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13日

刚把从前买的这张1971年的电影找出来:《两小无猜》(Melody)
仔细看看,倒是个很有趣的故事。文案上说这是世界上最为单纯的爱情故事,给其后无数爱情电影带来深远的影响。也是,两个早熟的小学生恋爱了,在墓地约会,逃课去游乐场,废墟上举办婚礼,接受同学们的祝福……一序列趣事,让人忍俊不禁。最爱大银幕上道出字幕的那一幕:一个远景,逐渐拉出秋天的稻田,旁边成功摆脱“来抓小鸡”的老师们,一对幸福的小恋人用那铁路上压动的卡车走向远方。To the love somebody, Melody.

Melody (1971)
导 演:  Waris Hussein
主 演: Colin Barrie Hilda Barry Leonard Brockwell Deborah Childs James Cossins Camille Davis June C. Ellis Billy Ferguson
上 映: 1971年03月28日 ( 美国 )更多地区
地 区: 英国 ( 拍摄地 )
对 白: 英语
颜 色: 彩色
声 音: Mono
时 长:  103 分钟
类 型: 剧情
分 级: 芬兰:S 美国:G

是不是所有美好的感情都需要最美的音乐来陪伴,所以从”melody”里BeeGees的”melody fair”到”Jeux d’engants”中的”La vie en Rosa”,都成为最美的旋律萦绕人心.
由Alan parker编剧拍于1971年的”melody”显然比法国这两年拍的那部又译作”敢不敢”的电影更适合”两小无猜”这个名字.因为它真的把最纯真的友情和爱情维持在电影定格的一刹那: 眼镜儿做的小炸弹成功引爆~老师们落荒而逃,两个爱着彼此的孩子举行了美妙的也许是世界上最最简单的小婚礼–虽然melody还并不懂得什么是婚姻的含义.

他们不知道他们的爱情是否能够有50年那么久–也许他们甚至不知道那是爱情
然而,他们看见彼此时眼中闪烁美丽的光芒,他们一起跳舞,他们用大提琴和长笛配合起稚嫩的旋律,他们逃课去海边,她不喜欢的历史课他也不去喜欢.

小男孩说,他认为他也可以爱她50年那么长,50年有多长呢?
–“我已经整整爱你了一个星期..”

值得一提的是,片中的三个小演员Jack Wild ,Mark Lester和Tracy Hyde完全以孩子最自然的方式呈现了角色的友情和爱情.甚至觉得Mark Lester在此间的演出比Oliver Twist中的小Oliver更让我喜爱,而Tracy Hyde彼时更成为英伦无数小男孩们心目中最美丽的清纯女孩,口香糖乐队还以她的名字写了”Tracy Hyde”这首好听的小歌.

在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事是没有时间空间的距离?
可是时光飞逝,也许只属于孩子般的爱情和友谊会永远的随风而去,只留回忆.
真想有部时光机

Tags: .
2005年12月9日

下午一直睡到三点半,好像才把上午冻僵的丫丫暖回来。

边听《巴黎圣母院》的那出音乐剧,边看我的笔记,还是忍不住看看腓比斯,98版的腓比斯是由Patrick Fiori饰演的,喜欢他更多是因为和A君很像,想念……

 

Patrick Fiori,1969年出生在法国南部港城马赛,母亲是科西嘉岛阿雅克肖(Corse, Ajaccio)人,父亲是亚美尼亚人。从小Patrick在科西嘉岛长大,家中共有4个兄弟姐妹。从很小的时候起,因为他与生俱来的完美嗓音,Patrick就是家庭聚会或当地举办的各种活动中不可或缺的“小童星”。13岁时,他还参加了一出在马赛歌剧院上演的音乐剧的演出,名为“Au jardin de l’enfance”.

Patrick在当地已成为了明星,带着这个荣誉,1986年,他北上来到了首都巴黎。在巴黎,他参加了一个叫做“Les habits du dimanche”的电视节目,该节目旨在发掘年轻的“未来之星”。这次巴黎之行直接将Patrick引上了成名之路。第二年,他参加了由Gilbert Montagné所组织的一系列演出。

不过我们此后再次听到Patrick的声音则是在1992年了,这一次他在Perpignan获得了法语歌曲的一等奖。他无懈可击的演唱、淳正的嗓音开始被广大公众所认识,并且在1993年时,法国电视2台的经理Marie-France Brière邀请他代表法国去参加欧洲电视歌曲大奖赛,93年5月15日,我们这位年轻的歌手在爱尔兰面对成千上万的观众作了现场表演,并最终取得了第四名。当时洋场的曲名叫 “Mamma Corsica“。

然而这次成功并不能算是他真正职业歌手生涯的开始。到1994年,Patrick在父母和朋友的赞助下,自费出版了第一张个人专辑。开始时在科西嘉和蔚蓝海岸一带发行,之后才是全国范围的。

快到1997年的时候,Patrick找到法国著名的词作家Eddy Marnay做试演,由于被Patrick独特的嗓音所吸引,Eddy立即将他引荐给了Luc Plamondon和Richard Cocciante——二人此时正在为“Notre Dame de Paris”挑选演员。当一听完Patrick的演唱后,他们立即同意将Phoebus的角色交予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这次的经历对Patrick来说无疑是一次意外收获,他的事业从此扶摇直上。

在Notre Dame de Paris正式上演之前,在Cannes举行了预演,Patrick与另两位来自加拿大的歌手Daniel Lavoie、Garou共同演唱了经典的“Belle”,那一年的秋冬季,Patrick的身影在杂志、电视上随处可见。

终于,这位来自科西嘉的歌手与Tristar(SONY) 唱片公司签订了合同,之后推出了一系列专辑。
98年,他还为动画电影“木兰”和“埃及王子”的法语版演唱了片中歌曲。99年春季开始,Notre Dame de Paris开始在加拿大巡演,Patrick在夏季演出结束后,回到欧洲做了短暂停留,几星期后又返回了加拿大。

而当新一轮的Notre Dame de Paris在2000年初开始演出时,Patrick “beau comme le soleil”的身影却悄然消失了。他选择去发展自己独立的事业。随着大碟“Chrysalide” 的推出及专辑异常火爆的的销售,在秋天的时候Patrick又做了全国巡回演出。

我非常喜欢Patrick的嗓音,因为事先看过了NDDP的DVD,后来去看中国公演的时候,觉得这个Phoebus不论从声音或相貌上都比不了Patrick,这个Phoebus的声音没有Patrick的声音那样具有穿透力,显得有点底气不足的样子。而且如果仔细观察Patrick的脸的话,就会发现不论是从视觉效果上,还是从审美理论角度上来分析,他五官的比例和搭配对“beau comme le soleil”的荣誉绝对是受之无愧的。

Tags: ,.
2005年12月4日

那天pax问我那曲子的名字的时候,当时我还不情愿只为了听片子开始舞会的那只曲子便把整个《辛德勒名单》下下来。一听是那只Por Una Cabeza,便什么都忘了。其实电影上播放的是它的交响乐版本。它原是由 Carlos Gardel 作曲和 Alfredo Le Pera 作词,在 1935 年发表的。探戈算得上是最典型的拉丁美洲的艺术表现形式了:一种高贵优雅的两人舞蹈交织一曲亲密接触的华丽拍子;急促的双脚旋转舞动、炽热的空气弥漫其中、充满激情而又带有忧郁感伤的乐声演奏,这就是探戈,雍容华贵引人无限遐思。小提琴高调又内敛的引领着旋律,犹如踩着探戈舞步的女人,有着高贵的步伐傲视一切的态度,对舞伴欲迎还拒,纠缠其中,而钢琴在音乐高潮到来前有力的击键,仿佛是在下一个旋转前深吸一口气,然后就出发,去征服这个舞池。

Tango起源于通俗文化,1880年代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来自欧洲与非洲的移民与当地的居民文化结合而发展出这种新的音乐型态,并作为一种充满激情的大陆文化遗产流传了下来, 成为最具有艺术生命力和神秘拉丁色彩的艺术。正因为这个原因,探戈大师Carlos Gardel成了拉丁音乐一个永远的神话,别于近代阿根廷探戈音乐大师Astor Piazzola将探戈与西方古典、爵士音乐结合而创造出新现代的探戈组曲,Carlos Gardel作品所代表的意义是将探戈音乐歌曲化、将这个流传于阿根廷的民间音乐成功的推向巴黎及纽约等城市上流社会国际舞台的第一人,也是探戈音乐全盛成熟时期开始的代表人物。

这首在《辛德勒名单》、《女人香》和《真实的谎言》中都出现过的著名探戈舞曲Por Una Cabeza(只差一步),钢柔并济的旋律似乎适应着每一个角色的心理任何一个场景的铺垫,成为电影中探戈的首选舞曲。很多电影都选用tango舞曲作为最华彩的乐章,比如《纵横四海》周润发和钟楚红的轮椅探戈,比如《史密斯夫妇》的那段Assassin’s Tango,最近电视剧《暗算》中柳云龙在生命即将结束和于娜在餐桌上跳了一段最后的探戈。记得我大三的时候有一段特意找了好多探戈有关的电影,《探戈》,《探戈课》,《杀手探戈》等等,其实我觉得音乐剧改编的电影《Evita》比较能够完整的表现探戈作为忧伤之舞的内涵:

为了排解思乡的情感与新世界的寂寞,阿根廷的移民们发展出新的舞蹈与音乐以填补乡愁,他们将流传于民间中下阶层,街头流莺与恩客之间拉扯动作,以及更早以前两个男人之间为争宠女人而互相角力格斗的对抗,互相结合而发展出一种充满力与美而又带有性暗示的舞蹈;此外,那些移民使用来自德国的乐器Bandoneon(类似手风琴)演奏创作配合舞蹈的旋律、带有浓浓忧郁由又感伤的曲风是当时他们的心情写照,对于命运与未来的伤感吞噬了他们灵魂,而忘情于探戈肢体交错、激情的步伐。

二十世纪初的30年代是探戈的全盛成熟时期,不但由中下阶层成为阿根廷全国人民所下的音乐舞蹈,风流传到欧洲及美国地区,早成巴黎数是年的迷恋旋风,经过欧洲的剧场及室内乐的洗礼,探戈音乐更趋向于成熟而以乐章编制,一跃成为上流社会所热爱的社交舞蹈,之后1946年在阿根廷军事强人贝隆将军的妻子Evita的积极推广下,探戈在阿根廷达到了它前所未有的黄金时期,但是随着Evita在1952年的逝世,以及西方摇滚的入侵,探戈音乐也渐渐失去了它昔日的光彩,但在全球各地的音乐世界里却是日久弥新。

世界五大探戈类型:

(一)阿根廷探戈:
阿根廷探戈,流行于现今时日各类探戈的祖源。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探戈代表了阿根廷的草根性,但它不是休闲的一种,己是文化的一种。早期它不称探戈,而称为 Milonga,它是众多阿根廷民族舞蹈之一演变而来。此舞蹈的出处备受当时民众的排斥,一称中下阶级之色情媒介舞蹈,一称此舞蹈为男同志间的舞蹈。
或许也因其隐藏在舞蹈中的热情,化解了冷漠社会中,民众冰冷封闭的心,不但阿根廷接受了,全世界也拥抱了探戈。今阿根廷探戈是备受尊宠,研究与开办之组织与社团,是各类舞蹈中的翘楚,下至社区阿根廷探戈舞蹈教室,上至美国百老汇剧院,舞迹可说无所不在。
(二)英式探戈:
英式探戈,英国人的探戈,由不列颠岛对岸之法国阿根廷社区展开了侵欧之旅。异于华尔滋之握持,阿根廷探戈独特的贴脸靠肩握持,加上舞步中男女四腿的纠缠环绕,在自傲清高的英国人眼中,阿根廷探戈被划上了色情的等号,同样地排斥了它。
迟至一九○七年,英国伦敦才肯认定阿根廷探戈是社交舞蹈的一种。到了一九二○年左右,给予了制式化,由于其制式模板的发行,在推广上势如破竹。从此在阿根廷人眼中的异种探戈「英式探戈」,逐渐取代了「探戈」这两个字。

(三)美式探戈:
美式探戈,在这民族大溶炉的国家,由阿根廷探戈发展成美式探戈是无可避免的。美式探戈初期,其上身握持较接近阿根廷式,但腰腿脚部之动作较属改良式,而舞步移动同英式探戈般,舍弃了原地彼此对绕,多采大步移动的方式。
近年来美式探戈也因英式探戈的流行,在握持与舞步上己产生偏向英式探戈的趋势。传统之美式探戈,在好莱坞电影中可窥一二,而影片中,导演往往让冷漠的美艳女主角,经由探戈舞的阳性自大热情而投向对方。电影并未让美式探戈风靡世界,但「探戈」二字经由电影深植入世界各国人民之心。

(四)台湾探戈:
台湾探戈,韩战至越战期间,由驻台美军所引进,换言之,美式探戈是台湾探戈之前身,经由台湾舞者之自创与变化,产生了属于我们的探戈,也因此,台湾探戈中嗅不到阿根廷探戈的浪漫热情。而握持因民风相异而不同,除手背有接触外,其余均不接触;不过舞步的多样化、复杂化是台湾探戈的特色。
可贵的是台湾探戈与本土音乐的节拍与速度,相互嵌合而自成一格,也因这点,台湾探戈可名列五大探戈之一;现今如能在舞步上统一的规划,编列教材,才能延续台湾探戈的历史生命。

(五)竞技型探戈:
竞技型的探戈,以英式探戈为根基的竞技型探戈,而在握持上渐有脱离旧有英式探戈方式,采取较夸张的态势,基础舞步上保有英式的架构,但在竞技舞步的排序与音乐变化上,全然与传统英式探戈回异,但其效果却是爆发性的吸引人,抛头顿足是其特色,也是传统阿根廷探戈爱好者嗤之以鼻的动作。
在竞技场,探戈属摩登舞系,而阿根廷地处南美洲,属拉丁语系,为何排除于拉丁舞系之外,而归于摩登舞系呢?按舞史记载,早期摩登舞系只有华尔滋、狐步、快四步三项,而拉丁舞己有五项,为求摩登舞的数量上与拉丁舞相抗衡,找来了握持相类似的阿根廷探戈加入,也因此,阿根廷探戈注定脱离拉丁舞的热情与性感,相信竞技型的探戈,将是世界舞蹈爱好者,最期望学习的探戈。而学习英式探戈是必经途径。

充满南美热情、罗曼蒂克及诉求感情,是探戈的本质,对爱好探戈者而言,无论那一类型的探戈,拉丁情怀必须要有,要了解探戈,须先了解阿根廷探戈的精神;探戈舞是神秘的,是充满期待的,如阿根廷探戈男舞者般,一顶帽子,未见君颜,只有缠绵的身躯,藉由错综繁杂的腿部舞蹈,勾起男女情欲、碰出爱的火花。

Tags: ,,.
2005年11月26日

看电视。pplive的巢湖之窗在播《创世纪》,洋洋洒洒一百集的大剧,最喜欢文彪这个人物,隐忍,理性,勤奋,才华横溢,似乎所有理想的品格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可惜他承受的悲苦也最多。被最好的朋友欺骗,家人市侩冷漠,最爱的女人爱着别人。似乎人生最重要的几种幸福都离他太远。他朝着理想之家那个隐约在云雾里的灯塔跑啊跑啊,顾不得方向和道路,顾不得荆棘和坎坷。Never know whether it worthes, until too late.

最喜欢那段对颖欣的表白,昭示着文彪决绝地开始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从此痛彻一生。
“我不信命运,只相信自己对自己坦白。我不会因为没有女朋友而伤心,不会怕没人分享成功,不会怕睡不着时没人陪。我不是一定要别人看到我有什么。我是想告诉你,如果我从来都没有遇见你,我一个人会生活的很好,我可以很高兴的过一生,但是我遇见了你,我相信缘分,你是我唯一的选择。”

转载:简析《创世纪》中的许文彪

看了《创世纪》,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一个个充满魅力的人物,精彩的人物之多,形象立体,对人物挖掘之深,这在我看过的华语连续剧里我认为是做得最出色的。后来我也向很多同学朋友推荐过,很奇怪,绝大多数的男孩子都认为很好看,但很多女孩子又都觉得不怎么样。
  
   许文彪,这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悲剧人物,也是我在我所看过的所有的电视剧中最喜爱的角色。许文彪在一开始应该是一个正面的形象,正直、上进、有原则、有理想,但如果仔细看了,就能发现他心底的阴影。小的时候,父亲因为贪污致使家庭破裂,给许文彪的心理上造成了极大的创伤。于是,他告诉自己,要走一条正道,要有自己的原则。可是,正是他坚持自己的原则,给自己带来了太大的压力。
  
   在整部戏里,我认为许文彪的智商是最高的,最有才华的,同时他也是一个孤傲的人,他身边根本就没有一个真正能理解他、为他分担压力的人,无论是TIANA、颖欣还是荣添。他用自己的原则构筑了一道道防线,艰辛地走着自己的路,孤独地对抗着这个世界。有一个镜头,许文彪站在斑马线边,旁边的人都闯红灯直接过了马路,只有他一定要坚持到绿灯亮才过。镜头由下往上,他脸上是傲然的,但眉宇间依然透出一丝焦灼,一丝因对抗着太大压力而又孤立无援的焦灼。
  
   因为从小经历了家庭破裂所带来的痛苦,他把拥有一个温暖的家作为他最大的理想。许文彪的父亲、大哥、姐姐都是一些市侩的小市民,并且除了他姐姐外,亲情都很淡漠,老爸关心的是自己的面子,大哥关心的是能占多少便宜。作为一个有理想、有原则、渴望有家庭温暖的人,生活在这样的家里,许文彪是孤独的。不过不要紧,他努力着,希望重新构筑一个家,一个温暖的、全新的、由自己亲手建设的梦想之家。我想许文彪选择读建筑,除了这个职业有好的前途以外,更大的原因,可能是他内心深处是想用自己所学来亲手建设自己的家。许文彪一辈子痛苦的时候多,幸福的时候少,就连结婚的时候也在担心工作上的事(担心那位规划局的同事会不会向霍景良揭发他们)。我记得他有两个很幸福的时刻,都是在与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构建他心目中的理想之家的时候,一次是和TINA在那栋旧房子里一起涂画、憧憬他们未来的梦想之家,一次是在台湾的一个海港边给颖欣描绘他们未来在无烟城里的幸福之家。可惜,都仅仅停留在憧憬中。
  
   TINA喜欢上文彪,我觉得可能是被他的才华所吸引,她并不真正了解许文彪在想什么。那晚他们对梦想之家的描绘、憧憬,对TINA来说,不过是热恋中的一次浪漫而已,她不知道这对许文彪有多重要。于是,她理所当然地决定另外找房子来构筑他们的家,这使许文彪开始察觉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对他们的感情开始紧张起来。而TINA是一个把公私分得很清楚的女孩子,并且,工作排在感情之前。应该说,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这是很难得的,但是,他们俩可能真的不合适。那段时间又正好是文彪在事业上的低潮,TINA的事业却是越来越顺利,因为工作,TINA有些忽视了文彪,但她觉得一个男人应该完全能够理解她、支持她,而文彪也觉得一个女人应该完全能够明白感情、家庭的重要。距离产生了,并且越来越大,出现误会也就成了必然的了,更何况TINA有那么一个非常现实甚至可以称作势利的妈妈,加上旁边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亨少。他们两人也努力过,试图弥补这段距离,但由于认识的角度不同,这段努力也以失败告终了。这件事给了许文彪一个沉重的打击,不过不要紧,他舔舔伤口,照着自己的原则又蹒跚上路了。
  
   真正对文彪致命的打击起因于他母亲和弟弟在台湾遇到的危险。许文彪需要在短时间内筹到一大笔超出了他能力范围的钱,然而文彪的家里人没有人支持他,他父亲还几乎和他反目。正在文彪焦头烂额的时候,叶荣添这个好朋友在他身后狠狠地踹了他几脚。荣添不但不借钱给文彪,反而趁人之危,要文彪改变自己做人的原则,去收黑钱。在文彪拒绝了之后,他就布置了一个又一个的陷阱,逼文彪走一条不愿意走的路。文彪视坚叔为偶像,荣添就揭发坚叔贪污,偶像倒塌了,文彪很失望,可是他还能坚持走下去;文彪找他大哥“借”了二十万,荣添就怂恿他大哥把钱拿去投资;文彪把房子拿去卖,他又做手脚令文彪卖不出去。在停车场里,文彪已经山穷水尽,他哀求荣添,希望将那笔钱当作是荣添借的。绝望的声音,令人不忍卒听。然而,叶荣添残忍地告诉他,那笔钱只能靠他自己挣。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都以为文彪只能屈服了。可是文彪还是硬挺住了,撕掉了荣添开的发票。后来TINA主动借钱给他,文彪有些感动,也很难堪。尽管弄得伤痕累累,但不管怎么说,救母亲和弟弟的钱终于凑齐了,我看到这儿的时候,也为文彪松了一口气,以为他终于把这个难关熬过去了,不料,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在去台湾的途中,文彪遇到了一个抢劫者,要抢他的钱,抢他千辛万苦才筹来的钱。在激烈的搏斗中,许文彪以前所积累下的压力终于爆发了,他疯狂地乱刀捅死了那个抢劫者,犯下了令他万劫不复的错误。
   在许文彪的世界里,是黑白分明的,他坚守着自己的原则,从不越雷池一步。这是他引以为骄傲的,也是他对抗一切困难的资本。以前不管有再多的困难,文彪都可以面对,跌得再重,也能够爬起来继续前行,就是因为他对自己要走的路有着很清晰的认识,因为他以前没有犯过错误,因为他问心无愧。然而,这一次文彪杀了人,他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心理危机中,他不知道自己以后的路该如何走,因为他不再是那个没有犯过错误的许文彪,他不再理直气壮。
   到了台湾,文彪挨了一刀,他弟弟的帐也没能够完全解决。回到香港,TIAN的妈妈马上就来催他还钱,言辞中的轻蔑,深深伤害了文彪的自尊。在压力下,暴躁的文彪因为一次口角打伤了一个小混混,惹上了官司。
   文彪也尝试着努力振作,他还是象以往一样去坚持跑步,因为他生命中第一个大困难——母亲遗传给他的哮喘病,他就是通过跑步去克服的,这是文彪第一次成功的体验,所以每次当文彪遇到困难,他都会去跑步,通过跑步来给自己找回信心。然而,文彪在下意识的驱使下,跑到了他杀人的现场。情绪激动之下,他的哮喘病又复发了。
  
   我们刚刚出世的时候,对这个世界都是一无所知的。随着自己慢慢长大,这个世界反馈给自己的信息越来越多。比如说火是烧人的,不能用手去摸;糖是甜的,可以吃。渐渐的,我们形成了自己的观念,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
   对许文彪来说,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看见了他爸爸的失败人生。他爸爸因为收了黑钱,弄得家庭破裂,自己也抬不起头来做人,看见黑社会怕,廉政公署成立了更怕。爸爸的教训告诉文彪:这个世界有些错误是不能犯的,一旦犯了就会走上一条绝路。文彪母亲给他遗传了哮喘病,让他小时候过得非常辛苦,文彪没有抱怨老天,没有抱怨任何人,因为他觉得抱怨没有任何用,是在浪费时间。文彪很努力很努力地去克服这个疾病,经历了很辛苦的四年,他终于使哮喘病的症状在他身上消失了。这次成功的体验告诉文彪:这个世界会让你遇到很多困难,有些是你无法避免的,但是,只要坚持一条正确的道路,脚踏实地去努力,任何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
   可是现在,哮喘病再次发作,以前的努力都化作了泡影。这个事实残酷地向文彪宣布:你这些努力是没用的!
   杀了人后,文彪心里不仅恐慌,也充满了对被杀者的愧疚。几经努力,他终于找到了死者的家,并上门去看望其家属。然而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个被杀者是个无恶不作的赌棍、吸毒者,他死了,连他的母亲也松了一口气——不用担心被这个恶棍打死了。这个世界给文彪开了个很大玩笑:原来你以为是犯下了很大的错误,结果这不是错误,反而帮助了一些人。
   
   在去警察局录口供之前,文彪去参加了马拉松比赛。在奔跑中,往事一幕幕在文彪心中闪过:自己很努力地读书、工作,可是在明大却只能被小人排挤;自己的辛苦不被女朋友TINA所理解,并导致了两人分手,爱情上惨遭失败;自己崇拜为人生目标的坚叔,原来却是个贪污犯;母亲、弟弟遇到危险,需要自己要帮助他们,但自己帮得却是那么的艰难;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却得不到家人的一点支持,父亲还和自己翻了脸,好朋友荣添却在这时挖了一个又一个的陷阱,把自己往里推…….
   这个马拉松比赛具有很深的寓意。在谢廷锋〈爱上了你〉的歌声中,文彪超越了一个又一个的对手,终点已经就在前方不远处了。这时,文彪停了下来,回首往事,他笑了,他悟了——至少文彪自己认为悟了。他取下参赛的号码牌,脱掉运动鞋,朝着与终点——已经快到达了的终点——相反的方向离开了这个赛场。他在自己的人生路上,也从此开始向着与以前相反的方向走下去了。
  
   许文彪的改变,是单个个体企图对抗整个世界的失败,是必然的。这个世界,没有人能够拿着显规则去长期对抗实际实行的潜规则,无论你多出色,也只会有“失败”这一个结果。当然,文彪的失败,除了这些客观原因之外,他自己也要负很大的责任。事实上,叶荣添在一生中也遇到了很多次的心理危机,但都被荣添化解、克服了。我认为这主要是因为是荣添自己,他是个越挫越强、永不言败的人,他是在每次的困难和失败中把自己变得越来越强大。荣添输得起,这是最重要的。并且他能挺得过去也有外在的原因,如荣添每次在他困难的时候都有人理解他,支持他,如他的家人,如HELEN,而之所以有这么多人理解支持他,是因为他是个外向积极的人。但反观文彪,因为对犯错的恐惧,他坚守原则不逾越雷池一步,他处处保守谨慎,无论他能力再怎么强也好,也只能象他所说的那样:付出十分,只能收获五分。文彪这套做人的方式矫枉过正了,他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而这个世界是没有不犯错的人的,不管你怎么谨慎保守也好。再换个角度看,他从不犯错,那他也就没有任何面对犯错的经验。在文彪出现危机的时候,其实他的身边也不乏关心他的人,但是没有一个真正理解他的人,更不知道怎样去支持他,这和他的性格有直接的关系。文彪是个内敛孤傲的人,他拿着显规则做人,没有人能指责他什么,这更使他高处不胜寒。这种强压下的做人方式,一旦出现缺口,很容易就全盘崩溃。
  
   文彪和荣添两个人的人生轨迹,就象处在两极的火车,然后向着相反的方向驶去,虽然最终他们两人仍然处在两极,但中间总会有个交错的过程。在这个交错的过程中,文彪什么都在学荣添,他也在荣添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我认为他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勇于尝试、勇于冒险。在他们还在给霍景良当狗使唤的时候,霍景良要求文彪越区拿内部消息,文彪认为这是不可能办到的,而荣添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接下来有人又出了个难题,要在不对季节的时候吃到菠萝。在两人买菠萝的过程中有一段很精彩的对白,大意是,文彪认为:对将来如果抱不理智的期望值,只会让自己失望值增大;而荣添认为:如果连尝试都不敢,怎么能做得出成绩?这个世界没有不可能的事,有人就有变数,有变数就有机会,事在人为。
  
   可惜,文彪在荣添身上学到怎样勇于冒险,却没有学到冒险失败怎么去承担后果。在放火事件中,在紧张的环境里,文彪心里潜伏的魔鬼释放了出来。事后,荣添对志强的愧疚和对杀人凶手这一罪名的恐惧完全压过了对事情被揭穿的恐惧,而文彪不一样,他有对事情真相被揭穿的恐惧,有对志强的愧疚,但他没有对杀人这件事本身的恐惧——他的这个底线早已经被突破了。在他心里,甚至对荣添的恐惧有些轻蔑——正如荣添对他的恐惧有些轻蔑一样。至此,两人分道扬镳了。
   许文彪不是一个胸襟宽广的人,他其实一直都记恨于荣添当初对他的趁人之危和霍景良整他时的见死不救。分歧出来了之后,他并没有想办法去弥补裂痕,而是开始算计荣添。他算计得很成功,几乎淘空了力天,让荣添尝到了有生以来最惨痛的失败(不仅仅是事业上的)。成功让文彪的自我加倍的膨胀,他几乎要以为自己就是神了,其实他这时更象魔鬼一些——在他企图杀害志强的时候已经成为了魔鬼的化身了。
   在与荣添的打斗中,文彪失去了一条腿,但这没有使他反省,反而使他更加激进。叶荣晋说他腿瘸了,走路反而比以前快了,其实这是文彪企图证明自己不会被任何困难击败——他是个输不起的人。但一个人越急就越容易犯错误,他接连输给了荣添好几把,最后在台湾的无烟城计划也输了(在无烟城计划公布前的一晚,文彪和荣添之间的对话实在经典,不管是在大厅还是在屋内的)。
  
   不仅仅是事业,说到爱情,文彪未必就赢了荣添了,尽管他和颖欣组成了一个很温馨的家,而荣添的爱情却是一路坎坷。就颖欣而言,我觉得文彪最爱的并不是她——肯定有人会用文彪宁肯放弃整个世界也不肯放弃颖欣来反驳我。我是这样看的:文彪真正爱的不是颖欣这个个体,而是爱的颖欣所代表的、他心目中一直憧憬的——“家”。这点从他结婚后一直希望——有时甚至是在逼迫——颖欣要和他一起进步就可以看得出来,文彪是把“家”放在第一位的,而颖欣,就是文彪的理想之家的最最理想的女主人了。我并不是说文彪和颖欣之间的不是爱情,而是说他们之间是一种很理智的、接近于亲情的爱情(我甚至认为,这种爱情才能够真正的长久),文彪和颖欣的结合,是两个渴望“家”的温暖的人的理智的结合,一般意义上的爱情中的“激情”成分是很少的。
   在文彪的心里,颖欣是他唯一的女人,但在颖欣那里却并非如此。理智的一个颖欣选择了文彪,而在颖欣内心的深处——一个激情的颖欣是把爱给了荣添的,很多时候,颖欣对荣添几乎是无条件的、没有理智、毫无保留的信任:怀孕之后,第一个告诉的不是丈夫而是荣添;生了孩子后瞒住丈夫告诉了荣添;对荣添那恐怖的“拯救计划”给予无条件的信任和帮助;在死牢里,荣添说要为她创造奇迹,她马上就信了;还有,颖欣临死前那句暧昧的“最爱我的人和我最爱的人”……最令我替文彪不平的是,在公园里文彪抱着自己的儿子时,颖欣居然能忍心不告诉文彪这是他的孩子——文彪临死之时也不知道自己有个儿子!!!
   在颖欣的帮助下,荣添得以实施了他的所谓“拯救计划”,让文彪在魔鬼和颖欣所代表的“家”之间作选择,当然,编剧让文彪选了颖欣,让文彪的人生划上了一个光明的句号。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是让文彪再次否定了转变后的自己。一个才华横溢、有着远大追求的青年,他经历了无数的坎坷,做了无数努力,最后得到的只有一个“错”字而已?!

Tags: ,.
2005年11月23日

又是一个懒懒的午后,听着黄舒骏。最近工作起来还是提不起精神来,改几组数据重新来过,尝试未果,就又坐了下来对这电脑发呆,心说:写几个字吧,总算没白在冰冷的屋子里度过一个本来好好的下午。
无聊当中随便搜索,找到了一个叫做思念人之屋的人的博客,这个名字很熟悉,但总也想不起来,也许同样是当年在跳蚤市场上经常留言的主吧。舒骏之家也有个类似名字的人,但应该不是她。又或许是Lily姐的朋友?算了,不想了,最近脑皮层很薄,就像奥兹海默症一样,但我知道,只不过是很多时候对于很多事情我不想上心而已。

呵呵,引用一则笑话吧,名字叫做关于骚扰电话。

一天晚上,跟朋友乱逛,无聊时,发生了以下事情:

    先打119

    我:喂,请问是119吗?如果发火了,你们真的会来救不?

    119:你要相信我们,这是国家机制,肯定会来的。

    接着打110

    我:喂,请问你们是救火的吗?

    110:同志,你知道乱打急救电话是犯罪的吗?(啪啪,挂了电话)

    接着119

    我:请问,你们只要是发火了就会去救的,是不?

    119:同志,这是肯定的。

    我:刚刚那个110的同志发火了,你们快去救救吧

    119:同志,你这样是犯法,你知道吗?()

    接着110

    我:有人恐吓我,我报警!!!

    110:把说清楚事情点!

    我:刚刚119的接线员恐吓我,说我犯法!

    110:同志,你……

    接着120

    我:是急救中心吗?

    120:你好,你这里120急救中心。请问有什么要帮助的。

    我:刚刚我打110电话,那个接线员估计是气倒了,请你们快去救!!!

    120:……

    接着就听到那公用电话在那里”嘀嘀嘀嘀……”不停的响……

///本人看了觉得很搞笑,所以转贴,十八岁以下请勿模仿,十八以上者,模仿后果自负~!

Tags: ,.
2005年11月20日

我是很喜欢这个老头的,也许是因为我喜欢那种潇洒的活法。很久很久都想下载《大家》采访黄永玉的那期节目,但总也下不下来,其实即使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到了这段节目,也不一定什么时候才会看第二遍。很多时候喜爱会不自觉的演变为占有,当占有成为一种收藏,似乎就完成了一种回环,然后我们又开始一轮新的寻找,人生仿佛就如此的游戏。

一代“鬼才”黄永玉 (转载)

发布时间:2005年05月23日 10:48 作者:《大家》

凤凰是湖南西部一个美丽的地方,在那里黄永玉度过了他难忘的童年,故乡的一切都化作记忆,融进在他的生命里。跟一位瞎子师傅学练武,看镇上做风筝的人画画。读小学时,他不断地逃课,有时甚至半个月不回家,在当时成了一个让人不解的谜。

主持人:其实您看很多媒体对您的采访,对您的报道,都提到您小时候的故事,都提到您小时候那些非常有意思的逃学啊,逃课。

黄永玉:那个学校的老师太坏了,要是他现在活着,我隔几天要打他一顿。

主持人:老师为什么太坏了?

黄永玉:老师是什么老师呢?是红军长征的时候给他抓住了,给土皇帝抓住了,他也不杀他,让他办个学校,让他办个实验小校,就是实验一下看看他办的怎么样?他姓左。

主持人:姓左?

黄永玉:因为他曾经是共产党,他投降了,他原来叫做左惟一,左是惟一的,跟人家一讲以为是我编的,哪里有这么一个人呢?左惟一,因为我父母曾经是共产党,那么还有,现在还有还是共产党的,在长征在延安的,这些孩子他都打的。打屁股孩子感觉到还可以理解,打手背,打手掌。

主持人:手背尽骨头打得很疼?

黄永玉:这个太可怕了,一个同学说你为什么不逃学呢?我不怕他,我也逃,我们一起走,我们一起走,我带你走,外面多好玩,就开始这么带,带出道来了。自己我就独立的逃学了,还带着我的弟弟逃,我弟弟还没有念书呢,这么逃逃,有时候骑马,那时候马很多,马平常就放在山上,逃学就骑了马,放马的是个苗女孩,她也管不了我们,爬爬到马跟前我们一蹦,蹦上去,我们叫做毛马,没有鞍子,抱着脖子骑。那个丘陵上去,下来哭啊,马跑了,摔下来摔脱臼了,半个月不能回去。

主持人:所以才在外面逃了半个月。我看了很多报道我还以为您自己就是有意识的在那儿躲了半个月?

黄永玉:那个住在苗族人家里,他的草药医好了我回来。我回来了也不敢直接回家,就是门口有个院子,有个大的石头院子,我弟弟在门口,很多孩子玩,我弟弟在门口一看见我回头就进去了。

主持人:报信去了。

黄永玉:汉奸。然后爸爸就知道了,我爸爸是搞教育的,他知道这个事,他不追我的,笑眯眯的回来。

主持人:那时候心里踏实了?

黄永玉:回来,旁边躲着人。

主持人:埋伏您呢?

黄永玉:埋伏,准备好了跑。

主持人:您准备好了跑?

黄永玉:我进了去,没吃饭吧,先吃个蛋糕吧,给我吃个蛋糕拍拍我,说那个学校的确不好,我们坏学校吧,不去了。

主持人:这下您踏实了?

黄永玉:这个学校太讨厌,他大概了解有很坏的老师,我听到这个话就大哭。委屈。

主持人:那看来这个外面有些误传啊,说您小学的时候就爱逃学,其实这个逃学是有道理的?

黄永玉:是一种反抗,所以我就说人生像十八大人锻炼身体,生下来让他风吹日晒,淋雨,我说这是锻炼身体,没有锻炼意志,所以我们从小让孩子锻炼意志,各种各样的曲折复杂的折磨都能受得了。这个没有什么坏处。

1937年,黄永玉第一次离开了家乡,由于父母失业,家庭面临绝境,作为长子,12岁黄永玉跟着父亲出外找活路。漂泊一段时间后,父亲托亲戚帮忙,还是把黄永玉送进了福建著名的集美学校,开学第一天,黄永玉就把领来的新书卖了,换钱买袜子,肥皂。在集美学校三年,黄永玉的名字人人知晓,整天泡在图书馆,会画画 会木刻,留了五次级。

黄永玉:100周年校庆通知我了,我就画一张画送给他们。那么写很多字,写字写什么呢?写我读书不好,为什么不好呢?这个传统书我小学都读过,四书五经都读过,那么新的东西觉得比较幼稚。那么数理化这个没有什么用处,图书馆是非常有名的,五六层楼的,最近湖南电视台到我的母校去看,看图书馆,问我的同学现在还在,这个书基本他都翻过。

主持人:那时候听说您在里头待着连中午饭都不吃。

黄永玉:这是一点。那么另外读了这么多书干什么还不知道。

主持人:那时候不知道,没有目的。

黄永玉:对书好没兴趣,老师就说这孩子好像在念书大学一样的。

主持人:那时候您的老师我看您的回忆录里讲到,您的老师还自己嘀咕过,说是不是我的教育方法出了问题?

黄永玉:包括很多老师,不光是一个老师。所以我在画那个画的时候我就写了很多这样的字,说明,那么展览会上好多又有字又有画的,特别派一个老师站在我的画面前给学生解释。

主持人:给学生解释。

黄永玉:你们就别像他这样。

主持人:老师肯定会担心请您去讲的时候,您会跟学生讲说我不上课?

黄永玉:为了我一个人,就说要教育这个有方法这也不公道,你总不能个个像我。

初中没毕业,黄永玉就主动退学,开始了一生中最为漫长的流浪,像大后方所有美术青年一样,揽着木刻板,刻刀,几本书,一点钱和几件换洗的衣服。漂泊让他把世界看了透,不断地结识朋友,也不断地得到朋友的帮助。1947年,他在香港举办了首次画展,一举成名。

主持人:我看您的很多回忆里头,对在剧团很多帮助过您的人,您都非常感激,可是我也想为什么那么多人那时候愿意帮您呢?

黄永玉:要是我碰到这样的孩子我就不帮?

主持人:您就不帮?

黄永玉:我就不帮,因为太调皮了。因为我今天的脾气,看到我以前那个样子的脾气,我就受不了,因为耽误时间,没有像老人对我这么耐心,这么耐烦,要是我那个时候脾气搬到今天大概也不会有人理?

主持人:可是他们为什么帮你?

黄永玉:也可能觉得这个孩子必须专心,看书,画画,也不像一般的人吃吃喝喝,谈恋爱。今天老人家会有这么耐心吗,有没有像以前老人家对年轻人这么好呢?包括我。那个时候老人家跟现在老人家不一样,对年轻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实际上您是在一个剧团很宽松的环境里去练的木刻,读书?

黄永玉:读书,还有他们排练的时候你可以到旁边看,那些剧本都很精彩的,出来以后也可以学习到很多东西。

主持人:可是那个剧本跟您画画有关系吗?

黄永玉:所以说文化跟画画有关系。这个一般画画如果不是这样的学习,仅仅是从学校美术学校直接学画画,这样子的人他就不知道很多事情,有社会青年,他画画他机会就好,他能接触到很多东西。就是缺一样,缺什么呢?缺基本功。

主持人:您觉得您就是这样吗?

黄永玉:我就是这样的。缺基本功,每次学什么素描啊这些东西你都摸都没有摸过,或者讲究,美术学是讲究。

主持人:可是您如果是,从一开始就是从美术学院体系当中的讲究当中培养的话?

黄永玉:那现在当老师了。

主持人:您觉得跟今天来讲哪个成就会大一点?

黄永玉:当然我觉得这个条件好。因为现在社会大学学习。

主持人:对您来讲是学习?

黄永玉:那就需要什么地方饿什么就吃什么了。

2004年7月,黄永玉的新书《比我老的老头》出版,立刻成了畅销书,黄永玉曾经想取名《让我们一起变老》,写作对于他来说是一种怀念。因为老朋友走得越来越多。

主持人:这些老朋友对您来讲,这些老朋友的故去,您的表达的方式也不一样?

黄永玉:这个方面可以在深入在发展的去想这个问题。那个我最近开玩笑想写一本书,比我嫩的老头。

主持人:准备怎么写呢?

黄永玉:我用我的角度来写他这个没有太多的恨或者是太多的爱,不用这个我非常爱,你非常美丽,或者非常痛苦啊,你非常坚强,不是那么一个简单的概念,写一个这个活人他的经历。比我嫩的老头我要先要写我自己,黄永玉先生写黄永玉先生。

主持人:第一句话会怎么写?

黄永玉:就是我没有我自己老,我没有我自己嫩,这是第一句话。

主持人:有没有想结尾会怎么结呢?

黄永玉:写文章不能这么些,因为我到底不是作家协会的会员,所以我很自由,爱怎么写就怎么写。

主持人:就是表达感受,至于用什么样的表达无所谓?

黄永玉:为什么会这样的状况,就是没有坚持下去。

主持人:没有被扶正过?

黄永玉:对,我是一个自由人,我的知识,我的经验,就是捡来的,杂食,讨饭的。

主持人:所以很多人对您来讲,对您最好奇的事情就是您到底是怎么样成为今天这个黄永玉,我能不能学过来?

黄永玉:我初中的同学,那个同学说我都不相信是这个黄永玉,我以为是另外一个黄永玉,他读书全学期的总分都不超过得一百分,他怎么可以当教授,所以我的朋友就这么说,没有出路,的确是没有办法了,我只好到美院去当教授了。你爱按照正常顺序来讲,不可能是这么。

主持人:其实您说您留级也罢,小时候不好好上课也罢,你不喜欢数理化也罢,这个其实倒也并不奇怪,但是我奇怪的是什么呢?奇怪的是实际上像你这样的人也很多,不喜欢数理化的人也好,逃学逃课的人也很多,但是并不见得您那样做就能成事一样,所以这可能只是一部分的原因,还有一部分的原因呢?黄永玉都逃课了,那时候带您逃课的有您的师兄,您还带着弟弟逃课,一定还有别人,留级的也有别人,不喜欢上课的也有别人,为什么您成了,别人就成不了?

黄永玉:大概有一种专著的东西在里面。我21岁了在上海,在木刻协会我做的理事,常务理事,干什么呢?每年的春秋两地的全国的木刻展览,布置展览会不像现在有资金,有这个有那个,那时什么都没有的。就是这样,你讲一点事情,展览会开了几天,收摊收好了,到一个俄国餐厅去吃饭,所谓的俄国餐厅是白俄罗斯人开的,就这么窄一条胡同,几张小桌子,一盆汤,很普通的酱油啊,葱啊,放了点,一个汤,一盆饭,里面有什么鸭梨啊,就是这样,咱们明年春节展览会咱们再来一次,这样就很享受了。那么没有饭吃,到复旦大学,这么远走去找同学,同学念大学,吃一顿饭再回来。所以你说有什么了不起,没有什么了不起,但是就靠它为生的信念。

主持人:为生的信念,就是我一辈子要做这件事,不会放弃?

黄永玉:很多人你画的这么好,你为什么要刻木刻呢?你不画,不,我一定要刻木刻。

主持人:实际上也是您自己身一个犟劲,您自己说是这个板强这个犟劲。这点可能是别人没有的?

黄永玉:人生就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不等于说有个性就特殊。不一定,我这个人很有个性,我就很特殊。不是。我一身也不去追求意义,我这个具备了什么意义,那个什么意义,不追求意义,另外不太讲很多很多的各种道理。

1953年,在表叔沈从文的要求下,黄永玉从香港回国,来到中央美术学院担任教授,特立独行的性格,给他惹上了麻烦。一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猫头鹰的作品,在当时的黑画展上排名第一,被认为是攻击社会主义。黄永玉由此经受了长达十多年的打击。

主持人:您觉得听后来所受的这些胯下之辱,包括在文革当中,这个时候您的态度是什么?

黄永玉:我从来没有消极过,我还劝别的同志不要消极,不当一回事,我受的折磨也不小,也不是非常大,男人他他皮带抽我,一边抽我一边心里数224下,我一动都不动,他们也可能打的人也奇怪,他以为我会叫会求饶啊,会什么。一个老画家叫彦涵,他在旁边看着,他说我看着我都打颤,一动不动,因为我不能收拾你,你打我,像这两个小家伙把他挂在树上,当时从我的情况来想。

主持人:您还是学过打架,有工夫的?

黄永玉:我不能还手的,我还了手我的家里就要毁了,我以后还要做很多事是不是?因为主要的一点我回家回到家里的时候,我的妻子说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们来吃面吧,我说我给你看一样东西,我把衣服脱下来,那个背心都拿不起来,里头的背心血都沾上了,那么我妻子就难过了,她就说当时有人叫里回来你都不会相信,我就说不要失望,明天不会是这样的。

主持人:刚才您说到在文革当中面临这些屈辱的时候,我也在想您的表叔沈从文呢?他面对这种屈辱的方式是不是跟您也有一些不同呢?

黄永玉:不一样,我不是曾经说过吗,我说他像水,我有点像火。他是碰到问题他老是去微笑,总是微笑的。他你不要以为他这么和气,这么微笑的一个人,他不干的事你拿刀子夹他脖子上他也不干的,这一点像湘西人,我可不一样,我就直接说是或者不是,到今天处事的方式比较简单,不要迂回。

主持人:您曾经引用过一句话叫做聪明的人为真理死去了。

黄永玉:不是这样的。就是智者,就是聪明人为了真理而屈辱的活着。

主持人:但是您也有一句话叫愁是天大的事,哪儿能是一笑就能泯灭了的?

黄永玉:第二次世界大战在巴黎圣母院那里一个草地,草地挖下去有个纪念馆,很小,设计的非常好。有一句话在那里,法国的诗人,可以忘记不能原谅。

主持人:这就是您的态度?

黄永玉:我说怎么可以忘记,你忘记了你原谅是这个空话。你忘记了你原谅谁啊,我说不能忘记不能原谅。

主持人:您的这种态度也是来源于您的这种湘西人的这种性格吗?有关联吗?

黄永玉:可能有关系,题目没有这么大,也没有这么大的意义,这个活着堂堂正正,规规矩矩活下来,早点排出干扰,排出困难那么就是这样的。

黄永玉说自己是一只蚂蚁,一天到晚只喜欢画画写字,和农民种地、工人做工没什么两样。天天看书,天天写画,是他几十年来的生活方式。到了晚年,他总一种时间被别人偷走的感觉。

主持人:我看一次报告说您有一次感慨,说这个80年时间过得太快了,流水一样,您说我现在要是三十岁多好啊,哪怕四五十岁也行。

黄永玉:60都可以。

主持人:假如今天您真的是30岁的话,您会怎么选择,做过呢?

黄永玉:做很多事。现在比以前成熟了,有多少事多少计划可以完成。

主持人:您会有什么样的计划?

黄永玉:写的,画的,但是我不会去玩,这个我对人家看见黄永玉这个人挺会玩,但是我很少玩,到任何地方我都是工作,因为到巴黎,我两个月时间我从巴黎铁塔那边,一直到巴黎圣母院几十里地,每天这么的往下走,背着个包袱去画画,在什么地方都是这样的。

主持人:其实您把很多别人看做是玩的东西当作您的工作?

黄永玉:很会玩。实际上画画是最好的玩。

主持人:乐在其中。

黄永玉:它有的事情也是怪,有的人为了钱,老婆孩子总动员,裁纸的裁纸,不停的画。

主持人:像机器一样的生产?

黄永玉:钱也不多,人也不快乐,因为他没有创作性的快乐,你不要去想这些东西,你认认真真的去画华,很诚心地去画画。你不为了钱,钱来了你挡都挡不住。

曾经有人说黄永玉的国画不正宗。对此,黄永玉开玩笑说,谁要再说我是中国画我就告他。他说自己并不是整天重复地画自己所熟悉的画,他总要想办法画一张没画过的,以陌生的技巧去探索一些题材,他丝毫不把那些议论放在心上。

黄永玉:我人生基本的态度,我不想成群结党,搞个什么画会呀,什么流派呀。二十三十年前我的一些学生,到美国去,写信回来。现在这些人也是很有名的,说我们要成立一个黄永玉画派,我臭骂他一顿。

主持人:怎么骂的?

黄永玉:我说狼群才是需要成群结党,我说狮子不用。画画要独立思考,自己创作自己,用得着吗,如果你需要这样的力量的话,艺术的力量就减弱了,你就不能成为一个很好的画家。还有人说研究我,我说我有什么好研究的,听我讲话,五分钟你们就研究完了。

主持人:那您希望后人怎么对待您的画呢?怎么对待您的作品,包括您的文学作品?

黄永玉:鲁迅先生说如果一个人不活在人的心上他就真的死了,这是鲁迅说的,我说可见鲁迅还想活在人的心上。

主持人:您想不想?

黄永玉:活在人的心上干什么你说?

主持人:您不想。

黄永玉:我弟弟的孙女在家乡跟我在一起,放烟花对吧,过年了放烟火,那是什么。我说那是李太白。

主持人:李太白。

黄永玉:李太白,那个呢那个是苏东坡,那个是谁这个是谁,他们到哪儿去了,我说他们变成星星了,放完了变成星星了。如果别人把你的东西留下来,是那个东西留下来不是你的事情。

在画坛上以“狂”著称的黄永玉近年来有些“不务正业”,他把许多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自传体长篇小说《无愁河上的浪荡汉子》的创作当中。他承认现在他是文学第一、雕塑第二、木刻第三、绘画第四。

黄永玉:我几个朋友在一起开个玩笑,我说关于骨灰的方案呢黄永玉可以谈一谈。

主持人:跟朋友一块谈?

黄永玉:对,一块谈。跟黄苗子,我们几个人呢,杨宪益以前谈过,他们都写成文章了。杨宪益的意思最好开追悼会呀,最好是等他活着开,不要死了他躲到幕后。

主持人:自己看不见了。

黄永玉:躲到幕后,听他的朋友说他的好。死了以后就听不见了,我呢就是说呢,送到火葬场就算了,也不要带东西回来了,最后有人说还是要带回来好,我说带回来简单,把骨灰啊放到水箱里面,请一个年高德少的老人拉一下水箱,在厕所举行一个仪式,把骨灰放进去。拉一下,冲一下。

主持人:随水而走。

黄永玉:我的爱人就反对,因为她的骨灰啊会塞到水管。比较麻烦,这样水管不通了,后来这个不能用,然后我又说分送给朋友,用包包起来,拿来栽花,因为那个营养,很营养的。也不行,晚上那个花开得很好的时候,晚上看见有你的影子在里头有点恐怖不行。我说还有一个办法,那就让所有的朋友骂我,恨我恨到极点。永远恨我。

主持人:做不到的。

黄永玉:怎样办呢,就是把骨灰和到面里头包饺子,让朋友吃。吃完了宣布这里头是骨灰。都是开玩笑的,死意义不是什么,是吧,你再怎么样的意义都没有用。

黄永玉的故乡情结很重,对于他,故乡不只是记忆,不只是人到他乡之后的对故乡的留恋,而是一种能不断提供他创造力的能源。黄永玉一直说自己是一个“文化流浪汉”,最后总会回到故乡。

Tags: .
Page 289 of 290« First...260270280«286287288289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