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20日

看到小明哥把先前我们去综合法衙时候的照片处理好了弄到了msn上,才又会想起那个温暖的下午,我们在461附近一圈一圈转着,那种感觉真得不错——享受爱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我的宿舍申请下来了,可能不日就要蚂蚁搬家了,好事一桩,坏事一件。好事是我可以更专心的弄我的专业,坏事是我离亲爱的们越来越远——南区实在是太……荒凉了。今天在惠惠那里一吨狂白话,终于“大快我嘴”,嗬嗬,在师兄师姐面前一直保持温柔的形象对我来说实在是一件异常辛苦的事情了,到了那边工作得也会很晚,很可能哪一天忍不住会搞个午夜凶铃什么的骚扰一下民众呢,哈哈,小生这厢先给大家打个预防针啦!

Tags: .
2006年2月19日

今天去了二道区,踩了四个点儿,不错,收获颇丰。

第一个去的是北观音寺,这个尼僧寺并不大,因为香火的延续还算修缮得不错,在寺门旁边还有一块石碑,写着伪满洲国时候某某人捐赠修葺之类,背面也有好多文字,因为前后两面的文字都被浅色漆覆盖了,而且大多数是人名,看不太清楚。碑最上一行的文字被凿掉,不知是否是因认为保留伪满时候的古迹是国耻之类的原因特意弄掉的,总之觉得很可惜。长春的古迹保护得不好,很多处因各种原因被放弃。前一阵子又听说市政府要搬离原来的伪满建筑,我想搬了可能更不利于保护这栋建筑了。

第二是二道区的基督教堂,这是我在长春去过的第三个教堂,也是最漂亮的教堂,也许是刚刚装修过的缘故。一二三层都有礼拜堂,阁楼上的是个唱诗班的练习室。东四道街那个天主教堂大教堂是哥特式的,很大气,清光绪二十三年法国传教士沙如理委托白云桥买下地产创建的,至今已有百余年历史,所以室内有些陈旧。西五马路的基督教堂,也很宏伟,我的Bible就是从那里买来的。

第三处是东盛大街上的东盛电影院,至少有30年的历史了,已经非常破落了,但凭外表仍可以想象得到当时的辉煌。东盛电影院的北边有一长栋苏式风格的厂房,保存得还很好,现在好像变成什么天泰电力公司的办公处所了。本来想照张照片留念,可惜胶卷不够了。

第四站是清真寺,我悄悄溜上了去,在二楼的礼拜堂用去了我最后一张胶片。再多一张就好了,我可以留下清真寺的全景。改天照片洗了再扫上来吧,加上上次在综合法衙和文教部的Logo。

搜了好久,没找到多少有意义的信息作为下次的calendar。跟小明哥汇报了以下今天的行程,勾得他也心里直痒痒,嗬嗬,下次又可以抓他一起去了。

2006年2月16日

什么时候看文献能像FAIRY STORY那样动人呢?我一直在想这样一个问题,也许等我真正献身科学的时候吧。

今天实验不顺,不是忘了先拔氮气就是错过取样时间,这才同时作两个反应就手忙脚乱了,真得佩服那个同时作6个反应的师兄。

2006年2月15日

做了几天实验,就像干革命一样,没有好的身板真的抗不住。
不过这几天还好,那边也稳定下来了,我的工作状态也开始渐入佳境,可喜可贺,呵呵。
李师兄要结婚了,我师兄也快了,呵呵,也是,我妈在我这个年纪都有我了,只不过,现在读书多了,还以为是个孩子

2006年2月12日

本来打算十一点就睡觉,但有人讲自己故事就听了下来,讲完了,他反倒先溜的没影。故事很简单,一场闪电般风花雪月却无疾而终的爱情,普通人的故事就是这样,高潮和结局只在戏剧当中才同时体现完美。感谢他的坦率,而我也愿意做回忠实的小耳朵,it is my honour。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恢复10岁左右的话篓子功能,也终于明白爱说话的人如果不说话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静静都笑称我是小唠神儿。我想起猫猫,在我最郁闷的时候做了我很多次的小耳朵,虽然当时自己比我还难过。我决定“改行”当小耳朵,这才知道要善解人意有多难。

2006年2月11日

从前一直对自己的睡眠很有自信,以为只有不想睡没有睡不着的时候,现在真的开始怀疑这一点了。小震半夜两点钟呼我,挂了之后就怎么也睡不着了,折腾了两个小时,还是决定下来活动一下,换个姿势也许还能再睡一会。
真是气!怎么能这么晚打电话呢?许是睡迷糊了,遗憾当时没有骂骂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