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4日

梦见回到实验室,赵智慧还在读博士,图书馆拆迁,好多借的书放在实验室没有归还。

恰好马化腾来了,大约是行程突然改变,在实验室小坐。看他聊起宏伟的目标,上前讲信息流产品的商业化。

聊的正high,忽然看到外面图书馆像荒山遗址一样,主体建筑已经完全不复存在。

后来就醒了。

2017要结束了,还有两周。

2017年12月12日

江歌案在日本开庭了。因为国内舆论的影响,国内可以看到庭审的直播。但因为凶手不是日本人,苦主被害者也不是日本人,凶手陈世锋被判死刑的概率几乎是0,很大概率会被判15年一下,一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在庭审公布的证据显示,刘鑫当初报警的录音表明她已把门反锁,但在国内所有媒体多次声称的都是没有锁门。陈世锋承认了恐吓罪,但不承认故意杀人罪,连过失杀人都不承认,只申诉杀人未遂。这个案件,简直让大家觉得天空都是灰暗的。

有篇《江歌案庭审:一个在疯狂脱罪,一个在拼命撒谎》,里面这样写到:

还有件事不得不说,有一个我非常喜欢的人物访谈杂志,在庭审昨天刊发了篇文章,作者引用刘鑫和陈世峰大学老师的评价,总结他一个“家里穷,其实很要强又很自卑的人“”一个斯斯文文的男友,一个想努力改变命运的人“。

江歌、刘鑫、陈世锋,他们的家庭教育都有各自情况,刘陈的悲剧被江歌承担,形成另一个悲剧。但江歌单亲家庭使她缺乏防御意识,过分纵容刘鑫,甚至引火烧身到自己,其实也有一部分安全教育的缺失,赶紧找出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的书来恶补一下。

跑题了,回到本案。

从目前的进展来看,根据日本法、过往案例及辩护经验,大概率陈世锋会被轻判,也许只被判七八年,甚至如果举证狡辩,五六年有期徒刑也有可能。

唉。

如果陈世锋被轻判,也许是对刘鑫最大的惩罚。刘鑫的余生将会更快被陈世锋覆盖。一个为她杀了无辜的人并坐牢,出狱后一旦回国……刘鑫这辈子基本就结束了,余生会生活在一个看不见铁栅栏的牢笼里。

看到湾区日报的一篇推荐,里面这样写道:

《成功故事只是宣传上的需要》。
原文 martinweigel.org

成功人士、成功公司分享的如何成功的经验没多大借鉴作用,纯粹是 survivorship bias — 最重要的经验其实是“运气好”,但又不能说实话。
二战时,盟军要给轰炸机加装甲,但装甲不能加太多,不然就太重了、耗油。装甲应该装在飞机上比较容易被打到的地方?观察了执行任务后生还回来的飞机,机身上的弹孔比引擎的弹孔数量多,所以应该加固机身?错,应该要加固引擎。打在机身、没打在引擎的才能生还回来,打在引擎上的那些飞机都回不来了。

很多时候商业市场也是这样,产品如何走向,只看表面数据就做出决策,往往就是把装甲加载机身上了。透过现象看本质,真正的决策应该是加固引擎。

Tags: ,,,.
2017年12月11日

《猎场》第57集。

两句,不客气。

剧终。

2017年12月8日

天性薄凉孤冷的人,心是一个奇怪的漏斗,爱意暖意统统漏掉,恶意凉意全部留存。

——《林徽因和张爱玲的一生,藏着女人幸福的终极密码

林徽因比张爱玲大16岁。同样官宦之家,受过良好教育,父母不睦,母亲不受待见。原生家庭缺乏温度,童年成长阴郁孤独。

文中说:

同样是旷世才女,林徽因整个人是热的,张爱玲骨子里是冷的。这是她们最大的不同。

所以,张爱玲写: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虱子。

而林徽因则说:你是爱,是暖,是希望,是人间的四月天。

想来,如果俩人互换家庭,人生的幸福指数也未必有太大差异。

性格决定命运。

但我觉得林徽因比张爱玲温几度,也不多,总体仍是冷美人。只是这略微的温乎影响了林的选择,整体来看生前基本可以算是幸福,死后,梁思成仍然很快再娶。

张爱玲的性子偏寒,渴望爱,浓烈,又卑微。

林徽因也遇上此生挚爱徐志摩,爱的热烈,像熊熊燃烧的烈火,但她经过仔细权衡,抽身离去了。是勇气也是坚决。她实在不想重复母亲的路,不想连童年最珍惜的父爱也失去。
张爱玲童年不仅缺少母爱,也缺少父爱,所以遇到胡兰成,是晴人,是丈夫,甚至也有父兄的安全感。道德瑕疵又如何,她的一生追寻的不是才华和文艺,而是爱。
想起陈奕迅有一首歌叫《稳稳的幸福》。
汤唯演的东北女作家萧红,其实都如大时代的列车中的一个过客,三等座。滚滚洪流,就一身衣服一个小皮箱,空中尘埃,海上浮萍一般。

人生有梦。人生有命。

梦和命之间,隔着不可知的际遇和造化。

但是,通往幸福结局的路径,依然有迹可循。

比如积极热情,比如保持理性,比如绝不在爱里卑微。

能掌控自己的人,才能掌控人生。

很多女人的苦,都是因为想获得林徽因那样的俗世幸福,却走了张爱玲的路。

其实真正的岁月静好,不是老天赏的,不是父母给的,更不是男人在不靠谱的婚书上写下的。

它需要你在烦乱泥泞的世事里,在大大小小的选择中,用最大的智慧和爱,去掌控,去达成。

愿你得到。

2017年12月7日

梦见跟Talen讨论某项目商业化的做法,想法不同,争得面红耳赤,锋利又出来了。

然后去上课,老师是他们公司的,坐在小书桌后面,好挤。来不及吃饭就去上课,买了点吃的,准备坐在最后一排。想要拿东西,但一低头弯腰,手里的食物就会掉下。坐在后排的同学带了一只狗,跟几个同学在角落里打扑克。想取的是一个之前放在后排这个书桌里的文件夹,但一松手吃的掉地上狗就过来了,请这位后排同学拿,他总是拿不对。

索性放弃,坐到前面另外一桌,穿的大衣太重,脱下来放在桌子上。老师开始上课,不小心碰到了大衣和桌上打开的矿泉水瓶,大衣和水瓶都掉在地上,赶紧捡大衣,大衣要被水瓶里洒出来的水弄湿了,而且地上有灰尘,都快和泥了。手忙脚乱扶起水瓶,发现有两瓶矿泉水都开盖了撒出来。

Talen这时过来说,你该换信用卡了,是从一笔很大的外币支出开始。然后开始算到底是先换英镑,再用英镑换美元,还是直接换美元划算。银行柜员给的汇率,口算的话算不对,于是决定不当天还,回去再仔细算。

后面的故事都不记得了。但记得一个人对一个小孩说了什么,大意可能是只要用心坚持,结果都是水到渠成的。

这都什么梦啊,好乱。

大约是昨天跟邻居说起房子和工作的事,很羡慕他自己做公司,人事关系挂在国企。这份挂职工资很好。他公司做的那个辅助驾驶的记录仪,摄像头是3D的,显示屏能看到车尾和侧面的车况,非常好的产品。公开售价七八千,成本一千多,主要利润给了渠道和4s店。

估计是这段谈话导致的这个梦。锋利又出来了,还是要藏拙。

Page 2 of 331«12345»10203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