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去打高尔夫?

美国死亡破十万了,但却去打高尔夫。被狂批。

应该知道破十万就在这几天,为啥还去打高尔夫?

因为压力大吗?

以前貌似没注意到白眼圈,近期貌似又加深了。

这届总统不好干啊!

这边厢以为十拿九稳要连任,结果导致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不知是否还能连任,据说其他候选人选票不够,可能还是他。

那边厢韩国以为要完,结果抗疫交出完美成绩单,不知卸任后能否摆脱清算,但挺难的。

NYT提前曝光的报纸头版:他们曾是我们

这场大流行,让全世界陷入一个新的历史大变局。国际局势可能因此改变,彻底走向一个新的方向。

王毅外长用最平静的语气说最有力的话:经此一役,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历史复兴的历史进程将会更加势不可挡。

《国王:永远的君主》与草灰蛇线

奇幻韩剧《国王:永远的君主》开播了,平行空间,穿越,政权与复仇,帝国与现代。

有人分析这个架空历史的奇幻连续剧的时空设定,没有被日据时期,取而代之的是王权帝国,三代皇帝,阴谋与凶杀,传统韩服。

另一个时空是现代国家,西装革履,就像现在的韩国。

前面那个时空,从李氏王朝末代皇帝之后,到李敏镐在剧中饰演的这一代皇帝,只有三代皇帝,而且是个80后,有豆瓣影评质疑这个是如何自洽,后来发现,李敏镐在帝国时空里身骑白马,就像北韩的某某。而穿越回韩国那个现代时空,寻找女刑警高金银,这个剧情设定,似乎别有深意。

剧中李敏镐在帝国时代的幼年时,父王被叔父所杀,自己也差点被杀死,幸亏有黑衣人持枪营救,尽管脖子被叔父用断了的笛子刺伤,因此保得一命。如果这个是在隐喻北韩,那可太大胆了。

不过朝韩统一是两国的共同追求,近年来不少影视作品都在各种努力,比如《爱的迫降》,这种让南北恋爱却得高分,已经不仅仅是偶像剧了。

李敏镐饰演的王子君主,演技虽不如《鬼怪》的孔侑,但退伍后的首部作品,形象即便胖了也还是很伟岸。这部剧中却没有把高金银拍的更美,反而显得她的脸更加扁平。可能制作水平还是有局限吧。

仔细想了一下,还是觉得《国王》里面隐隐包含了很多隐喻,尤其是叔父这种魔鬼的人设,其实可能隐喻外来势力,甚至可能外国,一般魔鬼。对内部的渗透,对外的对抗,这种看似东方玄幻,实际还是很朴素的现实中的国际政治博弈。

台词对中也不那么友好,台词里专门提到渔民在边界打鱼问题,对中使节的接见也有情节描述。

里面居然还提到中韩六百多友好城市,还真的有好信儿的网友查到它这个数据落伍了,这个数字现在增加了。

而且有个豆友评论,EP07~EP08剧中居然提到:“李霖两次以具总理母亲的名义给具总理快递过去了他从B世界带回来的新闻报纸。这两份新闻报纸提到的是同一个来自B世界的重磅新闻,2019年6月30日15时46分左右,川总跨过军事分界线与金总会面。这是两人继新加坡会晤和河内会晤后的第三次会面。但是具总理和我们第一次完全不明白李霖的用意。”

真是尺度大。

这么看来,《鬼怪》在很多方面很和谐,完全没有《国王》这么犀利,大约因当时国际关系也相对和谐,所以那时不用这么锋利。

再度感慨《国王:永远的君主》真是部神剧,之前觉得李敏镐的演技不如孔侑,但这种中国就没人敢拍,拍了也无法过审,真是国情不一样。不过如果换了中国这种体量,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法那么犀利,毕竟民情国情也都不一样。

切尔诺贝利

去年12月开始的新冠疫情,一开始以为只是中国的灾难,后来发现变成了美国的切尔诺贝利。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去年的美剧《切尔诺贝利》和《血疫》可谓“出道即巅峰”,一上映就好评如潮,一个高分9.6,一个8.1。

豆瓣评分能超过《切尔诺贝利》的中国电视剧不多,貌似只有《大明王朝》9.7,《走向共和》9.7。

还有一部是2015年的网剧《毛骗 终结篇》,这么高分,如此小众,不简单。而且这是第三季,居然比前两季的评分还高。

9.7分高分的国剧貌似只有这三部。

86版《西游记》,87版《红楼梦》都是9.6。

韩剧《请回答1988》9.7,《搞笑一家人》9.6

英剧1980年《是,大臣 第一季》9.7,1986年《是,首相 第一季》9.8

美剧2001年《兄弟连》9.7,2014年《权力的游戏 第四季》9.6,2012《绝命毒师 第五季》9.6,多季的《老友记》都高达9.8,2018《生活大爆炸第十二季》9.6,《瑞克和莫蒂》9.8,

日剧2001《白色巨塔》9.6。

对于文化娱乐业,掌握一首信息,春江水暖鸭先知。可能是这个原因,使得他们可以提前拍出这样好的作品。

想起2002年的电影《生化危机》,这个系列电影在非典之前制作完成的,这个系列电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制作单位也下了苦功夫。

好莱坞信息公开程度和流通速度,自然高于其他地方。所以,能拍出这样看似预见性的电影,应该是像科幻电影的制作一样,经过大量的信息和很多次推演了。

武汉敲锣事件

看到@谈吐TIMETO 在微博说起武汉敲锣事件:

陆定一写过一篇文章,小学必选录的课文《老山界》。

其中有一段话我记忆犹新:“黎明的时候被人推醒,说是准备出发。山下有人送饭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抢了一碗就吃。”

当时老师问,作为革命战士,应该有部队纪律和谦让精神,怎么会用一个“抢”字呢?

当时围绕这个“抢”字,老师用了一节课的时间解析了心理。人在极度饥饿的时候,且部队爬山行军,餐饮供应是断续的,在基本有保障的前提下,“抢”并不是有人有吃有人没得吃,这个“抢”更多是先后的意思。

我们看美国战争大片,总能看到士兵怯弱恐惧的描写。这个,和“抢”一样,都是真实的人性。

有人评价,武汉疫情最严重的那段时间,网络的救助,在帮到一个人同时,其实也是阻挡了另一个病患找到病床。这个观点看起来是非常正确的。

只是,忽略了人性的不科学不理智的部分。

比如,一万个人受伤,五千张床位,我们怎么救人?是的,谁更痛苦,谁呻吟的声音更大。这是一个标准,谁更有特权,谁更有人脉资源,这也是一个另类的标准。

我们是普通人,后一个标准多数人都不会有,而前一个标准,当网络呻吟弥漫的时候,我们只能选择,把这种呻吟哀嚎扩大。

网络只是一个扩音器。

别忘了,事实上,很多病患之所以叫唤,是因为彻底被忽略,甚至不计入确诊名单。

我们扩音,不是为了让有关部门赶紧安排床位,而是坐标一下,这里还有一个受难者。

以理性的审查看到很多不可斟酌的时代,往往是会谬误很多事情的。

尘埃自己的声音,是极其微弱的。

这个评论写的真好,人情与人性。求助呼喊和音量,到底是否有碍公平,这种讨论,的确很值得思考。而科学理性的看待这个事情,是人情练达,是认识深度,也是社会科学。

认识是螺旋上升的,弱势群体需要获得救助时,他们的声音小,被放大后,因此获得救助。如果医疗资源容纳能力不提高的话,求助的音量大,的确也有碍公平,但也因他们音量小而而得不到救助,存在不公平。

如果因此医疗资源改善了,的确也在一定程度上因此推动并扩大了容灾能力,这是进步和公平的意义。如果只讲公平,床位少、患者多,但患者多、社区人力少,这种供需不平衡产生的矛盾,注定仍然不公平是常态。公平和不公平是动态辩证的,没有绝对的,只有相对。

武汉女士为救母而敲锣是不得已,是绝望之下寻求希望,帮忙转发的邻居是传递了希望之光。事后舆论发酵以后,武汉女士备受攻击无法忍受,情绪失控,又被攻击,作为普通人来说,也会再次走向无助。呼吁和救助,总归要走向良性循环,如果不能彼此信任,势必对立和恶化。

很多普通人在忍受不了攻击的时候,被迫公开发言以正视听,其实没有能力做到专业PR那么滴水不漏,部分细节又被抓住下次继续批评,的确这种情况很常见。所以当他们被攻击指责到几乎无法承受,被迫发声明,往往要感谢官方,并有正视听的言辞,这也常见。而且也是人之常情。

因为,之所以公开呼吁和求助,就是常规途径获得救助的通道受阻。当收到救助,合理感谢,最后不也是有个交代,为了让常规途径通顺吗?

水宜疏不宜堵,如果河道堵了,使其通顺是唯一方法,如果决口放水,就是毁堤淹田的大事。如果实在一时无法疏解,河流改道往往是临时的,而且成本很大。事后往往还得回归常态,解决堵塞河道的根本问题,不然新河道未经加固,洪水再来依然风险很大。

作为普通人,往往是弱势群体,无论敲锣呼救,还是自力更生,都是求生精神,若是放弃求生,绝望的坏情绪会传染,破坏性更大,那更可怕。这次灾情过程中,微博等公开媒体的帮助,舆情监控并通力协作,及时给予救助,这其实起了很大的作用。在我国灾情中,并未发生较大面积的绝望之下而打砸抢的事件,救灾和救助还是一心向好的,这是很难得的。

当然了,虽然并未见公开太多报道,但个别地区发生过个别事件应该是有可能的。也不排除个别破坏和治安事件,好在总体控制的比较好。总体来说,众生希望,就能熬过危机。如果绝望,就会走向黑暗和反噬。

抢馒头的“抢”不是争抢,而是表达饥饿状态下的先后,这个也是现实对人性的理解和尊重。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突然被舆论推到风口浪尖的普通人,往往不那么容易适应这种双刃剑的磨练。所以出名对于很多人来说,不见得是好事,出名过程往往伴随很多大部分人不想要的东西。

终于明白,从小语文课重视议论文写作,也是思维训练。

@黑板报的水晶

这件事情的恶心之处在于,当时敲锣呼救、众人转发传递,都是出于本能与朴素的人性。事过境迁之后,敲锣人开始指点江山,你们谁谁谁做得不错、谁谁谁别拉我下水,这种“逆袭”就不免令人错愕了。再加上蛆块链非要借机把全国人民硬切成方粉和反方两大阵营,种种丑态,触目惊心。

声音可能被编辑,舆论可能被炒作,这个可能是事实。但指点江山这个观点不同意。把任何一个当事人放到这个位置,发这样的声明,往往是大概率的。李医生也在训诫书上签了“知道了”,签了就是目前的结果,但如果不签,后果会更加严重。作为一个普通人,能力有限,虽然算不得囚徒困境,但当时当地当下,能有的选择的确不多。

比如萨利机长,当年听证会批评萨利机长选了河上迫降更危险的降落方式,没有选择损失和危险更小的方案。萨利机长的辩护词就是,当时情况危急,信息不充足,但需要马上做决策,不可能像事后信息论证充足的情况下挑最优方案。就是说,事后诸葛亮不能用来审判当事人的决策是否最优。

看到王小山的微博,提及古巴某大学生呼吁想回国的事情,很多人转了,大学生获得大使馆的联系,第二天发现大学生删帖,内容提及要合理言论,及不要被某势力利用。

王小山说:不知道怎么说,如果没有敲锣女那个事,这位古巴留学生的帖子昨天肯定就帮转了。谢天谢地,幸亏没转,逃过一劫。

看起来,他也经历或听说了不少。

@王小山 还说:“重新温习了武汉鼓盆女李丽娜这条新闻,其实,依然还是感动。只是有句话不太同意,救他们母女的,并非那个盆,而是帮她们拍视频上传的邻居、无数转发的网友、见到视频而上门的工作人员和医生护士。鼓盆而哭,声声血泪,换来一个满意结果,那个盆子已经用过,扔了算了。 http://t.cn/A6ADEYIs ”

也不能这样说。敲锣时在武汉当时那个状态,医疗资源仍是不充足,所以才会出现部分患者得不到救治的情况出现,医疗资源当时应该是被防疫指挥部统一指挥,扩容涉及太多行政协调,有些事情医院自己解决不了。如果缺床位的医院也难以容纳更多人,医院被挤兑。敲锣母女之所以无法通过正常途径入院,就是因为患者增加与床位不足的矛盾,医院容纳和社区周转能力不足,调度无法跟上住院需求,敲锣事件才因此出现。指挥部调整了,增加了容纳能力,提高了周转效率,这才解决了问题。敲锣的意义在于,给患者们传递了希望,如果病情危重,仍然可以呼救和求生,而不是自暴自弃。

这其中,是不能把组织起到的作用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每个国家的组织能力不同,大灾之下,容灾能力和治理水平不同。看到国外的千奇百怪的案例,有些事情中国的确没有出现,一方面可能是幸运,一方面可能因工作到位而避免。但个人遭灾才想到集体,风平浪静之后也不能抹杀集体的作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白白而得。因为集体利益曾经牺牲过部分个人利益和自由,因为个人在危难情况下获得救助而感恩集体主义的帮助,这也是实事求是,并不应该受到批判。

敲锣女士得到了邻居和热心网友等很多个人的帮助,这个是事实,她感谢了。也得到过集体的帮助,这也是事实,也感谢了。两者都是感谢,不赢厚此薄彼,与农夫与狼没什么关系。敲锣女士被网络暴力攻击到情绪失控,再被转发就措辞激动,提及不想写入日记,不想出国,这两句话很特别,应该有人就此猛烈攻击过,而且高度隐蔽。

如果社区工作人员和医护,自己有能力转运他们去有床位的地方住院,就根本不会有敲锣事件发生了。社区和医院没有动机阻碍患者入院。只是当时超过能力,需要更高级别介入才能解决问题。后来也介入了,也解决了,本应皆大欢喜。后来发生了什么,把几个月前的这件事又翻出来了呢?是官方主动采访她们要求弘扬正能量引起反感?还是被苍蝇们盯上不断炒作引起的?哪一种?

想起《菜根谭》的一句话:

攻人之过勿太严,要思其堪受。

教人之善勿太高,当使其可从。

如果做人,如何做个好人?

人情世故,都是学问。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皆文章。

雪山之恋

一座雪山,很多人来滑雪,一个青年男子滑得特别好。

一个女青年,因为行程错误上了雪山。就跟着游客们一起滑雪。

滑雪过程中有步行一段,男青年总是撞女子,女子很生气,俩人分辩起来变成打闹,因此同行,氛围暧昧起来。但男子有意却总是不挑明,女子上前,男子回避。继续聊天,聊到各自家乡,本来想约一起下山,男子忽然转变态度拒绝下山,反而要上山,女子很生气,独自下山。据说雪山很灵,也很诡异,有一种神奇的矿石,很多人看似来滑雪,实则寻宝。

女子下山途中遇到一个某外国滑雪者,他继续上山途中,发现要雪崩,急忙躲在一个岩石下,看到山上掉下一个背包,背包里有一圆桶矿石,正激动,雪崩埋没。

女子下山后,在酒店住宿。一群青年男女在客厅游戏,输了的要被赶出酒店,女子正想加入,正好被游戏男女们赶出一对男女而推出。

住店不成,只好趁天黑前乘车下山,回乡路上,终于返回女子家乡的小镇,黑夜行走本来害怕,发现走在前面有一个路人男子,恰好是雪山青年。

原来男子受命去雪山寻宝,找不到要一直找,找到了会被灭口,那次突然闹掰了偏要上山,其实借雪崩既暴露矿已找到,又假死,一招金蝉脱壳。

旅馆拒绝女子住宿的老板娘,也是男子朋友,故意让女子离开是非之地。

这是今早的梦,居然是个完整的故事。

那种宝贝矿石看起来像是冰一样的矿石,里面包着金子,不知道为何有这样的梦。

哪个周公解梦能说明代表什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