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1日

关于掐架的永恒主题,从前是自由民主,后来变成学术打假和中医之争,然后是咪蒙和流量大号那种贩卖焦虑,今年变成男权女权了,吵翻了天。

估计仍然是意识形态的争夺,不论是搞事情带节奏,还是正能量主旋律,都是两虎相争。

战争中的平民才是真正倒霉的人,被各种狂轰乱炸。

独立思考很难,任重而道远。

附上刚刚看到的一条微博,食不言寝不语,不做任何评论。立场不同,求同存异。摆事实讲道理,重考证有逻辑。信息全面,讨论充分。不带情绪,理智辩证地看问题。

@单飞不单心:昨天还听朋友们聊起,说女权可能是国内目前最大的尚还有群众基础的社群了,这样想来,被强权针对变成了一个必然,议题被绑架、被污名化和边缘化的进程也不会停止。今天他们能够在公共平台上劫持民间舆论,强行树立稻草人,去定义“田园女权”和“极端女权”。明天就能劫持整个女权的定义权和解释权,制造出一个口袋罪名,好把帽子扣在任何人身上。真的以为强权和举报者们会去分辨什么是田园和极端,而什么不是吗?他说是就是,还不是什么都往里面装。我们要是忙不迭地做切割以保清白,以后就不会再有安全区供什么“真女权”的人躲避,活动空间在一次次的切割中被压缩到极致。最近清楚感觉到周围人的自我审查和相互审查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除了吃喝玩乐和买买买之外几乎没法讨论任何公共话题,到处都是红线和雷区,人们的观念和道德舒适区也变得狭窄不堪。这样恶劣的舆论环境,带来的绝望和恐惧开始深入人心。但反而我觉得里面存在很大的泡沫,利维坦固然存在,但它投射在虚拟世界的巨影变成了更大的噩梦。目前时局不好,我们既要谨慎也要避免被恐惧作茧自缚。如果激烈的措辞容易犯险,那就沉淀下来保护好现实里的家人、朋友和社群,加强线下的人与人的连接,如果语言已经无法穿破数字的铁幕,那就去打破身体的孤立,去更多地方见更多人,多走动多串门,多约饭约聊,多交流讨论,多组织社群活动,多互相安慰和打气,多为身边的人付出情感。要坚信一切没有消失,还有活动空间,还有人记得,还有人在做着积极的事,只是一时没有被看到。时间在流逝,历史还在前进,我们会过去的。

@绵阳网警巡查执法

极端组织(包括打着为女性争权益的幌子实际上制造社会对立的极端女权,疯狂制造事端被全世界多个国家列为恐怖主义的极端动保等等)的危险之处在于,他们选择的是一种貌似正义的立场,比如说”公平”,然后通过各种手法带节奏,造舆论,从受众中筛选出思维最偏激的一群人,团结在自己的周围,成为自己的拥趸。一旦需要,他们随时可以调动数以万计的信众,带动节奏,制造事端,动荡社会秩序,干扰政令实施,为他们背后势力的整体战略提供支持。

只要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这些极端组织的目的并不在于解决问题,而在于扩大矛盾。许多事情其实只是偶发的事情,但在这些极端组织的话语环境中,却被渲染成洪水滔天,从而无端地制造出各种焦虑和对立。另外就是针对不相关的偶然事件,经他们刻意挑刺之后,便变成了极端的不公平,比如能从一名音乐家的婚礼、公交车公益广告一路碰瓷到大学特殊行业的录取比例。

进一步分析会发现一个规律,虽然全世界范围内这些极端组织一直在活动,但并不是一盘散沙,而是有整合趋势和波动规律,这自然是跟背后的金主战略遥相呼应,当背后势力明刀明枪的进行军事打击或贸易战争时,这些极端组织和个人开始居心叵测的唱衰经济,贩卖焦虑,抹黑行业群体,扰乱公共秩序,制造社会对立,散布投降论调。

无论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捐助、流量、粉丝等)低俗炒作还是为了背后势力的压制打击战略颠倒黑白,这些极端组织都需要不停的制造事端,获取关注。美国动物保护组织PETA的负责人纽科克曾讲过这样一句话:我们就是“专搞事情的”,但这是我们的责任,若是没有风浪,我们便没有价值。

网络战场错综复杂,充满斗争,难免泥沙俱下,鱼龙混杂,在和这些极端组织极端分子的斗争中,有很多正义网民经常受到有组织的围攻、打压甚至人肉,以致于感觉有心无力甚至失去斗志,然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越是急难险重的关头,越能彰显我们的立场和担当,请大家相信,这些极端组织和个人,无论是受命于境外敌对势力还是发展于网络自成一体,只要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就注定了最后的覆灭。

搜了一下,美国动物保护组织PETA的负责人纽科克应该确有其人,有文章报道《极端动物保护,另一种“恐怖主义”?》,称这个极端的动物保护组织上了英国情报组织的恐怖组织名单,在这篇报道里提到了纽科克自称“专搞事情的”言论。

但在什么情况下,纽科克会说这种自毁前程的话呢?说自己“专搞事情的”,感觉就像刚开说自己是骗子流氓一样。

国内猫狗宠物的动物保护也经常出现极端主义的行为,不知道有多少这方面的影响。

但深究下去就涉政了,还是浅尝辄止吧。

原则是独立自考,兼听耳顺。

随着年龄增长,肤浅和无知不再有庇护伞,勇劲儿要多用在事业拼搏或兴趣爱好上,警惕极端。

看了一篇文章花花奇人录《最后的狂欢:90年代贼王与黑社会如何“占领”香港?》,讲95年到97年的香港回归前治安极为混乱的时期,以及对香港影坛及娱乐圈的影响。里面讲到两件事:

1.周润发为什么离开香港去好莱坞,而且宁可无戏可拍也不回来。

2.1996年,大陆国安约见黑社会诸位大佬开会,要求回归后要爱国。

宿命也好,巧合也罢,这头“贼王”张子强获释,那头“黑道”更让巨星远离香港。

1995年,拍完《和平饭店》的周润发,彻底结束跟老东家“金公主”的艺人合约,从此接戏都由发嫂负责

期间有黑社会找发哥拍戏,遭到拒绝。不想有天大早,竟有人切掉了一只猫头,还扔进他家的院子里。

发哥对此害怕不已,清晨六点多就致电当时的经理人张家振,一边说要报警,一边说要去好莱坞。

在这之前,张家振已多次游说发哥来美国发展,但答案都是:

我在香港影坛当皇帝,为什么要去那边做新人?

如此爱香港的人,却这样被香港逼走。95年后,无论“贼王”“黑道”,都是死灰复燃的一年。

黑道“占领”香港影坛,其实以《古惑仔》系列的兴起为分水岭。

1995年12月28日,第一集《人在江湖》在这个公认的“死档期”上映。在这之前,没人相信这部戏能成功,甚至监制王晶也不太看好,结果光是午夜场,票房就高达108万港币。

王晶说过一句话:“鼻屎好吃,连鼻孔都挖穿了。”

结果,他带着编剧文隽和导演刘伟强冲锋陷阵:《人在江湖》96年4月30日才下档,第二集《猛龙过江》已在3月28日放午夜场——你没看错,这部戏只拍了11天,香港和台湾地区已占了一周,两部戏票房分别为2249万和2112万港币,风光无限。

但此时,香港的所谓“黑帮电影”,已不再像之前那样靠“生猛”做卖点,也不靠外来“贼王”在港打劫作为噱头,而是以“古惑仔”系列为首,将纵横香港上百年的“黑道”给青春化。这就是文隽说的:

我们找了这些演员拍《古惑仔》,其实是把它作为青春片去拍,我是用走钢丝的态度。如果你拍成纯粹青春片,都不真实的,有那些古惑仔会来看?拍出来哪像古惑仔?但如果你真的拍那些“屌龙屌凤”的古惑仔,怎的好看,那么白领会怎样看?女性观众会怎样看?“喂,好像不适合我们看”….

所以,“小鲜肉”+“黑社会”,给当时的香港黑道赚回不少“形象分”。但负面影响也不小,毕竟那些年,所谓“收靓(小弟)”、“踢人入会”现象又充斥香港,而且都挑年轻学生,或边缘少年下手,“程序”只消一步即可:要兄弟还是要黄金。

或许怕回归后就不能拍同类题材,加上当时港片市道不好,要拍这些才有年轻观众支持,所以96~97年,香港拍了一大堆描写黑道人物的影片,多数票房口碑双赢,可谓香港电影最后的“奇观”之一。

但相比银幕,现实黑道则要“收手”。据曾是黑道人士的陈惠敏说:

1996年,大陆国安约齐我们各帮会的大哥见面、聊天、训话。其中一句训语︰“黑社会都爱国的,希望你们帮会不要搞事,开开心心回归祖国。”

@房小旗:什么事都不能走极端,极端性格有好有坏,比如,年轻的时候敢闯敢拼,敢辞职下海做IT,做成了于是有钱就买房有钱就买房,然后觉得新西兰自然环境好、食品绿色,就去新西兰买房生活,然后极端性格继续保持,年岁大了也不知道适度运动保养身体,最后由于干了和自己年龄不相符的事情从而身体有恙,身体有恙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新西兰那地方就医条件和国内比差太多,即使有钱(在新西兰肯定也不算巨富,西方巨富都有私人医生)也不行,还得回国就医。

从这件事上很容易看出性格决定人一生的命运,性格其实应该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有所改变。

另外,中国的医疗服务和国外比真的算非常好的了,可长点心吧都。

@丛虫事移事往:桃花源记里面的长短句有音乐之美,仿佛若有光一句开天辟地引出新世界,跟“要有光”类似。多年后重读重背,险些落泪,时间洗去浮尘,桃花源只是偶遇,渔人是过客,看似完美的避世方寸地,我们永远向往,但永远无法找到。即便找到,也不能久留,桃花尽付流水,梦想无处安慰,得不到,已失去。

这株半秃又瘦弱的树叫西府海棠,名字好别致。陕西宝鸡从前的名字叫西府。据说,西府海棠因此得名。
关于歌颂海棠的诗特别多,比如一树梨花压海棠,诗人们都看到了海棠的娇滴滴和瘦弱,很容易被这种美景捕捉那种爱与心。
李清照那首著名的《如梦令》也在说海棠: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苏轼老公对海棠的特殊情感,就更不用说啦: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看到了没?文中一字没提,题目即在心中。
连季羡林大神有次与朋友外出游玩,看见海棠花盛开,情不自禁地写道:“在这一片单调的房顶中却蓦地看到一树繁花的尖顶,绚烂得像是西天的晚霞。”
元好问更是字里行间各种爱怜:枝间新绿一重重, 小蕾深藏数点红。爱惜芳心莫轻吐, 且教桃李闹春风。——可惜有些艳色,俗了,过于撩拨了。
人人易爱海棠花的娇艳,不一定知海棠果的滋味。小时候煮过海棠果的糖水,那味道并没有多惊艳,但印象深刻,淡淡,饱满,特别。

听到《I want love》,原来是电影《Rockman》。
埃尔顿爵士的传记电影。唱《狮子王》主题曲的那个埃尔顿。
难怪歌词唱的这么又宏大又心酸。
音乐即情感,最打动人的就是真情实感。

新三国演义,不错。
淫字论事不论心,论心千古无完人。孝字论心不论事,论事万年无孝子。