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3日

Chapter 1 花园

今天,在那个明珠小区转了转,从住宅区的角度来讲真的是个很不错楼盘,很有小城之家的感觉,亭台水榭,一应俱全,有高层,有别墅区,也有只有6层的住宅,刚开始觉得挺好,因为几乎每栋小楼的一楼都送一个小小的花园,这是我曾经的梦想。可惜我还是更喜欢独门独院,这里连别墅区都是一栋连一栋的,感觉就像每一个都是缩成小小的格子,都被框在一个一个的火柴盒里了。我是比较喜欢花园的,哪怕只有很小的一点。明珠的住宅大多都有一块不小的花园,就好像《导盲犬小Q》里仁井夫妇家的那个,很宽敞,甚至可以大大方方地放一个小亭子,,可是在楼群里住在一楼让我很没有安全感,因为我喜欢睡觉也开着窗帘,嘻。
什么时候才能拥有我的花园呢?这样看来,我也是一个很挑剔的人了吧。

Chapter 2 散步

我出门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等我在明珠转了一圈出来,整整好好一个小时。我从卫星广场散步回来,爬到6楼的窝里,也刚好一个小时。其实这距离还真的很远,8站地,在从校门口爬到我6楼的小窝,也有10站了,和到火车站差不多,区区说这在台北应该是5公里,差不多吧,别人告诉我说我们校门牌号5268就是和火车站的距离。
这样子走路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了,总是拉练一样的行走看起来多少有些癫狂,不过这样的行走真得很惬意。晃晃荡荡,胡思乱想。走到紫荆花的时候,看到那棵巨大的圣诞树,想到去年的圣诞节我还收到过可爱的袜子,和猫猫开心地吃米线……此时此刻,远方的他们都在做什么呢?是否也同样想起了我呢?突然有一种很苍凉的感觉,了解我的人都溜走了,一个又一个……
LiLy姐的话总是能恰恰当当地嵌在我的心坎上,还保存着从前她的短信:有时癫狂的状态很难得,更何况充满诗意的疯狂呢?世俗的尘埃遮蔽了美,只有异乎常人的心灵才能发现。而这代价却是永恒的孤独。
很想念Lily姐,猫猫,小红,Alf, Jo。还有过去的时光。

Tags: .
2006年1月1日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喜欢看电影的,但我知道一定是从看电视开始的。记得我妈总说,在我小时候还走不溜道的时候就会爬到写字台上,把家里刚买的黑白电视机打开。那个时候白天根本既没有电视节目,就算是晚上也只有6、7点钟才有的看,所以每天早上老妈在厨房听到我是有很大的吱吱啦啦的声响,那就是我这个小鬼已经睡醒啦。我的印象里从小就爱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从新闻联播到《红楼梦》,从红黄蓝到动物世界,从《包青天》到《一代女皇》再到《莲花争霸》《过把瘾》《北京人在纽约》,看了N多电视剧,觉得节奏太慢后来转战看电影……这个故事太长,下次再继续说吧

Tags: ,.
2005年12月31日

这几天窝在宿舍胡乱看着电影,才发现原来join上有很多吴彦祖的片子,连《北京乐与路》都有,可惜就是打不开。看了《想飞》、《公主复仇记》、《特警新人类》、《大佬爱美丽》、《千机变2之花都大战》、《新警察故事》、《偷窥无罪》,再加上从前看过的《美少年之恋》、《赤裸特工》、《游园惊梦》、《玻璃之城》、《新扎师妹 》、《千杯不醉》《三岔口》、《长恨歌》、《旺角黑夜》、《花魁杜十娘》、《桃色》,小吴同学的片子也被我看掉好多了,没想到他演了那么多,也没想过我也已经看了那么多。接下来该轮到谁了呢?说这话的时候我也在笑自己何时变得如此堕落……

简简单单娱乐自己,这是我选择吴彦祖的电影的原因。看到《想飞》的时候,却还是被黄秋生吸引了,这个演过三级片,也当过影帝的老戏骨,每次在银幕上的出现总能带来让人耳目一新的惊喜。这里,演绎吴彦祖和陈冠希的爸爸,一个舞蹈教室的老师。最喜欢他跳舞时的样子,最爱他教李心洁煮咖啡那一段。还有这两段关于Vedio的:“你有空的时候给我拍个vedio…”不等回答,黄又说:“没关系,等你空再说,等你又空再说…”他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会被感动吧,反正一个鲜活的形象跃然而出,简单的配角也被他塑造的如此光芒四射。黄秋生本人好像也最喜欢这个角色吧,39届金马奖最佳男配角的奖杯也如约而至。

前一阵子特别喜欢看《康熙来了》,其中一期就是黄秋生,早已忘记节目里都说了些什么,只记得黄秋生又吹口琴又背诗,还弹了一段吉他。当然还有超爱演戏的小S绝对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大好时机和影帝飚戏。老戏骨们的另一面也是如此多彩,黄秋生也出了好些唱片,这一点我也是知道的。从前错下了一首粤语歌,很好听,歌名Dark blow out、歌手Antony Wong的信息让我一直认为就是黄秋生唱的。后来下了很多黄秋生的专辑都找不到这首歌的中文名字和歌词,我才发现原来黄耀明也叫这个英文名字。不过此Wong非Wong,黄秋生的歌,就像《20 30 40》里面他演的那个音乐人一样,虽然热爱音乐可也总难从玩票的水准上多少提升。不过无所谓了,喜欢并不一定要拥有,美食家不一定必须是个好厨子——术业有专攻,自得其乐、凡事知足最好。

Ps: 那天Keisga出题“9个选对象的条件”。我就一本正经但很不严肃的回答了一下。在小田催促睡觉声中匆匆的答完,第二天得空翻出来从头看看才觉得挺好笑的,idealization,这样的架势估计一定会把很多男人吓跑,呵呵。不过这确实是我的第一想法,女人嘛,都这样,比较感性。不过也不是没有一点实现的可能吧——因为我一直都是很幸运的人,相信一定有个人会更幸运一点来“遭遇”我。哈哈~~

9个选对象的条件 之Lorna篇
第1条 要有责任感,俗称有正事
第2条 要会“抬杠”(因为我时常有很多光怪流离的想法希望变着花样的交流才有乐趣),换句话说就是要有一定的人文修养
第3条 能够陪我一直散步到老,不能喊累,如果我喊累除外
第4条 我永远有他送的糖果吃,不会被他唠叨会胖
第5条 忠诚
第6条 我会是个贤妻良母,但他也要经常洗衣做饭
第7条 他要爱我比我爱他多一点,哪怕只有一点点
第8条 孝顺父母,疼爱小孩
第9条 60年后他还是会对我说:我爱你,从不后悔

Tags: ,,.
2005年12月30日

在Keisga的博上看到关于选课人数超过限制需要抽签的情况,勾起了好多回忆啊!我上大学那会儿比较幸运,全校多少只眼睛盯着的那只有40个名额的乒乓球班都被我抢着选到了手,而且第二年的时候选课风波更是接近白热化,图书馆的大门都被选课的同学们挤破了,更是挤(急)歪了不少张脸,可我还是选上了可爱的乒乓球。当时的系统课堂人数够了就不能再选了,后来选专题做毕业论文的时候才看到别人也有发生选课人数超过限制需要重新抽签的状况,当时我就想过什么时候抽签几率最大的问题,抽签这种事情也很有学问的,为此我曾经特意想学统计学或者博弈论之类的,但我总是很幸运能选上想选的课,所以懒得看书,只是自己胡猜,推出一些所谓的“门道”,趁这个机会赶紧写出来吧,不管对错现在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当时的想法肯定比现在更严密一些吧,没办法,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了。写出来算是逗个闷子贻笑大方吧,如果觉得我错了离谱也可以留几个爪子印,但不欢迎批评,欢迎指正。

选课抽签的软件是否兼顾公平我不太清楚,就算不公平吧。以上面的选课经历为例,第一个抽签的人抽不到课的概率最低,为1/201,此时未抽签的人抽不到课的机会是0。如果第一个抽签的人抽到了课,第二个抽签的人抽到课的概率下降为199/201,也就是抽不中的几率上升为2/201,以此类推。第k个抽签的人如果比较倒霉抽不到课,后面所有人抽中的概率都会大为提高,在这个例子中也就是全部提高到100%。如果前面的人都抽中了课,最后一个人只能做倒霉蛋,但是发生这种情况的概率也只有1/201,和第一个抽签的人抽不中课的概率一样。综上所述,面对抽签顺序的选择,要么做鸡头,要么作凤尾,从概率论上来说这是选课的两种最优选择,但是考虑到做鸡头的人还有可能起个大早赶个晚集,便宜了那些“坐吃山空”的人,所以还是作凤尾比较好。

但是如果大家都都想作凤尾怎么办?我想起了智猪博弈(pigs’payoffs),那个著名博弈论例子。
这个例子讲的是:猪圈里有两头猪,一头大猪,一头小猪。猪圈的一边有个踏板,每踩一下踏板,在远离踏板的猪圈的另一边的投食口就会落下少量的食物。如果有一只猪去踩踏板,另一只猪就有机会抢先吃到另一边落下的食物。当小猪踩动踏板时,大猪会在小猪跑到食槽之前刚好吃光所有的食物;若是大猪踩动了踏板,则还有机会在小猪吃完落下的食物之前跑到食槽,争吃到另一半残羹。
  那么,两只猪各会采取什么策略?答案是:小猪将选择“搭便车”策略,也就是舒舒服服地等在食槽边;而大猪则为一点残羹不知疲倦地奔忙于踏板和食槽之间。
生活中也常遇到这种情况,比如说澡堂每天开门时水管里总是有一段是凉水,当这段凉水流完,热水才会源源不断。于是,每天所有人都想当“小猪”,等着“大猪”先把凉水放净。另外,股市上等待庄家抬轿的散户;等待产业市场中出现具有赢利能力新产品、继而大举仿制牟取暴利的游资;公司里不创造效益但分享成果的人,都是很普遍的“小猪搭便车”。
这里,撇开道德因素,仅从技术角度去谈,“小猪”的策略是对的,但一个群体中“小猪”的策略总是对的话,那么“大猪”必然越来越少,要想改变“小猪躺着大猪跑”的状况,就必须改变故事中的游戏规则。一种方法就是改变每次落下的事物数量和踏板与投食口之间的距离:投食仅原来的一半分量,同时将投食口移到踏板附近。小猪去踩将会马上把食物吃完,大猪不得食,大猪去踩也会把食物吃完,小猪不得食。结果小猪和大猪都在拼命地抢着踩踏板。等待者不得食,而多劳者多得。每次的收获刚好消费完。但新的问题又会出现:大猪的体型大力量强,可能会阻止小猪踩踏板,使小猪不能参与竞争。
所以规则永远会不断修改,竞争中不会有绝对的公平,也难怪,经济学那么难,博弈论那么多变幻,也只有像R.Aumann、J.Nash那些天才们能创造出这些美妙的理论。我等尔尔也只有怀着崇拜和敬仰的心情读一点皮毛以沾些仙气,当然也少不了逞一时口舌之快,乱造一番,不过只是贪图开心而已,也希望老人家们别从棺材板里跳出来骂我这糟塌他们理论的小毛丫头。呵呵~~

Tags: ,.
2005年12月25日

最近不知是电脑的问题还是网络的问题,写一篇blog费了牛劲也发不出来,只好把两天的贴在一起了,还保留昨天的标题吧,夜半狂想,在平安夜和圣诞节。

夜半狂想(于平安夜)

发呆……
总是在要关机的时候才想起有很多话要写下来,就拿昨天来说,发了一下午呆,听了一晚上的《等等等等》还是听不出黄磊到底在唱些什么,也许我比较适合听古典,就像现在的《蓝色狂想曲》。这张CD还是两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一家小小的音像店里发现的,当时欣喜若狂,毫不犹豫买下两张,一张作为礼物送人,一张自己保留。我无法描述这曲子多迷人,那种喜爱是无法表达的。虽然当时送出这份礼物多少有些突兀,但也还是送出了,也不知那位仁兄是否仔细听了。爵士风格本来就是很写意,就像散文,如果你的心并没有安静下来,你也许会读不下去,认为它太浓缩,艰深,甚至会觉得莫明其妙,莫知所云。那是一份独特的情感,需要你用心体味它的美。呵,我猜他一定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如何描述它,所以当时我只说Rhapsody in Blue很美,我很喜欢。不管怎么样,没丢掉它就好,呵呵,看到它也许就会想起曾经认识我这么一个奇怪的朋友……

Merry Christmas!(于圣诞节)

给Pax写信,知道他不会回,因为他不知道我发了这封信到那个邮箱。但我还是喜欢写信,最好是石沉大海那种,最好是不相识,这样才说的爽快,当然,这可能意味着再无见面的可能。
听着一段吟唱,两个法国小孩演绎的concerto pour deux viox,那个少年好像就是《放牛班的春天》里的那个莫航治,长着天使的面庞,他们唱的是无词人声版,很美,如百灵般婉转,似画眉般清脆……
温柔的歌声,总能勾起许多往事。外面铺着一层细雪,像鹅毛般温柔,如锦缎般细腻,好想躺在地上好好打个滚,想起小时候的冬天和二哥跑到山上下爬犁,那山那么陡啊,吓得我什么也不敢看,只能死死扣住二哥的腰,耳边寒风撩过,突有丝丝凉意浸入心田。转眼间已然滑到了山角,一身清爽。不怕了,高兴得重新爬山,放爬犁,还是不敢睁眼,但喜欢上了听风的感觉。

Revival说法文是情人的寓言,我说是童话般的梦境,总之是让人欲沉醉其中,长眠不醒。

2005年12月23日

耐着性子看了这本小说《邂逅》,看着看着,就觉得那个叫做那个叫做蝶恋花的女人真是欠揍,那个叫做满江红的男人也很欠揍。虽然这小说只是在把玩文字,不过话说回来,哪个女人又能抵抗一个温柔浪漫又儒雅体贴的男人的魅力呢?尤其是一个没有真正谈过恋爱的已婚女子,怎么说都是一种悲哀吧。人总是孤独的,有幸碰上一个谈得来的朋友比中彩票还难。记得那次疯女人流着泪对我说她是真的非常喜欢小三,当时我怎么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因失去一个网友而那么伤心。其实,道理很简单,在合适的时候遇到恰当的人而已……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