犯人伦底线的,其实也是舆论战,一旦冲破临界点,粤港区部队介入,国内舆论也不会同情暴乱者。前一阵广东驻军进行反恐实战演习,也是一种信号,时刻准备着。如果香港的骚乱出现新的升级,一旦进港,这可能也是划时代意义的。但军队干预维持稳定是一时的,根本上接替政治管理,是更大的难题。当年香港回归,香港十几万公务员被安插了密密麻麻的钉子和暗桩,全面撤换非常困难,现在替换,也很挑战。

一国两制是过渡时期权宜之计,有不得已,也有隐患。当年西藏貌似也是自治权极大且政治体制较多保留导致被怂恿闹独立,后来驻军平叛,干脆改制,这段历史也比较敏感,但如果站在领导者的角度,这事非常考验能力与智慧:如果不动武,这块领土很快就要失去,如果动武,可能有人借机武力对抗扩大化,由混乱升级为战乱。

前些年的新疆也是如此。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何夕

很多人不理解HK警察为啥佛系,其实大陆在30年前,警察面对同样情况也是佛系的。

不仅如此,当时社会舆论也是普遍同情学生的,即使他们活活烧死PLA、杀害他们甚至把尸体挂起来 —— 港怂咬掉警察指头与之相比,小巫见大巫。

但当时没有人谴责学生,所有矛头都指向政府,从国内到海外……最后政府忍无可忍硬刚,被骂了20年……直到昨天的讣告,其中有一段文字才从正面肯定了这种行为。

我之前在微博上讲过,当年在燕京经济学人社这个极右翼组织啃经济学大部头的时候,我无意中发现当年的北航学生代表也是社友,而且还是张五常的主讲人 —— 他完全不给异见任何表达空间,以及在党同伐异的作风,是我离开学社的原因之一。

如果他们这些人当年成功上台,中国一定比现在要糟糕得多。

安逸主

#当代史#这个事发生时,我在读小学。

很多事,包括烧车和烧死士兵的事、几常委表态的事、坦克的事,都模模糊糊地知道一点。有的是电视上看到的,有的是听哥哥和其他人说的。

我哥哥比那一批学生晚两届。我高中学校里有好几个老师都是那一届的,其中有个语文老师一直非常瘦,据说是绝食饿坏了身体。这些老师的水平都不错,如果不是这个事,应该会在武汉的中心城区教书而不是到郊区学校。不过他们后来基本都成了校长、学科教研员乃至省级学科带头人之类。

他们平时基本不提这些事,尤其是语文老师。我成绩比较好,曾经和其中两个老师聊过这个事,基本都是认为当时是被鼓动、骗了。于国家是有害的。

历史也证明了,那是错误的,于国家有害的。

当时的大学生和学生会,地位很高。之后,就被严管了。不成熟进而发展到狂热的代价,是非常巨大的。美国人丢进来的苹果,没想到起了这种作用。

我也曾经和当时成年、关注过这事的普通武汉市民聊过,他们的评价一个字“苕.”,被人利用了。其实在普通老百姓层面,支持他们的真的很少,顶多是敬畏知识分子身份(当时确实有.),进而同情,对作恶还是谴责的。这大约是和香港现在不同的。

当然,还有两个不同:①香港没有政治家;②香港经济注定只能越来越差。今天大陆人民对那个事件的评价,又何尝不是与后来的发展有关呢?所以,香港的这次事件,港府可能控制不住,而且就算控制了也确实扭转不了其经济局面,真不好搞。也只能让他们自己发泄后清醒吧。同时,希望认可大陆的朋友多到大湾区、内地这里来发展。

只有对国家的信仰得到正反馈,吐口水则落到自己脸上,与祖国的感情才会重新建立和评价起来。小孩闹情绪时,切忌对着吵、吼,冷处理就好了。

让现实教育人,内地发展好,就是个好妈妈。

看到@核武老人魏世杰 在微博上发了这篇关于王光美的另一面的文章,说,受迫害之前也是迫害者。

@文史l学堂:属实。

刘力博士转发评价://@青蛙司教:这女人跟老公就是魔鬼,并创造了大魔鬼,最后被竞争掉了!也属咎由自取,只是可惜了几千万的冤魂!

搜了一下百科,桃园经验的四清运动,果然是王光美在刘少奇指导下主抓的,性质恶劣,开了文革前政治迫害的先河。从前知道王光美的夫人外交的故事,没想到另一面是夫人干政,历史果然有两面性啊,不能只看一面,要辩证着看。

受迫害之前也是迫害者,这话突然想起另一句老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当年不明白可怜之人的可恨之处是什么,原来可怜之人不仅会将别人对他们的迫害重复施加给他人,或者不思进取,沉迷于痛苦不能自拔,继续呆在困境里扮可怜,让试图帮助他们的人怒其不争。

都是生活智慧。

王光美的另一面

出处:迎雪说史

编者按:编发这篇老文章,不是否定王光美,否定王光美作为刘少奇夫人而饱受文革摧残并成为最大受害者之一的事实。只是以历史的客观来解读她在四清运动中的另一面,以及如何为后来的文革埋下伏笔。在另一面的背后,不涉及关于人性善恶的评价,因为在那样的时代,人性已然丧失殆尽。从这个意义上讲,王光美算不上是文革序曲的演奏者,只是后来发生的一切,让她和刘少奇成为了双重悲剧(迫害与被迫害)的主人公。

2006年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遗孀王光美逝世,时任领导人胡、温出席追悼会,网路上对这位元“伟大的现代女性”亦一片赞扬之声,尤其是对她文革中丧夫陷狱,更是无比同情。王光美无疑是文革的受害者,作为当时的第一夫人,还毫无疑问是最大的受害者之一。然而,受害者也常常先是迫害者,受害者在意识形态上,和迫害者并没有不同。

“桃园经验”开政治迫害的先河。王光美在全中国政治舞台上的地位,并不仅是由她作为外交花瓶的第一夫人的身份而定。而是她和夫婿刘少奇一同创立的河北四清运动的“桃园经验”,又称为“关于一个大队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经验总结”(1964年9月)。如果我们今天再阅读一下王光美与夫婿携手在全国大力推广宣讲“桃园经验”,便会惊讶地发现:它们是文化大革命的某种形式的预演,至少为文革在方法上、形式上和思想上都提供了难得的经验。而刘少奇的悲剧在于:这些他自己创立的经验,却都最终成了打倒他们本人的利器。

首先,“桃园经验”在中共的最高层开创了“夫人参政”的极坏的范例,使江青步入政治舞台有法可依,有章可循。其次,王光美创立的“桃园经验”采取“群众运动”(其实是“运动群众”)的方式,主张另组“阶级队伍”,进行“夺权斗争”,又为文革提供了在体制外另组“阶级队伍”,进而“夺权斗争”的思路。最后,刘王合创的“桃园经验”中,逼、供、信和残酷的体罚现象比比皆是。为文革中的逼、供、信和打、砸、抢提供了极坏的样板。

在中共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这些在刘、王直接指导下搞出来“经验”全部在复查后作为冤、错、假案平反,可见当时逼、供、信之风的酷烈。文革中青年学生到桃园去调查这个“四清”样板时发现:“工作队大搞逼供信。对干部实行:跟踪、盯梢、罚站、弯腰、低头、燕飞、拘留。连敲带诈,让干部脱了衣服到外面冻着。工作队动不动就掏出枪来威胁干部……

王光美住的四队武斗最凶。在斗争四队队长赵彦臣时,王光美到场见赵彦臣正在罚跪,就说:”你们搞得好,搞得对。’’坚决支持你们,就用这个办法搞下去’。后来体罚之风,越演越烈。“这里值得一提的是“燕飞”,就是文化大革命中斗人时极为流行的”喷气式“——它很可能就发源于”桃园经验“!据海外新闻单位的不完全的统计,在”四清“中,共逼死干部群众七万七千五百六十人,在城乡共整了五百三十二万七千三百五十人。这些”四清“成绩,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复查中被证明绝大多数是冤、错、假案。

文革初期在清华大学迫害大批无辜师生。文革初期,刘少奇故伎重演,一心想在清华大学再创一个文化大革命的“桃园经验”,再一次派王光美作为“普通工作组组员”的名义去清华大学直接指挥运动,被下喻指为“太上(女)皇”。在王的指挥下,工作组非但立刻把校长蒋南翔和所有的副校长全部打成“黑帮”,而且残酷地迫害无辜师生。工作组一进校,就责令全部“干部”,包括教研组正副主任全部“靠边站”、“上楼”批斗。清华群众形容当时的乱斗场面是“游街一大串,斗争会一大片,劳改一大队”。全校五百多名干部中,被王光美指导的工作组打入“黑帮劳改队”的竟占了百分之七十之多!

对普通师生,只要是对中共有过一点批评,抑或对工作组有过一点非议,也立刻打成“反革命小集团”。一时清华园内冤狱遍地,“右派”丛生。据文革后统计,十年中清华大学共有包括武斗致死的“不正常死亡者”48人,其中被工作组迫害致死的就达三分之一左右!当时年仅20岁左右的工化系学生蒯大富不过因为“革命”过头,对工作组提了一些意见,立刻被王光美和刘少奇打成“反革命学生”,就地监禁批斗,也搞得他差一点自杀。

结果这一事件被用作为打倒刘少奇的一着妙棋,蒯大富成了赫赫有名的清华大学造反派红卫兵请冈山兵团的“蒯司令”,王光美反而成了“反革命”。1967年4月10日,清华大学井冈山在全校批斗王光美时,笔者正在北京串联,住在清华大学。我和当时清华大学的不少师生谈起王光美在清华的所作所为,不少师生认为:其言行虚伪做作,整人心肠狠毒,虽然造反派斗她的大会有些过份,但这也是她在清华作恶多端的一种报应。

应当指出的是:王光美在文革后强调了自己受迫害的那一面,而对于自己从四清到文革的迫害别人的经历,却做了种种不应当的辩解。比如,她在某些场合仍然把她在四清运动中制造出来的“阶级斗争”和今天的“反腐败”相提并论,被指缺乏反省和忏悔的一面。

值得一提的是:文革结束后,王光美对毛泽东的态度,逐渐地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在刘少奇还没有正式平反的时候,王光美和她的子女一直在击鼓鸣冤。据说她在观看歌颂周恩来保护刘少奇的电影时拂袖而去,因为在她眼里,周其实是迫害刘致死的罪魁祸首之一(刘的专案组长)。还据说在刘少奇的追悼会的悼词中,她坚持删去了“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好学生”等字眼。但从九十年代开始,随着儿子步入政坛,两个女儿也纷纷成为海外中资公司的老板,她一反常态,从此以“毛主席的好学生”自居。

王光美无疑是一个文革的受害者,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又同时是这一历史的制造者之一

福利电影社

很小的时候就看过《聪明的一休》这部动画片。后来偶然一次看到了全集,才知道《聪明的一休》原来有298集。

也就是这次,知道了这部动画根本不是什么治愈动画,而是一部悲伤的怀念亲情的动画。

一休和妈妈被迫分开是因为怕他家会造反,所以把一休弄到安国寺当和尚才能保住一休的命,新佑卫门最初也是为了监视一休才接近他的。

里面有很多非常残酷现实的剧情:穷人家的孩子吃不饱饭,动画片里好多集都专门描写了绝望的母亲被迫把小孩扔掉。

大结局更是跟我们大陆版有天壤之别:

一休决定去游学修行,最后一集他一一向母亲、小叶子、将军、安国寺的师兄弟还有师傅和新佑卫门告别,除了师傅和母亲没有告诉任何人,打算晚上独自一人离开。

还是大家发觉有问题追了出去,最后就是大家抱在一块痛哭,只留下一休独自离开的背景。

本来很和善的将军,其实一直随时准备杀掉一休。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休的母亲非常害怕,唯恐一休被将军杀掉。

看了大结局,我明白为啥大陆版只有几十集了,还是专门做过挑选的,主打科普向欢乐向的剧情确实更适合小朋友,也更适合我们的国情啊。

2019年7月24日

德国电影《帝国的毁灭》,《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作者推荐。

真实改编,比任何一部二战电影都震撼。希特勒不全是恶魔,他是个人,自杀场面很震撼,第三帝国的毁灭的陪葬,场面宏大细腻,仔细看,都是雅利安人种的帅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