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为什么强制被卖给微软

看了卢克文写的一篇《Tik-Tok为什么强制被卖给微软》,知道这个事情,但这次奇怪的重点不是被卖,而是微软。

前一段盖茨不是批评川普政府抗疫不力吗?川普不恨盖茨?咋川普又把这块大肥肉卖给微软,而不是业务更接近的facebook或twitter等公司呢,最次也是Google之类吧?为什么是超级托拉斯的微软?

看起来盖茨还是个狠人,微软对政府决策的影响力极大,达到可以一边打赏资助竞选,一边台下喝倒彩,大约这是敲山震虎吧。

昨天川普委屈巴巴的突然接受采访说做总统不自由,各种交易。说的好像真的似的,就像他是受害者,受家暴的小媳妇。

不过漂亮国历朝历代都有影子政府,总统也得听话。不然,不是肯尼迪就是尼克松,总之,前任的经历太多镜子了。就算你有林肯般的声望又如何?大佬一生气,后果很严重。

昨天头条还挣扎了一下,不想卖给微软。但今天已经从了。

有人联想到当年Google撤出中国,其实有相似点,但不完全一样。

话语权。信息不对称,知识就是权力。

就像杭州最近的新闻,杭州附近一个村的自来水异常,混浊且很臭,很多村民腹泻皮疹,折腾两个月了,这两天才舆情发酵,这事情今天才公布,原来村民已经喝了7个月的大粪水了,原来是上游的垃圾处理厂把易腐的污水加压接到自来水上了,要知道自来水管必须加压才能排进去,不是随便接根管到就行的,这决定都谁做的呀?这是断子绝孙的事情呀。

看到陈迪说:TikTok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事情,却依然逃不过:1、服务器架在美国,备份在新加坡;2、美国人团队管美国公司;3、与某音不互通不沿用大陆审查标准。如果仅因“总部到底还是能拿到数据,且总部必然服从本国政府”这一条就斩立决,此先例一出任何一家中国互联网企业理论上都是可以被墙的,这事就没边了。

性感玉米转帖说:回复@带酒肉朋友:所以不要惊慌,都是自己人 http://t.cn/A6UbK2Nh //@带酒肉朋友:成立微软党支部吧//@性感玉米:转发微博 http://t.cn/A6UbSml0 http://t.cn/A6UbSkhO

补:今天看到一个短视频,一个大病兵在Tik-Tok中以胡德堡案开头,视频说感染新冠的大兵直接被扔在郊外,这相当于曝尸荒野。

搜了一下胡德堡案,原来是今年四月一个青年女性被上司杀害并碎尸抛弃,七月这个案子才曝光。

原来川普强制要求Tik-Tok卖给微软,这才是真正的导火索啊!

可能这类事情较多,Tik-Tok市场份额太大,没法直接要求删帖处理,干脆就抢过来强行管理。

这件事应该跟当年Google撤出中国的性质不同。Google中国当年是留了后门的。

又补:

【美胡德堡基地又一死亡 系本月第三具尸体】据英国《每日邮报》22日报道,近日,另一具胡德堡的尸体在得克萨斯州胡德堡基地附近被发现,这是一个月内被发现的第三具尸体。

而7月23日的新闻,胡德堡今年已经有7个人因非战斗原因死亡,7人中3人死于被枪杀,包括被上司碎尸的女枪械师,据说死前曾要举报上司性骚扰。而6月19日的第7名死者未公布死因。

胡德堡的Tik-Tok视频估计这种野外隔离持续了一段时间了,沟通无效才视频曝光。

报道称,6月19日这名26岁的男性名叫迈霍•塔莫,来自佛罗里达州,在胡德堡湖边被人发现失去了知觉,目前事发所在地贝尔县警察局正在调查这起事件,该警局发言人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迈霍•塔莫2019年9月参Jun,是一名机修工,服役。

不会是这位机修师是因为扔在郊外“隔离”吧?即便真的要野外隔离,真的连个遮风避雨的帐篷都不给吗?就把担架和人放地上、拉个隔离胶带就结束了?

再补,华尔街日报报道,微软暂停了收购谈判,原因可能是川普不同意。

又补,川普说给45天期限让他们谈判。头条声称如果这次收购不公平将起诉美国政府。然后看到报道说之所以让微软收购,可能也是头条的意思,坚决不会卖给被川普控制的facebook,盖茨经常批评川普抗疫不力,卖给微软大约是两方博弈的平衡。微软想白菜价收购,川普有可能会卖人情给盖茨及幕后财团以获取竞选支持,但是头条利益受损。这事很麻烦。但是前几天头条对tiktok估价500亿美元,美媒称微软可能最多300亿,但实际上可能成交价只有2亿。这是极限压迫,国际商业收购如果跟政治搅和在一起,很难逃离悲剧。

关于《最后一课》的八卦:阿尔萨斯-洛林地区究竟归属谁?

之前看了一本书叫《历史的温度》,中间一节讲到一篇我们熟悉的课文《最后一课》的八卦。

文章中提到:阿尔萨斯-洛林究竟归属谁?那里的人究竟更认同谁?这固然是一个值得客观研究的问题,但从文学的角度出发,《最后一课》为什么能打动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

阿尔萨斯-洛林地区,在17世纪以前是神圣罗马帝国的领土。1618年开始,衰落了的神圣罗马帝国陷入内战,长达三十年,史称“三十年战争”。这期间法国崛起。

1688年法国在路易十四的统治下,作为当时欧洲最强国,又和神圣罗马帝国、英国、荷兰打了一架,一打就是九年,史称“九年战争”。1697年,法国与“反法同盟”签订了《里斯维克和约》,宣告战争结束——作为结果,法国吞并了整个阿尔萨斯。

又经过了69年,1766年,法国经过了一系列战争和交换,终于在路易十五时期,完全吞并了洛林。至此,阿尔萨斯-洛林开始被法国收入囊中。把这个地区官方语言改成法语,但执行不严格,还是很多地区说德语。

从神圣罗马帝国分裂出的德意志各个联邦里,普鲁士崛起了。普鲁士虽然也惦记阿尔萨斯-洛林地区,但是当时法国皇帝是牛人拿破仑,普鲁士打不过法国,吃了败仗。

直到64年后,普鲁士出现一个牛人俾斯麦,同时,法国波旁王朝衰落了,陷入法国大革命的动荡中。普鲁士有机可乘,开始进攻阿尔萨斯-洛林地区,爆发普法战争,就是法国作家都德的《最后一课》的写作背景。

普法战争中,先打阿尔萨斯-洛林地区的是邻居普鲁士和奥地利组成的普奥联军,虽然普奥联军都说德语,但阿尔萨斯-洛林地区本地人觉得这是侵略,所以激烈抵抗,很多战斗极为激烈或惨烈。最后普法战争结束时,普鲁士也没得到完整的阿尔萨斯地区,但占了大半。

一战时,英法联军险胜,法国马上把这一地区要回来了。但二战时期德国绕过马其顿防线,法国大败,阿尔萨斯-洛林地区又归了德国。等到二战德国投降,法国又把这块地方要回来了。

总体来说,虽然这一地区说德语的人很多,但也说法语,因为法国大革命的思想启蒙,平民有了晋升的机会,法国军中重用了很多阿尔萨斯将领,所以当地人对法国更认可一些。

更厉害的是,法国国歌马赛曲居然也来源于阿尔萨斯的军歌。

在战争期间,一首叫《莱茵军团军歌》的歌曲诞生在了阿尔萨斯首府斯特拉斯堡。在这首战歌的歌词里,参加保卫战的人民都是“祖国的孩子”,他们要共同抵抗“欧洲的暴君和佣兵”。这首诞生于阿尔萨斯的军歌,后来就成为法国国歌《马赛曲》。
1792年9月,法国革命军取得“瓦尔密大捷”,击溃了普奥联军,而这场战役的法军将领,就是阿尔萨斯人凯勒曼。
为什么阿尔萨斯——洛林的人民对法国大革命如此认同?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法国大革命打破了旧的封建社会的阶层,让高级军职不再由贵族垄断,让无数阿尔萨斯——洛林的平民有了晋升的机会,他们从心底里开始认同法国。

书中还讲到:

如今的质疑者对这篇课文提出疑问:首先,阿尔萨斯-洛林本来就不是法国的,也是抢来的;其次,阿尔萨斯-洛林地区的人,明明是说德语的居多。
作家阎京生在《最后一课骗了你》一文中指出:“按照1900年的调查,在阿尔萨斯-洛林地区,以德语为母语者占总人口的86.8%。其中阿尔萨斯地区绝大部分人口使用阿尔萨斯语(高地德语的分支),洛林地区则使用摩泽尔语(中部德语的分支)。以法语为母语者仅占该地区人口的11.5%。”
按照阎京生文中的说法,当时的情况正好相反:不是德国禁止教法语而强制推行德语,而是法国在统治期间,禁止教阿尔萨斯语,强行把法语作为唯一语言。

当时看了这本书的这段历史十分感慨,写了一段书批:

领土争议的太久,文化的影响实在太大。难怪香港澳门要如约赶紧收回来,台湾年年争时时提,维护领土完整这个正当的理由原来有很多道道。自己门口的肥地不能成为飞地,一旦家门口被安插了一颗硬钉子不仅成为摄像头时时窥视自家,当地人口都会被时间和经济文化诱惑(最后一课的洛林人就是被政治经济加文化诱惑)转化成“叛徒”(时间更久就是外国人了)。

外东北和外蒙古的历史也是复杂的争夺与纠结史。

之前看过风吹江南公众号写的一篇俄罗斯文章,讲中国北部跟俄罗斯接壤的俄罗斯远东地区东南部,那里的俄罗斯农民极为贫穷,生产力和生产资料都不足,生产工具也极为落后,气候极为寒冷又人口稀少,农民缺衣少穿,大冬天买不起棉鞋有的居然还穿凉鞋(这穷到什么份上了)。

由于俄罗斯东南部气候实在寒冷,夜里外面冻死人,所以这么穷也无法做乞丐,俄罗斯吏治腐败,铁路落后,政府中央对基层的控制能力有限,管理真空,俄罗斯平民还要受当地地头蛇官员鱼肉。因此土地很多是由中国东北甚至山东人(善于种地)过去租地耕种。很多俄罗斯城村镇的人口里,中国侨民的人口比俄罗斯自己的人口也多。

俄罗斯租地虽然有年限,但到期可以续期,这跟永久租也没什么区别,而且神奇的一点是,中国人租地种后挣钱都寄回老家,并不为在俄罗斯永久居留,这一茬农民不种回家了,会把地转租给下一波中国人继续种,种地也是技术活,中国人种地技术高、机器化程度也强,产量也高,导致本土俄罗斯农民更难存活(买不起好种子、租不起农具、种的粮食产量质量都没有竞争力),但凡有点能力的俄罗斯人渐渐都移民到俄罗斯靠近欧洲的那部分发达的地区,留下来的俄罗斯人更穷人更少,有的村镇住的几乎都是中国人。时间久了,这片广袤的土地,地图上属于俄罗斯,实际情形来看,早已全是中国人了。

这么回想,当初的那届政府确定了中俄的争议国境线被骂的狗血淋头,但这样的土地就算确定了国境线是他们的,也是实际被我国控制,确定国境线利于减少两国摩擦,减少树敌,能把精力集中在国内更重要的经济建设上,如果当年坚持争领土,打个没完,就算争下来一部分,该地区实际人口和地情的结果和现在的也不一定有很大区别(俄罗斯人少地多又穷难以统治经营)。

综合考虑之下,敢做种决策,背着历史和人民的骂名,那届政府也是很厉害了。现在看来,他们是在艰难的选择里做了相对正确的事,尽管道德和历史文化方面倍受攻击。

更重要的是,这些年普京执政,振兴俄罗斯的基本国策是石油换美元,优先发展西部靠莫斯科和欧洲那部分的领土的经济建设,导致俄罗斯中部广大地情条件极差的艰苦地方无人居住,成了无人区,中部和东部的俄罗斯铁路系统日益衰败无钱养护,速度降的越来越快,设备越来越老,还远不如东北的绿皮火车。东部的省份跟西部中央越来越脱节,这种国情已经很难扭转。假如一旦发生战争,别说军队物资短期过不来,就算过来黄花菜也凉了。

对比我国前些年轰轰烈烈的高铁建设,虽然花了巨资,助长了贪腐,但这张贯穿全国的快速铁路网已经建成,运输成本大为降低,效率大为提高,和平时代利于经济发展(有路就富,商品和人口交换效率大大提高,利于地区间分工合作)战时利于物资和兵力的调度和补给,民族也融合(少数民族生活汉化,大为减少从文化传统到居民摩擦的民族矛盾),这种国策在改革开放六十年以来,一直坚持贯彻,才有现在的富强。想想看,美国从当年定义假想敌到今天贸易战,可能也是坐不住了。

看了前面一篇讲我党当年遍布国民党内部的卧底,这种渗透力之强,几乎融入他们的血液让他们透明,这种看家本事,也融入了美国和欧洲,经过几十年的潜伏,美国内部也布满了安插和策反的“中美友好人士”,就连次信贷危机,也是你中有我,当时的财长是原高盛CEO保尔森,高盛在中国期间被渗透(类似尼克松解冻中美关系),后来中国持有巨额美国国债,当年帮助美国渡过次信贷危机,中国坚持没有抛售也承受了巨大的损失,这个美国估计也是同意了其他不敢上桌面的条件,这么大的忙是不可能白帮的(至少换来08-18十年不敢太动粗的时间)。想想看,特朗普上台后重启贸易战,之所以是这个时间点,没准也是因为前面的什么到期了,实在不能再坐等对手继续壮大了。

跑题跑了好远,胡适之所以翻译并传播这篇作品,在当初的中国选择性宣传《最后一课》,一方面是当年中国领土遭遇外敌侵略割占,民族情绪和文化武器可以鼓舞全国人民的士气,哀兵必胜(学生及党员为代表唤醒反抗精神和凝聚反抗力量),也是民族英雄。假设没有这些手无寸铁但心中有剑的人们,可能历史就要改写,现在的中国可能会变成新的五代十国南北朝,没有凝聚力,多重外语并存(巴别通天塔),长期分裂内斗的状况可能类似于现在的中亚西亚和中东(贫富分化、民族对立、武装内耗、经济落后、文化断层)。
——————
天地争鸿:从1688年到1871年,长达183年的时间,也是当地人对法国认同的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所以,台湾必须及早收回。

2020上半年新冠疫情回顾

1-3月武汉疫情

4月哈尔滨、牡丹江及绥芬河疫情

5月吉林舒兰疫情

6月北京新发地、香港疫情

7月大连、新疆乌鲁木齐疫情

日本的日新增确诊病例突破1000人。

朝鲜来了一个从韩国偷渡回来疑似病例,可能从下水道游泳偷渡回去的。

香港连续一周日新增超过100人,昨日最多日新增149人。

乌鲁木齐连续一周日新增不断增加,已经突破100人了。

美国首例感染新冠病毒的宠物狗死亡。

爱尔兰首都都柏林的一家狗粮生产企业发生工人聚集性感染,30-40名工人确诊,狗粮销往新西兰和国外。

印度日新增超过5.2万例。

乌克兰日新增1149病例,也是新高。

日本日新增超过400,也是新高。

乌兹别克斯坦多名官员感染,累积确诊2.3万人

哈萨克斯坦爆发不明肺炎,死亡率激增,有人说没有检测出新冠病毒,症状一不一样国内外报道不一致,罗生门。

新冠疫情的“正作用”

看到个帖子

听修正药业的老同事说,药店里除了口罩、消杀类产品销量增长,其它药品销量都有下滑:
今年因为公共场所每天消毒,春夏季很少有人生病,甚至都没有人感冒,因此呼吸系统药几乎卖不动了,
今年因为每个人戴口罩,过敏性疾病发病率降低了,药品销量大幅下降,
今年因为外出聚餐减少了,胃肠疾病降了一半以上,胃肠药销售也下降了将近一半。
今年因为居家时间增多,外出时间减少,所以连外伤药卖得也不如往年多。
这是一个负面事件中难得的正面结果,希望疫情彻底结束后仍能保持下去,药企虽然有损失,但是做药的人原本就有美好的愿景:“但愿世间人无病,哪怕架上药生尘。”越来越多的药企在扩展产品线,进军快消品领域,去做牙膏、食品、健康食品,这也是一个对消费者有利的事情。

屠格涅夫《白菜汤》与《1942》中徐帆的表演

看到头条上有人写到:

在屠格涅夫写的小说《白菜汤》中有这样一个情节:一位地主太太去探望刚死了儿子的农家寡妇,太太进门看到这位妇人正在平静地一勺一勺喝着白菜汤。

地主太太觉得很不可思议:“她的心肠真是硬啊,这种时候居然还能够吃东西!几年前,我9岁女儿死了,我悲痛欲绝,差点死掉。然而这个女人却在喝她的白菜汤。”

地主太太最后忍不住问这位妇人:“难道你不喜欢你儿子吗?你怎么还有这样好的胃口?你怎么还能够喝这白菜汤?”

妇人眼泪顿时夺眶而出:“儿子死了,我的心被挖走了,我的日子自然也是完了,然而汤是不应该糟蹋的,这里面放有盐呢!”

这篇《白菜汤》,将贫穷对人的影响展现得淋漓尽致,很多时候我们会像文中的地主太太一样,无法去理解那些与自己的生活差别很大的人和事,正如一直出现的网络暴力,甚至很多人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就随意攻击、谩骂他人,却不曾思考过自己的随意评判给他人带来了怎样的伤害。

郭敬明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你可以永远不喜欢你不喜欢的东西,但请允许他的存在,你也可以一直讨厌你讨厌的东西,但不要阻止别人的喜欢。”那些我们看不惯的人和事,并不一定是对方有多奇葩、怪异,很大程度上是我们的过往经历限定了我们的想象力。

然后想起电影《1942》中一段徐帆的表演。

这段戏是当年拍《一九四二》的时候,冯小刚对徐帆的一段戏的表演做出要求,徐帆有不同理解,两人为了一场戏,徐帆当场开骂,直呼恶心!冯小刚在一次访谈节目里提到了这段故事。

当时是拍摄徐帆为了保全孩子而将自己卖掉的戏份,拍完一条后冯小刚总觉得差点意思,就对徐帆说:“你这个情绪好像得克制克制,冷静住自己情绪,这样给人的感觉才会更煽情,才能彰显出这个大环境的“恶劣”。”

可徐帆却说:“我没有办法克制,我是一个母亲,我要把自己卖了,从此以后我们母子分离,换做任何一个母亲都不可能冷静,你一直在强调电影的真实性,可你告诉我任何一位母亲遇到这种事情,会不会无动于衷,会不会这么冷静麻木的告别?”

“这个角色不是属于农村妇女的,而是你导演的!”

也许在徐帆的心中,对于一些拍摄手法,刻意的煽情或者留白,是一种非常贬义的做法,所以才会非常反感冯导的做法,因此最后徐帆也对冯导说:

“别人我管不了,但现在你要搞这种东西,我就觉得你特恶心、做作,你被别人绑架了看法!”

其实在一这段,个人还是感觉不要“太用力”,因为在那个环境下,人已经被折磨的“筋疲力尽”了,反而太用力的话,则会更夸张,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看法。其实在《唐山大地震》中面对女儿的那段声嘶力竭的反应,在当时也是引起了很多人的讨论。也许在很多人的心里,平实的表演,往往优于过大的张力。

徐帆还是把自己个人的意识和理解表现在了人物塑造上,带入了自己对身为母亲的情感和人生经历的经验。但演员的富贵生活,跟人物的底层生活具有巨大的鸿沟,犯了“何不食肉糜”的错误。

但《1942》讲述的是大饥荒逃难的悲剧故事,在那样的时代背景下,个人如此渺小,即便张国立饰演的富人东家,在逃难之路也需要调整心态接受残酷的现实,认识到自己跟其他逃难的穷人没有任何区别,需要为了一口吃的拼尽全力,道德廉耻在基本生存需要的争夺面前,不堪一击。在那种极端条件下,为了生存下去,必须适应环境而改变自己,否则就会直接面临死亡。

所以《1942》里的徐帆那场戏,冯小刚说要更克制的理解是更接近社会现实的,就像屠格涅夫在《白菜汤》里对穷人丧子之后表现的十分冷漠的描写,克制一些才更高级,也是对人性和社会更真实和更有深度的理解。

还有一段作家对华沙当年苦难描写。也是极度苦难之下,表现人们对情感的麻木。甚至于母亲对为了食物可以使子女丧命的行为也十分冷漠。极端条件下,无比绝望之下,情感被封闭,剩下的只是为了生存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不近人情,没有情感或感性,只剩下谋求生存的超理性。

一位描写华沙犹太区生活的散文家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由于饥饿和绝望,一个六个孩子的母亲为了获得食物,把孩子一个个送出贫民窟,让其偷偷地把食物带回贫民窟。这位散文家写道:这位母亲把钱塞进第一个10-12岁的孩子手里,然后把孩子从铁丝网里推出去。这个小孩刚一出现,就立即被纳粹开枪打死。母亲没有浪费一分钟,也没有流一滴眼泪,从死去孩子的手里抢过钱,递给第二个孩子。第二个孩子被推出去时也被立即射杀。这位母亲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她从死去的第二个孩子手中夺过钱塞给第三个孩子(三个都是女孩),并说道:“在家里我还有三张嘴要喂。”第三个孩子成功地爬了过去,并把食物偷运回家,给了全家活下去的希望。这位母亲就在同一天也成了受害者,她在钻出铁丝网时被射杀。留下的14岁的最大女孩,承担起抚养剩下孩子们的责任。她继续重复着母亲的动作。这位母亲和她的孩子们的故事在随时都有可能死亡的华沙犹太人贫民窟司空见惯。

著名作家赛珍珠的《大地》曾被拍摄成电影,摄制组租了一大块土地搭建了一个非常真实的中国农村,盖了房种了地挖了井买了牛,甚至还建了一段长城。尤其是女主角的表演非常逼真,除了一张脸很外国,一举一动都很像那个时代的中国农村妇女。这部小说里一个非常深刻的侧面是,当一个人极度贫困到在生死线边缘挣扎,他们是没有任何尊严可言的。

夸奖与润滑剂

看到一篇文章《最好的夫妻关系,是遇事不指责》,主要讲的是夸奖是亲密关系的润滑剂。

文中引用了很多名人名言,看着有点掉书袋,不过把期待巧妙的藏在夸奖里,尤其是赞美,的确需要高超的情商,而且效果也极好,这是一种认可和肯定,也是一种反馈,是技能也是本事。

托尔斯泰说:即使在最好最有爱的关系中,夸奖也是必不可少的。正如同要是车轮转得更快,润滑剂是必不可少的。

婚姻更是如此。

夸奖是幸福婚姻的润滑剂,你对伴侣的态度,藏着生活的温度和幸福的浓度。

多些认可和肯定,婚姻才能少些争吵,多些美满。

因为,好伴侣,都是夸出来的。
……

《非暴力沟通》中说过:

“人们要学会说出自己的感受,而不是评论或者定义他人。

告诉对方你想要什么,而不是指责。”

我们想要的是一个共度余生的“人生合伙人”,而不是一个每天在指责愈发糟糕的伴侣。

学会用夸奖代替指责,把期待藏在你的夸奖里,对方才会朝着我们期待的方向发展。

心理学中的罗森塔尔效应已经证明:

热切的期望与赞美能够使被期望者的行为达到预期要求,甚至产生奇迹。

聪明的伴侣,都懂得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期许,放在每一句夸赞中,让对方听得舒服,心甘情愿变成你喜欢的样子。

……

《终身成长》一书中有句话:“婚姻最主要的一个特征就是,你要鼓励伴侣成长,也要让对方鼓励你自己成长。”

……

马克吐温说过:“一句称赞的话,可以让我活两个月。”

……

史蒂芬.科维说:“人们可以变成什么样的人,取决于你如何对待他们或是坚信他们是什么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