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7日

1.上周六承德限购,要社保,首付改到五成。

2.紧接着唐山限购,但市区非本地户籍只准买一套,也没有要求社保。周边区县和曹妃甸还没有限,需要去库存,但乐亭县唐山湾码头附近的海景房已经单价达到六千以上,绑定车位和地下室,唐山湾小区均价超过八千了。好在有四五六十平米的小户型。周边配套什么也没有,公交也没有,去哪儿都得开车,基本没有居民,虽然临近海边,但污染极其严重,比北京冬天最严重的雾霾天还严重,因为旁边有个大烟囱不断排污的厂子,估计可能是钢厂一类。

唐山湾的亮点在于要开发那里三个岛屿为唐山湾国际旅游岛,yanjie说那边环境治理很难,海底极脏,多年的排污非常可怕。但是政策和基建一去,房价先涨起来,去年好像才三四千,今年都翻两到三倍。就是出手还需要时间。

3.现在环京几乎都限购了,市场几乎封死,带客及顺销下滑的厉害,好多人已经跑去更远的秦皇岛南戴河甚至东戴河买房去了,更有甚者跑去沈阳炒房。

4.北京教委召开发布会,学区雷下来了:多校划片区域增多。过道房、车库房、空挂户,不再具有学区功能;市级统筹,增加城六区和郊区优质学校数量;小升初取消“推优”,降低特长生和公立寄宿生的比例。

部分老的学区房贬值,但新的学区房增值。

真实经历这一切,感受特别复杂,真是时代的印记。就像巴菲特那一代人经历萧条也经历繁荣一样。我们这一代经历了繁荣,会走向萧条吗?

房地产的疯狂,真是怪现状。重新看马歇尔的《经济学原理》,里面说:”一个人收入的多少,对他的性格所发生的作用,通常不弱于(即使稍差一些)取得收入的方法所发生的影响”。还没有看到地租那段,但两百年的理论到今天仍然是真知,仍然在重复发生,看的脊背直冒凉汗。

比如今天看到微博大V”财上海”的几条微博:

菜菜,去年一月份,我和老公准备买房,各自回去骗父母的钱,总算凑满了2百万首付,但也把双方老人压箱底的钱骗出来了,我一直有点惴惴不安。没想到,一年多来,中环线几乎接近翻倍,净收益至少四百万,亲戚都夸我有魄力,父母一辈子也没赚过这么多钱,我家地位在老家迅速攀升,父母充满骄傲。 ​​​
什么是父母的幸福?

1、如果儿子被准丈母娘挖苦嘲笑,“没房子,外地人,西开,不要耽误我家女儿”,老两口就算在半岛酒店吃鲍鱼龙虾,也是痛不欲生。

2、如果儿子家的房子,一年涨80万,老两口天天吃咸菜馒头,也会在村里透出一股发自内心的骄傲。

3、人不就活一口气吗? ​​​

【什么是骗钱?】河南骗子把300元硬板床,当成全息带功床,六万卖给你,是骗钱吗?房产商把成本价15万的房子,卖给你900万,一口气撸干净你家三代积蓄,又算什么?你没钱买房,去骗父母的养老金凑首付,也是积德行善,总不能把房产商饿破产了吧?人家房产商也是拖家带口,不容易啊,将心比心啊。 ​​​

财上海被微博网友爱称菜菜,不约女粉丝,不搞问答,不收费,不讲课,简直是公益普及地产信息的业界良心。

对比之下,董藩天天推销自己的大课,大土豆天天问答,美房网康辉等推销付费小密圈,大家都在想办法利用自己的信息和知识在赚钱,其实商业社会无可厚非。想说的要点其实是:地产信息和知识是最容易变现的,因为离钱最近。

2017年4月14日

无意间又翻出这本书《权力:为什么只为某些人所拥有》,这是当年在XG时读到的,大爱。

刚出版的时候就读到了,差不多有四年了。那时候是wenjuan给我,我从头到尾看了两遍,最后转送给yanjie。

茅塞顿开的感觉。这本书里写的不是厚黑学,而是深入浅出又严谨的思考。无论从立论、分析、论证到结论,都非常严谨。有学术的思维体系和科学方法,但没有那种枯燥和无聊。感慨国外的学者尤其是人文社科,真的理论结合实践,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太有水平了。

看完这本书没多久就走了。今天突然翻出来,在微信读书上看的津津有味,因为仿佛过去的各种困难和疑惑都解开了。

推荐给wenjuan,她居然说太抽象了。

才忽然发现,这几年大家的经历差异太大,没有经历过事件或实践,的确会觉得枯燥的理论,会觉得无从着手。就像小学生读孟子,也只能理解字面意思和粗浅的解释而已。

同时又翻出《巨富》,中产阶级陷阱已经在经历了,不跳过去,就下沉了,鸿沟会越来越大。当初也做了很多笔记,这个感受太深了。

很幸运当初那段相对宽裕的时间里看了很多书,尤其是财经商业,工作中做项目及商务市场,会有更深更高的认识。都是不白付出的。

《权力》这本书太好了,但容易引起误解,所以不方便把笔记分享。但真的特别值得记录。都是真知灼见。都是些摔了巨多的跟他的大坑啊,这本书就像一本避坑地图,对我来说,简直是圣经。这种知识不靠父辈师长传授或领悟揣摩,就只能靠借鉴自学了。

从前的付出,积累的经验都像珍珠,遇到合适的机遇,才会爆发。最近工作职责调整以后,的确感觉到提升和变化,这才是好现象。

补记:翻了一下豆瓣,才发现作者是斯坦福大学组织行为学的教授Jeffrey Pfeffer,出版于2010年9月,中文版是2012年2月,怪不得水平这么高!

的确,这本书一方面很系统,不仅是个人经验和故事的累积,是有思想结构、论证逻辑,一方面很学术,有大量的科学研究和案例。

Tags: .
2017年4月12日

后雄安时代,环北京房价未来1-2年盘整回调的可能性有多大?

京津冀房地产市场和长三角、珠三角地区有根本性区别,长三角和珠三角都是产业城市群,周边小城市的经济实力也很强,当地人和上海、深圳的外溢群体,都同样具有极高的购买力,均能够支撑上海或深圳周边的高房价。

而京津冀不同,是一个单核型经济圈,环北京的房价只能依靠北京的外溢群体来支撑,环北京周边小城市的本地人根本难以支撑目前的高房价,因此一旦这些外溢群体在北京没了工作,唯一的出路就是卖房回家,环北京的房价发展趋势由此而知。

2017年,“严厉打击开墙打洞”写入了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是北京“疏解整治促提升”的重要一环。按照北京市的计划,2017年全市将整治“开墙打洞”约1.6万处,其中城六区整治“开墙打洞”约1.56万处。可以预想,未来将有数以十万计的中低端产业人员将被疏导离开北京,回家!而这些人往往是环北京购房的主力群体,在失去了在北京的工作机会之后,只有卖房回家。

网站明夜前下架全部违规房源 劈中介还有雷吗?| 京房字出品

昨天上午,市住建委、市工商局、市网信办联合约谈了15家发布房源信息的网站,对网站发布虚假房源信息、违规代理房地产经纪业务等违法违规行为提出规范要求,各网站需在2017年4月12日24时前撤下明显存在违规信息的房源。

这15家网站包括链家网、我爱我家网、房天下网、爱屋吉屋网、家园网、新浪乐居网、搜狐焦点房地产网、腾讯房产网、网易房产网、赶集网、安居客、58同城、房多多、侃家网、好屋中国。基本涵盖了目前网上能看到房源的所有大网站。

房价上涨指南之人口流动

在台北的房价开始大涨之后,一帮华人留学生见到焦躁的台湾留学生问:不留美国了?

台湾留学生急得抓耳挠腮:留什么留,再不早点回台湾,房子都买不起了。

华人留学生满脑子疑惑:房子还能买不起?俺们大陆都是分房子住。

多年以后,周其仁老师讲这个段子。很多留学生深有感慨。

台湾人民走过的路,大陆的人还要走一回。

赶紧回国买房吧。

很多人看完这个段子,大概就知道我要说什么了。

就在大概十多年前,很多人满心焦虑。我们辛辛苦苦培养的学生,还都是名校出身,结果呢,外出留学,然后就留在了国外。

佣人和伶人:谁应该留下来

佣人和伶人:

谁应该留下来?谁应该滚蛋?这是理解政策的首要问题:

仔细研究京沪楼市的政策,尤其是对商住的政策,目的其实就是赶人,那到底赶谁走,这就很重要了。

我自己的分析,想赶走的就是,受过良好大学教育,但缺乏专业节能的城镇,农村屌丝,普通大学的小白领。

这类人历来是任何社会中最不稳定的群体,也是最难伺候的群体,他们非常积极向上,想逆袭,又迷茫,又缺乏资源,可良好的教育让他们不愿意放弃,认命。

京沪未来的主体就应该是有钱人及各种二代,这些新移民是欢迎的,我遇到一些在国企工作的,父母给的零花钱是工资的几倍,房子车子都给买好,工作是父母为防止小孩学坏,别太无聊。

还有就是一些本地土著,算祖上积德,让你们待在这里,遇上拆迁,那更是烧高香了。

赶人绝对不是常说的底层人民,这里的底层人民不是说穷人,那些送外卖,快递的是京沪的紧缺人才,收入其实并不低。其他如月嫂之类的,工资更是超过普通白领,我姐姐之前请月嫂,还得再请一个钟点工做照顾月嫂,因为月嫂只照顾孩子。还有能做出好吃的网红产品,那更是京沪需要大量引进的,奶茶都像房子一样限购了,还有开滴滴,搞装修,通下水道的,这类人也许可以赚钱,但总觉得像佣人,因为成不了主流,没有政治影响力,所谓底层更多的是在整个层面上,他们赚钱之后最多的想法是回老家,省会买套大房子,子女也和她们一样,读书无用,能赚钱就好,这些人,是让人放心的。

说完佣人,还有一类就是伶人类的,比如在京沪做老师,会计师,医生,健身教练,码农,金融民工之类工作,这些工作比刚刚说的那些工作有一定的技术含量,但主要也是为之前我说的富人们提供各种专业服务的。如果你是大学生,你就要想办法把自己往伶人方面培养,能否提供不对那些权贵富人产生威胁,但又能给他们提供各类享受的行业,那京沪欢饮你,所以长得好看,留下来的机会大。

那什么人必须走,就是自己不是富人或者二代,缺乏专业能力做伶人,又不甘心做佣人,比如学了个三本大学,人力资源管理,工商管理之类本科的大学生,那真是一点用都没,你知道现在去银行,律所,招聘文职类的岗位,专业能力是第二位的,这类活也没啥特别高精尖的技术,就是问你父母做什么的,有没有背景和关系。有些律所我知道的,只收官二代的法学院学生。

那好,三本文科狗学了一肚子知识,也想在城市买房,有户籍,成为主流,这批人在互联网上声音还挺响,能吹能写,那就是不安定因素,儒以文乱法说的就是这类人,所以最好走。

还有一类人比较悲催,那就是纯工科类的大学生,没把法产业结构调整,京沪这类城市要的是服务业,佣人和伶人是紧缺人才,你工厂到其他地方去吧,生产好的产品可以卖过来。

所以对普通大学生,建议大学里用爱情邪教,按倒拆迁妹,现在各类政策就是疏散人口,希望你们不是被疏散的人口。

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有欲望,有野心,又缺乏路径和通道的年轻人才是最可怕的,哪怕套路贷,就几个小流氓是做不成事情的,背后都是一批受过良好法学教育的律师做军师。

对于一个二十岁的青年。他对世界的憧憬,以及如何在这个世界上有所作为,是压倒一切的。”—司汤达《红与黑》

老道消息:《Google 离开那年,马化腾差点抓到了周鸿祎

上个月底,36氪付费阅读“开氪”栏目举办了老编辑和Keso对话的线下活动。本文是对现场活动和活动后补充采访的整理。现场参与的人数毕竟有限,所以在此分享给所有的老道消息读者。

活动发生的那周恰逢谷歌退出中国七周年所以我们从Google开始聊起,但是最吸引人眼球的还是那一年,马化腾差点抓到了周鸿祎。还有,马云说他第一次去美国曾经被黑社会绑架过,被记者当成了神经病。

老编辑:

说到艰难的决定,还有一个艰难的决定特别出名,就是3Q大战,马化腾宣布QQ和360互不兼容。这两件事发生在同一年。

Keso:

3Q大战之后,马化腾来北京参加一个媒体的年会,还请我吃了个饭,当时他说,很多时间之内,几千万用户安装了360的QQ保镖,除了即时通信之外,很多模块都被360安全卫视替换掉。如果当初不做这个决定,可能很快的,整个QQ的关系链都要被360拿走。

真的是艰难的决定,他说你不当家你不知道当家的难处。

或许在腾讯公司看来周鸿祎就是犯了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所以当时他们已经向深圳公安局报案了,深圳公安局派人到北京来要实施抓捕。但是要当地警方协查,就没有抓成……

老编辑:

哈哈,难道是因为祁(齐)厅长,有人说只要齐向东(注:360总裁,曾经是新华社最年轻的厅级干部,也是第一个辞职到互联网公司任职的厅级干部)和周鸿祎他们两口子没有闹翻,在北京你抓不到周鸿祎的。

Keso:

360和北京公安局的关系怎么样,这个我不清楚啊。

老编辑:

我也只知道人家是警民共建先进单位。

不过关于马化腾在北京抓不了周鸿祎,我听说过两个版本的段子,一个说周鸿祎投了快播,还是和腾讯五虎之一的曾李青一起投的,所以定期要去深圳和王欣聊一聊。有一次马化腾准备趁周鸿祎来深圳的时候实施抓捕,结果被周鸿祎知道了,很长一段时间就不去深圳了,跟谍战剧似的。

还有一个版本更离谱,说是周鸿祎看好深圳一个项目,这个项目CEO是个卧底,想和腾讯一起诱骗周鸿祎到深圳考察产品。周鸿祎都买了机票了,最后没去。

Keso:

这个事情我没有什么确切证据。

老编辑:

那有机会你问问马化腾是怎么回事,从那个时候开始,创业者就有了被南山区法院起诉的恐惧。

Keso:

上一次他来北京,他单独请我吃饭,那时候他们正在起诉珊瑚虫QQ。珊瑚虫的作者陈寿福后来还被抓起来了。我就跟马化腾说,深圳真是盛产小心眼儿的大公司。当时华为也在起诉前员工,富士康正在起诉记者先是华为起诉前员工,接着是富士康起诉记者。

马化腾听了嘿嘿笑了,说还真是的。

那段时间他一直在关注Facebook,觉得和QQ的产品模式可以结合,然后聊了视频业务,他还犹豫腾讯视频是不是应该切入,因为当时觉得太烧钱了。

我们还谈到腾讯做了大量产品,既无意义,又在市场上树立太多敌人。那为什么还要做这么多产品。马化腾的意思说腾讯已经这么大了,上万工程师、产品经理,这么多年轻人,闲着也是闲着。何不练练手,做得成当然好,做不成也没什么损失。在微信出来之前,马化腾一直都是个挺没有安全感的人。

老编辑:

那是《狗日的腾讯》的时候。

Keso:

马化腾在3Q大战之前就意识到要开放了,也很清楚Facebook 那样开放架构更好,让开发者都在自己的平台上。只是之前内部既得利益纠缠太多,开放易想难做。3Q大战是一个契机,让所有人意识到必须要开放,再不开放就会出大问题了。

老编辑:

所以是有外部压力才能内部改革,所以后来周鸿祎去见张小龙,张小龙说周鸿祎根本不知道在腾讯做微信有多艰难,自己差点被内部干掉。

后来马化腾支持微信,让QQ的老大刘成敏退休,才把这个矛盾化解掉。

Keso:

2010年底的时候,张小龙因为看到了 Kik 所以要做一个纯移动端的IM在短短15天里用户数从0到了100万,意识到一个纯移动端的IM是个很大的机会,把QQ 那些 PC时代的东西丢掉。当时腾讯内有好几个组都在做同样的产品,微信不是唯一的一个,也不是第一个。

2017年4月11日

2017年4月9日,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被查。

当晚,中国政府网发布总理李克强3月21日在国务院第五次廉政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人民日报》今天亦整版刊登。总理在讲话中严厉批评“个别监管人员监守自盗、与金融大鳄内外勾结”,这或许是个巧合,但亦可解读为一种巧妙的暗示——好戏还在后头。

3月28日在湖南卫视开播的《人民的名义》堪称现象级反腐大戏。在十九大召开之前,最高检推出这样一部剧,让熟谙中国政治生态的人们咂摸得津津有味。项俊波的落马成为最新、最生动的注脚。

今年最热门的电视剧就是这部特殊的主旋律反腐大戏《人民的名义》,以尺度大著称。这是几家顶级单位直属授意拍摄,广电总局根本没有权力剪。放在娱乐综艺著称的湖南卫视播,而没有放在央视,这个细节很不同寻常。

今年保监会主席换人,一行三会都在换。去年证监会主席肖刚被免,换上刘士余,上任发表过重要讲话,被称为“妖精论”:

“这里我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最近一段时间,资本市场发生了一系列不太正常的现象,你有钱,举牌、要约收购上市公司是可以的,作为对一些治理结构不完善的公司的挑战,这有积极作用。但是,你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这是在挑战国家金融法律法规的底线,也是挑战职业操守的底线,这是人性和商业道德的倒退和沦丧,根本不是金融创新。”

他还以警告的口吻说:

“有的人集土豪、妖精及害人精于一身,拿着持牌的金融牌照,进入金融市场,用大众的资金从事所谓的杠杆收购,杠杆是物理上的概念,用杠杆的强度、杠杆的长度、杠杆的支点,杠杆收购用的钱,出资人必须有风险消化能力,现在在金融市场,直接发展一些产品,实际上最终风险承受的不是发产品的机构,而是我们广大投资者。杠杆质量在哪里,做人的底线在哪里?这是从陌生人变成了野蛮人,野蛮人变成了强盗。挑战现行的金融监管的民商法是有力应对制度的创新和推进,有利于监管部门加强监管,当你挑战刑法的时候,等待你的就是开启的牢狱大门。”

回顾今年的人事变动,以及去年的宝万之争等,不仅是政治,主要是经济,其实还是对权力和财政的控制争夺。

蹭《人民的名义》热点,谁还比得过山水水泥,现实版“大风厂”股权争斗 
就在《人民的名义》热映的档口,一个和剧中同名的公司,山水集团,居然上演了和剧中大风厂几乎一模一样的剧情,同样是X东省,同样是股权纠纷,同样是国企改革职工持股,同样是老板后来使坏,同样是护厂和冲击,而且山水集团还把市长告到了法庭,总之就是各种巧了。

但是电视剧里的剧情,却远远没有现实世界来的精彩。山水争夺大战比起电视剧里大风厂的拆迁案简直是“Too simple,Too native”!这里面不仅涉及有“司法、维权、牢狱、流血、违约、清盘、围困、策反……”等等事件,就连主要战场就波及济南、香港、台湾、开曼、美国乃至中国100多个山水水泥的分公司。

而争夺战的主角,除了山水水泥,还有中国建材、亚洲水泥、天瑞集团、香港著名会计师事务所安永及律师事务所、国内多家大型银行、境外实力强大的债权人……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