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14日

最近裁员更加激烈了。京东也开始通过末尾淘汰来缩减冗员,刘强东、王小川、马云都对996发声。引发很多对996的讨论。

洪晃的思考角度是最特别的:

我对996的态度是这样的:首先你相信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吗?你相信只要你付出就必然得到你应得的吗?先把这个世界观解决了。第二是这世界上有你最爱做的事情吗?不做就活不下去了,比如音乐、舞蹈、滑单板、冲浪等等,如果你知道你最爱做什么,你真的是幸运儿,大多数人都是迷茫的,你有志向,就应该去做你最爱做的事情,因为哪时候你真的无所谓996什么的。

至于那些向996致敬的老板,我想说,996是违法的,无数科学实验已经证明当人休息不好的时候,效率非常低。我们打工卖的就是时间,每次你都要多给一些,让有钱人占便宜,脑子进水了吧?

记得罗素在《闲暇颂》里说,勤奋成为一种高品质是统治阶级为平民制造的枷锁。我同意这个观点。

“勤奋成为一种高品质是统治阶级为平民制造的枷锁。”罗素这话的确是哲学家思想家级别的思考。

《有闲阶级》与《穷人思维》这类书都曾经讲过留白和闲暇的重要意义。除非老板创业或艰难谋生,不然保留一定的闲暇用来思考、放松、充电,这是对自我的投资,的确是创造力和生命力的源泉。

昨天刚结束的新一季《歌手》决战之夜,大家纷纷表示这期极为精彩,终于不再一味讨好观众一味狂飙高音和选曲芭乐歌,风格更加多元化,演绎更加灿烂夺目,重表达多于迎合,极大拔高了文化的高度,刷新了人们对顶级音乐与文化作品的高度的认知。这是华彩的一夜,也是《我是歌手》七年来的巅峰之作。

看到一篇《〈雍正王朝〉八王议政中,为何只有张廷玉和王文昭敢替雍正说话?》,写到电视剧《雍正王朝》的一场极为精彩又重要的重场戏:八贤王欲逼宫造反,张廷玉驳八王议政。关键词是:正面强攻。也是不再一味迁就观众们的低水平,而通过看似枯燥长篇的台词但极为精彩的表演,实现对极具深度高度宽度的戏剧冲突的驾驭。

《雍正王朝》最后一场大戏里,面对八爷党、隆科多、和各大旗主的联手逼宫,挺身而出的张廷玉那一段关于八旗议政制度三千字的独白,就带着一种“不惜碾压观众知识面”的野心和气魄。

按照这个时代传播规律和媒介法则里的常规认知,没人会有耐心去听一段三千字的台词,何况,那里面没有瓜可吃、没有CP可磕、没有颜可舔,只有密集的信息量,甚至知识点。

就如一位豆瓣网友所说“以前的某些电视剧,几乎就是旧体制下一波文化人强行以超出大众的水平拍出来的”。

此即所谓“正面强攻”。

一个不敢“正面强攻”的“传播规律和媒介法则”,其实只是“伪规律”和“伪法则”,只是心照不宣的妥协、以及为放任自流开脱

说实在的,这两年国际局势日益矛盾激化,对峙和冲突再次加剧。英国脱欧,法国黄马甲,希腊债务危机,叙利亚难民,以色列争端、苏丹政变、委内瑞拉政权被不流血的推翻、古巴换届、沙特要改革、文莱伊斯兰酷刑化、朝鲜要改革开放、韩国被黑暗压迫强烈反抗、中美贸易战、俄罗斯去英国暗杀前特工……

大约是经济萧条,各国都很难过,相互挤压,矛盾激化,一点就着。

最近几年各国文化都变得异常锋利,高分神作层出不穷。比如美国netflix拍的电影都要进军奥斯卡了,《美国众神》、《傲骨贤妻》、《亿万》、《黑色星期一》、《新阴阳魔界》、《纸牌屋》等,极为精彩纷呈有多元。

意大利的《玫瑰之战》,西班牙《海市蜃楼》。还有英美色彩浓厚的《权力的游戏》、《夜班经理》等,非常多作品都是极为锋利的表达。今年奥斯卡获奖电影《宠臣》也是这种极尽挑战观众智商的项庄舞剑。韩国就更不用说了,文化作品就像武器,这几年各种黑政府、各种阴郁风格的表达反抗,这种一飞冲天的死士精神,背景是政治的黑暗和压迫而进行的群体性的反抗。

这几年国内优秀作品也很多,正午阳光三连拍《大江大河》、《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都挺好》,都是借着向改革开放献礼而实则亮剑式的表达大国崛起守卫家园的汉子气节。娄烨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虽然镜头极为摇晃,色调极为晦暗潮湿,各种压抑之下,是血淋淋的剖析及勇敢自信又霸道的张力。台湾前两年有《一把青》,今年有《我们与恶的距离》,港剧在大陆资本及平台扶持下复兴,祭出《铁探》这样的高分作品,共同点都是非常锋利。

就是这种“正面强攻”。忽然发现,中式教育的精髓传道授业式大班授课的精髓也是正面强攻。

最近看英国教育纪录片,最大的感慨是,中式教育的优秀之处,以及为什么这么设计,很多年来我们都忽视了。这些年来过多注意它的缺点,总是批判它,甚至产生盲目的偏见。要改善中式教育的大班制和传道式的不足,首先要从根源上理解:当初制度为什么这么设计。

中国是个人口众多、资源不够分的国家,教育和知识一直都被垄断,资源不足,需要普及教育的大众人口又太多。所以,在教育资源严重不足的条件下,只有大班制,传道制,所以只能演讲式单向传播,军队式一致化培训。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古代的传统一直要尊师重教,把孔子这种思想家、政治家抬高到比国君还重要的教育家的位置。孔子在中国历史上的重要地位,超过任何一位国君、军事家、思想家、科学家、艺术家。被称为圣人的著名国君没几个,但一旦提到圣人,绝大部分民众想到的首先是孔子。

中式教育强调纪律,强调训练,强调意志、强调如军事化训练般的竞争激烈和残酷淘汰,这种制度下磨练的少年们,知识丰富、意志坚定、三观很正。虽然这种制度必然有不少缺点,但这种制度培养的孩子普遍意志坚定、斗志很强,也更接近社会中残酷的竞争环境。英式公立学校的教育虽然快乐,如现在中式公立教育往往也特别强调素质教育和快乐教育,但代价是掌握的技能过于有限,一旦进入社会,不仅社会里无人会像在学校一样等你,而且不会同情你在学校里并没学会足够多的知识和技能,高级工作和优异的岗位只为极为优秀的人才提供。

还有一篇《〈雍正王朝〉最经典篇章之:八阿哥用“八旗议政”逼宫雍正!》对逼宫这场戏描述的也很具体。头条还是有很多好东西,很多知识不知道,需要不断学习。

2019年4月13日

随着物质水平的提高,教育问题更加重视。就像医患矛盾非常突出已经成为社会问题,教育矛盾也更加突出。不过很特别的是,教育行业最大的矛盾,不是师生矛盾,而是老师与家长的矛盾。

昨天跟yanjie讨论家长总是觉得公立校老师不够负责的问题,觉得沟通不够。最大的矛盾已经不在师生,而是老师与家长之间的矛盾。

连yanjie这种高知,也觉得现在公立校的老师实在不够负责。以幼儿园为例,班里25个孩子,就算老师很忙,但一个月跟家长沟通一次不过分吧?但事实上站在老师的角度,老师只有一个,但ta有25个孩子及50个以上的家长。每个家长都渴望自己的孩子变好,渴望跟老师沟通,但老师的时间是有限的,是稀缺资源。

如果坚持老师与每个家长都沟通一次,一轮下来就需要25天。一个月下来只有5天左右是休息的,每天都要跟家长沟通一个孩子,站在老师的角度,这个额外的工作量如果成为常态,真的有必要吗?如果初高中的班額是40-50人左右,每位家长一个月都轮不到一次跟班主任的沟通。

而且,连yanjie也不太相信北京公立学校的大部分老师师德水平是较高的。她也觉得太多不负责任,科任老师更是很少跟家长交流。我用自己的专业经验及母亲28年的从业经验跟她解释,她还是不能信服。

然后就从经济学和管理学的角度进行了解释。

1.从经济学的角度解释,为什么绝大部分老师会为了孩子好?为什么绝大部分老师的师德水平很高?

我说:老师和家长的立场是不一样的。从家长的角度来讲,自己往往只有一个孩子,肯定倾尽全力为孩子好,所以要想尽办法多争取老师的关心。但一个老师有几十个学生,精力无法平均分配给每一个孩子,这也是现实。

yanjie说:我儿子他们幼儿园,老师明确说,接孩子时候不要问孩子情况。晚八点后不希望被打扰。我看家长群里,如果说开家长会,家长都会兴奋激动,我们这种都会要求直播。

我说:这么说吧,虽然不做老师已经近十年了,但很多事情,一直都不会改变。也许现在老师跟当年是不一样了,北京也不一样,那都是小节,不影响大局,因为制度和环境不变。只要大班制和传道式的教育制度不改变,那老师和教育资源就是稀缺的,学生和家长都要努力争取稀缺资源,才能获得更多的益处。中国大班制度的情况下,传道式教育要求老师对 教学的技术和艺术水平很高,因此老师的精力分配就不可能照顾到每个孩子。

yanjie说:现在公立学校老师,几乎不主动沟通。嗨你不能想象,你看那个节目《老师请回答》请的都是教育家了。公立老师基本就是都推给辅导班特长班。

我说:说实在的,多少年来,一个班主任的班级有30-50个孩子,还要负责另外1-3个班级的教学,很多科任老师带2-4个班级的教学,要管100个以上的孩子。因此很多科任老师从来都不跟家长沟通,除了家长会偶尔,科任老师主动跟家长沟通,也是演讲式或案例式的。一直都这样。

不是哪个学校都那样,还是有老师是很优秀的。但是家长跟老师沟通不够,或者理解不上去,get不到老师的好。从经济学角度,如果老师要跟家长做一次半个小时以上的沟通,通常孩子遇到重大问题,需要家长配合老师,才能让孩子解决问题改掉坏习惯。对于问题不大的孩子来说,如果同样是这半小时,老师宁愿跟孩子沟通来解决问题,或辅导或谈心或激励或批评,这样效率更高,立竿见影,都要比跟家长沟通再转述效率要高很多。因为沟通是非常复杂和低效的,语气语态措辞都包含大量的信息,一个说不好就会误解,沟通不是发号施令或传达精神,很多时候,如果孩子没有严重问题或需要特殊照顾培养,老师和家长没必要进行高频次高深度的沟通。在某种程度上来讲,这是一种对稀缺资源的浪费。因为如果老师有选择,这些经历宁可投资在孩子身上,或者自己业余时间的休息和充电上,也比花在跟家长沟通上要有价值的多。

yanjie说:家长一定希望自己娃不被冷落啊。我们班有个北京家长,当时面试家长,院长问:如果孩子在幼儿园一些意外受伤如何处理,这家长说老师您别管,到时候谁家孩子我撂倒谁,哪个老师问题我撂倒谁。然后,我们班这个家长,现在园长见了,大老远跟人握手,估计印象深刻。像我们园,如果律师不是京户就不要了,有户口没辙,怕告到教委。

我说:家长不能老站在自己的角度,这样反而会害了孩子。因为老师阅人无数,没有啥家长搞的花样她们没见过。只要家长不是真心的,老师很快就会识别出来,这时候老师就会对孩子保持距离,该关心也关心,但不会倾尽全力,你懂我的意思吗?就是一旦家长有这种二心,就是不信任老师。一旦家长对老师的要求是独占型的,如果格局不大还缺少授权,老师往往大概率不可能为了孩子变好而使劲批评孩子,不容易用更严格或激烈的方法帮助孩子改善。

做老师尤其班主任,就像一个中型企业管理者,手下三五十号人。会来事,学习好的,会哭的,送礼的,有关系的,肯定机会多一些。因为老板精力就那么多,下属不表现,老板就看不见,精力都被下属和工作占满了。

yanjie说:是,这也是老师本分。唉,其实跟你说,在北京,能送上礼的,敢送的,和普通家长就不同。比如我们送礼,老师必然不收。

我说:你知道为什么有些家长送礼,老师不收吗?

送礼如果收了肯定是有用的,一定会得到多一点的关心。但对于真正该关心的孩子,就算没送礼,老师还关心也还是关心,大部分老师都是这样做的,这是我妈做了28年老师的原话。

当年的同事班主任就说,最讨厌那种送礼勤、话说的漂亮、但对老师要求特高那种,最讨厌的是那种表里不一的不尊重,觉得老师贪利偏心,这种家长是最蠢的。

我的意思是,送礼的真正意义只是表达感谢和联络感情。该送就送,该联络就联络,这个没什么。但同时还要给老师更多的尊重和授权,尊重多,授权大,真诚多,老师才可能对你家孩子更好、更尽心。

家长关心孩子,对老师也要求高,这很正常,但是大家立场不一样。老师有老师的立场,只有让全班孩子都优秀,才是自己利益最大化的。如果对某个孩子存在偏见和讨厌,除非把这孩子劝退,不然难为孩子就是损害老师自己的利益。

但家长从对自己孩子利益最大化的角度来看,就是刚才那三点,对老师尊重多、授权大、更真诚,往往对孩子才是利益最大化。

yanjie说:我体会啊,教职工子女通常会被特别关照,至少外人看来是。

我当时没顾上这个主题,但现在可以补上解释。当年我妈也针对这个问题对我做出过解释——

因为教工们作为家长,是班主任老师的同行,对老师的做法是非常理解和懂的,会给予最大程度的尊重、授权和配合。因为身为教师或教工,这样的家长知道老师严格管理孩子,不是对孩子的欺负,而是管束教育,这是对孩子有利的。把孩子弄委屈了,不高兴了,不爱学习了,成绩下滑了,为了反抗不断捣蛋说话干扰其他同学的,这些都会损害老师本身的利益。所以老师批评孩子,也许方式方法有错,个别可能因为管理水平差异或事情处理不够妥当,的确对孩子不公平了,但初心都是为孩子好的,因为这才是他们花费精力管束孩子的价值和利益。如果真的特别讨厌一个孩子,作为老师来说,最有效的方式就是不露痕迹的无视ta。而不是去批评孩子,因为后者不仅是给自己添乱,损害自己的利益,而且是在浪费宝贵的时间。

但也不至于因为觉得孩子得不到老师的关心,就害怕觉得是不是老师讨厌自家孩子。因为真心讨厌这种事实在小概率。老师如果不漏痕迹的无视特定孩子,需要高超的技巧。老师一般都很难在这方面具有极高的演技,能做到完全不漏痕迹的讨厌而不被当事人小孩和其他孩子捕捉。孩子们都是非常敏感和聪明,就算当事人小孩没感觉到,其他小孩会很快发现把这个事实说出来。当事人小孩就会受伤、会哭闹、会捣蛋,会反抗,老师这时就不得不管,更难收场。而当老师必须用不漏痕迹的方式表达讨厌孩子,其实这是一种高风险的放弃,往往老师们不会轻易这样做,最差也会跟家长沟通、要求配合。也就是说,老师一旦通过漠视的方式来讨厌孩子,根源往往不出在孩子本身,而是出在家长身上,因为家长不讲道理,不配合,无法沟通。孩子再淘气也是孩子,老师作为成年人不会轻易跟孩子记仇,根源还是跟家长的沟通和理解。

家长们时长会怀念自己小时候,老师的水平未必比现在高,但师德水平很高、比现在要无私的多。但往往忘记一个前提,就是那个时代的家长的家长们虽然不懂教育,但尊师重教,给予老师最大的授权、理解和配合,经常跟老师承诺,让老师随便打孩子、随便批评。即便批评狠了、打错了,只要老师没坏心眼,往往也会维护老师的权威,而不是在孩子面前挑战老师的权威。幼儿园的孩子心智不成熟,下手没轻重,日常发生矛盾且出了伤害的概率要比进入学龄的孩子高的多,家长心疼孩子没错,但只要没有原则问题,最好不要过分干涉,最好不要过分挑战老师的教育权。

yanjie说:最后我们发现,印象深得怀有感恩的一定是尽心的那一个,可能批评我们,否定过我们。据说教委那告状的很多是律师家长,然后小学的话会特别担心,幼儿园一般不接,老师会怕律师的孩子。经常家长群里看,过节给老师送了卡,结果孩子在课堂上被嘲讽挖苦,因为送的少了。

我说:那时候老师很无私,经济压力也不是特别大,因为大家没多少副业,只能扑在工作上。

但是现在老师的收入很低,付出跟回报不成正比,而且可能好心还惹来麻烦,其实现在家长不是很尊重老师了,而且总觉得老师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比如咱们上学那时候,科任也不怎么跟家长沟通,现在估计也是。但是真的,就算咱们都这把年纪,还对当年某些科任老师的印象极为深刻,科任老师的付出,不一定是非常表象化的,孩子尚且需要很多年才能知道老师的影响有多么大,付出多么多,家长更不知道,但不知道不代表不负责。

真心感觉,家长也需要不断学习,但是社会上很少有为家长准备的培训班。家长盲目报辅导班、对老师要求严格、对孩子过分重视,其实与其说源于关心则乱的焦虑,不如说源于面对不知从何学起为人父母的茫然,以及对育儿信息匮乏之巨大缺口的恐惧。

想到这里,是不是可以创业搞个项目定位家长培训班。这个应该是个市场空白。

《战国策》说:父母之爱子女,为之计深远。
《小别离》说:这世间所有的爱都指向团聚,唯有父母之爱指向离别。

看到脑洞历史观的一篇文章《〈流浪地球〉里的一个隐喻,两个月过去了,还没有人解读出来》,转发时写了上面两段话。

例如《老师请回答》昨天那期小童星逃课的问题,很明显家里姥姥是女王,孩子因为拍广告拍戏太累为由,开始旷课,姥姥和孩子密谋旷课,妈妈只能服从,去跟老师撒谎。妈妈面子过不去很崩溃,内心也觉得不应该过早放弃学业,但姥姥对孩子的功课非常不在意,而且强势的做决定,一部分是眼界有限精力有限,一部分是过分惯孩子。

其实孩子逃课的真正原因不见得是拍戏赶通告太累,实际上是内心也觉得逃课不对,但学业下滑又不敢面对,无法凭自己的力量去改变姥姥或妈妈,家里孩子也是弱势群体,是完全服从的角色。小孩子知道逃课不对,也好面子,但自身也有惰性,姥姥的溺爱和对教育权的强势干预,助长了孩子的惰性,习惯性逃避和责任转移也减轻了逃课的愧疚感。

之前就知道有一档日本征婚真人秀综艺节目叫《亿婚》,最近评论热度简直上了天。日本文化人也太狠了,连魔鬼都可以搞诈骗。居然明晃晃的当众用金钱婚姻做诱饵,设老鼠夹捕捉当代漂亮女孩们的贪念和有钱人的邪恶。这可真是本色出演的楚门秀啊,难以区分真正有多少是表演成分。

黄佟佟公众号里这篇文章《看剧|| 嫁豪门钓金龟,看日本拜金女如何争抢有钱人……》,里面说:

魔鬼对浮士德说,交出你的灵魂,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而拜金女这场游戏的最好笑之处是:浮士德的魔鬼是靠谱的,而女孩们嫁金龟婿这件事是不靠谱的,当你交出了灵魂,却未必能得想要的一切,有时输得片甲不留,甚至还有生命危险……

这还是讲的太隐晦了,就是说:如果拜金女被魔鬼诈骗,如果魔鬼出老千,那拜金女不仅注定输光宝贵的“本钱”和灵魂,还要跌入无穷轮回的可怕炼狱。

有部拍的很粗糙的公安宣传片《天下无诈》,剧情已经编的非常粗浅,但即便如此,里面的根据真实情况改编的大量案例,还是让人觉得触目惊心。如果觉得《天下无诈》是主旋律教育宣传片,就太幼稚了——因为魔鬼太狡猾,流氓不仅会武术,而且比你有文化。跟魔鬼做交易不可怕,可怕的是跟出老千的魔鬼赌博,这魔鬼不仅善易容还搞诈骗,最可怕。

现实生活中还有另一类魔鬼,是包含高超编剧和心理学技巧的诈骗。精心筹划的狙击,360度无死角的挖陷阱,只要动心,无论超哪个方向,只要迈一步就跌落陷阱。无论你多么自诩聪明,在这样的魔鬼狙击手面前,你只是一个身在明处的愚蠢猎物而已。就算双商无比高,依然会被精准狙击,精准绑架,不交钱就撕票,交钱也可能撕票,毫无逃脱之力。

p2p骗了多少精英毕生积蓄?股市掏空多少赌徒的财产和灵魂?人性是经受不住考验的,赌博就是对人性弱点的精准诱惑。

所以咪蒙这种人,有着高超的文学技巧作为武器,有洞察人性的本事,有精准捕捉弱点并煽动邪念的能力,然后还搞了影视公司,不知道这些剧本都卖给谁了。《天下无诈》第一集,被警察抓获的诈骗组织的讲师是著名编剧史航客串的,史航演的编剧跑诈骗团伙当讲师,传授精心设计的诈骗套路与电诈话术技巧,并非诈骗成员洗脑打鸡血,这不就是邪教么?如果把史航这个演员换成咪蒙,是不是觉得脊背发凉?

话说咪蒙写公众号不过是通过娴熟的套路掌控流量和海量粉丝,并用强烈的拜金思想、一夜暴富一夜成名的功利心、甚至恨嫁来贬低女性尊严、让女性粉丝们认命而放弃奋斗,这种洗脑如果不涉及商业利益,其实很难作为罪状进行处罚。但是咪蒙已经把这些邪门歪道的技术用于剧本,这些剧本又不知道卖给了哪些别有用心的老板们,如果并不是用于影视化,而是传销、性招待之类,这个就恐怖了,细思极恐。

南京李志被封杀,并不是因为唱歌颓废或先锋,而是乱说话。封杀他的理由是言行不端,自己不端是无所谓的,但传播影响心智不成熟的青年人,妖言惑众,这个才是真正的理由。就像他自己说的:没有黑暗,只有愚昧。

如果传播愚昧,让愚昧的平民更加愤怒,这就会成为暴民。李志的歌未必是真的有文化,他自己也说过,就算自己再努力,可能仍然还是达不到想要的高度。他更多的是表达自己怀才不遇的愤怒而已。

人活这一生,可以出世,可以入世,可以积极可以消极,都是个人选择,无可厚非。不一定非要屈从于世俗,但如果以世俗的名义来煽动愤怒,这根源其实是既羡慕世俗的功名利禄,又故作高冷不屑而不愿意顺应世俗,是羡慕嫉妒恨了,这是拧巴,是纠结。

《天空之城》的制作已经很工业化很流行了,但还是没火。反而是上了综艺节目被别的素人翻唱之后,反被评价比原唱优美,这类事件的累积,才更加愤怒。一边是金钱如粪土,一边狮子大开口到处维权索要版权费,这种双标是亲自践踏了自己作为文化人的尊严和底线,不仅被其他文化人不耻,也被商人不耻。

群里看到的一个段子:

记得,前不久,有一天晚上,朋友带我去某茶室喝茶,到房间,已经有不少陌生的朋友在那里了。

没有多久,接到个电话,要我回医院做急诊手术。挂了电话,立马叫了个专车,显示还有三分钟到达。

和朋友道个歉,说自己要临时离开去干活了。

另一个陌生朋友问我:你是做什么的呀?半夜还要去干活?

我说:“我是玩刀为生的人。刀不大,但很锋利。刀轻易不拿出来,收了别人钱才会出刀。但是,刀出必见人血,否则不祥。以前这一行好做,只有我们用刀割别人,没有别人敢砍我们。现在不行了,我们也经常有同行被人砍。好了,我搭档刚刚收了别人的钱,要我们去一个人肚子上割一刀,而且还要从肚子里割一个内脏出来。我该赶去出手了!各位朋友,我先走啦!”

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有人抱怨我朋友:“你怎么把黑社会的人带来了?”

Page 3 of 371«12345»10203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