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3日

今天不开心。若放弃又不甘心。

六点多吃完晚饭,本来要写文档,回到位置突然决定抬屁股就走了。

地铁上看《南方有乔木》。

虽然完全不挨着,但看着看着,好像又找回了一些决心。

但看着看着,想着想着,觉得特别委屈。

就这么点钱,完全没有人,这是干多大的事儿?

跟Sun说,唉,真是贱骨头,你说我这是图什么呢?

能在地铁里忍不住掉泪的经历也是够了。

要是做不成什么,真TMD对不起自己。

南乔心思纯净,心怀就像乔木一样伟岸,值得懂的人珍惜。

致橡树。

2018年4月1日

今天替老妈去补请假条,然后干了一仗,从物业到派出所吵了三小时。明天去人事及劳动社保局问申诉流程,按劳动法走,违法的地方就要受到惩罚,罚死他们。

劳动仲裁与社保,这里面商业空间极大,顺便摸一下流程。

看了几集《南方有乔木》,陈伟霆的身材太肉了,身材并不是很好,李现男二的人设有点彪有点痴有点怂,白百合的身材也不完美,但这个性格比较喜欢,选她演还是很合适的。

看了原著小说,看到第八章时樾跟南乔分手,时隐忍着所有的心事,去跟朋友极限飙车那段,像疯子一样。

回去路上,郄浩有点不放心,戴着蓝牙耳机给时樾单独拨了个电话:“时哥,有事没事啊?”

时樾说:“没事。”

“屁没事。我说时哥,你还真上心啦?”

时樾道:“你他妈又来了啊。”

郄浩说:“喜欢就甭断了,安姐总不能牵着你一辈子吧?时哥,你跟她把事情说清楚,横竖都是为她好,你偏偏要装个恶人,你这不是自己找虐么?”

有人评论说:当你不善言辞时希望有人懂,当你自己挖坑时但愿有人填土,掩埋,耕种。

不懂的一点是,为什么电视剧版《南方有乔木》干嘛要把南乔的哥哥南思写死了呢?原计划的这个角色临时罢演了吧?

Tags: ,.
2018年3月21日

好忙,好累,没歇着时候。

今天终于有实质性推进了,还是挺开心的。

早上跟Tigger聊天,又坐过站了,没赶上班车,不过很开心,因为这个状态很好。好的朋友的确是一面镜子。

我们聊起职业生涯,他说40岁以后可能才回国,我说IT再奋斗三五年,就要转到教育行业了,也许的确是命运的转折点。习大大如果长寿,现在的国势很像乾隆年间,如果还能执政十年到十五年,将是一轮新的盛世。有生之年得以见证中国超越美国成为第一大国,还是很幸运的。

晚上聊起行动代号,搜了一堆,想定“夜明”,但不够响亮,觉得“神龙摆尾”更霸气,哈哈。秘密定为这个代号吧,看看月底什么样。

神龙摆尾出自易经,据说成语源自一幅画,画中一龙摆尾,海波浩荡,后指声势浩大。此式也为金庸小说降龙十八掌中最后一式救命杀招.往往败中取胜,无往不利.用于劣势反扑.错步旋身,双脚踏玄位,沉肩.右掌自右腋下发出,取敌丹田,左颈,协下要穴.。

2018年2月28日

最近进展顺利。

周末在家收拾东西,一些旧物都干掉了,房间也整洁了不少。心情很愉快。

换了个洗衣机,物美价超廉,超级开心。洗了个窗帘,很干净,比原来洗衣机好多了,更开心了。

捡了个微波炉,一试,坏的。然后卖给来修洗衣机的师傅,还卖了五块钱,而且不用自己扔下去,哈哈,更开心了。

跟yanjie说起收音机,这家伙还真的挺有意思的。

晚上聊起高尔夫、手表和包,说起意大利买的那个包,瑞士买的宝齐莱,还有最爱的江诗丹顿,都是心爱之物。人生总要有几个

2018年2月24日

看到风吹江南公众号上更新了一篇李不太白的文章《
最后一枝罂粟花:为什么商人不能依附权力》。

好文章。

转发时说:除初看开头,就察觉一定会提起傅国涌的《大商人》的那几段,唉……尤其是卢作孚这段:“我自从事这桩事业以来,时时感觉痛苦,做得越大越成功,便越痛苦。”后面果然写到这些。当初看这本书时,见字如面,作者文笔力透纸背,让人能穿过历史长河感受到那种痛苦。刚极必折,慧极必伤,强极则辱,情深不寿。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果然是难得糊涂,知道越多越危险,傻人有傻福,中不溜秋最幸福。

强极则辱,还真的是出事哲学。

但对于中国商人爱依附权贵这件事,是否来自逐利的贪欲这件事,我有不同看法,跟第一个留言的确一致:

素心:好文章,但作者可能没有经商的经历,中国商人之所以依附权贵,并非骨子里的卑微,而是出于现实的考量,因为我们没有任何可以真正制衡权力的另外一种力量。商人们并非不想有独立的精神,只不过要想生存下去并且获得更多利润,不得不与权力合作

2018年2月23日

生快。

今天年的阳历和阴历生日全忘了,一堆银行短信提醒才记得。

要在听一次《二月三日》,据说是郑中基写给杨千嬅的歌,同一天生日。

今天被高度评价啦,说非常难得的人才,连说好几次,灰常开心。哈哈哈。

又涨了一岁,祝2018一切都好,心想事成!

Page 3 of 336«12345»10203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