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8日

江苏卫视《非诚勿扰》

王磊是个普通的名字,相信很多人的生活轨迹里,都有若干叫这个名字的人经过。但往往,平淡的名字,载有最有味道的记忆。

认识的第一个王磊,是当年上学时的第一个笔友,通信往来长达几年。在那个热情无限的年纪,他经常谈起他们的乐队、演出,以及喜欢的音乐。本来巨讨厌摇滚和beyond,但从那时开始了解轻摇,后来莫名其妙地爱上《Amani》,还不可救药。

千里之外,纯真年代。尽管至今对摇滚仍然知之不多,也谈不上和王磊有多深的友情,但时隔多年,简单的记忆历久弥新。出于对青春和尘封往事的纪念,仍保存着当年的来信,甚至还有一张他的照片。这个个子不高的男生在爬山,眼神坚定,那种果敢的神情定格在时间里。

今天要说的这个王磊,也跟音乐有关,也喜欢摇滚。他,参加了上周播出的第18期《非诚勿扰》。在这场婚恋交友娱乐节目里,他坦率地公布了工作单位。十分惊讶,还以为是江苏卫视与网易娱乐的某种合作。转念一想,他是网易娱乐的主编,曾任快女的评委,应该不会拿公司和自己的生活开玩笑吧。

(more…)

Tags: ,,,,,,,.
2008年1月7日

这是一本书相当正经的书,它的主标题是《科技英文写作与讲演》,副标题才是《科学的罗赛塔石碑》

这是一本相当有趣的书,表面上看是教你如何写作科技论文和做科技演讲。实际上有个章节教你如何在学术会议上打盹~~

这是一本相当实用的书,专为那些希望提高英语应用能力,试图润色论文使其得以发表,并欲增强国际会议演讲信心的科学家而作.

这是一本相当有意义的书,它为科学家、研究人员、博士后、研究生,尤其是非英语母语的科研人员提供了十分有用的信息。

为什么说它有意义?

(more…)

Tags: ,.
2006年6月20日

看到小明哥把先前我们去综合法衙时候的照片处理好了弄到了msn上,才又会想起那个温暖的下午,我们在461附近一圈一圈转着,那种感觉真得不错——享受爱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我的宿舍申请下来了,可能不日就要蚂蚁搬家了,好事一桩,坏事一件。好事是我可以更专心的弄我的专业,坏事是我离亲爱的们越来越远——南区实在是太……荒凉了。今天在惠惠那里一吨狂白话,终于“大快我嘴”,嗬嗬,在师兄师姐面前一直保持温柔的形象对我来说实在是一件异常辛苦的事情了,到了那边工作得也会很晚,很可能哪一天忍不住会搞个午夜凶铃什么的骚扰一下民众呢,哈哈,小生这厢先给大家打个预防针啦!

Tags: .
2006年2月19日

今天去了二道区,踩了四个点儿,不错,收获颇丰。

第一个去的是北观音寺,这个尼僧寺并不大,因为香火的延续还算修缮得不错,在寺门旁边还有一块石碑,写着伪满洲国时候某某人捐赠修葺之类,背面也有好多文字,因为前后两面的文字都被浅色漆覆盖了,而且大多数是人名,看不太清楚。碑最上一行的文字被凿掉,不知是否是因认为保留伪满时候的古迹是国耻之类的原因特意弄掉的,总之觉得很可惜。长春的古迹保护得不好,很多处因各种原因被放弃。前一阵子又听说市政府要搬离原来的伪满建筑,我想搬了可能更不利于保护这栋建筑了。

第二是二道区的基督教堂,这是我在长春去过的第三个教堂,也是最漂亮的教堂,也许是刚刚装修过的缘故。一二三层都有礼拜堂,阁楼上的是个唱诗班的练习室。东四道街那个天主教堂大教堂是哥特式的,很大气,清光绪二十三年法国传教士沙如理委托白云桥买下地产创建的,至今已有百余年历史,所以室内有些陈旧。西五马路的基督教堂,也很宏伟,我的Bible就是从那里买来的。

第三处是东盛大街上的东盛电影院,至少有30年的历史了,已经非常破落了,但凭外表仍可以想象得到当时的辉煌。东盛电影院的北边有一长栋苏式风格的厂房,保存得还很好,现在好像变成什么天泰电力公司的办公处所了。本来想照张照片留念,可惜胶卷不够了。

第四站是清真寺,我悄悄溜上了去,在二楼的礼拜堂用去了我最后一张胶片。再多一张就好了,我可以留下清真寺的全景。改天照片洗了再扫上来吧,加上上次在综合法衙和文教部的Logo。

搜了好久,没找到多少有意义的信息作为下次的calendar。跟小明哥汇报了以下今天的行程,勾得他也心里直痒痒,嗬嗬,下次又可以抓他一起去了。

2006年2月16日

什么时候看文献能像FAIRY STORY那样动人呢?我一直在想这样一个问题,也许等我真正献身科学的时候吧。

今天实验不顺,不是忘了先拔氮气就是错过取样时间,这才同时作两个反应就手忙脚乱了,真得佩服那个同时作6个反应的师兄。

2006年2月15日

做了几天实验,就像干革命一样,没有好的身板真的抗不住。
不过这几天还好,那边也稳定下来了,我的工作状态也开始渐入佳境,可喜可贺,呵呵。
李师兄要结婚了,我师兄也快了,呵呵,也是,我妈在我这个年纪都有我了,只不过,现在读书多了,还以为是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