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5日

看到知乎一个帖子《为什么东北会衰退?还有复兴的可能么?

感慨最深的是,东北的衰退触目惊心。就像全盛时期的苏联对比现在的俄罗斯。

因为谋食,因为忧贫,一个人只好把生命的绝大热情花费在如何察言观色、如何取悦他人、如何充满心机上。在文明程度高的环境下,生存往往不需要这些,很强的沟通能力和修辞技巧,只是个别职业和岗位才需要的。对普通人来讲,只要有一样技能就足以容身。但在落后的环境里,那些变成了基本的需求。一个大城市的程序员,哪怕特别不会跟人打交道,依然可以只靠写代码就生活得很好。一旦回到老家,因为无法讨各色人的欢喜,便如同低能。于是,创造力最盛时期的年轻人,需要用太多心思学习如何敬酒,如何把话讲圆,乃至如何巧言令色。

孔子说:御人以口给,屡憎于人,不知其仁,焉用佞?

《水浒》讲市井,虽然把郓哥、何九叔这样的人写得极圆熟极世故,但并没有任何夸张。若到今天的市井中去看,这等人依然不在少数。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依然生活得非常艰难,要为块儿八毛的蝇头小利斤斤计较。太多心力要在这等事情上徒然耗费,惜哉!

在东北买房卖房又买房,虽然只是偶尔回去办事,但深刻体会到七年前的离开多么正确。年纪轻轻,不应多在巧言令色里倾注青春,而要创造价值、追逐梦想。但东北,没有给年轻人这个环境。

在过去的几十年,有本事的家长会努力给孩子铺垫好所有的路,工作房车一概安排好,连婚嫁都安排好,老公媳妇都是父母给找好,只需子女抬腿上岗、拎包入住、进洞房。只要子女乖巧听话,按部就班的生儿育女,过小日子就行了,简直是一毕业就进天堂,舒舒服服直到老死的节奏。

但现在看来,这也是东北缺乏创造力,过于依赖管本位的一个重要原因。虽然可怜天下父母心,但过早替孩子设计好人生之路,一生啃老,其实不是物种进化的自然规律。正确的方法是幼时保证吃喝及安全,教会求生本领,然后赶入社会自己谋生,而不是一生都靠子女喂养。当父母逝去,子女没有谋生本领,后代靠什么活呢?祖上财产是最容易败光的,更何况这变化莫测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

现在都是有能力的子女把父母迁走,而不是反过来父母把大学毕业后的子女接回来安排好工作和生活。

马光远从前是个经济学家,之前不那么出名,经常关注。这两年曝光极高,言论的水分也越来越大。严重怀疑是下海了还是当官了。严重怀疑是不是早年就入党了,但到现在才五毛,好像“成熟”的有点晚。

前两年他精心维护微博形象,花了很多精力打理,关注了很久,他是名师高徒,可惜变成网红路线了。严重怀疑走的是郎咸平路线,虽然马光远年纪不老,但未老先衰,晚节不保。

看看这篇《马光远:三四线城市房价为什么大涨?》吧,废话一车,干货都在标题里,而且还是个疑问句。

对比前几天董蕃的微博被禁言90天,起因董藩2017年5月20日在深圳开了一个讲座,《房地产还有投资机会吗?——兼谈深圳的投资价值》

在这里面并没有直接给深圳送去一个“涨”字

而是说:如果中国社会能够保持长期稳定,政府不严格限制市场,深圳的平均房价有一天超越纽约、超越香港,也不奇怪。如果今后的发展思路或房地产制度有明显改变,就不好预测了,我的说法也不成立了。

微信公众号“小马哥说房”把董藩去拜访任志强那次的实录文章截图,并设问北京房价会不会来个小反弹?

看起来,说真话的任志强及董蕃们退下来,马光远们的坐次升了上来。

上次在金融博物馆听讲座,主持人是任志强。一看,比2014年底听他参加2015网易经济学家年会时的神态,老了太多了。那时房地产江湖四大顶级高手全在座,任志强、董蕃、陈淮、田国强,主持人是陈云峰。这些人都是不用挂title的江湖高手。

2017年7月3日

在看《年轻资本》,这本书的作者是纽约时报的记者,他采访了很多华尔街工作的年轻人,描述他们作为华尔街年轻金融分析师的复杂生活。其中,有一些采访是暗访,甚至是卧底暗访。这本书一出版就上了纽约时报的畅销书排行榜,蝉联了几个月。

第四章,《分手是华尔街年轻人的必选项吗》,第40页,富国银行分析师德里克,在应聘富国银行时就想明白了,赚钱不是他进入金融业的目标,他的目的是锻炼自己的能力以便有一天能够接替并拓展他父亲的食品生意,同时也要向那些曾经怀疑他能否在一个享有盛誉但饱受压力的行业找到工作的人证明一下自己。

这种目标的寻找,是毕业生走入社会的一种分水岭,选择何种人生。

第六章,第56页讲了一个高盛年轻分析师的故事,实习生杰瑞米转正前,在一次商品交易酒会上遇到一个高盛合伙人格雷厄姆,他们聊及暑假实习的收获,格雷厄姆对杰瑞米说:现在你要知道,你要进入的行业是什么样的,我们不是来拯救世界,我们是来给赚钱的。

这个句式不禁想起之前一句话:我们来公司不是交朋友的,是做事的。

2017年7月2日

昨天libin说起电动车摇号占坑,万科A果然像我前几天预言的一样跌了,连续四天下跌了。前几天万科持续上涨,我说:宝能果然要在七月卖股,估计这么一大笔卖出,得跌一点,最近有人买入涨停,就是拉高股价,让宝能高位卖出不亏,卖完了再跌。

然后聊起大额信用卡及理财方法,说起工作上要扩大视野,以及具体的方法。

还贷压力大,是很辛苦。事业上提升,升职加薪,也有操心又累,嘱咐我注意身体。难得。

早上跟孙姐聊我们生活里的努力,还有家长里短,感慨有些人真的安逸,有福气,我们太累了。

不过福气是命,该争取的还是要争取,性格决定命运。

孙姐说:有时候我都想我们来世上走一遭为了啥。

我说:为了感受一下这些花花世界,哈哈哈,花花世界花家姐。

经济学家,闭门会议,这两个是关键点。

金融机构里朝高薪养的首席经济学家,是真的做研究,是有真东西的,因为动机是交易,是商业盈利,不像大学里,都是搞理论的。

当初也做过闭门会议,其中的精髓跟同事zhangying讲过一次。该说的不该说的,统统奉上,都是实打实的武林高手之过招,一般人进不去也看不见的武林大会。这些是珍贵的商业经验,是不公开传播的真经秘籍,是武林顶级高手的江湖绝学,闭门切磋。这些封闭会议上交流的真货不是为了传播,而是真的碰撞和融合。这种等级的会议,是值得付大价钱的。参会者买的不是知识和信息,买的是可能性,从中获取意外收获的可能性。参会者买的也不是门票,是资格,是坐到牌桌上的资格,哪怕是坐到牌桌旁观摩大佬们比武的资格。

花重金买一个游艇会的会籍,必然不是在游艇会听到什么价值千金的商业信息或知识,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顶级的圈子,顶级的人脉,顶级的牌桌,才有机会跟大佬一起做生意,分一杯羹。

————————

自然界中一直遵行着一种运动规律,即最小阻力路径。

河水不需要计划自己的行进路线,却毫无例外的奔向海洋;江河不需要计划自己的蜿蜒曲线,却无不在遇到阻力时调整方向。

“我们可以说价格,像其它所有的东西一样,沿最小阻力线运动。它们总会怎么容易怎么来,因而如果上升的阻力比下跌的阻力小, 价格就上涨,反之亦然”。

——利弗莫尔:世界上最伟大的交易员

任泽平:房价2019年会报复性上涨,这轮调控将在18年下半年结束

近日,在“2017年财富管理与资产配置高峰内部论坛”上,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做了场20分钟的演讲。

虽然仅仅只有20分钟,但由于是闭门会议,来的又都是自家的核心客户,所以该说的不该说的,统统奉上,可谓是干货满满。

对于大家最关心的房地产问题,任博也给出了自己的结论:想买房的人不用着急,只要土地财政没改变,在调控的尾期,地方政府比谁都着急,这轮调控会在明年下半年结束。我担心房价会在19年再次迎来报复性上涨

任博表示,目前PPI(工业品出厂价)持续下滑,预估会在明年上半年变成负数,企业生存压力大,继续维持这么高的市场利率不现实,货币政策将会逐渐宽松。

未来,我们的监管政策和货币政策将完全分化,监管政策一定是金融去杠杆,不达目的绝不罢休;货币政策更多的是盯宏观的基本面。

随着时间的推移,明年下半年,地方政府会非常着急,而中央又有稳增长的压力,一旦限购限贷放开,房价可能在19年会迎来一次报复性上涨。

09年,12年,15-16年三次稳增长刺激经济都是这样,曾经15年房价5万的时候,我说要翻一番,很多人觉得房价太高不可能,结果大家都看到了。

不得不说,任博的这番推断真的是大胆,在中央调房价的当下,笃定18年下半年调控会结束,而且19年房价会爆发性上涨,这不是啪啪打脸吗?

2

我们的监管政策和货币政策将完全分化

那任博的这番闭门推断可信吗?

要知道我们已经大不如前,09年我们可以刺激经济稳增长;12年也可以这样干;甚至15-16年还可以来一轮。

但这样刺激经济的后遗症大家也是有目共睹,要刺激经济就得放水,而不管你怎么严防死守,最后都通通流到了房地产。

相比于08年,经济一年比一年困难,但北京的核心地段房价已经上涨了10倍。

如今的高房价已经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再涨是不是触碰了红线。

其次,在以往的几次放水中,我们从来没有出现这么被动的局面,“全球央行”美联储处在加息缩表周期中。

如果别人收缩咱放水,务必对外汇造成非常大的压力,确实没有以往几次那么容易。

既然有这么多困难,是不是我们18年下半年就不会刺激经济了呢?

每个时期都有每个时期的主线,我们看看当下政府最重要的是什么?

这周,周小川在一行三会上的讲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全球金融危机的经验告诉我们,要防范金融危机首先要保证金融机构的健康性。对那些高杠杆、低资本、不良贷款等等现象零宽容。”

也就是说,相较于实体经济的死活,政府最在意的还是保金融。

这其实是个信号,第一,说明政府不希望房价大跌,第二,金融和经济早就融为一体,政府也不希望企业大量烂账。

不然就变成什么样呢?

不知道大家玩过《植物大战僵尸》的无尽版没,你越是救金融,结果烂账越多,越难救。

这肯定不是政策的目的,肯定不是美联储还没咋地,咱就自己先把自己给玩完,对吧。

所以,任博才笃定,我们的货币政策会宽松,而且我们的监管政策和货币政策将完全分化,监管政策一定是金融去杠杆,不达目的绝不罢休;货币政策更多的是盯宏观的基本面。

3

未来我们和美国也会越来越分化

未来,我们不单单监管政策和货币政策完全分化,我们和美国也会越来越分化。

正如这两天的央行参事所言:我们的央行不会像美联储那样缩表。

未来可能是,你缩你的表,我放我的水,大家互不干扰。

你可能说,这不符合经济学原理,美联储缩表,我们放水,汇率就会外流,这样会出大问题。

不但我们的外储消耗殆尽,而且央行的基础货币多数是用美元资产发行的,美元减少,我们就必须放出相应的人民币,才能保持货币平衡。

流失掉1万美元,我们就得被动的放出7.85万亿人民币,那不得被骂翻天。

BUT,骚年,你还是太年轻,经济学原理都是建立在市场经济基础上的。

在央妈屡次通过收缩香港人民币数量,抬升人民币价格,吊打人民币空头之后;

以及严防死守外汇流出,比如个人境外消费超1000人民币就要抽样调查,和最近核查几大民营企业海外并购投资。

最终的结果就是,外储是不能减少的,但我们刺激经济也是在所不辞的。

4

音乐不息,跳舞不止!房价长线将一直上涨

那18年下半年我们真的会放开限购,房价会在19年迎来报复性上涨吗?

我先说下我的结论,由于一些深层次永远无法改变的原因,我们的房价会99%的概率像美国一样持续上涨。

至于有人说长效机制可能会出,房产税可以改变?

其实房产税和土地财政没有太大的区别,一个是希望卖地赚税收,一个是从每套房子里抽税。

一个希望地卖得越贵越好,一个希望大家持有的房子越多越好。

要让大家持有更多的房子,除了刚需就必须有更多的投资需求,就得让买房的人有赚头。

房产税是真金白银的每月交钱,不可能收的太高,但即使收到2%,和每年的货币贬值比起来,确实是不值一提。

最终的结果就是,一部分不太殷实的买房需求减少,房价短期会下跌一些,长期从45度角上涨变成了28度角上涨。

房子将成为真正很难逾越的鸿沟,虽然我们向富人征了税,但也加速了阶级固化。

至于18年下半年会不会放开调控,那就要看是不是只有房地产才能拉动我们的经济,靠其它行不行。

但放不放开调控有什么意义呢?只要是刺激经济,不要说资金外溢到房地产,即使严防死守,也会偷渡过来。

只能说从08年之后的这一轮又一轮的房价暴涨,就是经济萎靡,央妈续命的必然结果。

虽然它不合常理,也不知道还能荒唐多久,但这就是最小阻力路径。

音乐不息,跳舞不止!

2017年7月1日

回了邮件。意料之中,到此为止。

《军师联盟》第18集,荀彧进言曹操,扶曹丕,但曹操仍执意想立曹植为储。荀彧紧逼,曹操晚上派人给荀彧送了空食盒,荀彧领会,服毒自尽。曹操扶灵柩,痛哭不已。

司马懿救出曹丕出狱,急流勇退,没有跟着上朝,而请求大理寺卿钟繇给一个人探监。钟繇以为司马懿想看大哥司马朗,没想到司马懿想见崔琰。

崔琰为保嫡长子曹丕成为太子,承认受杨修丁仪威胁并伪造了文书来诬陷曹丕。用求死来配合荀彧来保住立嫡的汉室礼法和传统。钟繇问有无办法可救,司马懿说:贪生之人救得,求死的人救不得。

狱中,司马懿带酒与崔琰共饮,好似临别酒。

崔琰嘱托司马懿:朝中大事岌岌可危,荀令君其实早就料到,终有一日魏王不会容他。我和他早已约定,若是魏王一意孤行,废长立幼,就以死相争。年轻人,你的眼界要放大一点,我只能作饵不能执杆,以后的事就要交给你来做了。

司马懿说,他已领会到荀彧和崔琰以大格局大眼界想让他明白的真正意图,不仅仅是立嫡庶正统,而是天下一统,百姓太平。

崔琰说,我们这一代人啊,已经没什么选择。哪怕后世人说我们愚忠也好,但这些事总要有人去做,哪怕给后世人照个亮。

仁之小者,在于保护一二无辜。仁之大者,在匡救天下。之所以帮助中郎将,是因为相信你们,相信你们有本事,能完成我们完成不了的事情。

二人喝起冬葵汤,感慨都曾因战乱无粮食,食用冬葵保命。崔琰感慨人间的滋味真好。

司马懿试探着问,不想亲眼见证这宏图大志实现的太平盛世么?

崔琰拿起桌上的枯叶,捋着,说,我一个人的性命,与这万千百姓比起来,不算什么。

司马懿痛苦不忍,硬制着泪说:心里看见就是看见了。

崔琰说:仲达,这就是人间滋味。

二人闭眼,牢窗口,枯叶飘落。

Tags: .
Page 3 of 317«12345»10203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