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13日

blog总是打不开,突然想起很久没给pax写邮件了,该动动手指头了,这么久了,都快忘记怎么写信了。

“历史是不会被遗忘的,但怨恨是可以宽容的。”——《美丽上海》

心不在焉的看了《美丽上海》,当初是冲着看看多年以后的王祖贤究竟是不是变得传说中的那么老,可现在是被片子的那种调调感动,呵呵,准确来说,是一种伤感,特别是看到上面那句话,想起好多从前的事,还以为自己是一个很大度的人呢,其实那些事情的每一件我都记挂着,只是忧伤来了,像泉水一样,汩汩流淌的泉水遮住了那小小的泉眼,你知道心头有了泉水,可是不知道来自何方……

呵呵,这么讲好像很像怨妇,其实没那么夸张,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多愁善感吧,又快到午夜了,我经常困的不行却不想睡觉,其实只是有点害怕入睡到熟睡前那一小段无着无落的感觉,就像要掉入深渊一样。不知什么时候染上的怪毛病,呵呵,怎么才能治好呢?

ps: 终于发现10号原来是个很可爱的家伙,有时候我也在想总是捉弄他是不是不太好?呵呵,我太坏了。尽管他的抬杠水准是不能和小姜以及会长相提并论的,但是寸有所长,这种聊天也还是挺开心的。

Tags: ,.
2005年11月11日

快11点的时候,才想起应该写写日志。我总是这样,每次特别有热情想写的时候都是白天,到了晚上都忘记了,真想找个人痛痛快快的胡扯一顿,可惜,每天都没有遇到我想找的那个人,为什么都统统躲起来了?烟灰,你在哪? 我在等你啊。
呵呵,是不是我现在的样子像《千寻》里的无脸人?其实我是故意的……

2005年11月9日

我是个懒虫,还是个贪玩的懒虫,只有玩耍能勉强克服我的懒惰一小会,上次剧毒给我发来一个群,想都懒得想就加了,加入之后才发现原来是个叫做相亲相亲的群,正想退出,看到有人说玩游戏,心头那只贪玩的虫子就是这样留住了我。

我喜欢走路,东瞅瞅西看看,不需要思考,只需要享受。我喜欢电影,在这个世界里,我更加悠悠闲闲、晃晃当当。我喜欢小王子,因为那种单纯的美,一点一点抄下来,一点一点留下我的爱,悄悄的,悄悄的……

《小王子》抄完了!我开心的对会长说,虽然他只是觉得听黄舒骏看小王子作实验的小丫头很有意思而已。他并不理解我,就像我不理解他为什么那么热衷政治经济国际局势之类干巴巴的话题一样。所以我只是说我开心,没有说我在书店找到了15个版本的《小王子》而开心的不得了。尽管我想把这十五个版本的对比写下来,可是太多太长,写了一半觉得自己的评论太不专业,写了改,改了写,总是一半,总也写不完。虽然我那么喜爱小王子,但我只能开心的抄下来,却不能平静的写下我的评论。好像是许佳曾经说过,就是因为倾注了太多爱,所以总是不自觉的在重复书中的句子,总也写不出象样的句子。

虽然……虽然……虽然我是个大人,可总是像个孩子一样开心,像个孩子一样贪玩,像个孩子一样爱偷懒。

Tags: .
2005年10月21日

降温

早上一出门,看见楼下有个女疯子,迎风走着,喊着,听不出喊些什么,也许是庆祝冬天来了吧。冬天是个好季节,可以让你充分体会到温差的快乐:冷暖的分明让你更加享受温暖并体会到寒冷的美妙,北方人最最享受的就是猫冬,一年的活计都做完了,舒舒服服的坐在热炕头上抽旱烟,似乎这是劳作的人们在上个世纪最美好的休憩。即使是处处充斥着暖气和地热的今天,冬天的季节性也不那么明显了,可有一点永远不会变,至少对我来说——世界上让人留恋的就是冬天早上的热被窝。

逍遥

我喜欢冬天,因为冬天更加自在,不必被多事所累。我喜欢自在的生活,一如我喜欢《小王子》、湘西风景和行走。昨天上科技哲学的时候,又和会长发短信,他总是不理解怎么可以这么奇怪地一边抄《小王子》,一边上课,还一边发短信,可是我说我喜欢啊,然后乐不可支。和他说话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尽管我motoC350的键盘怎么无法让我有兴趣发短信,可是因为好玩战胜了懒惰,所以我还是写了下去,发了下去,就像我从夜半到三点一直兴致勃勃的看《瓦尔登湖》。(其实凌晨是个非常好的时间段来读书,当然如果你第二天没有事情或者失眠最好。)不过还是要等我对《瓦尔登湖》的喜爱更多一点才能抄写它,可是我的字不好看,还比较毛躁,只有喜欢多一点才能抄写,才能从抄写中体会到那流淌出的更多的喜爱和快乐。

秋微与张贼贼

最近看得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书,比方说张贼贼的《动物饼干》,秋微的《错觉的瞬间美丽》,花花绿绿的,带有浓厚的个人涂鸦色彩的图画书似乎成了这个阶段我的最爱,看着他们的疯言疯语,仿佛自己也潇洒起来。 那个叫做张贼贼的不想长大的男人和这个叫做秋微的癫痴又精灵的女子都按自己的性子叽哩呱啦地说着,不在乎是否流水帐,不在乎是否一再重复先前说过的句子,管他是与非,反正我说完了就是美。其实话说回来,任性也要有资本啊,你不是叛逆少年也做不来张爱玲式的女子,普通人有几个胆子这么我行我素呢?凡人哪,烦人哪!

Tags: ,,,.
2005年10月8日

昨天去了惠惠那里,这疯女人正絮叨着被那执著的男人追的快抓狂,嗬嗬,也许真该有个好好先生还降住这个麻婆子了。
聊着聊着,我突然溜号又想回家,不知怎的,这阵子做什么都总是心不在焉,就想一不留神可以奔了回去,唉,从前并不恋家的我为什么这么想家?

2005年6月26日

雁渡寒潭-黄舒骏《改变1995》
歌词:
雁渡寒潭 雁去潭不留影 惊鸿一瞥
潮来潮去 洗去多少足迹 一切都是缘
多少人曾经轻轻掠过我的眼帘
多少人曾经闯入我的内心世界
多少人曾经用思念将我撕裂
多少智慧才能忍下我的离别泪
雁渡寒潭 雁去潭不留影
静看人间 是与非
我们组先 在这土地繁衍 岁岁年年
多少人默默挥下他们的汗水热血
多少人只是贩卖台面上的谎言
多少人随时准备远走高飞
多少智慧才能破解这虚伪的一切 喔……
多少意气风发的少年 失落在理想现实之间
口口声声要做英雄圣贤 最後却变成魔鬼
多少人生活在这个世界 却向往另一个世界
多少智慧才能逃离这古老的预言
雁渡寒潭 雁去潭不留影 惊鸿一瞥
雁渡寒潭 雁去潭不留影 惊鸿一瞥

那个初秋的午后,初识这首歌,懒洋洋的在床上,听着首老歌,喜欢上了黄舒骏。

Tags: ,,.
Page 341 of 341« First...310320330«337338339340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