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9日

@文武医院:【扯淡!再不来了】在河南淇县一个叫摘星台的公园里面,立有一方石碑,是1984年由河南淇县城北下关八角楼西寺院迁至此处。碑正中竖刻”泰极仙翁脱骨处“七个大字,“脱胎换骨”是道教修炼之语,可见墓主人是为道门中人。
此碑最搞笑的是,在碑头两边刻了大大的“扯淡”两字,并在碑额处横刻了“再不来了”四字,笔法流畅,侵蚀自然。并非现代人后加刻,在死后的墓碑上如此特立风趣也够玩世不恭的了,因此此碑又称为“扯淡碑”。
扯淡碑相传为明代墓碑,这块碑无墓主人姓名,也无确切立碑时间,碑阴处有碑文111字藏头露尾,扑朔迷离。碑文大意为:“再不来了,扯淡,人生没意思。我泰极仙翁姓沐是燕地人,明末甲申到云蒙山修行。我的事迹已详细记载在甲申年的历史,我辈是不敢再说了。我仙翁生来不讲自己的年龄,也没有谁来考证,有人说我活了144岁,我说对,是这样。为明朝守着空门的人,我仙翁是高洁的。每日与琴棋书画为伴,不与清人为伍。始终对明朝灭亡,心怀愤恨、羞辱之情的老人仙翁立。”
据相关人士介绍,碑主人姓沐,根据上述碑文分析,他应该是明朝末年的一名大臣。明末甲申年李自成攻入北京后,他逃到淇县云蒙山栖身

@文物医院: 1979年版《辞源》对“扯淡”的解释:说无意义的话。明·毕魏《三报恩》传奇《闺叹》:“一发扯淡,那里说起。”引申为无聊,没意思。明·纪振伦《三桂联芳纪征途》:“思量做这官儿,真个叫做扯淡。一连饿了三日,不尝半口汤饭。”并不是现在理解的“胡说八道”,当时并不能算低俗的粗话。[奥特曼]

@三思逍遥: “我看世上人,都是精扯淡,劝君即回头,单把修行干,做个大丈夫,一刀截两断,”《唐·寒山问拾得》扯淡这词历史悠久。

@映入日月万里风83142: 甲申之乱!难道是那场不能说的……

@三思逍遥:化学还不够硬科学?

有人认为化学还不够硬核,化学这个学科还在经验主义的范畴
举出的例子是化学家连氢氧结合生成水的细节都还没完全搞清楚
这个例子并不太恰当,也不能作为学科鄙视链的证据。

物理学除了研究简化模型之外,同样要研究复杂现实,并且同样被复杂现实所困扰。
伽利略开创了简化的先河,这是个伟大的思想。通过对世界的简化,物理学家从中窥视到了许多非常基础的自然规律。同时也是调侃物理学家的著名段子“真空中的球形鸡”的源头。

但物理学家就真的不需要解释那些具体的发生在现实中的物理事件吗?
当然不是,比如物理学家也研究水结冰的细节,一旦陷入现实的细节中,物理学和化学也就没啥区别了,同样被细节所累,但格言说:魔鬼在细节中。
搞不清现实的细节,就算写出了大统一方程又如何?
你还是无法解释现实世界

2015年物理学家用数台超级计算机模拟了水结冰的过程,该模型仅涉及4096个虚拟的水分子,动用了2100万cpu时,而且还没完全搞定这件事,因为模拟结果和实验预期结果还相差一个数量级。为什么要动用超级计算机来搞模拟模型?因为现实中的实验条件很难控制,如果能计算机模拟,才具有真正的可重复性。这篇论文发在PNAS上。http://t.cn/AiKpglo7

研究水结冰重要吗?
相当重要,不要忘了生命和水之间的关系,而水的物理性质在这个过程中极其重要。
最近的《自然》上才发表了一篇论文,说的也是水结冰的事儿,新的物理实验指出,从前认为存在的无定形冰可能并不存在。http://t.cn/AiKpgloh

另外,物理学家已经折腾出18种冰,在不同的温度和压力下。[/cp]

2019年5月28日

最近这是怎么了!连《天天向上》都给爱豆们做拼桌约会,强行示范“我们约会吧”,实力教学异性约饭如何聊天。

哇塞,这是怎么了。

这绝对是教科书级别的相亲现场了。

王一博和杨芸晴的约饭好尬,女生主导话题,男生钢铁秤砣好难撩,最后说可以走了吗?真的好伤人。

杨芸晴和卜凡的尬聊,约会黑洞,不断打断,好像拼桌,哈哈哈,上来哥们一样撞拳。

大型催婚现场,各位实力单身。

几对cp里王菊和钱枫的聊天堪比教科书级。

王菊的情商的确比较高,综艺感很强。钱枫和袁姗姗在《我家那小子》里实力尬聊好经典。王菊好会聊天,什么尬梗都能接的住。

有一次在一个综艺里,大家聊起心理年龄,justin说自己心理年龄30岁。

你们品品王菊对justin说的这番话:

她说让孩子“懂事”其实是件残忍的事,心理年龄大意味着你可能经历过一些很艰难的事情。

我很希望别人也很认同我,觉得我很成熟,是因为我急着想要长大。我想证明给被人看我是懂事的,但是我现在倒过来看,说自己心理年龄大并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就意味着你经历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所以当别人跟你说,我觉得其实你并没有那么大的时候,带着一种我希望你没有经历过那么多不好的事情,我希望你还像你自己该有的年龄那种纯真啊,很简单那种快乐,倒不是真的说你是一个很幼稚的人。

嚯!原来之前创造101,王菊火遍全国,是有原因的。

做了一件很扯淡的事。

昨晚莫名其妙给一个意大利小哥做了好半天的心理辅导。

声音是不错,但是被主动问:我的声音你喜欢吗?

这种太像诱惑了。不是正常人。有点讨厌。

然后表现冷淡,他也听出来了。不过礼貌之余没有挂断,然后,委婉的表达了讨好型人格的评价。他果然说,感情出了问题。宁可在楼下车里坐着也不肯回家那种。

这种还挺常见的。

然后吧,忽然就快速切换到心理治疗室模式。就跳到了对面,很客观的讲一些侧面的感受和认识,作为开导吧。

太奇怪了。善良而已。

聊了半天,他致谢,我挂机。

临挂机之前没忍住,指出对声音诱惑的反感。

可能作为一个很奇怪的人,聊天的目的就是聊天。聊,耳卯,只聊天,不聊地,不聊人和事。

作为曾经的小唠神儿,偶尔还是能捞到几枚棋逢对手的。比如河北柴培云,比如星际大智,比如同仁摄影师,比如盛天骐。

很多年前聊天,就很讨厌三句不到就开始查户口。后来发现大家只是用现实中聊天的经验,在虚拟世界里丢手绢。一旦产生好奇,就忍不住幻想对方是个什么样的具体的人,忍不住想拉近时间和空间的联系,回到现实世界。

难道没人觉得好好的花式聊天可以很有趣吗?

可能更多人追求的是现实世界里的亲密关系,看得见,摸得着,有温度。但绝大多数现实生活中的关系都是狗屎,衣冠禽兽、道貌岸然而已,还不见得如虚拟世界里真。

认真聊天,跟对面是机器人or一条狗有关系吗?

大约烤箱和冰箱都是不受欢迎的。电饭煲才是不可或缺的家常必备。

哈哈,要么是咱太奇怪太淘气,要么是这个世界太精彩。

跟盛天骐说,这几年最大的感受是,聊天也是一项高级技能啊,有段位,有等级,还有大法,哈哈。

他说,什么是大法?

我说:攻心为上。

然后扔过去一首蔡琴的《被遗忘的时光》。

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

这就是攻心为上大法。

哎呀,还是太皮了,跟十几岁时一样皮。。。

这把年纪还如此,会不会有点幼稚?

不过,幼不幼稚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

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

美剧《亿万》第一季某集结束有这么一首歌叫《Tubthumping》超喜欢。曾经有一段时间天天单曲循环。

据说这首歌是98年法国世界杯期间流行的。

Chumbawamba这个名字很怪,音乐中流露出强烈的政治意识让很多人望而却步。直到1998年法国世界杯期间的那首著名的“足球流氓”歌曲“Tubthumping”才使Chumbawamba成名,说明这支1984年成立于英国利兹的乐队在十多年后才为世界所知。

跟盛佳骐互相“扔歌”的时候翻出这首歌,这种“扔歌”的感觉,就好像互扔菜刀,哈哈,特别酷。

盛佳骐分享了一首Thomas Bergersen的《Immortal》,说,骑车开车的时候别听。

不禁莞尔。

投桃报李,回了一首《Star Sky》,电影《霍比特3》里五军大战的配乐。

聊起有一个俄罗斯花腔女高音,叫Anna Netrebko,她版本的《Hospodin jest můj pastýř》更有感染力,就一下子走近那种。德沃夏克写圣经歌曲也是极为温柔抒情。

Immortal》这样恢宏壮阔的音乐,总是奋进沸腾的。有人在歌曲下面评论:

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
我不在那里,我没有长眠。
我是凛冽的寒风,
掠过诺森德的雪原。
我是温柔的春雨,
滋润着西部荒野的麦田。
我是清幽的黎明,
弥漫在荆棘谷的林间。
我是雄浑的鼓声,
飞越纳格兰的云端。
我是温暖的群星,
点缀达纳苏斯的夜晚。
我是高歌的飞鸟,
留存于美好的人间

河北柴培云说起中国唱诗班,说起国产动画片《相思》《游子吟》,近年国产动画短片里较高的水平。

说起《寻梦环游记》的墨西哥亡灵节,我说起台湾动画电影《魔法阿嫲》,中国的中元节跟墨西哥亡灵节一样,都是鬼节。

其实这个世界上,还是会有soulmate这回事,无关世俗,只是棋逢对手而已。

高手过招,点到即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