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恶人不杀之恩

从前有句流行语叫“感谢同学不杀之恩”,可以改两个字,真的要说“感谢恶人不杀之恩”。很多时候非常庆幸,在很青春的时候看了很多书,“认识”很多“贵人”,而且一直保持了阅读的习惯。阅读不只是好奇心,但知识一直是武器。在面临未知和重创,危急时刻能救自己的,往往只有常年累月积累的知识和一身本事。

尤其喜欢这五位女性作家,@阿耐ane @陈彤春日迟迟 @黄佟佟 @水木丁 @庄雅婷 ,太爱她们了。最想感谢的不是各领域大师和什么大家,而是这五位不是伟人的女性。受她们的影响,有一定的启蒙,才能一路杀佛屠魔、过关斩将,相对健康愉悦的生活在这充满危险和未知的城市森林。

总有些人觉得社会并不危险,觉得幸福就是吃喝玩乐、风花雪月。太多人忽略生活里的各种恶,忘记这是动物世界、弱肉强食。

很庆幸在意识形态最为混乱的年轻岁月,读过这五位女性温暖又宽厚的著作,让心灵从一只雏鸟长成一只雄鹰。

感谢她们。

完美主义和心灵鸡汤

写日志是跟自己对话,总结反思和沉淀的过程。

以前小习说我写东西的风格总是狂打鸡血,心灵鸡汤。那段时间很焦虑,的确好像经常打鸡血。

三观很正的那个人说我好像有点完美主义。不太懂什么意思。

最近在看周慕姿的一本书《情感勒索》,里面提到东方文化对个体自我人格的极度压抑,强化集体主义对权威的严格顺从,讲到忽视自我价值的重要性,忽然有点理解“完美主义”从何而来了。

貌似很久以前也有人评价有些理想主义,有点理解当时在说什么了。

想起大学时候读过克里希那穆提的《重新认识你自己》及《一生的学习》,内容都忘了,但书名印象非常深刻,读这本书的感受印象深刻,深刻到只记得朦胧的感觉,无法具体描述。大约是青春期走入成年的第一次启蒙,摸索向前,剥开迷雾的感觉。

或许,在过往的经验里,你没有机会当一个“不够听话”的孩子。但是,现在的你,已经长大了,你是否愿意给自己勇气与机会,让自己摆脱“应该要当听话的孩子”的价值观,让自己能够展现更多“真实的自己”呢?

当“真实的自己”得以展现,自己的感受与想法可以被看见,被自我接纳,你就会更有勇气,让别人看到这样的你,而且更有机会,遇到愿意接纳、支持“真实的你”的人。那么,你也更能肯定、相信:真实的我,是值得被重视,也值得被爱的。

布芮尼·布朗博士,在她的著作《脆弱的力量》一书中,谈到了“永远不够的文化”特色,以及对我们的影响。

她谈到在这种“永远不够的文化”中,人们的“匮乏感”会特别的强,为了减轻因匮乏感产生的焦虑,我们感到自卑,所以我们学会比较,甚至抽离自己的情绪,藏在自己所建造的面具或盔甲后头:我们习惯当“旁观者”,学会不要太过认真投入一件事,或是表现得太过在意一件事,因为“认真就输了”,因为那不够酷。

……

那种“真实的挣扎”会让我们觉得害怕,感到脆弱,会让我们觉得,自己的认真会被别人嘲笑,那会让最后如果得不到目标的我们,觉得自己很“没有用”,没有能力,非常糟糕。

我们觉得羞愧,觉得自卑,所以,我们害怕展现“真正的自己”。

于是,匮乏感与自我价值低落的自卑,成为一种“鸡生蛋、蛋生鸡”的过程,因为“自卑”让我们觉得匮乏,而“感觉匮乏”更让我们觉得自卑,觉得自己不够好。

小时候最讨厌的词就是“听话”,虽然一路成长很独立也很懂事,但其实潜移默化里还是隐忍顺从多于叛逆外向。
听话的反义词是调皮、淘气和任性。

多调皮淘气一点也蛮好。

身为一个人,我们有感受,也有需求。我们应该要被尊重、被理解,而不是被‘你应该’的教条压抑,使得两人互动时,只有一个人的声音。

实际上,就算是与权威互动,仍然是两人关系。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里,人生而平等,即使职位、身份不同,但彼此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需要互相尊重、理解。
可惜的是,我们的文化,教我们如何对权威者“顺从”,却忘了教导我们,如何学会“尊重别人”,以及如何学会“不让别人不尊重地伤害我们”。

……

“尊重别人”的行为,才是“展现自我价值”,也让别人感受“自我价值”的最有力表现。

请试着问问自己:
“我总是担心自己对不起别人,但是,
我对得起自己吗?”
那时,或许你才会看得到,
深埋在你内心深处的委屈与伤痛。

……

当我们不表达自己的感受与需求时,别人可能并不晓得我们需要什么,而“忽略”就成为理所当然的事。

……

当你开始重视、尊重自己的感受时,你就开始懂得表达,懂得拒绝,懂得为自己的权益发声。你会感觉到自己更有力量,更有勇气,进而更感觉到自己的重要性。
而他人,也会在这过程中,听到你的表达与拒绝,学会了解你,也学会用你想要的方法尊重你,与你互动。

……

练习重视并表达自己的感受,不只是捍卫自己的权益;更重要的,我们也在展现对这个世界与他人的信任:

我相信你是够重视我的,我相信你是重视这段关系的,所以当我表达时,也代表我相信你愿意尊重我这个人。

而当你展现出你的信任,你会发现,你的内心也充满力量。

又一批微博大号被封号

【多个财经自媒体微信号被封】今日,部分财经自媒体账号被封,其中包括环球老虎财经 、金融街侦探、王志安、云掌财经 、信托圈、老端的观点,摸鱼小组,金羊毛工作坊等。

木子美微博被封号,是因为出轨某燕郊司机5年,然后司机家拆迁赔偿现金90万,司机妻子最近闹,被木子美在微博上曝光司机车牌及司机妻子照片等隐私信息。然后司机妻子将木子美及新浪告上法庭,木子美的微博号被封了。

ayawawa也被禁言了,这个三观不正的人早该被禁了。

凤姐也被封号了,不知道因为什么。

王志安被禁应该不只是说财经,可能前一阵说中药注射剂,应该引起某些中成药注射剂的A股上市公司股价震荡,利益相关。加上与方舟子打官司骂战,及朱毅论文是否做假等争论。

还有一个号叫“科学家种太阳”也被封号,应该是言论有关。看到有人提起这个大V说起靠谱心理咨询师及精神科医生,帖子里看起来他也是精神科的常客。前一阵有患者投诉心理咨询平台ky的心理咨询师违反职业伦理,跟患者谈恋爱约会,投诉无门,微博上很多讨论。

这个“科学家种太阳”应该不是小崔吧?看有人提及他的言论中以骂人为乐、计划却没有实施qj为荣。

最近舆论管制很严,混水摸鱼造谣的也很多。可能是多事之时,大陆香港的舆情都很乱。

前面的刘春和作业本等人也被封禁了。

微博网友@戴帽子的鼠小哥 说:

我发现凡事我主动取关的大v后来都被销号或者禁言了。作业本、科学家种太阳、刘春、王志安。可能是巧合。

我取关的原因有两种类型:1 似乎很有料,但是很难输出有价值的内容,实质就是不学无术之流。
2 天天胡说八道,吸引眼球,当初掉进了他的坑里,后来发现自己曾经是个sb。

教育问题与纪录片《镜子》

看到一篇文章讲教育题材纪录片《镜子》,由央视社会与法制频道花10年策划,2年拍摄。讲的是三个问题少年及问题家庭,进入一个训练营改善孩子的过程。人大附中这样的全国名校为此停课半天,校方还下通知要求100多名学生家长也需要一起观看。

这一篇《这部筹拍10年跟踪3个家庭的纪录片,狠狠扎了中国父母一刀》,文末写到:

世界上没有生来完美的小孩,孩子就像一面镜子,他们的一言一行都是家长的折射。在纪录片拍完后,校长江普在接受记者时采访时就曾说:“问题孩子的背后肯定是有一个问题家庭……虽然我们招收的是孩子,但最需要接受教育的是家长。”

同样,世界上也没有生来就完美的父母,为人父母也需要陪着孩子一起成长。但无奈的是,有些父母在面临孩子这面镜子时,他们眼神凌冽、态度傲慢。

看完纪录片后,去搜索关于这部片子的相关新闻报道时,有一段描述让我印象深刻,那是纪录片导演范永东和俞敏洪之间的一段对话,俞敏洪说:

“片子是好片子,也会有影响力,但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力。因为中国家长不会承认自己有问题。”

豆瓣网友“小杨”上有个影评《我觉得大家方向错误了》说:

作为一个四岁孩子的母亲,我第一次看这种纪录片,并希望从中得到一些启发。的确,与没有孩子时代的我比起来,我的思考很多。但,我失望了。

评论和纪录片本身都集中在,父母虽然爱孩子但不理解孩子,只认为读书是唯一一条路,不允许孩子有其他的自由和想法。但我认为,这些孩子最大的问题不是不读书,有其他的理想和想法,而是缺乏一些其他的素质,就算不走读书升学这条路,这样的人生也是有问题的!当然,缺乏素质可能归根结底也是父母的问题,但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父母想让我读书,我想去做背包客或者想早恋之类的问题。

比如家明,父母口口声声因为早恋所以不读书。其实早恋根本不是什么问题,我自己高中时也早恋,现在的老公也是高中同学,这并不妨碍我们后来的大学和工作。一开始我还很同情他因为早恋而变成问题少年,但是也略不解他把父母赶出家门的行动,自我解释道,也许是父母做的太过分了,所以迫不得已吧。

结果呢!?片子的最后,家明赖在沙发上,张口就问爸爸要1万元,理由是要给女朋友买条狗。事实上呢?买狗只要1千7。爸爸给了8千,心理辅导老师还说,没有直接给1万,爸爸和家明都有进步!爸爸还低三下气地说想让家明对母亲尊敬一点。

说明什么?!平时家明不尊重父母已经是老吃老做了,把父母赶出家门也是表现之一!别的问题少年是自己离家出走,这个能把父母赶出家门!

家明的问题是不尊重父母,张口要钱,丝毫不体恤赚钱的辛苦的问题,不是早恋的问题。

比如泽清,对军棋很痴迷,甚至能赚钱。当时我觉得,其实痴迷军棋达到一定水平也是可以成为职业选手的。但其实他的问题并不主要是军棋的问题,而是殴打母亲的问题。

我有时也同情母亲,母亲是个知识分子,虽然强势,但什么情况下暴力都是不对的。泽清的父亲也有很大的问题,对自己的妻子暴力相向。所以泽清有样学样。

泽清很聪明,如果读书,甚至继续军棋,可能也能成就一番事业,但如果他不改掉这个暴力问题,最终可能也会成为一个家暴的丈夫。

我是上海人所以可能很难理解,我觉得男人女人应该是平摊家务的,尤其当双方收入差不多的情况下。如果都忙都没时间,就请保姆或者阿姨。泽清父亲明明已经提前到家了,为什么不能收拾行李,一定要等他母亲回来呢?

比如那个想要做背包客的男孩,我一开始也同情他。喜欢唱歌画画,喜欢做背包客,养宠物有什么错?父母限制的太多了。

当他怒吼道,养蜥蜴不行!养蜘蛛不行!有毒的都不行!的时候,我抖了一下,然后安慰自己,嗯,人家喜欢蜥蜴蜘蛛有毒的,你也不能歧视这种宠物,也没有错。

可是最后呢,他爸爸同意他养了一只狗,最后只见他爸爸在照顾那只狗,家明到哪里去了?爸爸说,新鲜劲过了就是我们事情了,就不管了。

这个孩子的问题是觉得一成不变的生活无聊,想走其他的路却又没有坚持下去吃苦耐劳的心境。唱歌,没错,画画,没错,做背包客和养宠物都没错。

但是你知不知道,其实要用唱歌画画背包客来做一个自食其力的人其实比读书难得多,需要更多的坚持和努力,更多的吃苦耐劳。你做好心理准备了么?

对的,父母的错就是太爱他了,不敢让他去试错。让他去画画唱歌背包客,断了他的经济来源,让他体味体味人生的不易。如果能创出一番天地最好,如果闯不出,最起码能让他了解生活本来的面貌,像现在这样做个问题少年。

另一个豆友“Phoebe胖小牛”在《重要的还是自我成长》中说:

孩子是一面镜子,能照出家庭的样子,家庭环境固然重要,但每一个人的成长最主要还是在于自己。

没有父母天生会养孩子,也没有孩子天生懂得怎么跟父母相处,只能相互之间多些理解和沟通,共同成长。一个最深的感触是——要想把孩子养好真的好难。

《请回答1988》里的女主角德善是家中排行老二,姐姐霸道,弟弟受宠,德善在家总被忽视。

第一次爆发是成宝拉的生日,成德善刚刚被告知自己无缘参加奥运会的开幕式,垂头丧气地回到家中,正是姐姐的生日。只比姐姐生日晚三天的自己苦于家庭的拮据只能年年和姐姐一起过生日。各种负面情绪的累积终于爆发。向家长宣泄之后,剧情便没有再多做交代。
之后便是奥运会,阴差阳错,德善还是参加了奥运会,成为了开幕式乌干达的举牌小姐。开幕式结束后,德善回家的路上看到了一直在巷口等待她的父亲。
父亲赤着脚穿着拖鞋在巷口踱步,和德善并排坐在了长凳上。两人相顾无言。

懂事的德善用开幕式上运动员所赠送的礼物活跃了气氛。
随着德善父亲端来了迟到的蛋糕。情节开始进入泪点。

二人在巷口这一段对话堪称经典。

德善爸爸说:我家德善真善良,祝我的德善生日快乐,爸爸妈妈对不住你,是因为不知道——对老大要好好教导,对老二要好好关心,对老小要教他好好做人。爸爸我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爸爸,爸爸也是头一次当爸爸,我女儿稍微体谅一下。

“爸爸也是头一次当爸爸”这句话不知戳中了多少人的泪点。

“最终消除隔阂的,不是无所不知的脑袋,而是手拉手,坚决不放手的那颗心。”

孩子从小懂事,往往是因为承受了很多,所以太想快点长大。终于明白为什么如此狂热爱看电视伴随了整个小初高生涯,因为没有玩具,没有足够的陪伴,没有适当的游戏,没有几个经常一起玩的同龄小伙伴。很多孩子都有类似的经历,然后独自长大。

塔可夫斯基有一部电影叫《镜子》,豆瓣高达9分,像诗歌一样。童年的经历对整个人生都有重大的影响。事实上,心理学有个理论:镜像理论。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把外界当作自己的镜子,换位思考。换句话说就是要向外界要反馈。

——威事记《镜子理论——向外界要反馈

照镜子看不见自己。而交谈会。因为有反馈。难怪有一段时间特别喜欢聊天。

爱的正确打开方式,懂得去倾听和尊重

郭德纲曾说,“望子成龙的家长,自己都不是龙。”本来父母对自己的孩子抱有期望,就算不是天经地义,至少也没什么过错吧。

可如果把这种期望,变成以“我”都是为你好的名义和实际行动,处处去限制孩子的自由和选择,甚至演变为思想束缚和道德绑架,那么父母满满的爱心,将成为对孩子最深的伤害。

据说新东方的俞敏洪,在看完该片后语重心长地讲了这样一句话:“孩子都是好孩子,就看家长是不是好家长”。

我们更应该懂得,尊重和理解,才是爱一个人不可或缺的前提。经常性的沟通,彼此相互倾听,比一味地说教和盲目的爱,重要太多太多。

都说孩子是家庭的一面镜子,而家庭又是社会的一面镜子。很显然,父母的确是影响孩子一生的人。李品宽老师在片中讲过一段令人深思的话:

“做律师要拿律师资格证,开车必须要有驾照,做老师也要考取教师资格证。但为人父母是不用拿证的,就这样做了,而且一做就是一辈子。难道我们真的不需要学习吗?我们不缺爱,缺的是对爱的认知教育。爱的能力没有出来”。

片中案例所反映的现实问题,值得引起我们的深思:

就形成良好的家庭氛围来说,无论亲子关系,还是夫妻关系,千万不能简单的奉行,“我”都是为了你好的教条,傻乎乎的一味付出,这样只会把原本的爱变为可能的伤害;

如果真心去爱一个人,那么你所给予的不应该是你觉得最重要的,而是对方内心需要并认可的。所以与其着急去付出,不如先懂得倾听和尊重;

其实我们从来就不缺少爱的能力,但是缺少经常性的沟通和必要的学习。营造亲密友善的家庭氛围,更是依赖于良好的沟通和持续性学习。

——《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究竟是谁的错?

最近香港很乱的真实原因

最近香港很乱,大量的人在街上,堵了N条路,可以定义为暴乱。

六月开始就知道很乱,从《封神演义》大结局失踪到史上最严限古令,特别突然和诡异。后来聊天才想起来今年是2019年的6月,是1949年的60周年,也是1989年某事件的周年。不是突发,而是运筹已久了。

新华社6月13日消息,不满《逃犯条例》修订的示威者12日在港岛金钟周边区域阻占道路,聚众滋事,暴力冲击警方防线,造成80人受伤。

看起来是《逃犯条例》涉及到治安刑罚的引渡,但实际应是权力的争夺。

凤凰网报道:

香港《文汇报》13日刊发的社评指出,暴动有预谋、有组织、有计划、有策略,足以显示这场由反对派勾连外部势力策动的反修例“抗争”,实质上是瘫痪香港管治、配合外力遏制中国的政治行动,目的是动摇香港法治,摧毁繁荣稳定,危害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

头条日报网称,示威者于13日凌晨时分逐渐散去,金钟一带的马路旁垃圾遍地。《星岛日报》13日称,“金钟暴动”的示威者组织能力超过5年前非法“占中”,不但预先通过隐秘社交群组收集物资,还各自组成七人以下小队,现场通过手机蓝牙互传信息,“以避重就轻地进行游击占领”。

最近涉及历史题材的电影也被各种影响,比如贾樟柯的《江湖儿女》先是删掉了5分钟,据说是冯小刚在片中的戏份。然后有人批评这部预计7月上映的电影在“国庆期间”上映不合适,然后批评剧情。因此,因为技术原因下架了。

管虎的电影《八佰》,故事讲的是当年国民党将士在四行仓库战役中的故事,微博上扒出来这次战役的指挥官88师长孙元良临战逃逸、贪污及强宿前来劳军的女大学生的旧事,然后著名演员秦汉就是这个孙元良的儿子。

孙元良的最后一次上场,是80年代日本人鼓吹没有南京大屠杀,孙元良作为爱国将军,毫不犹豫站出来指责日本人的拙劣谎言,并且表示南京大屠杀的时候孙本人就在南京城中妓院内,亲眼目睹了大屠杀,一举戳穿了日本人的无耻谎言,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支持和认可。

死后一直风平浪静,直到最近突然在微博上又火起来,并且事迹变得广为人知。关于孙元良的整体评价,微博上的一个博主的说法非常有代表性:

“这几天大家怎么都在黑孙元良?”

“怎么黑了?”

“他们竟然把孙元良做过的事说了出来”

不了解历史,不知道电影剧情到底怎么改编的,不知是否尊重史实,也不知道孙元良具体怎么回事,但管虎的这个电影的确受到了影响,被取消了上映许可证,需要重新申请。

《大宋少年志》又恢复播出了,新的6集左右播放的是北宋特工队的少年们卧底一个监狱去抓大辽暗探及一份弓弩师傅名册,北宋时代弓弩手应该相当于狙击手,这份制作弓弩的师傅名册就好比兵工厂核心技师名单,这种题材,的确敏感。能看到了六集是前一阵修改过的版本,最近好像又不更新了,可能是后面重新剪辑没完成,因此等着过审才能播吧。

前几天写过一篇日志《黑道往事》,提到:

看了一篇文章花花奇人录《最后的狂欢:90年代贼王与黑社会如何“占领”香港?》,讲95年到97年的香港回归前治安极为混乱的时期,以及对香港影坛及娱乐圈的影响。

或许怕回归后就不能拍同类题材,加上当时港片市道不好,要拍这些才有年轻观众支持,所以96~97年,香港拍了一大堆描写黑道人物的影片,多数票房口碑双赢,可谓香港电影最后的“奇观”之一。

但相比银幕,现实黑道则要“收手”。据曾是黑道人士的陈惠敏说:

1996年,大陆国安约齐我们各帮会的大哥见面、聊天、训话。其中一句训语︰“黑社会都爱国的,希望你们帮会不要搞事,开开心心回归祖国。”

估计这个《逃犯条例》的法例,就是要收紧法治权,改变了权力格局。黑社会与各方外国势力盘根错节,这次的暴动比上次占中影响还大,估计是反扑。

最近在中暂居的外国人,都要求去大使馆备案,查的严了。

有一个影评人在微信公众号“反派影评”发布了一期录音节目《技术原因》,在里面愤怒的说,最近被封号很多人,贾樟柯的微博下面高赞评论居然是“这号还想不想要了”之类的禁声评论,愤怒于禁言的奴性,说:“夹着尾巴做人的不是人,而是狗”。

很难讲这样的时刻应该愤怒还是应该禁声。不懂政治,经常吃亏。

但政治这种常识,那么深的学问,不经过系统的训练,怎么能懂呢?

前一阵聊起学阀斗争,中工程院选院士,提名了李彦宏等民营企业家,反对声中的主要理由就是医疗搜索广告的道德性,有一篇文章讲了更深的隐情,说学阀之争也是政治斗争,之所以反对李彦宏的声音最大,也许因为他最有可能当选。然后巨量的科研基金没有用于科研,被寡头瓜分,引入民营企业家院士,应该是另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

搜了一下《逃犯条例》,百科上这样解释:

2019年6月15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特区政府决定暂缓修订《逃犯条例》的工作,香港各界表示支持。

特区政府2019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以使香港可与尚无长期司法协助安排的司法管辖区展开个案合作。修例旨在处理有关香港居民涉嫌在台湾杀人案件的移交审判问题,同时堵塞香港现有法律制度的漏洞。

新浪报道的更详细:

因一起香港少女台湾遇害案件,香港特区政府开始推动《逃犯条例》修订,处理内地、台湾等未与香港签署有关协议地区的移交逃犯要求。

本是合情合理的举措,不但让香港反对派跳脚,还引来一些国家表达“关切”。

当地时间5月7日,被视为美国国会“反华大本营”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发布报告,宣称香港修订《逃犯条例》将为美国国家安全和在港经济利益带来所谓“严重风险”。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5月8日回应相关报告: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反对任何外国势力试图干涉香港事务,有关委员会对华一向充满偏见,他们所谓报告和说法不值一驳。

香港特区政府8日晚也发表声明,指出移交逃犯一直是打击严重罪案、避免罪犯在其他地方躲避以免受法律制裁的国际做法,强调修订香港《逃犯条例》的建议,旨在加强香港处理严重刑事罪行逃犯的能力,保障守法市民和营商环境免受犯罪行为的威胁。

但是这项条例从个案开启已经很难,引发暴动,说明这个问题在水下震动很大,风起云涌攻到明面来示威了。

但是《逃犯条例》被港府宣布推迟,大陆进入之后平息事件,估计再重启时又是一轮血雨腥风。

宁浩《疯狂石头》和扶持基金的另一种内情

头条上看到一个叫渔人渔己的头条号说:

【结果虽好,但过程却远不是那么回事】
宁浩《疯狂的石头》的投拍,坊间都知道当年是拜刘德华的电影计划所赐,但只是结果如此,过程却不是一来一往那么简单,刘德华当然也不会说,“给300万随便你拍”这种看上去帅气,但实际上不负责任的话。
当年的宁浩毕竟不是姜文,不是陈凯歌、张艺谋甚至冯小刚,哪有人会对根本不熟悉的新人导演如此盲目信任,?
实际上,刘德华公司的电影计划原来是每个项目500万,中间来来往往好几年,最开始宁浩的项目也不是拍《石头》,不过一番纠葛之下,最后宁浩拿到300万拍了《石头》。

再说《药神》,此片宁浩不止是看准了这个在狙击观众泪腺上占尽便宜的类型电影,更应该是对导演文牧野背后的那位韩姓美女编剧的极大认同,有了她,大约几乎所有电影都能顺利发行吧,当然,我们也不能磨灭宁浩支持新电影人的理念和精神。
#疯狂的石头# #宁浩# #我不是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