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2日

脑洞历史观的头条号上看到这段故事:

在1937年,毛主席专门给在西安搞联络工作的李克农拍去电报:“请购整套中国历史演义两部(包括各朝史演义)。”
毛主席说的“整个中国历史演义”,指的就是蔡东藩所著的《历朝通俗演义》。
此书是蔡东藩穷尽十余年的心血写的一套书,从秦朝到民国2000余年历史,蔡东藩以正史为经、轶闻为纬,用《三国演义》式的语言,文不甚深,言不甚俗,写成了这套中国最完整的历史小说。
毛主席年轻的时候就看过这套书,印象十分深刻,到了延安,为了培养干部需要,让干部多读历史,就专门拍电报让李克农购买这套书。
后面毛主席去北京,专门叮嘱把这套书也带到北京去。这个书就此成了毛主席的枕头书。
这本书可以说是了解中国历史最好最方便的渠道。
著名历史学家杨天石说道:”蔡东藩作品的最大特色在于他对历史真实的严格追求。他写历史演义,“语皆有本”,力求其主要情节均有历史记载作为根据;对于文献中的歧说和模糊不清之处,他常常博览群书,多方钩稽,力求找出客观真相;一时难以作出结论的,就诸说并存;对他认定的史籍中的错误说法,就直接加以批驳。可以说,他是在用研究历史的精神和方法在写“演义”。“
史学家顾颉刚评价这本书:“读《二十四史》不如读蔡东藩!一般历史通俗演义,在过去也曾出版过不少,可是似乎很少能和蔡东藩先生这一部相提并论的。蔡先生对史料的运用与取舍,采取了相当认真的态度。我认为,这部书的重新出版,不但可以作为一般人的读物,并且也可以作为爱好历史的人们的参考,因为一部《二十四史》,分量太多,就是历史专家也不容易把它完全熟记,倒不如这部演义,随意翻览一下,说不定会有提纲挈领的功效。”
这本书虽然是演义,但是以正史为本,可以说比三国演义更偏重历史一些。
读者评论:蔡东藩正八经的科举出身,这个底蕴就更没法比了。它名为演义,实为正史。除了一些叙述上采用虚构人物对话,其余全都有据可依。即使是虚构或者来自野史的内容,作者自己的批注里也明确标明了出处。 综上,没时间和精力读二十四史的非专业人士历史爱好者,读它足够了。
另一位网友说:“买这本书主要是冲着推荐里边写着主席的枕边书去的,而且还说通俗来着。我想应该是又好又易懂的,书籍都到了很多的样子,翻开一看确实有些傻眼,从秦汉直至民国,都是一个人写的,老蔡够能白虎的。虽说文章是民国时候的白话文,对于现代人来说还是有点儿“文”,正好慢慢读,细细咀嚼。作品的最大特色在于他对历史真实的严格追求。他写历史演义,“语皆有本”,力求其主要情节均有历史记载作为根据。自然,作为“演义”,他也有虚构,特别是人物对话。但是,他很谨慎,力求符合特定历史环境和特定历史人物的性格,不敢任意编造。”
读了这套书,什么乱编的历史剧,或者朋友乱侃历史,你一听就能判断出来。

这书很长,11部书加起来,在手机上看有两万多页,比四大名著加起来还长。但《庆余年》也两万多页,看小说虽然比看经典轻松,但还是不如这些经典价值高。

最近在看《大秦帝国之崛起》,发现秦国之所以崛起,一方面是原本举国尚武,军事方面积极扩张,一方面商鞅变法及国内改革提高了经济国力,一方面明君雄主执政,政治稳定。

但之所以是秦国自西向东统一六国,而不是楚国自南向北,也不是齐国自东向西,更不是赵国燕国自北向南,中间的小国更是很少扩张反而经常被兼并,原来是地缘政治的影响。秦国的北面是义渠,而义渠是匈奴的一支,比尚武的秦国还更加野蛮和军事实力强大,所以虽然几代秦王大大削减了义渠的势力,但无法将其剿灭,即便剿灭了义渠,还有更加野蛮彪悍的其他匈奴蛮族成为防务之患。所以无奈之下,为了求发展,秦国向南吞下巴蜀两国,才自西向东吞并六国统一中国。

另外,芈八子的宣太后的确是史上极牛的女政治家。在赢稷年幼继位之时,通过弟弟魏冉的军事实力立足脚跟,拉拢朝臣及王族,顺利度过长达三年的“季君之乱”的王位争夺战。内忧暂时安抚掉以后,外患也频繁而来。

前319年,秦国攻打义渠,夺取了郁郅(今甘肃省庆阳市东)。作为报复,次年义渠参与了公孙衍合纵楚、韩、赵、魏、燕的五国攻秦之战。义渠趁秦军主力与五国交战之机,大败秦军于李帛(今甘肃省天水市东)。前314年,秦惠文王再次派兵攻打义渠,攻取了徒泾(位于今山西、陕西两省间黄河南段以西地区境内)等二十五座城池,义渠国力大损,但仍保留一定实力。秦昭襄王继位时,义渠王前来朝贺,宣太后与义渠王私通,生下两子。后秦昭襄王与宣太后日夜密谋攻灭义渠之策。前272年,宣太后引诱义渠王入秦,杀之于甘泉宫。秦国趁机发兵攻灭义渠,在义渠的故地设立陇西、北地、上郡三郡。

秦汉时期,儒家礼仪尚未大行其道,所以再婚很正常。

为了国家利益,秦宣太后可以跟邻国义渠王谈起恋爱生孩子,芈八子、魏冉、芈戎都是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的亲属,这秦昭襄王赢稷期间的秦国崛起,其实靠的还是自家的亲妈和舅舅们之类的血缘。芈八子是楚女,所以秦王赢稷继位之处继续了跟楚国交好,并让赢稷娶了楚国王女作为王后的政治联姻。也是靠血缘。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遇到利益斗争的残酷国家博弈,最后靠得住的,往往还是血缘的亲属,因为利益共同体。但是外戚干政,实力过强,也对国家后续国王政治的稳定性埋下了重要隐患。

电视剧《大秦帝国之崛起》中,最后魏冉等皇室功臣加至亲的权力无法节制,宣太后在儿子和弟弟们之间无法平衡,最后绝食而死,也是无法调和的矛盾之下被逼无奈走向绝境。宣太后死后,四贵主政的局面被打破,驱逐出京,权力收归中央,才有了后代秦始皇嬴政统一六国的政治基础。

秦宣太后的母亲生了好几个不同父亲的孩子,秦宣太后有好几个异母或异父的兄弟,而秦宣太后为了秦国的政治利益,跟义渠王也生了好几个儿子。也是为了秦国的政治利益,诱杀了义渠王,灭掉义渠国,为秦国解决了西部大患。汉武帝的亲妈王美人嫁给汉景帝也是二婚,卫青入赘而娶的平阳公主就是王美人跟前夫的女儿。

在看微信公众号“看理想”的文章《吃人,可以是无罪的吗?》,看到一条叫“威化”的网友留言:

看过被誉为“千禧年后最优秀的港剧”的《天与地》,乐队四人在天山上遇到了暴风雪,其中三人杀害了发高烧的家明(也是人设最纯良无害角色)并吃了他活命,回到香港后对家明的女友谎称家明失踪。幸存的三人和女主各自度过了痛苦的十八年后,真相暴露,女主出于和三人的友情,放弃追究,拒绝去警局认尸(尸体的图片),于是警方无法对三人提出检控。女主虽然原谅了三个朋友,但决定永远不再见他们。而三人也得到了报应,一个为救人而丧命,一个失明,一个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和最爱的人。

在绝境中吃了人,保住了宝贵的生命,然而往后生命中的每一天都在后悔,每一天都受折磨。愧对良心的人,无法得到真正的快乐和平静。可是如果在雪山上即将被饿死的是你我,我们能保持理性吗,能想到吃人的后果吗?大概人在极端绝境中就只剩下动物的求生本能,而失去了作为人的理性和道德。要生存还是要良心,这是一个永远的难题。

搜了一下,豆瓣上居然没有这部电影的条目,百度百科倒是有条目,估计是因为什么原因被禁掉了。色情或残暴都沾不上边,可能的原因大概就是政治隐喻了。

这部2011年的港剧《天与地》是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出品的时装电视剧,由林保怡、陈豪、黄德斌、佘诗曼及邵美琪领衔主演,戚其义监制,周旭明担任编剧。

剧集讲述刘俊雄、宋以朗、郑振轩在1992年攀登雪山时遇上意外,4人在18年后重遇,众人关系与命运出现戏剧性变化的故事。该剧于2011年11月21日在TVB高清翡翠台播出,于12月27日被广电总局下令禁播,收视倒数第二却夺得万千星辉颁奖典礼最佳剧集,被称为“神剧”。

这电视剧哪里涉及政治了呢?

难道是类似“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故事,雪山吃人求生的模式模型,在隐喻香港千禧后的发展吗?有空找来看看。

2019年10月11日

豆友fallingkite在#博物馆奇遇记#的标签下发了这样一条广播:

去The Met的时候,在亚洲馆遇到一小中国小哥,上来就问我是不是中国人。然后问我看没看到郑板桥和唐伯虎的画,然后带着我去看,并跟我讲解了他们画作的艺术价值,画家生平,奇闻轶事。。接着又带我去看“乾隆皇帝南巡圖”,并给我讲解了上面的印章表明画作是乾隆当太上皇时完成的,里面的人物描绘,画家们如何达到风格统一,等等。。接着,带我去看徐扬的一幅扇面并表示艺术风格比什么皇帝出巡图好看多了。。接着是皇帝用的地图,多么的废绢。。接着是苏州园林(探幽)和价格不菲的金丝楠。。接着是四千年前的玉琮和玉璧,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玉璧只剩下白虎和朱雀,惊叹了一下玉琮的工艺,天圆地方通天地的寓意,讨论了一番中国文字的博大精深。。接着,青铜器,感叹颜色和工艺和艺术价值。。接着,佛祖和菩萨的壁画,原来佛祖因法力极大所以不需要珍宝等来彰显法力,于是佛祖比菩萨身上佩戴的东西极大不同。。就这样一直到闭馆。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感觉是上天安排给我的导游。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看多少展才有这样的神遇呢?寻隐者不遇。

无意间看到一个影评,关于《楚门的世界》,讲到叠手指,原来是基督教里说谎的意思。

看到几句影评:

在还未得知真相之前,楚门的世界一直都是按部就班的生活。
每天早上都要和对面的邻居打招呼:“如果不能再见到你,祝你早安、午安和晚安。“
人生如戏,前半段演别人,后半段演自己。

好多电影小时候真的看不懂。只关心颜值、爱情戏、飞车或武打戏、逼真宏大的特效,爱看热闹。

看了别人写的解析,仍难以蒙对这道“阅读理解”,标准答案和真正的解,在哪儿呢?

今年看了2019版《倚天屠龙记》,发现这部讲的是一个大革命的故事吗?还有罗晋版《封神演义》,这就是赤裸裸地讲的政权如何更迭以及如何安置前朝的实力派文武官员的政治智慧啊?看了郑伊健郭富城版《风云雄霸天下》,这也是一个称霸天下和物极必反的故事呀!

《一代宗师》里章子怡指着一条香港无人街的各种招牌说,这不是一个武林,而是一个世界。

是啊,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政治。处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居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自古英雄都希望称霸天下拯救苍生,自古最高统治者做好事是应该的,做错事总挨骂。

啥也不懂是无知,被愚弄被欺骗,像个楚门,如果懂一些,又觉得周遭渺茫,漆黑一片。也许只有到了更高境界,才能看到一片光明吧。

刚才梦见去食堂打早饭,像学校又像公司,很大很多人,终于排到我了,排队的人忽然就没了,都去上课了吗?还是上班了?食堂里琳琅满目的各种早点看上去就特别美味,但是有可能买了也来不及吃。因为要迟到了。

有周公解梦吗?何意?

再看一次《出门的世界》,楚门是一场巨大的真人秀,像天下无数的百姓和普通人,他们生活在一个风调雨顺、安逸祥和的小镇,虽然是真人秀和谎言,但从另外一种角度来看何尝不是一种完美的幸福,不像真的,但真实的世界看起来没有欺骗,却也全是欺骗和危险。真的究竟好么?楚门的世界的意义是什么?

有人问过姜文,为什么他拍的电影最后结局往往就剩主角一个人茫然的面对这个世界。姜文反问,你觉得最后你不是一个人吗?

姜文说过他最搞不定的人就是母亲,他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母亲高兴,无论他取得成绩或者孝顺,都无法获得取悦母亲,也许多年来这也是一种缺爱和渴望亲密关系而不得的典型表现。大约他也曾有很久的自我批判和自我怀疑,不断批判和重塑自信,所以形成了今天他的难懂和难搞,周韵虽然比他小很多岁,但他们二人的相处模式里,周韵有时就像母亲一样充满母性的给予他肯定或认真的评价,姜文对周韵的大气也十分欣赏,这大约就是长期磨合的结果吧。当年姜文跟刘晓庆在一起,刘晓庆也是十足的大女人。脆弱的心啊,多半有个脆弱孤独的童年。

有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有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

2019年10月10日

今天是10月10日,前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接受北京时间节目采访,抱怨自己创立的新企业又被俞渝逼宫清退了。还在节目采访中摔杯。

李国庆之前在当当网的位置被俞渝逼宫撵走了,这一次又被撵走了。估计李国庆绝对有外遇,而且不满俞渝强势。就像潘石屹不满张欣强势,然后在张欣眼皮子底下包二奶。

前一阵有消息传老王也跟某美女财经记者有婚外情,正值妻子怀二胎期间,后来因为没有公布实锤证据,新闻被公关了。

当年他们夫妇一起创业,妻子主管运营业务,后来被要求管人事了,都是规律。上层企业家的婚姻,如果夫妇二人一起白手起家创业,非常容易遇到的情况就是二人都强势,草创时期还好,矛盾不突出,当企业做到极大规模,一山不容二虎,夫妻店就开不长,必须制定一个人说了算,另一个退居二线,不然就是长期消耗。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当年刘邦吕雉一起创业打天下,吕雉之所以完全容不下刘邦身边新宠的狐媚子,而且下手歹毒,实在不是因为这些宠妃太美貌诱人,而是夫妻之间没有良性沟通,只有暴力沟通和斗争。

朱元璋与大脚马皇后,司马懿与张春华,都是夫妻共同创业,妻子立下汗马功劳,但是丈夫担心母强子弱,一旦嫡子继位,外戚实力太强,也影响国运,加上称霸天下后,要统御全国,朝堂上下的利益都要兼顾,为了全局的博弈,也经常会纳一些权臣进献的官家女子为妃,即便有的妃子出身低微,也常是朝臣或军将贡献有关联。

但是站在正宫皇后的角度来看,利益是另外一回事,如果皇帝雨露均沾还好,一旦偏宠,生下多个宠爱的皇子,就对皇后地位有威胁,更严重的是影响嫡子继承皇位的继承权,这个利益一旦被威胁,就会全面进攻,在实力允许的情况下,清算所有能生皇子的宠妃,而且处理手段越残酷,对其他争宠妃子的威慑力越大,杀鸡儆猴,并不是简单的用心残忍那么简单。

如果李国庆有实力跟俞渝离婚,早就离了,哪怕五五分,都会离婚,现在不离婚,实在因为老婆太厉害,自己如果净身出户独立创业,还不如现在面和心不和,以后家业被嫡子继承,作为太上皇还有利益可占。

所以潘石屹多年悠闲,其实也是早被张欣踢出管理层。李国庆更是。珍爱网创始人李松更是,老婆是女大佬今日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徐新。这样的婚姻大约名存实亡,但她们的共同点都是做财务及投资出身,牢牢掌握公司财政命脉,老公就没法休妻。

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主题曲里有几句歌词:
一朝花开傍柳
寻香误觅亭侯
纵饮朝霞半日晖
风雨着不透
一任宫长骁瘦
台高冰泪难流
锦书送罢蓦回首
无余岁可偷

这些大佬夫人若是回头看,不知多少人怀念老公没有今天成就时那种感情的浓密,寻香误觅亭侯,是否也有些后悔呢?

看了一篇脑洞历史观的文章,发现原来苏联曾经国土面积极大,跨越亚欧北美三洲,势力覆盖至少四大洲,曾经是名副其实的世界霸主。而美国与苏联的多年冷战,也是为了争夺霸主地位的长期斗争。

另外发现文章中写到俄罗斯慢慢形成国家以后,伴随找到宗教信仰及民族气质,文章中写到:

农民、商人,这些俄罗斯的普通民众,第一次成为了俄罗斯的英雄。

一个民族的产生,往往伴随着英雄的故事。

一个没有英雄的群体,不能被称之为民族。

一个敬重英雄的民族,内心必然是骄傲的。

一个诋毁英雄的民族,内心一定是自卑的。

难怪当代中国也也总是塑造英雄,航天英雄杨利伟,感动中国人物,警界的英雄,军界英雄,其他职业就算没树立英雄也有偶像。原来是保持民族性,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有民族气节才有国家意识。

虽然英雄有时代特色,圣经时代的英雄故事很多不符合科学规律,佛祖时代的神仙也有鬼扯,雷锋赖宁的故事现在看起来不少夸张,但英雄故事之所以变成传说,肯定有艺术加工神化的部分,就像有些影视文学作品成为丰碑,大家乐此不疲考据真实原型的模样,而烂片之王大家会鄙视其不真实。艺术与生活的高低尺度,的确很微妙。

难怪恒隆集团主席陈启宗说香港没有国家意识,他是委婉的没敢说香港人没有民族性,因为涉及到得罪香港本土人。香港本土人既不能自认为英国人(英国人拒绝给香港平民发英国国籍),也不能投靠台湾(英国地盘不允许美国势力染指),也不能自认为中华民族(亲大陆),所以香港人的确只能被经济麻痹,但实际上没有宗族和祖国观念。如果亲英或亲美的香港人,会被民族性指认为认贼作父,但亲大陆也是不能被广泛接受的,因为多年的媒体舆论界和教育界一直被操控,香港有思想的文化人经常被排挤抵制,社会地位不高。

所以曾经最火的梁文道等文化人,现在主战场都是大陆了,而且影响力没有从前那么高了,而且凤凰卫视这种大陆与香港交流的媒体影响力也式微。的确是陈启宗说的,统战工作没做好啊!

我党的确自始以来就是统战高手,顶级政治家很多,但香港并没有良好的政治环境,公务员都是小吏,办事员心态的治理香港,香港的确不是民生问题而是政治问题。大陆这些年的发展的确忽略了统战工作,97年前香港娱乐圈巅峰的时刻,以李连杰、赵文卓、吴京、于荣光等武打演员进军香港成为电影明星,李连杰更是出自中南海,可以直接给邓小平写信的级别,很难说他们闯荡香港只是为了个人成名而没有政治使命。

当年李连杰的经纪人被杀,名义上因为李连杰是摇钱树,因为解约问题而矛盾激化成惨案,但是这位经纪人应该也有联络人的作用。

明星即便无心政治,也因为名气及影响力而受到裹挟,当年邓丽君红遍世界,也因出国演出护照被扣,而被迫承担起谍报工作,最后邓丽君之死可能不是自然死亡,而是谍报问题被暗杀了。李小龙的死因之所以神秘,大约也是类似原因。

当年邓公在位,在深圳部署改革开放,现在看起来的确是远见,不仅一手创造了经济奇迹,政治远见也为后代铺平了道路。很难想象如果当年特区设在上海附近会怎样,即便上海附近的特区发展如今天的深圳一般,但政治作用跟今天也不可同日而语。当年中国出口被封锁,香港是外汇金融的最佳出口,因此其实是深圳地区的特区建设和发展带动了香港的繁荣,香港金融业之所以发达,也是因为服务大陆以及与大陆进行资本交换的外资而已,核心还是大陆,大陆广阔的土地和广袤的市场,大国要么崛起要么分裂,一旦崛起就注定统一和扩张,这个天下大势是无法阻挡的。

这几天重新看了郑伊健和郭富城主演的《风云雄霸天下》,前任霸主雄霸居然找了个日本演员来演,估计不只是这位演员的气质演技很符合角色,另外也别有深意吧。只是当年年纪小,没文化,没看懂。但是当年香港的文化人多半是大陆过去的,所以同宗同源,他们积淀深厚,才能在英国高压统治下写出这样隐晦但能广泛流通的文化作品。

金庸小说的格局也很大,跟其他武侠小说家的个人主义英雄情怀不同,金庸的家国情怀一直非常典型,加上作品中的意识形态与大陆亲和,所以他的作品在大陆改编次数最多。金庸作为当年的报业大王,因此家财万贯,很难讲他是不是也是大陆在很早时期及培养和发展的特种人士。当年大陆在香港文化界舆论界的统战工作,的确渗透的极其细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如今,TVB没落,其他香港媒体式微,香港与大陆的交流变成单向的香港文化人来大陆淘金,而大陆对香港的了解及影响越来越少,缺少交流。当年大量合拍片开始就有强制性,虽然是实力强弱决定的,但也导致了交流不够导致年轻人的意识形态与认同感严重下滑。

回到上面的话题,俄罗斯需要民族英雄,因为英雄才是民族的,流传的故事是精神力量,异常有凝聚力,人的潜能是巨大的,可以战胜本能对死亡和危险的恐惧,而为了长远利益做更多的筹划与努力。俄罗斯民族的英雄有不少普通人,所以接地气,感染力强大,可以团结一致众志成城,这不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吗?不就是统战工作吗?

难怪意识形态和精神文明建设永远是重中之重,文化媒体的地位历来社会地位极高,商人自古被贬低,从政为民谋福利的官员才是民众的青天偶像。这才明白商人谋利贪婪的本能会让他们丧失道德与伦理的底线,而英雄往往舍己为人的崇高精神才是国家与社会更需要的精神领袖。如果没有国家意识和民族气节,谁愿意去打仗送死呢?无人打仗,所有平民永远生灵涂炭,被强权鱼肉宰割,这也是经济学与博弈论的选择题。

短期利益(趋利避害)与长期利益(未雨绸缪)的平衡,用掉书袋的语言描述就是唯物主义辩证关系,重新回头翻翻马克思的著作,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出发,讲的社会问题,总结的是政治思想。一个国家和社会不可以完全是经济至上的重商主义,商业的贸易本质是利益,趋利避害是本能,但政治是人与社会动态的平衡,政治的稳定性不仅是社会的根基,也是经济的基础,文化是纽带。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这四个东西构成了历史,难怪历史书无论写到哪个国家或朝代,都会从这四个角度分别介绍,原来这么复杂,今天才开始理解。

果然,见多才能识广。只有掌握大量信息,才有机会把散落的珍珠穿成项链耳环,并组成一整套首饰,这种知识体系需要积累和时间,果然是求知漫漫长路,一生都在学习啊。

与时俱进虽然因为口号被讲的空洞了,但仔细琢磨果然体会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