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6日

有人编写了格隆汇等出的一篇文章《春风十里,不如看紧你的钱袋子-30年货币翻了300倍!干啥能跑赢印钞机?》,就雄安地产的目前分析未来情况,联系了国家财政、地方财政、国债、PPP的现状,分析雄安建设的资金筹措,其实还是很有难度的。文章很长,只引用结论部分:

做个总结:

1)2016年全国财政有2.8万亿缺口;

2)地方财政难以偿还25万亿地方债,现在是采用置换的方法延长期限;

3)国债有财政和立法双重限制,总数也有限;

4)PPP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存在资金需求与项目资质不匹配的问题,而且实质上还是要以财政为依托的;

5)不包含金融机构的国企债务余额今年底将接近100万亿,预计今年将新增10万亿;

综上所述,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尽管一带一路和雄安未来必是定国安邦的大战略,但是,面临的资金问题是很大的。

以我浅显的见识和理解:恐怕货币收缩会变得比较困难。

春风十里,不如看紧你的钱袋子。

在过去三十年时间里,我们的M2,也就是广义的购买力,简单来说就是印钞,它对应的是那根红色的线,对应的是左边这张轴,从1986年开始有这个数据到现在一共印了280倍左右的钞票。

什么概念?也就是如果1986年你有1万块钱,你是万元户,现在相当于你的等值财富是280万元左右,每年年化增长是21%,并且持续30年。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如果不能为财富增值、保值,每年增长21%,并且持续30年,你的钱就贬值了,这是我们整个国家流动性的增长速度。

其实房价疯涨也就是过去十年,大概十年10倍,这是平均房价涨幅。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差不多,都是这样的平均房价涨幅。年化以后怎么样呢?年化到30年以后一点都不性感,年化以后每年收益是6%而已,每年印钞速度是21%,可是房子只有6%。但是请大家注意,做生意的都清楚,因为买房子的正常人都是加了杠杆的。如果你用现金去买就傻了,因为收益只有6%而已,如果加了杠杆的话,首付两成就是5倍杠杆,最后结果是30%,在扣减付给银行的利息6―7%左右,就在23%左右。这就是为什么核心城市核心区域的房价经久不衰永远不败的道理。
雄安概念,浮躁社会的放大镜。

房价大涨,一夜之间翻几倍。股票大涨,150亿资金封死在涨停板。

有人说,雄安的千年大计,在中国股市,几天就给你完成了。几家公司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受益股,特地发个公告提醒下。此地无银三百两,今天,这6家公司全部涨停。
今天的港股市场,因为金隅股份的涨停,A股投资者只能选择港股,今天南下资金共占金隅股份成交额的40%,估摸着等A股几个板上去,港股的金隅股份还得涨。

另外一些公司,也纷纷上前凑热闹,当然,主要是响应国家号召建设雄安,率先站队。

关于雄安的房地产严重透支未来,本文的观点是:

强烈的预期会严重透支着未来,等劲头一过,该是多少就是多少。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千年大计的雄安,怎么可能会在短时间建成呢。北京发展了多少年,才是3000平方公里,雄安一下子规划就出了2000平方公里。这个消化,会用多少时间?

对于雄安地产,我的观点是:看你等不等得起

就拿深圳特区做个例子,深圳特区近几年的房价走势大家都是有目共睹。但是很多人或许不知道,深圳的房价也经历过一轮大崩盘,没错,是大崩盘。

在香港回归之前的几年,因为全国炒家憧憬着什么深圳香港大融合,加上深圳的供给少,曾经一度把罗湖的房子炒到了1万多左右,而那个时候,才是1995年,后来融合并没有之前预计的那么热烈,香港是香港,深圳是深圳,而且因为97金融危机的影响,结果房价也下跌到了三千元,并且徘徊了十年左右,直到2010年左右,罗湖的房价才重新爬回了1万元,现在经过上一轮深圳暴涨房价也就3-4万,求当时炒房客的心理阴影面积。

2017年4月5日

3月份中国大陆一共有32个城市出台或加码调控。
就今天又出来两个:河北霸州限购,保定徐水区限购廊坊文安限购:非本地户籍限购1套且首付不低50%。

然后雄安区更严厉的政策出了,说短期禁止离婚和复婚,只有结婚暂时不受影响。户籍严格控制,只准迁出不准迁入,干部也不准迁入。然后看到说除了雄安土地和楼盘的回收价格,地板价。

果然,就像昨天跟孙医生聊的,这几天挤破头进去的人都被套牢了。有点像前两年的敬业福,几千块买的,分钱的时候就分了一百多,亏死了。

雄安旁边没限购的白沟,几天时间从均价四千涨到一万四,然后封盘了,好多楼盘五证不全,这都拦不住疯狂的人们。

刘德科干脆说:楼市到了最容易预测的时候

风吹江南:阶层流动的中国局

那到底是谁收入在几何增长呢?答案很简单,谁能够承接流动性,谁的收入就能够几何增长。

“新常态”下,承接流动性的,无外乎房地产,基础设施建设与开发性金融、非银金融和高科技这几途。基建和开发性金融,属于政策性稳增长工具,与大多数白领、金领关系不大,房地产、非银金融和高科技,才是泡沫的畅饮者。

在金融资本时代的下半场,非银金融的地位自不待言。而以互联网为代表的高科技产业,成功的秘诀在于庞大人口基数带来的商业模式的可复制性。

——感慨七年前进入IT行业还是很幸运的。

1.顺义马坡二区

148平米四室两厅两卫的住宅,2015年12月总价207万,单价不到1.4万。

现在,2017年4月,84平米410万,单价近5万。

这才一年半的功夫。涨了3.6倍。

148平目前总价接近740万,成本只有首付65万加贷款65万。

2.承德县滦河湾3月底开盘的房子

3月20日首付16万,总价67万,四居两厅两卫,单价4500,133平米,三成首付。

4月5日5600左右,现在不卖了,首付增加到50%。

中国证券报:炒房者:9个月咋炒高两三倍

下个月,我的采访对象魏广华就要离开漳州了,寻找下一个猎物。在他的“团队”进驻福建漳州的9个月里,这里的房价高歌猛进,他带来的2000万现金,也只花出去了1000多万,现在卡里一共躺了接近5000万现金。“炒房要的是够准够快够狠,无异于刀口舔血,狠赚一把就要离场,寻找下一城。”很难想象,作为楼市炒家中的新兵,魏广华的捞金速度竟如此之快。

下面,是中国证券报记者再现的三个城市的炒楼故事。在一轮轮的房价上涨中,有的人暴富了,更多人的未来被房子裹挟,艰难前行。

来到漳州前,魏广华是一家鞋厂老板,因近些年“实体难做”,加之2016年初厦门房价节节攀升,他的几个业余炒房的兄弟都收获颇丰,魏广华经过缜密考察后,决定加入这支队伍。于是,每人拿出2000万资金,凑了接近2亿元,杀到厦门岛的后花园——侨乡漳州。
回想起这9个月的光景,魏广华自称“如入无人之境”。“2016年中,厦门岛内的均价已经突破4万元,与其比邻的漳州才六千多块钱,当时我已听闻漳州市区有两片旧城拆迁,以及6个自然村要征迁。这些拆迁户大约1.5万户,平均每户至少握着百来万拆迁补偿款,此刻拉升房价,不愁没有接盘侠。满地是刚需。均价低、流通盘小、有旧城改造的刚需,配合一点学区房和厦漳同城化的概念,是个很适合讲故事的地方。”

到漳州安营扎寨后,魏广华他们早已事先踩好点了,首先相中当地名校漳州实验小学的学区房——冠城国际,彼时该小区均价约为1万元。这是个典型的“学区房”二手盘,小区内“流通盘”不到50套,介于60—80平米之间,只需不到1000万的资金,便可一把吃下“流通盘”,这就相当于控制住了该盘近乎全部的流通市场。

这一“套路”屡试不爽,魏广华其他9个兄弟在其他楼盘如法炮制,陆陆续续在市区扫掉接近500套小两居,总共花出去不到1亿元。这在当时,几乎扫掉了漳州二手房交易市场的三分之一存量。此刻距离6月他们进驻时,刚过去三个月,而漳州的房价已被在他们的刺激下,每平米涨了近2000块钱。

“十个人要一口气买下这些房子不是易事,难免树大招风。上数量级的投资,得从老家亲朋好友那里借来身份证。但亲朋好友毕竟有限,于是,他们就通过中介公司找农民工买身份证,之后再找七大姑八大姨的公司配合给每张身份证出一份收入证明。银行为了抢客户,对收入证明也不会认真核查。这样做不仅悄无声息,还能拿到贷款优惠。”魏广华说起如此“简单又暴利的赚钱方式,感觉有点上瘾”。

吃下市区三分之一的流通盘,仅是魏广华的第一步骤。接下来,他们找到在当地有一定规模和垄断地位的房产中介机构合作,开始一天一天地刷新手中房产的挂牌价格。“只要我们手上的房源一起抬价,再散布房价即将大涨的消息,在售的房东也会跟风抬价,甚至撤单观望,这样市面上的流通盘就不会扩大。我们可以通过对倒交易的方式抬高房价,也可以直接刷新挂牌价。”魏广华表示,联合中介机构后,就开始通过媒体、论坛、公众号等途径,为“厦漳同城化”、学区房、江景房等概念造势。2016年底至2017年初,“厦门地铁将修到漳州市区”的消息已传遍漳州的大街小巷,“同城化”的概念也已经深入人心,成为市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也成为房价疯涨的催化剂。

加之旧城改造和自然村拆迁形成的刚需,以及泉州、厦门等省内土豪纷纷赶赴漳州扫楼,这个偏居福建东南一隅的四线农业城市,在市区人均收入约3000块钱的情况下,市区房价却以近乎“一天一价”的态势,从六七千元起步,向1.5万元、2万元、2.5万元、2.8万元进发。

炒楼和炒股差不多,找准有题材、有概念的楼盘,联合坐庄吃下市面上的流通盘,而且要吃小户型,这样成本低,收益率高。
胡英杰这回为什么会盯上贵阳呢?“这些年我一直在关注贵阳花果园小区,该小区被誉为中国第一神盘,是亚洲最大楼盘,占地1830万平方米,计划入住人口50万人。从今年1月初开始,胡英杰在花果园租下一套房,白天他有时到市内各个中介门面串门,有时在家做功课,对比贵阳与全国其他省会城市的房价差距,并试图寻找原因。但是,晚上9点过后,胡英杰和他的伙伴们都要雷打不动地做一件事:一栋栋楼排查入住率。他们所采取的方式也简单,在楼底下挨家挨户数电灯,并认真做好笔记。
经过三个月的调研,胡英杰基本摸透了,花果园的入住率已经达到80%。这个“神盘”的入住率是炒家评判贵阳是否值得一炒的主要指标。“你知道吗,贵阳竟然还没有地铁房的概念。”胡英杰说,按照他过去两年在深圳积累的经验,两条地铁线交汇处的房价涨得最快最凶。而从纵向时间上来看,贵阳近年的房价基本在6000块钱左右横盘,从横向与其他省会城市的房价对比来看,贵阳与他们还差一截。

2017年4月4日

人生的真相是:

第一:大部分人的人生是幽暗的,大部分生活是幽暗的。

第二:闪亮短暂,幽暗漫长,人不可能永远活在高峰里。

——黄佟佟《看剧||如何渡过生命中的幽暗时光?

这里讲到根据《兰闺惊变》及幕后真实故事改编的美剧《宿敌:贝蒂和琼》,还提到《日落大道》。

琼·克劳馥曾经说过:“酗酒与寂寞是成为明星的双重诅咒。的确不光《日落大道》和《宿敌》,《甲方乙方》里徐帆饰演的女明星的那段戏,也真实的反应了明星受不了寂寞。

做小人物,忙忙碌碌,烦恼一堆,快乐不不少,所以不太常感觉到寂寞。但经历过大场面的大人物的明星或英雄,体验过巅峰的辉煌的快感,往往对落幕后的孤寂更难以忍受。

《今夜不设防》里,张国荣聊起最初参加歌唱比赛时的第一名钟伟强(哥哥当时获第二)以及当时的音乐伯乐黄锡照,好奇他们现在都到哪去了,三个见多识广的圈中人淡淡地说他们消失了,没有人关心他们去哪里,才华不到,机遇不到,运气不到,你就消失,这是这个圈子最残酷的地方,蔡澜笑嘻嘻地说:消失咯,这个圈消失的好多的。

生活的残酷之处在于,你不知道高峰何时降临,而在侥幸经历过高峰体验之后,你完全不知道你的下一个高峰在哪里?有没有可能发生?

其实,这是一节人生课。黄小姐这篇文章是一个思考,像一篇作文,也像一篇作文。

美艳的琼·克劳馥发现就算是她千难万险地拍了一部好电影,可是人们还是不理她的时候,她接受不了,开始了她的酗酒迷乱的晚年生活,1977年就去世了;

而贝蒂·戴维斯则接受了这个局面,一发现没有工作,她就实话实说在报纸上登广告说单亲妈妈需要工作,演同时代电影巨星们不屑演的电视剧、综艺、小剧场和小配角,一直到去世前一年她还在拍电影,这让她赢得了无数后辈的敬重,她没有浪费人生,精湛的演技和不停歇的创作让她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女演员。

英雄落幕,美人迟暮。我们的人生就像正弦曲线,有波峰也有波谷。当十几岁身体活力达到高峰,当二十几岁工作能力达到高峰,当三十几岁开始爬坡大喘气,甚至跌倒下滑时,其实就是这种生活的哲学。人生的真相,并不是一直走直线。就像股市不可能永远只上升不下降,生活里有太多的不确定性。贝蒂和琼是两种选择,要过哪一种生活,只有自己做选择。

琼和贝蒂的经纪人都说好莱坞不需要年长的演员,琼一听怒炒了她的四个经纪人;而贝蒂一言不发,开始在报上登求职广告。虽然有点辛酸,显示两位影后面对幽暗时光的不同人生态度。

这也许给了我们一个启示:人只能带着深深的绝望与幽暗对峙,你拥抱它,接受它,不嫌弃它,但也不背负它,只管往前走。

这当中蕴含了一个真理,人类其实并不是靠虚无飘渺的希望生活的,人类是靠向死而生的绝望活下去的。

只有绝望,你才不会时时崩溃,你才不会觉得那幽暗本不属于我,你才能真正心平气和地接受幽暗的存在,不活在不切实际的幻想里,不活在旧日荣耀的光芒里,真正死心踏地踩在生活的泥沼里,一步一步毫无希望地向前走。

但两人性格不同的原因,跟家庭背景和成长经历有关系。

她们都从小失去父爱,然而两个母亲的选择显然影响了她们的人生观。

贝蒂的母亲支持她喜欢表演,并为此将家搬至纽约,后来贝蒂被约翰·默里·安德森的戏剧学校录取,逐渐走上星途。

而琼的母亲则一直徘徊在男人之间,最夸张的时候琼有三个爸爸,然而一个都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在成为明星之前,琼在洗衣店打工,跳过脱衣舞,和一个吹萨克斯的男人结了婚几个月后又离了,拍过色情片,为了抢一个角色先和制片人睡觉再和导演睡觉……

相比较而言,贝蒂的明星之路平顺许多,她是通过试镜进入好莱坞的。试镜之前还有一个插曲,当时环球电影公司的人去火车站接贝蒂,结果擦肩而过。后来对方表示:在火车站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一个像明星的人。是的,贝蒂不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