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8日

很早就知道这个叫纪念碑谷的游戏,因为iOS付费一直没买,今天买了玩了下去,不难,但非常有意思。

游戏作者对几何及数学应该非常有情结,关卡设计、美术及音乐都特别棒,很有艺术气息。

通关后,还有一个内置的“被遗忘的海岸”,也不知道是隐藏关卡还是特别版。

纪念碑谷还有2,30块。1是25块-,总共十个场景,其中有一个还是墓碑的碑林,非常震撼。故事性,建筑风格,扭曲力场,小女孩Ada和乌鸦,构筑这种世界的作者,非常有才华。

游戏出品方叫USTWO,有俩创始人,Matt Miller和John Sinclair。之前的作品还有卡通人物模仿你说话的应用Mouthoff,但之前的都不成功。

纪念碑谷开发成本140万美元,8个人团队,10个月时间。称霸多个国家的appstore付费榜,连《纸牌屋》的编剧都要自己上门授权,希望游戏成为剧中叙事的一环:醉心于纪念碑谷的美国总统。

2014年纪念碑谷获得苹果设计奖,2015年6月ifanr的报道达到240万份销量,带来590万美元收入。

2016年5月USTWO官方公开的数据表示,两年时间,从正式官方渠道的下载次数是2610万次,其中免费后2100万次,占到总下载量80%。营收总共获得1438万美元收入,其中第一年801万,第二年636万,iOS平台收入占比73%,Google play占17%,Amazon收入占比3%,来自Windows1%,剩下6%是其他来源,如周边商品及游戏原生专辑销售等。

2017年6月17日

今天去看房了,看了五个盘。

通州的北边有个香溪郡,洋房,没房。去年的价格是四万二,今年肯定涨不少,小区环境很好,品质很高。这个位置离望京比较近了,现在有入住的了,也有公交,但其他交通还是不太方便,主要靠开车。

旁边有个别墅叫千章墅,在香溪郡的旁边。千章墅有联排别墅地上两层地下两层,总共加起来700平米左右,就剩样板间了,每套都在3000万以上,但特别漂亮。样板间一楼客厅还放了一架钢琴,特别有生活气息。地下一层的超大餐厅,特别棒,地下一层的厨房也极为宽敞,佣人房的套内都是有独立卫生间的,客卫也是另外设置的,特别棒。

千章墅还有上跃的别墅,三层及四层的上跃,255平米,总价1200万左右,样板间是三居,交房是四居,也非常漂亮。

然后去了运河湾的k2清水湾,看了一层带地下室的住宅,有三个户型,一层94、99、124平米,地下跟上面差不多但要稍微小一点,跟下跃差不多,也两个房本,这个单价每平米七万多或八万多,但一层和负一层的采光都不好,小区树比较密,而且第一层的户型设计不好,全靠天井才能采光。楼上楼下也是两个房本。但即便如此,这房子只剩不到十套。

第三站是台湖,看了京兆府,离17号线要开通的北神树站大约400米,样板间不是实体楼里,也在卖上叠,下叠好像没有了。样板间是下叠,地上两层,地下两层,电梯入户,赠送入户花园小院。250平米左右1300万,首付一半。京兆府不送装修,每户有单独的电梯入户,但均价贵一些,折合也要四万八五万左右。因为是别墅小区,品质很高,售楼处的中式装修风格特别霸气且雅致,小区绿化和雕塑也很有艺术性。下叠是四居室,楼下一巨,楼上三居。上叠还带50平左右阁楼,阁楼不带电梯,但是额外送的,也不错。

第四站是翡翠四季,精装修,加地下室270平,紧凑型,平均每层90平。4室1厅,3卫,还有一个80平米地下室,南院80平,北院20平。缺点厨房小,客厅小。厨房/客厅/保姆房在负一层,3室2卫在一层,负二层是地下室。翡翠分两个房本,首层700可以贷款。负一,负二要求全款。首付也不高,700万的40%,约300万。明年6月交负一,负二的全款400万。

从旁边工地看房的装修情况。门口很严不让进,不死心,从地下室入口摸到停车场,然后爬上楼,拍照。刚刚开始做夹层,门都没装呢。一顿拍照,累的一身汗。回来翻户型图,发现当时按照估计大概找的房间,居然是对的。还不错。从落地窗往外看的视野真心不错。很赞。有月底交房的施工质量看起来还行。

有恒产者有恒心,看了别墅心情特好,更加有动力努力拼搏,让日子越过越好。

其实600万贷款的月供也才3.4万左右,其实不算高。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居安思危,进取心很重要。

孙姐分享了一篇文章说,女人过了三十岁,一定要有点钱

我说:是的,钱是男人的胆,女人的自由。

孙姐说:感谢那个一直努力的自己吧。

我和孙姐的努力程度,已经超过了很多同龄男人。真的很感谢过去一直努力的我们自己。孤身奋斗,真是太不容易了。

今天一起看房的女士叫龚姐,比我大五岁,早五年来北京,教育行业。月薪虽然并不超级高,但福利好,解决北京户口,老公外企薪水相当不错。婚前龚姐妈妈全款在太阳宫附近买房,俩人结婚前男方买了车,但没在北京再买房,在山东福利分房买的商品房,现在卖掉也值400万。都是豪宅。两家都非常有经济实力,当初一百多万全款在太阳宫买的新房三居150多平米,现在已经一千多万了。做点什么工作能挣一千万?有时候赌注放下工作上、创业上、婚姻上,没准都不如早点随便买个房回报率更高。这也是个具有时代特色的讽刺吧。现在全中国其实都进入资本的时代了。不光商业企业如此,普通百姓的衣食住行更是如此。

现在,资产越来越贵,老百姓一辈子的积蓄都赶不上货币贬值的速度快,首付更赶不上房子涨价。加薪困难,但花钱越来越容易。

2017年6月16日

工具性产品的商业化,其实是有套路的。

1.倍则分之。通过数据库及专业工具为付费客户创造特别价值,提高效率。基础功能免费,通过超过满意度阀值的用户体验及差异化优势,获得高粘性海量普通用户。例如早期的挖财、大姨吗、日历365。

2.五而攻之。对于细分用户,提供VIP高级功能,获得付费用户。例如evernote、dropbox等。

3.十则围之。做用户画像和细分。通过分众模式,尝试广告、精准营销,辅助游戏电商。例如facebook、wifi万能钥匙、美图。

其他的例子还有墨迹天气、bloomberg等。

2017年6月15日

看到杨叔去年分享在北京一见的照片,忽然发现,那时候的笑容很美。

他转了一篇北京四中初二学生的作文,标题是《愿你》,其中一句讲出了很多人到中年的心声: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2007年,是青年人生之起点。从长春漫步开始,那些朋友,那些故事,那些回忆如同水墨风景,太美了。

2017年,十年回首,再见初心,转身,见自己。

2017年6月14日

朋友圈看到三节课的一个帅哥发回乡有感,放了在高铁站里的照片。当时他们公司还是方老师引荐的,小伙子很年轻,也挺精神的。

帅哥见过很多,他不算多么出众,而且现在已经记不住什么样了。但第一面那种感觉,印象很深刻。那个面相风格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今天想,有点像马跃,也有些像ALF,虽然已经记不住他长什么样了,但那种感觉印象太深刻了。

这个感觉像什么呢?像醇酿的老窖,让你被迅速被吸引,那种香气都能醉意。

不过定力强的话,知道这不是自己的菜,远观即可。坐怀不乱。

可能每个人命中都有特别喜欢的类型,有些人的气质,就是会有一些非常独特的吸引力,非常迷人。

这么多年了,好多人的名字、长相都忘的一干二净,甚至连认识过的记忆也消失了。

但无论何时何地,总有一种人,能一下子击中你、迷住你,这算一见钟情么?

这种往往不长久。

自己是什么气质呢?是否也令别人着迷呢?似乎遇到过四个这样的人,小志、大头、青蛙、鸽子,不过都终是路人。回头想想,他们人都很好。最喜欢的气质,他们身上几乎一点都没有,而多少都有一些非常不喜欢的东西,比如智商不够、有点滑头、过于高调、缺乏进取心。尽管这些未必是定数,但第一直觉,往往影响太深了,某些程度也很准。强扭的瓜不甜。

尤其青,错过了timing,一切都是浮云。

险资企业都是巨无霸,利润超高,规模超大,几乎全是国有。

过去险资企业的排位非常固定,阶级分明,管控严格,井水不犯河水,这些年有格局有很大变化。除了人保,平安,泰康,新华保险,这种老牌的,也有迅速爬升的后起之秀的少壮派,比如安邦。

这几年,安邦出事了。安邦是前任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在任期间快速发展起来的,以贪污名义被干掉后,新任主席上任第一把火就是妖精论,某些资本把险企当做融资工具以及提款机,兴风作浪、作威作福。简直是富豪俱乐部。

2016年2月项俊波离任前,也顺风说了一些政治正确的讲话:

绝不能把保险办成富豪俱乐部。

近两年,资本纷纷入驻保险业、并借此在资本市场上有所作为的行为也日益增多,个别险企还将保险公司当作融资工具,为集团其他业务输血。个别险企的激进行为,已经扰乱了保险行业秩序。

但这并不能掩盖安邦本身帮助集团企业循环融资的事实。

昨天看到今日头条又发了一篇文章:【财新杂志】财新独家: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被带走。果然,不到一晚上就被删了。

财新曾深度报道安邦的《穿透安邦魔术》,六大问题分别是资金来源、股权迷阵、家族控制、蛇吞象式控股、左手倒右手虚增资本、自我循环注资。然后引发财经界巨震,安邦起诉财新及胡舒立:捏造吴小晖有过三次婚姻

又开始攻击胡舒立的后台究竟是谁。前几年盘古大观前老板的郭文贵爆料胡舒立是李友的情妇,说还有一个私生子。有名有姓的,还有出生年月等细节,说男孩于2012年出生,出生于郑州,又转入上海。当时这事反响很大,但事实上还是我第一时间扒出胡女士在按所谓孩子的出生日期倒退的应当怀孕期间,还参加公开活动,倒推的月份一定显怀,但事实上胡舒立一直保持公众曝光,孩子肯定不是胡舒立生的,至少不是亲生。如果真的说是真实的,那就只能是代孕或李友的孩子了。

这说胡舒立私生子事件,当时最深的感受是,虽然媒体圈大量转发,但没有求证。转发的主要焦点是胡女士从未生育及此事造谣,但没见到谁严肃调查举求证,连赵何娟也是用自己曾在财新工作经历来背书,胡女生士在此期间不可能怀孕而已。其实核实这事挺简单的,我五分钟就搜到证据了。

根据宣传部门的传播规律来讲,郭文贵这种掌握巨量秘密的特殊人物,放料往往半真半假,孩子可能是真实存在的,可能与李友甚至胡舒立有关,但并不是胡的孩子。也许是李友的孩子,或与李友有密切关系的人的把柄。郭文贵的真实目的是声东击西,令对手投鼠忌器,或者郭文贵也是别人的枪手而已。

不懂政治,不继续推理了。回头说安邦。

昨晚,财联社也发布了一篇腾讯财经的新闻:

保监会进驻安邦,陈萍主持安邦集团日常工作。华尔街见闻的转载被删了,但网易财经的转载还没被删,网上还能看到遗留的转载。

前主编转发时说:好吧,挤牙膏,各家都分一点!

今天看到一张图,非常清楚的表现了所属关系:安邦集团所属企业自我循环注资、虚增资本,用一张大图就看清脉络,图背后的这些事实,还真的挺可怕的。而且,这些还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不过国事向来复杂。,也不是我等寻常百姓可以参与了解的。聚焦自己的生活,难得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